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但正如我猜測的那樣,自動修復極爲消耗能量。此時的死亡騎士,大概只有之前狀態的百分之二十!


它慢慢朝我走來,右手握着的火斧升騰起火焰,雖然沒有之前旺盛,但對我來說依舊非常危險!

前有趙子文虎視眈眈,後有死亡騎士步步緊逼,眼前的情況可謂壞到了極致。

我將小川輕輕放在地上,然後迅速將身上的警服給脫了。

可還沒等我反應過來,我突然感到後背一痛。大驚之下,我立刻轉身,竟然看到小川將一把短劍刺進了我的體內。他個頭較小,卻也將短劍刺在了我的腰部。

“小川,你怎麼……”我難以置信地看着他,因爲他的樣子一點都不像是被人控制了!

“叔叔,你覺得疼嗎?感覺到生命的流逝嗎?”小川看着我,冷冷地說道。

我擡頭看着他,根本說不出一句話來。畢竟,小川只有五歲,他的心思怎麼可能如此複雜!

緊接着,死亡騎士走到小川的身邊,將他抱起並放在自己的肩頭。原來,死亡騎士顯化了真身,小川也能看到它。

只是,小川看起來一點都不害怕!

“小川,你到底怎麼了?你爲什麼要刺我一劍?”

“叔叔,現在抱着我的死亡騎士,他也是被你害死的我的爸爸!” “什麼?”我瞬間呆滯,難以置信地說道:“小川,你說他是你父親王建國?”

“沒錯,他就是我爸爸!只不過爲了不讓世人知道他的身份,我讓他用火斧砍掉了自己的腦袋。”

聞言,我簡直不敢想象這些話是從一個五歲孩子的口中說出來的!

“小川,是你將王建國的身體變成死亡騎士的嗎?”我看着坐在後者肩上的王小川,再一次問道,儘管我的心裏已經有了答案。

他看了我一眼,淡漠地說道:“叔叔,你是陰陽師,修煉的是陰陽道術。可你對於西方世界的妖魔一無所知,於是我就想着利用你不知道的妖魔來對付你。我翻閱了很多流傳西大陸的黑魔法書,在趙子文叔叔的幫助下,順利地用我爸爸的身體創造出了死亡騎士。現在看你如此狼狽的樣子,我心裏就放心了。”

我看了小川,又看了看趙子文,怒吼道:“趙子文,你究竟對小川做了什麼,他爲什麼要創造死亡騎士出來?”

“哈哈哈,趙二狗,你腦子壞掉了嗎?小川剛纔已經說了,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別忘了,他爸爸的死和你有關!小川,事到如今,你還是攤牌吧!”

聞言,我頓時看向小川,滿懷期待地看着他,內心希望這一切都是假的,小川是被人欺騙利用了。但事實往往很殘酷,他看着我,冷笑道:“趙叔叔,我雖然只有五歲,但我什麼都知道!那個陪我一起玩的小柳,是我召喚到身邊的;那一排排柳樹,也是我讓爸爸種下的。”

“什麼,你做那些事情幹什麼?”我大驚,難以理解地看着他。

“一開始,我只是好奇傳統的陰陽道術,於是就自己弄些簡單的東西來玩。如果你想問我怎麼能夠看懂那些東西的,那我只能告訴你,我是薛懷義的兒子。準確來說,我是他兒子的轉世之身,只不過,我覺醒的比較早罷了。你不要以爲,這個世上只有你爺爺纔是轉生者!”

“你也是轉生者,而且還是薛懷義的兒子?”我如遭雷擊,根本難以接受這個消息,這簡直太震撼了。

“沒錯,我父親作爲白無常之首,想要做到這一點,雖然有難度,但還是被他做到了。就這樣,到了這一世,我變成了王建國的兒子。可冥冥中自有天意,你和我這一世的父親王建國相遇,他因你而死,但你卻不知道我隱藏的來歷。趙叔叔,我想這個消息對你來說,你恐怕難以接受吧?”

