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但是事情已經是發生了,也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去思索了。連續幾個深呼吸之後,林傑的臉色恢復了平靜,好似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很快,被推上來的廚師便是出現了,居然就是之前的那一位老者。

林傑倒是輕鬆了很多,老者的實力他已經是見過了,大抵也就是和皮特差不多而已,想要和他比,着實還差了一點火候。

看來決賽的時候,難免要遇上帽衫少年李霄了。

“比賽現在開始!”

由於只有四個人,所有兩兩分配,安排的倒也是妥當,林傑和那個老者一組,李霄則是和那個中年大叔一組。

比賽的內容也是相當簡單,各自做一道做得意的食物就好了。

選取食材的時候,老者再一次選用了鱸魚,看樣子,他最得意的就是這一道魚生刺青了,林傑笑着搖搖頭,選擇了一碗米飯,兩個雞蛋。

“他準備幹嘛?做蛋炒飯麼?”

“瘋了吧?”

“就是,這算是什麼拿手好菜?”

帽衫少年李霄,選了豆腐,他的對手中年人則是選了雞胸肉,各自都做好了選擇,比賽也是很快拉開了序幕。

林傑熟練的打蛋,炒飯。

依舊是炫目的技巧,那金黃色的蛋液,就好似一條金龍,自碗中奔騰而起,隨着林傑的動作,最後穩穩的落在了鍋中。

燦金色的蛋餅很快凝結起來,林傑卻是一個翻炒,直接把雞蛋掀飛了出去,看的觀衆席上一陣驚呼。

這是出意外了麼?

雖然雞蛋落地的話,再來一次也沒有什麼的,但是這樣的話,明顯就是落了別人下乘,畢竟這可是半決賽。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林傑就好像是完全沒有看到那個東西的存在,反而是擡起了手,細細的攪拌起碗裏的米飯,倒入了鍋中。

蛋餅在半空中翻了個好幾個跟頭之後,緩緩的落了下來。

林傑突然抓起了菜刀,在空中劃過,那一個蛋餅,居然是瞬間變成了碎花形狀的雞蛋碎,精準的落入了鍋裏。

蔥末,老抽,雞精等一些香料,隨後落入了鍋中。

林傑就直接拎着那菜刀,在鍋裏攪拌了起來。

整個過程,只不過持續了短短的五分鐘而已,收火,出鍋,一碗蛋炒飯已經是做好了。而對面的老者,纔剛剛清洗好鱸魚。

即便是如此,他依舊是爲蕭意的刀功感覺到震驚,雖然只是展示了一下切碎雞蛋的功夫而已。

但是對於他而言,已經是足夠了。

他不是傻子,而是一個經驗豐富的老廚師了,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人與人之間的差距,林傑所表露出來的刀功,不是他所能夠匹敵的。


剛好,他要做的魚生,正是考驗刀功的。

索性,把鱸魚放在了一邊,笑着道:“小夥子,你贏了!”


“承讓了,您這麼大年紀,應該是我的前輩纔是。”

林傑微微一笑,身後的觀衆已經是徹底傻眼了。

這算是什麼?

一道蛋炒飯就贏了?而且,老頭子居然什麼都沒有做?

對於這樣的結果,評委們也是無可奈何,對方已經是認輸,當然是林傑獲得了勝利,不過爲了保證公平的態度,他們還是品嚐了一下林傑的蛋炒飯。

雞蛋碎與米飯的香味,配合那些香料,雖然表面上聞不出什麼過分的濃郁,但是入口即化的口感,加上那爆炸性般的香味,的確是讓人無法自拔。

如果不是顧及形象,他們都想要把這些米飯一口氣吃個乾淨。

從評委的表現來看,林傑贏得,總算是有真本事的,倒也算是說服了一部分的觀衆。

而這個時候,帽衫少年和中年大叔,也是陸陸續續做好了自己的食物,中年大叔的宮保雞丁,還有帽衫少年的麻婆豆腐。

儘管兩人用時比較長,但是濃烈的香味,讓整個會場裏的觀衆,都是忍不住的流口水。

這樣的味道,實在是太美味了!

評委們先後品嚐過後,臉色也是紛紛一變,本來口中便是有着蛋炒飯那種淡淡的香味,此時突然多出這樣的味道,同樣是讓人驚歎不已。

經過一頓爭論之後,最終還是判定了帽衫少年的勝利。

宮保雞丁所需要的火候要求更高,中年大叔還是差了一線,在嘗過帽衫少年的麻婆豆腐之後,他也是同意了這樣的選擇。

所以,決賽的人選,便是出來了! “沒想到,居然會是你!”

