Download...

但畢竟這也是因為他的堅持和執拗而開始的交流啊。


她有可能只是出於最基礎和原始的善良,不忍心拒絕回復自己的簡訊,才一直做出了回應的了。

語氣裡面夾雜著的無可奈何,他難道真是沒有察覺得到的嗎? 或者也有可能是他明明有所察覺的,卻還是要故意聰明地裝作視而不見。

但是不管是什麼樣的表裡不一的情況,對於別人這樣流露出來的哪怕是很小很小的善意,無論如何他也都是不能夠辜負的啊。

而且回想起來,她的答覆,或者說是表態,雖然不能夠說是什麼醍醐灌頂那樣的,為他指點了迷津。

但也還是提供了一種可能的解釋方式。

就是這樣真真實實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自己的所作所為,如果是換了一個女主角的話。

也都不一定會絕對是什麼難以理解和接受的瘋狂舉動。

所以,自己也不能說是一無所獲的。

起碼是人家的說法,讓他有些稍微更加踏實和寬慰了的感覺。

換句話說,那樣的情況也就說明了,總還是會有人領自己的情,也還會體會到那其中的善良的心意的。

而且也正是因為她簡短的話語,他卻是頭一次感覺到了,自己其實是不那麼孤單的。

還是會有人懂得自己,理解自己的呢。

這樣子的理解和懂得,也就是可以把兩個人都聯繫起來的情感的紐帶吧?

至少這兩個人之間,是不再需要重新架設什麼溝通的橋樑了。

現現成成的,就已經有著那麼一座呢。

那樣的一個人,也不一定是她。

其他的有著類似理解的女孩子,都是可以的。

想到這些之後,回過頭來,再回想起那些煩心事的時候,他也就沒有那麼的煩亂不安了。

可能最糟糕的情況,就是自己不得不繼續維持那交易,再付出一筆錢來完成。

那樣的話,只要最後還是能夠拿到那一樣是為著之前特定的人物,特定的計劃而定製的東西,也還不算是徹底的不可收場的情形啊。

就像是剛才她所說的,可能會是有其他的女孩子會理解和接受的嘛。

東西雖然是來得代價昂貴了一些,但也還是有所用途的。

那樣,也就不算是什麼浪費資源和胡作非為的行為吧?

這樣看來,他已經開始努力地說服自己。

怎麼樣去接受看來就差不多註定是那個樣子的結局了。

第二天上午,他踩著自己那不願意改動一分一毫的生活節奏,準備跑去SMCity報到先。

很是慶幸,這一個上午,那個Cylyn,還很好心地沒有跑來糾纏自己。

那睡眠的質量,也都還可以算做勉強。

一邊頗為滿意這樣的狀況,一邊他在路上隨意而放鬆地走著路。

這條短短的捷徑,他已經不知道是往返走過了多少次,多少天。

但是,看樣子,至少是這幾個月以內,還是得要不斷地走下去的啊。

也不算是什麼幸福和美好的小道。

最多只是承載著填飽自己肚子的進食之旅。

都不能算是什麼美食之旅。

作為一個長期旅居於此的外國人,好像是沒有什麼必要,需要追求每一天,都要用美食來滿足自己的吧?

這就有些像是那吃飯是為了僅僅填飽肚子的生存,還是為了更高層次的活著的問題了。

但是很不幸的,在他現在看來,吃東西,不就只是為了最低限度的生存著嗎?

如果是要把更多的時間,還有那金錢和資源,花在那些花樣百出,名堂眾多的美食上面,追求味覺和腸胃的美好享受,他才真正覺得是在浪費呢。

好像是連一時一刻也不會忘記的,就是他來到這裡的初衷。

或者說是什麼驅使著他過來的了。

那就是可以讓自己徹底滿足的真正的愛情。

雖然眼下他還是沒有認真的品嘗到那樣的甘甜美好的滋味。

也不管是屢戰屢敗,還是屢敗屢戰的說法。

但他心裏面卻是怎麼都放不下來的。

現實和世事還真是那樣的複雜多變,和難以預料。

但他現在最新的茫然,就是既不知道那樣的追求還應不應該堅持,也不知道其本身,還能不能夠繼續存有。

眯著眼睛,透過墨鏡默默地注視了天空中的那一顆熾熱的火球。

他覺得這樣的動作,算是對於自己真實境況的一種無聲的宣洩,或者反抗的舉動吧?