“噗嗤”,我正要說話,卻驀然吐出一道血箭,我緊緊按住腰上的傷口,卻發現怎麼都止不住。

“趙叔叔,我剛纔刺你的那一劍,對你造成的並不是普通傷害,而是騎士詛咒!”見我努力壓住流血的傷口,他淡漠地說道。

“騎士詛咒?”我心裏暗歎,本能地感覺到有些害怕。 “這裏是哪裏?”我驀然醒來,卻發現自己身處一個透明的牢籠裏。這個牢籠很小,僅僅能容下我一個人。

驀然間,一種巨大的恐慌迅速在我心裏滋生。我清楚地記得自己被王小川種下騎士詛咒,然後昏死了過去。可現在,我卻被困在這個詭異的地方。

就在我困惑不解的時候,一個身穿盔甲的人走到了我的面前,他手執火焰長刀衝我砍來。我本能地一躲,但卻發現,他只能砍在透明的牢籠上。

我心裏一喜,但隨之一驚,因爲我發現,他一刀砍下來,雖然看似沒有傷到我,但我卻感覺到了疼痛。剎那間,我終於意識到自己到底是什麼情況了。

“不好,這裏是前任戰爭騎士的靈魂安息之地。我之所以被困在這裏,是因爲我的靈魂被詛咒了。”

我正這麼想着,那個身着盔甲的人卻很有規律地用手裏的火刀劈砍着我。見狀,我瞬間反應了過來。

“這下糟了,戰爭騎士的靈魂想要侵蝕我的靈魂,將我的靈魂與之融合啊。照這樣的下去的話,我的靈魂就會消失,徹底淪爲戰爭機器!”

一念及此,我只能默默祈禱雨婷他們能夠快點想出解決的辦法,將我救出去。不然的話,我的靈魂一旦被吞噬,定然會變成戰爭騎士。

俗話說人有三魂七魄,三魂是指“天魂、地魂、人魂”,古稱“胎光、爽靈、幽精”,也有人稱之爲“主魂、覺魂、生魂”或“元神、陽神、陰神”或“天魂、識魂、人魂”等。

天魂歸天路,到達空間天路。

地魂歸地府,到達地獄。因地魂可知主魂的一切因果報應,也決定人在世肉身之善惡,所以肉身死亡後,地魂再進因果是非之地。

至於人魂,則徘徊於墓地之間。

直到再度輪迴,三魂纔會重聚。三魂的根本是真知,即生命實相,屬於靈界。

騎士詛咒困住我的只有一道天魂,地魂和人魂依舊自由。

正因如此,我的人魂才能眼睜睜地看着自己的身體被楊樹林他們發現。

他急忙撥打急救電話,迅速將我送到了醫院。幸好他有心,立刻撥打了王雨婷的電話,將我的情況說了出來。

羽笙正好在場,他聽到這個消息,立刻跟着雨婷來到了醫院。聽到我出事,雨婷頓時嚇得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她看着躺在病牀上的我,急忙看向羽笙,焦急地問道:“羽······辛九,你快看看二狗哥怎麼了,他怎麼變成了這個樣子,他還有救嗎?”

見狀,羽笙頓時皺起了眉頭,他看了看我的傷口,臉色變得相當難看。他看了看雨婷,搖了搖頭。突然,我從窗戶飄了進來,臉色古怪地看着自己躺在牀上。不得不說,這種感覺非常奇妙。

我的突然出現頓時嚇了羽笙一跳,他面帶狐疑地看了看我,疑惑道:“臭小子,你在玩什麼把戲呢?自己看着自己躺在病牀上,還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很好玩是嗎?你趕快回到你的體內,你看王小姐都急成什麼樣了?”

我看了看他,非常無奈地說道:“老狐狸,你現在看到的只是我的一道人魂。我中了騎士詛咒,天魂被困,地魂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如今三魂缺兩,我怎麼回到身體裏啊?老狐狸,你趕快想想辦法救救我啊!”

