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但是離開之前,他想要再去看一下他的乾兒子。


他去嬰兒房的時候,剛好看見蘇婕也在那裡。

蘇婕抱著孩子正在逗孩子玩呢。

和剛才在那邊對待簫梓銘的樣子,真的是換了一個人似的。

蘇婕看見宋驍過來了,然後立馬將孩子給到了顧言馨。

「嫂子,你們先聊,我就出去了。」蘇婕對顧言馨說道。

「好,謝謝你,蘇婕,又給君煜做了一雙鞋。」顧言馨說道。

看見蘇婕出去以後,顧言馨在看了看宋驍,他的臉色似乎有些不好。

「宋驍,你在看什麼?」顧言馨問道。

「小馨馨,你還是小心一下這個叫蘇婕的吧!」

「為什麼啊?」顧言馨不解地問道。

「直覺告訴我,這個女人不簡單,當面一套背著一套的。」

「宋驍,你才認識蘇婕幾天啊?你就這樣說人家,我覺得她很好啊,人家哪裡得罪了你?」

「我這樣跟你說吧,我之前看見她和蕭逸霖在一起,虐待簫梓銘。」

「噗!!」顧言馨一下子便笑出來了。

完美總裁的小逃妻 「你笑什麼啊?我說的都是真的,我親眼看見的!」

「我當然知道你親眼看見的,不過,這肯定是蕭逸霖做的,蘇婕是不會這麼做的。」

「可是她也參與了。」

「宋驍,我不知道你對蘇婕有什麼意見,但是你知道嗎?蘇婕為了簫梓銘,放棄了自己生孩子,你說,一個女人,要有多大的胸懷,才能做到這樣啊!」

宋驍:「……」

難道他真的誤會了蘇婕嗎?

簫梓銘真的偷東西了?蘇婕當時只是生氣,想要給他一個嚴厲的教訓,才那樣對他的?

「你就別想那麼多了,你看,這是蘇婕給君煜做的!」顧言馨將一雙小鞋子給宋驍看。

「你就是一雙破鞋子嗎?我兒子缺嗎?」宋驍不以為然地說道。

「你懂什麼,這是人家的一片心意好不好,是蘇婕親手做的,這手還真是巧啊!」

報告老闆:寵妻不可戲 兩人正說著,這時候簫玉進來了。

「嫂子,他這個人最近有點疑神疑鬼的,你別聽他瞎說。」簫玉說道。

宋驍瞥了簫玉一眼,然後沒有說話了。

反正也不關他的事情,是他自己多管閑事了。

「宋驍,你不要用這副表情看著我好不好,之前,我也不喜歡這個叫蘇婕的,可是她進了蕭家這麼久,她一直安守本分,之前還一直幫助嫂子,我也是被她感動了,她根本就不是你說的這種人好不好?」

「行啦行啦,你們兩個別說我了,反正小心她就是了,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們。」

宋驍說完,然後便離開了。

「嫂子,他就是這樣的,你別放在心上,我先走了。」簫玉說道。

顧言馨搖了搖頭,然後繼續逗著蕭君煜。

……

顧家。

「珊珊,你身上還有錢沒有啊?家裡過兩天就要沒米了。」白鳳對顧珊珊說道。

「我身上哪兒有錢啊?被趕出來以後,我身無分文,我之前一些名牌包包,也全部拿去賣了。」顧珊珊苦惱地說道。

被趕出來以後,她就萎靡不振,然後整天呆在家裡。

晚上的時候,就出去泡酒吧,自己的花銷也是挺大的。

加上之前顧玉明生了一場病,也花了不少的錢。

現在顧家,沒有一個人有收入來源,他們坐吃山空,現在已經到了盡頭了。

「那該怎麼辦啊?」白鳳著急地說道。

他們家,再次陷入了瓶頸了。

「還能怎麼辦?顧珊珊,你一個年輕人,你不出去找工作,你在家裡呆著做什麼?」顧玉明的聲音傳來。

「那你呢?你怎麼不出去找工作啊?你不是挺能幹的嗎?你現在也知道找工作了?之前若不是我養著你的話,你能有今天嗎?」

顧珊珊也不客氣地說道。

顧玉明這幾年的脾氣,本來就很暴躁。

他拿著旁邊一個杯子,立馬就朝顧珊珊扔了過來。

顧珊珊躲過去了,然後氣憤地站了起來。

「顧玉明,我受夠你了!你憑什麼這樣對我啊!」顧珊珊怒罵道。

顧玉明看見顧珊珊直呼他的名字,真是一點都沒將他這個父親放在眼裡,於是更加生氣了。

「顧珊珊,你這個賠錢貨,你自己沒本事,你還在這裡說我,同樣都是顧家的人,你怎麼和顧言馨有著天差地別?人家嫁入豪門,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你看看你現在這樣子,居然被掃地出門了!」