表面上的沉寂和屈服,好像是並沒有也還不能夠撲滅他心中的怨恨來的。

只不過,除了這樣一種暗地裡的不合作的疏遠的行為。

他也沒有別的舉措了。

如同即使是心裏面恨得直咬牙,臉上還是不得不堆滿了屈服的諂笑,或者是烏龜殼一樣的面無表情。

那和他並不敢去直視那真實的不加任何遮掩的火辣辣的烈日,乃是如出一轍的無可奈何和黔驢技窮的情況啊。

可能也只好是繼續著這樣多數是被動,極少或者越來越少一部分的主動,來維持著目前的心理狀態了吧?

談不上改弦易轍或者乾脆的放棄。

也沒有什麼激情和執著的追求的氛圍。

只是不情願和不捨得放棄。

就是這麼淡淡的僵持著。

他和自己的宿命。

如果類似的追逐只能像是宿命那樣的無可避免地一再重複著發生的話。

也如果只好是視之為不能動搖半分的堅固的宿命的話。

他平時是沒有這麼多的無所謂的感慨來的。

至少是不會在朗朗乾坤,炎炎烈日下的大路上面,一邊走著,一邊還要感懷一下自身的際遇的了。

這是什麼原因呢?

可能是和現在這大街上面的氣氛有關的吧。

因為此刻他抬頭向四周看一下,馬上就可以明顯地感受到,眼下這大街和馬路兩邊的異常情況。

就是稀稀拉拉的沒有幾個路人。

也還沒有幾台車輛經過。

這可算是很少見也很不正常的情況了。

極度不符合這一塊區域,車水馬龍人流如織的常態。

但之前也不是絕對沒有出現過。

他其實是遇到過一次。

好像當時是某個總統參選人的車隊,要經過這條大馬路的緣故。

嗯,可以把賬都算在這馬路的身上。

都怪它太招搖惹的禍。

於是這周邊附近,聽說甚至是方圓幾公里的範圍內,都是有戒嚴和巡邏的JC。

還有什麼特勤人員設卡檢查來的。

連帶著路上的行人,好像是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也是不允許在馬路上面久久逗留,或者慢悠悠地閑逛的。

然後他也可以比較清晰地回想起來,那個時候自己是一邊嘀咕著,特殊情況下,這裡的安保措施還是和其他國家都差不多的嘛。

就連製造出來的這樣一種緊張氣氛,也都是如出一轍的。

一邊匆匆地經過關卡走去SMCity裡面。

但就是在快要走到大門口的時候,就真的看到了那位總統競選人的車隊。

不同的是,或者說是沒有想象當中的嚴謹和滴水不漏的是。

人家的車隊,居然是每台車都編上了號碼。

沒有記錯的話,從一到九。

那九台車,清一色的全是那種米國流行的大人物專用的通用汽車出產的特勤四驅SUV車輛。

聽說那種車輛的車窗玻璃,都全部是強度極高的防彈玻璃。

而且每一台都算是造價極其高昂的。

當時他也只是淡淡地多看了幾眼。

僅僅是出於對車輛本身的興趣。

也不知道這一隊用車,是來自於米國捐贈,還是進口採購的啊。

感覺車隊本身,就是比較大手筆的闊綽消費了。

但是人家那時候倒還是比較自覺地沒有鳴笛,只是閃爍著警報器的燈光。

很快就是一溜煙地呼嘯而過。

之後他才是看到,在酒店附近的那個大工地,外圍的臨街的鐵柵欄圍牆上面,居然是堂而皇之地懸挂著一副長長的橫幅。

內容大致就是熱烈歡迎某某總統競選人光臨宿務的意思。

看來他們這邊,倒是把那米國的體制學了個差不多的。

就是這樣的競選人,也是可以四處搞演講和助選活動,為自己營造聲勢,拉票拉人的。

只是不知道,人家這麼匆匆地擦肩而過,到底有沒有看到這樣的一幅幅橫幅的啊?