聞言,羽笙頓時驚呆了,他疑惑地問道:“臭小子,你怎麼搞的,三道精魂被你弄沒了兩個,你這個陰陽師是怎麼混的?還有,騎士詛咒是啥玩意?”

“老狐狸,我一時大意,被暗算了。我們先不說這個,你趕緊讓秋楓過來,看看他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救我!”

“秋楓?樹妖爺爺能有什麼辦法,你都不知道自己的天魂困在哪了!至於你的地魂,很有可能去了地府。你等着,等我把樹妖爺爺喊來,我就去地府走一趟。”

我點點頭,隨即囑咐道:“你快去快回,一定要找到解救我的辦法。不然的話,你可就真的見不到我了啊!”

他沒好氣地瞪了我一眼,然後對雨婷說道:“王小姐,我現在去找一個人,看看能不能將他請來救救趙大師。小婧,你就在這看着王小姐,保護她的人身安全。你放心,我很快就回來。”

她們倆點點頭,羽笙見狀,立刻轉身離去。我走到雨婷的面前,看她滿臉的淚痕,感到很痛心。

“二狗哥,你到底怎麼了,是誰將你傷成這個樣子的?是馮家的人嗎?如果真是他們,我就算拼勁全部家底,也要讓他們付出代價!”

我很想去將雨婷臉上的淚水抹去,但此時出現在她面前的只是我的一道人魂,雨婷根本感覺不到我的存在。

“西大陸的妖魔當真厲害,一道騎士詛咒不僅將我的天魂困住,還將我的另外兩道精魂逼出了體外。王小川,我還真的忽略了你的存在啊!”

另一邊,我那不知所蹤的地魂果然逃脫不了天地法則的制約,莫名其妙地下到地府去了。

這一次下地府,只是我的地魂無意識的行爲,而且三魂不歸一,無法在地府久留。儘管如此,我還是見到了我想見的陰神。

誰呢?正是我的兩位大哥,陰帥黑白無常!

他們兩個正要離開地府去接引一個大善之人的鬼魂,卻沒曾想遇到了我。大驚之餘,他們急忙將我攔了下來。

黑無常看到我的第一眼,就知道我不正常,他低喝道:“三魂缺兩,只有地魂入地府,小弟,你是不是遇到什麼危險了?”

看到黑白無常出現在我的面前,我頓時一喜,急忙說道:“兩位大哥,你們快救救小弟我啊!我中了戰爭騎士的詛咒,天魂被困,而且正被一道邪惡的靈魂吞噬啊。兩位大哥,你們有什麼辦法能夠救我嗎?”

“什麼,戰爭騎士的詛咒?那不是西大陸纔有的妖魔嗎?你怎麼和它產生了聯繫,並且中了這個詛咒呢?”黑白無常大驚,難以置信地看着我。 “是啊,兩位大哥,既然冥界地府只有一個,想必那戰爭騎士的鬼魂也在地府之中吧?”我有些期待地看着黑白無常。

聞言,黑白無常微微一愣,衝我解釋道:“小弟,你說的也對也不對。冥界地府的確只有一個,我們也接引西大陸之人的鬼魂。但是,凡事都有例外,就比如你的敵人陰魂薛懷義。另外,地府不是萬能的,我們能夠接引的鬼魂也有限制。比如那些葬身大海的人由歸墟陰神接引入輪迴,而天上的那些仙神應劫隕落則由太上府接引入輪迴。總之,天地萬物衆生,都有入輪迴的一天。但不同的生靈,進入輪迴六道的途徑不同。也因此,三界中就會出現很多特殊的存在了!”

聽完他們的解釋,我頓時一愣,然後說道:“兩位大哥的意思是,你們也沒轍,想不到辦法幫我是嗎?”