顧玉明這番話,說到了顧珊珊的痛楚。

「你給我閉嘴!」顧珊珊撕心裂肺地吼道。

然後拿起了一個煙灰缸,就朝顧玉明砸過去了。

「啊!!」

顧玉明行動不方便,沒有躲開,然後就被砸中了。

頭上被砸出了一個血窟窿,然後血不斷地從額頭上面流了下來。

「玉明!」白鳳擔心地喊道。

然後失聲地痛哭:「你們這是要幹嘛啊!造孽啊!真是造孽!」

「媽,你別管他,這是他自找的,讓他死了算了。他以為顧言馨很厲害嗎?那他怎麼不去求她啊?去找她啊?這樣的話,顧氏就能夠東山再起啊!這些年若是沒有我,他現在能活到現在?真是氣死我了!」 「珊珊,你別說了,你還趕快將你父親送到醫院吧!」白鳳哭著說道。

「夠了!送醫院,你有錢嗎?家裡都快揭不開鍋了,你還想送醫院?要送的話,你自己送去吧!我才不去呢!神經病!這都什麼人啊!」

顧珊珊抱怨完,然後便離開了家裡。

她抬頭望了望天空,老天真的要絕了她的路嗎?

不!絕不!

她顧珊珊不會淪落到以前被人欺負的地步,她是不會去打工的,她是不會受那窩囊氣的。

想起以前在超市,在餐廳裡面的遭遇,顧珊珊真的是一輩子也不願意回到那些地方去工作了。

她現在必須要想出另外一條路。

蕭逸楓將她趕出來了,她手上還有一個人。

這個人就是賀明!

她現在也該去找找她了。

……

晚上。

賀明從外面回來了。

他剛剛準備掏出鑰匙打開門,便看見顧珊珊擋在了前面。

她頓時嚇了一跳。

「顧珊珊?怎麼是你?你在這兒做什麼?」賀明吃驚地問道。

顧珊珊被趕出蕭家的事情,他自己也是知道的。

他到現在才發現,自己壓錯了對象,當初居然還想讓顧珊珊拉他一把。

沒想到,她自己也是自身難保了,還被蕭家給趕了出來。

真是白費以前的功夫。

「我來這兒……當然是來找你的……」

顧珊珊嫵媚地說道,然後上前勾住了賀明的領帶兒。

「你想幹什麼!」賀明著急地問道。

現在蕭芸可就在裡面呢,就隔了一道門。

若是讓她知道,那還得了!

顧珊珊湊近了賀明,然後輕輕地在他耳邊說道:「我想了你了啊,難道你不想嗎?」

賀明自然明白顧珊珊是什麼意思了。

「顧珊珊,你先走吧,不要來找我了,我們之間,結束了。」

「結束?你想結束就可以結束嗎?我都還沒叫停了,你以為你睡了我,就白睡了嗎?」

賀明的臉色一變,然後說道:「你想威脅我?」

「當然不是,我只是太想你了,所以想找你去喝杯酒,你也知道,我最近被蕭家給趕出來了,所以心情不太好,需要有個人陪一下。」

「你去找別人吧,我相信,以你的姿色,會有很多人上的。」

「可是我就喜歡你啊?」

「顧珊珊,我話已經說得夠清楚了!」賀明帶著濃濃的警告味道。

「賀明,如果你不答應的話,我現在就去敲門!」

顧珊珊說完,立馬要上前去。

賀明趕緊抱住了她,「行啦行啦,我答應你,你別叫別喊行不行!」

現在可是在家門口,若是真的將蕭芸給叫出來了,他也就不好收拾了。

偷腥可以,但是絕對不能讓蕭芸知道。

顧珊珊嫵媚地一笑,然後便走了。

賀明這小子,還不是她的對手。

賀明見她走了,然後送了一口氣,也跟了上去。

兩人來到了一個酒吧,定了一個包間。

相比前以前的氣氛,現在賀明更多的是壓抑。

沒想到,他會被顧珊珊給拽住了,真是難受。

顧珊珊倒了一杯酒,放到他的面前。

「怎麼了?叫你出來玩,你還不開心嗎?」

「顧珊珊,我們之間,不要來往了,你開個價吧!」賀明說道。

「這麼快?難道你要守著蕭芸那個強勢的女人過一輩子嗎?男人在外面玩玩,也沒什麼的,我保證,會讓你感到舒服的……」

顧珊珊湊近了賀明,然後在他的耳邊說道。

賀明現在心煩意亂的,然後立馬將面前的酒,一飲而盡了。

顧珊珊輕輕地笑了一下,然後再給他倒了一杯。

「顧珊珊,你找我,不會只是想要來一發吧?」賀明問道。

「恩,你覺得呢?」顧珊珊輕輕搖晃著手裡的紅酒杯。

老婆好顯小 隨後,她故意將自己的外套給脫掉了。

露出了裡面性感的衣服,她是早有準備的。

賀明一看,然後嘲諷地一笑。

但是他忽然間覺得,自己小腹一緊,身體裡面似乎有一團火,在熊熊地燃燒一樣。

「顧珊珊,你……你給我下藥了?」賀明這才問道。

不然的話,他的身體,怎麼會那麼的不對勁兒。

顧珊珊嫵媚地瞥了他一眼,然後走到他面前,坐在了他的身上。

雙手輕輕地解開了他的領帶。

「賀明,我只是想要讓你更加激情一點而已,你一定會喜歡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