而且,這樣的興師動眾,大張旗鼓的架勢,那安全保衛工作,還有什麼半點的隱秘性可言的啊?

思緒回到現在。

他又暗自思忖。

視野所及,感覺這附近的安保措施和力量,明顯是比平時加強了很多。

倒是和那次的情形也一點都差不了的。

難道又是什麼大人物要來光臨本地的架勢嗎?

但分明就沒有檢索到什麼歡迎的標語橫幅了。

那麼今天,這裡又是會要上演哪樣的一幕呢?

再看遠一點,還有幾個荷槍實彈的JC,守在了SM旁邊的吉普尼車站。

連SM入口處的保安人員,也都是一副如臨大敵的緊張模樣。

看樣子,進進出出的安檢措施,都是要比平時更加嚴格的。

那樣的話,再去乘坐吉普尼,怕是要更加麻煩和費事呢。

不過,今天他也沒有再想坐什麼吉普尼的了。

本來就是想要直接打個車去Ayala的。

但是奇了怪了。

等了這麼好一會兒,也都沒有半個計程車的影子出現。

看來這樣的一種管制和戒嚴措施,怕都是全城都在同時實施著的呢。

可能是上車下車的檢查,還有半路中的抽查,也都是異常嚴厲的。

所以才會是影響到計程車的運營了。

這還真是有些不太方便的節奏啊。

他已經是等到自己的肚子都餓得咕咕叫的了。

沒辦法,還是去SM先解決完早午餐的再說吧。

因為看樣子,一時半會兒都是沒有什麼辦法過去得了啊。

對於這外面可能會是有什麼大的熱鬧場面發生,他是沒有什麼好奇心存在的,也還沒有什麼興趣去跟風圍觀和打望的了。

而且,聽說那樣的場合,其實就是真正最危險的。

如果真是像上次那樣的,又是有什麼大人物駕臨。

又真是遇上什麼刺客和恐怖分子搞破壞的話。

恐怕自己留在那裡,連那小命都是很可能不保的了。

嗯,對了,還得是要去順便去替Anna和自己的手機號碼充值呢。

於是他就一點也不留戀地轉身就朝熟悉的入口處走去。

感覺這樣的生活,差不多就是昨天的翻版嘛。

但是,今天的情況怎麼都還真是有些過於嚴肅和正經了。

就連入口處的安檢的安保小哥,都是有些不苟言笑起來。

進進出出的人群也是有些情緒低沉,或者木然的沉靜。

平時里,好像不管是保全人員,還是這顧客們,都是有說有笑,表情輕鬆的。

真是奇了怪了哦。

不過,他也只是比平時稍微多了那麼一點點的好奇。

也還沒有好奇心膨脹到一定要主動開口去詢問這種嚴肅的氣氛背後,是為了什麼樣的目的的程度。

心想,自己才不用去管那些和自己八竿子打不著的事情呢。

只要是這SM裡面的大小餐廳沒有停止營業。

那Smart和Globe家的充值業務,還有數據通信業務沒有被暫停。

就再也沒有什麼消息和新聞,是值得自己一定要知道和了解的。

有些不客氣地說,可能那某個大人物駕臨的榮光,對於他來說,反而是不如每天熟悉的那一杯拿鐵口味的咖啡,來得更加重要和不可或缺的呢。

就是那樣不可一世的大人物,來或者是不來,記過或者是要在這裡停留多久,都是比不上自己手裡的那一杯黑色拿鐵,更加能夠滿足到自己的需求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