黑白無常一聽,頓時尷尬地點點頭,但隨即說道:“小弟,這裏不是你該來的地方,我們哥倆先將你這一道地魂帶出去,不然的話,你會有危險。”

我微微點頭,感激道:“既然這樣,那就有勞兩位大哥了。”

聞言,他們倆不由自嘲地說道:“真是見鬼了,我們黑白無常從來只有接引鬼魂入地府的,但今時今日卻從地府帶鬼魂入陽間,想想都覺得不可思議!”

聽他們一說,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然後問道:“兩位大哥,我那生死簿上的信息怎麼處理了?還有,你們將我送回陽間,不怕閻王爺懲罰你們嗎?”

“懲罰?”黑白無常微微一愣,然後對我解釋道:“小弟,你的事情誰都無法處理。閻王爺和陸判官已經爲你的事鬱悶了很長時間,現在都沒想到解決的辦法。如果你此時出現在他們面前,他們還不被嚇死?再說了,只有三魂歸一,你才能入輪迴。你現在倒好,其他兩道精魂都不知道跑哪去了,怎麼入輪迴?”

我想也是,如果只是一道地魂入輪迴,其他兩道沒有跟上,三魂無法重聚,那就無法投胎成人。舉個例子來說,萬物有靈,植物也有靈,但植物只有一道生魂,與人相對應的話,只相當於擁有人魂。

閻王爺我是看不到了,只好跟着黑白無常回陽間去了。 豪門再嫁 這一邊,羽笙已經找到秋楓,將我的情況簡單說給他聽。

“什麼,騎士詛咒?哪位騎士?”秋楓臉色大變,急忙問道。在他想來,被人下了騎士詛咒,根本沒有辦法再回來了。

“樹妖爺爺,那小子說他中的是戰爭騎士的詛咒!不過話說回來,這騎士詛咒,還有什麼戰爭騎士,究竟是什麼玩意啊?”

“小狐狸,別廢話了,趕緊帶我去看看二狗兄弟。他的人魂被逼出體外,如果不能儘快回到體內,也會慢慢消散的。”

羽笙點點頭,然後問道:“我們都走了,那個蠶繭沒問題嗎?”

“放心吧,女君殿下的氣息足以震懾萬妖,一般的妖怪不會找來,就算二狗兄弟的敵人找來,也不能破壞那個蠶繭的!” “親眼見證過?”我一愣,然後追問道:“兩位大哥,你們怎麼能見證這樣的事情呢?”

黑白無常對視一眼,然後說道:“這個故事說來話長,等你以後下地獄,我們在跟你好好說說。”

“等我下地獄······”我無奈地看了看他倆,沒再繼續問下去。緊接着,黑無常讓秋楓去準備五個白色蠟燭,然後在地上畫一個圓圈,圓圈裏面再畫一個五角星。

等秋楓找來蠟燭之後,他將其點燃,然後分別放在五角星陣的五個尖頭位置。緊接着,黑無常命令秋楓和雨婷走進去,然後說道:“你爲樹妖,靈魂力量強大,就由你來護着這個女娃子。但你無法靠近二狗小弟的天魂,只有這個女娃子可以,不過你可以暫時與之融合。”

黑無常的話,秋楓自然明白,於是他將原話說給雨婷,希望後者能夠有個心理準備。

“過程就是這樣,你會經歷短暫的靈魂離體,這樣的話,你就能找到二狗兄弟的那道天魂,並將其救回來。你會遇到危險,但只能靠你自己解決!”

聽了秋楓的話,雨婷明顯有些緊張,但她迅速平靜下來,沉聲道:“我會小心的。如果可以的話,我們現在開始吧。”

秋楓點點頭,然後看了看黑無常。見狀,黑無常也不再猶豫,即刻啓動陣法,隨即我便看到秋楓和雨婷盤坐在地,並且昏迷了過去。

“二狗兄弟,有那個樹妖在,就算那女娃子有危險,他也能及時地將她拉回來,除非她不願意回來,執意要救你!”黑無常解釋道,看了看雙掌相對的秋楓和雨婷,臉上的表情非常嚴肅。

我點點頭,默默地走到雨婷的身邊,低聲呢喃道:“雨婷,你可一定要回來啊。不然的話,就算我活了過來,我也不會開心的!”

而另一邊,雨婷的靈魂暫時離開體內,籠罩住她的法陣隱藏了她的氣息,使得她能夠暫時躲開天道規則。這是地府陰帥的手段,不過有時間限制。

“兩位大哥,這個法陣管用嗎?”我看了看黑無常,疑惑地問道。

黑白無常對視一眼,然後白無常衝我解釋道:“我們之前也說了,這個法陣能夠起作用的前提,就要看那個女娃子對你的執念有多深。你中了戰爭騎士的詛咒,那道天魂被困體內,與詛咒中的前任騎士之魂進行對抗。如果她對你的執念足夠深刻,定會找到你那道天魂的。”

“執念?執念這種東西真的有那麼大的力量嗎?”我再次疑惑,難以理解。

聞言,兩位大哥微微一笑,然後解釋道:“小弟,人與人之間的相遇,你們人類理解成緣分。但你們有沒有想過,緣分又是什麼東西呢?”

我突然一愣,搖了搖頭,追問道:“對啊,緣分到底是啥,爲什麼雨婷能夠憑着對我的執念可以找到我的那道天魂?”

“說實話,我們也不太清楚緣分到底是什麼東西。 哥哥,不可以 但我們能夠肯定,不同的靈魂可以相互吸引。那女娃子對你的執念,便是一座橋樑。小弟,我也只能解釋到這個程度,更高深的東西我也說不出來。”

沉默!

黑白無常的話並沒有解釋清楚我心裏的疑惑,爲今之計只能靜靜地等待,等待雨婷能夠安然無恙地回來。

此時此刻,我的天魂依舊被困透明的牢籠之內。隨着戰爭騎士每一刀的劈砍,我能清楚地感覺到自己的靈魂被侵蝕。不僅如此,戰爭騎士靈魂深處的嗜血和瘋狂也在迅速侵蝕我的靈魂,想要將我同化。

“雨婷,你們還沒想到方法救我嗎?”我強忍靈魂深處的劇痛,心裏默唸。而就在這時,雨婷突然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我瞬間大驚,急忙衝她吼道:“雨婷,你怎麼找到我的,趕緊走啊!”可是,雨婷好像聽不見我說的話似的,她立刻向我走了過來。

手執火焰長刀的戰爭騎士自然看到了雨婷的到來,他驀然轉身,毫不留情地攻向雨婷。我頓時被嚇得不輕,急忙衝擊將我困住的牢籠。

此時此刻,我腦海裏的唯一一個念頭就是救雨婷,不讓她被戰爭騎士殺害。我心裏很清楚,雨婷能夠找到這裏,必然也是靈魂狀態。

雨婷的靈魂如果受,那麼輕則變成植物人,重則身死。但不管哪種結果,我都是萬萬不能接受的。

我極力衝擊透明牢籠,但收效甚微。我不知道這個牢籠爲何存在,但我突然發現,此時的牢籠,其強度要比之前弱了一點。

而另一邊,戰爭騎士步步緊逼,將雨婷逼到了絕境。驀然間,戰爭騎士的火焰刀突然砍下,我本以爲沒有一點戰鬥經驗的雨婷會受到攻擊。但沒曾想,她竟然輕易地躲了過去。

“秋楓先生,謝謝你就我一命。”躲過一劫的雨婷感謝不已,接着我便看到秋楓的靈魂從雨婷的體內跑了出來,懸浮在半空。

我瞬間一愣,心裏激動不已,有秋楓幫忙,雨婷的安全暫時有了保證。可轉眼間,那戰爭騎士竟朝着雨婷砍出了一擊火焰刀,直逼秋楓而去。

危急時刻,雨婷和秋楓因爲缺少默契,兩者行動無法協調,竟導致他倆的靈魂剎那間分開。緊接着,秋楓的靈魂消散,不過他不是死了,而是回到了本體。

不過,也得虧秋楓引起了戰爭騎士的注意力,趁着這個空檔,我拼命地衝擊透明牢籠。因爲我發現,這個透明牢籠是由戰爭騎士維持的。

戰爭騎士剛纔那麼一分神,牢籠的強度迅速變得很弱,但我想要擊破它也要一定的時間。見我不放棄,雨婷似乎也有了面對戰爭騎士的勇氣。

她力量有限,面對戰爭騎士,她只能躲閃,爲我爭取逃脫的時間和機會。我拼命衝擊透明牢籠,沒有了秋楓的幫忙,雨婷的處境已然非常危險了。

果然,雨婷因爲躲閃不及時,被火焰刀砍中了手臂,她當即摔倒在地。戰爭騎士殺戮成性,怎能饒了雨婷?

千鈞一髮之際,我終於衝破牢籠,迅速飛奔而來,緊緊地抓住了那力劈而下的火刀。戰爭騎士似乎有些發愣,我抓住時機,兩手立刻發力,反手將他的火刀倒插進了他的身體內。

我急忙抱起雨婷,不由生氣地說道:“傻女人,誰讓你來救我的?”

雨婷聞言,微微笑道:“因爲我想和你在一起,所以纔會這麼傻吧!”

我一愣,默然不語,緊緊抱着她。有時候,女人就是這麼傻,傻得讓人心疼! 戰爭騎士被他自己的火焰刀刺中,整個靈魂頓時被火焰吞噬,化爲烏有。但是,戰爭騎士的傳承在小川那裏,只要他想,他就可以再創造一個戰爭騎士出來!

不過,眼前的危機已然解除,雨婷的靈魂也從我的面前消失,回到了本體。

“時間耽擱太久,我得趕緊三魂歸一,要不然的話,我就真的死了啊!”我輕輕一嘆,天魂立刻衝出體外。

與此同時,雨婷的靈魂也回到了本體,但她的靈魂因爲被戰爭騎士砍了一刀,所以她的靈魂剛回歸體內就吐了一口血,然後就昏迷了過去。

秋楓將她扶住,立刻給她輸入自己的生命能量。沒辦法,誰讓秋楓爲樹妖,具有強悍的生命能量呢。他就是我身邊的血盾,誰出了問題,找他就沒事了。

黑白無常和羽笙看到天魂從體內衝出,就知道我已經解除了騎士詛咒。至於小川說的什麼騎士詛咒無法解除,我一開始還真的當真了。

“小弟,你的天地人三魂已經齊聚,趕快融合歸一,回到身體裏吧!”黑白無常提醒道,臉上露出些許笑容。

一聽這話,羽笙也急忙催促道:“臭小子,你趕快活過來吧。要不然的話,等女君殿下醒來看不到你,我和樹妖爺爺就慘了!”

我微微一笑,然後在黑白無常的幫助下,將我的天地人三魂順利地融合到了一起。如此一來,三魂歸一,我立刻回到了自己的身體!

“呼······”魂魄迴歸身體,我立刻醒了過來。但腰部的傷痛讓我無法起身,只能老老實實地躺在牀上。

見我安然無恙,黑白無常兩位大哥衝我說道:“小弟,既然你已經沒事了,我們哥倆也就走了。不然耽誤了正事,閻王爺怪罪下來,那可不是鬧着玩的!”

我微微一笑,感激道:“多謝兩位大哥相救,來日必當請兩位哥哥喝酒。”接着,他們衝我擺擺手,轉眼間消失無蹤了。

看我醒來,羽笙將王婧喊醒。之前爲了不讓王婧知曉自己的身份,他讓秋楓將王婧弄暈了過去。

見我醒來,王婧驚喜地喊道:“趙大師,你醒了啊?咦,王小姐這是怎麼了,怎麼臉色這麼難看還昏迷不醒呢?”

“小婧,王小姐爲了救趙大師,靈魂受到了一點創傷,修養幾天就沒事了。反倒是你,趙大師說了,全城的所有警局都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破壞了。怎麼,你明天還去上班嗎?”

“去,我肯定去。出了這麼大的事,我怎麼可能不去?不過話說回來,到底是什麼人敢對警察動手呢?”王婧非常肯定地說道,顯得很有幹勁。

聞言,我不由提醒道:“王警官,出手對付你們的是我的一箇舊敵。至於原因嘛,這個就說來話長了。但我要說的是,將馮遠橋看好了,千萬不能讓他跑了。如果他變成了戰爭騎士,那就麻煩了!”

羽笙聽我這麼一說,臉色變得很難看。王婧自然不懂戰爭騎士是什麼鬼東西,她看了看羽笙,疑惑道:“辛九,趙大師在說什麼啊?”

“呃,這個你不用瞭解。我明天陪你一起去上班,等到這件事徹底解決,我們再做打算!你覺得可好?”

王婧一聽,頓時興奮不已,但礙於我在這裏,她不好表現出來。接着,經過秋楓的治療,雨婷終於醒了過來。 騎士詛咒已經解除,那麼我腰上的傷口也就不是什麼大問題了。就這樣,我在醫院躺了兩天,就出院回去了。

羽笙不放心王婧,這兩天成了她的跟屁蟲,兩個人形影不離,也算是相互有了個照應。而且,王婧採納了我的建議,提請增加看管馮遠橋的人手。

但我還是低估了馮家的決心,就在我出院後的第三天,楊樹林打電話來跟我說,馮遠橋從監獄裏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小川,希望你不要繼續錯下去,真的將馮遠橋煉製成戰爭騎士啊!”我心裏暗歎,擔心不已。

而外界,馮遠橋從監獄離奇消失的消息迅速傳遍了全城。再加上前些天全城警局被破壞,大量警察非死即傷的消息,讓很多不明情況的老百姓開始躁動起來。

我很想主動出擊,去找到薛懷義的老巢,但他們隱蔽的太好了。如今,他們更得知了我和雨婷的關係。一旦我有所行動,他們肯定會雷霆出擊。

如今的局面,我們在明處,敵人在暗處,一步走錯,將會步步錯,後果不堪設想。而且,我還能夠想象,如果小川真的將馮遠橋變成了戰爭騎士,那麼瘟疫騎士和饑荒騎士也會接連出現。

“如果四大騎士同時降臨,我能用什麼辦法應對呢?薛懷義和馮志堯遲遲不出現,定然是在醞釀一個大陰謀。或許,就在近日,他們就會有所行動吧!”

雖然僥倖從戰爭騎士的詛咒中活了下來,但如果無法阻止敵人的陰謀,我的一切努力都將白費。想着想着,我突然想到了黑白無常以及冥界地府。

“如果世界真的走向滅亡,冥界地府還有存在的意義嗎?那天黑白無常見到我,竟然說出了薛懷義的名號。也就是說,地府知道陰魂薛懷義的事情。換句話說,如果世界真的毀滅了,冥界地府也就不存在了。這樣一來,他們肯定會非常着急。可我看他們的樣子,好像不在意似的。”

一念及此,我這心裏就開始胡思亂想了起來。

冥界地府記載人世因果,生死簿上註明了每個人的死亡時間。如果世界毀滅,所有人同一時間死去,地府豈不完蛋?

“看來,上蒼早就已經安排好了所有事情。天道規則誕生了陰魂薛懷義這樣特殊的存在,就必然會出現一個能夠與之對抗的傢伙來阻止他。老天爺,你的套路玩得挺深啊!”

想通了這一點,我心裏稍稍輕鬆了許多。不管薛懷義他們弄出怎樣的陰謀,這個世界依舊會保存下來。至於如何破解他們的陰謀,那就是我的事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