林傑看着對面的帽衫少年,臉上滿是凝重之色。

他倒是想過和麪具男對陣,沒想到居然還是和李霄對上了。論廚藝,他自然不會認輸的, 但是這個傢伙的身份,實在是古怪,就連小小都不敢探查。

恐怕,帶了太多的祕密。

“總會是我的。”


щшш¸ тTk án¸ C○

李霄的聲音中帶着一抹戲謔,開口道:“我在門口的咖啡廳等你。”

林傑愣了一下,有點捉摸不透這個傢伙的想法,不過決賽會在下午才進行,倒也是不差這麼一會兒了。

他回到了休息室,讓馮秀秀和杜夢晴先回酒店休息,太多的事情需要他自己來解決。

對於兩女的疑惑,他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讓她們放心,青天白日,在咖啡館裏,應該還是不會發生什麼意外的。

看着林傑如此執拗,兩女也就是沒有多說什麼,她們所應該做的,就是相信林傑。

依稀咖啡館,一家別有情調的咖啡廳,由於距離會場較近,這個時候倒是人多如潮,難得李霄居然找了個包廂。

“找我有什麼事情麼?”

林傑實在是懶得和這個傢伙廢話,誰讓這個傢伙一上來,莫名其妙的就給了他一頓暴揍,還差點殺了他。

對於這樣的人,實在是提不起什麼興趣說好話。

“看看這個。”

李霄拿了一個東西,遞到了林傑的面前,是一個紙盒子,林傑拿起來搖了搖,裏面稀里嘩啦的,好像是裝了什麼東西。

“這是什麼?”

林傑皺着眉頭,一邊說着,一邊打開了盒子。

當看到裏面的東西之後,神色陡然大變,蹭的站了起來。

裏面的東西,是一張面具。

林傑記得清清楚楚,這一張面具,就是之前金碧輝煌那個面具男的。

“你殺了他?”

第一反應,便是面具男之所以沒有出席比賽的原因,就是被這個傢伙給幹掉了。畢竟這個傢伙的實力之強,就算是他都無法比擬。

“你是不是傻?”

“哈?”

林傑瞪大了眼睛看着李霄,總是覺得哪裏有點不對勁,沉默半晌,猛地驚醒過來,指着李霄詫異的問道:“你的聲音怎麼回事?”

“就是你想的那樣!”

李霄脫掉了帽子,帶上了面具,站直了身體。

整個人好像是拔高了十幾公分,雖然很是怪異,但是林傑能夠感覺得到,這個傢伙,就是之前那個面具男。

難道面具男居然帽衫少年是一個人!

“小小,你感覺到了麼?”

“沒錯,都是他。”

小小的聲音裏同樣是充滿了凝重,緩緩的開口道:“他的實力,還真的是深不可測,看來他到這裏來,目的可不僅僅是廚神大賽。”

“你到底來這裏是要做什麼?”

“不如我們坐下來談談?”

再見夢藍 ,臉上倒是佈滿了平靜, 摘掉了面具的他,露出了一張普通的臉,就屬於那種丟到人羣里根本認不出來的。

生活點點點 你來自哪裏?”

“哦?”

李霄饒有興趣的打量了林傑一眼,笑着道:“有點兒意思,看來那個東西真的在你身上!”

“你說什麼?”

林傑的面色微微一變,對方很顯然是在說萬漁珠的事情,但是令他疑惑的是,這個傢伙是怎麼知道的?

“因爲我就是爲了這個來找你的。”

“什麼意思?”

“我就是來找萬漁珠的。”

李霄說的十分坦白,林傑的神色卻是越發的凝重。

對方的實力強大的可怕,而萬漁珠是他最大的祕密,他現在應該怎麼辦?逃麼?

連續做了好幾個深呼吸,林傑壓下了心中駁雜的心緒,儘可能的讓自己保持冷靜,目光落在李霄的身上,道:“你到底是誰,來這裏有什麼目的?”

“我就是李霄,至於來自哪裏, 和你說了也不明白,不過你只要知道,我來這裏,是爲了幫你!”

“所以就把我打了個半死?”


林傑翻了個白眼,如果說這是見面打招呼的方式,那他真的想一拳錘死這個傢伙了。

“我需要見到的是一個擁有足夠實力的人,至少,要有潛力,很顯然,你通過了我的考驗,否則,我才懶得幫你。”

李霄哼了一聲,道:“你以爲,萬漁珠和你的身體融爲一體,我就拿不走了麼?”

林傑本能的倒退了一點,瞪着李霄喝道:“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你很快就會知道了,不過我可以告訴你,那個金碧輝煌可不是省油的燈,他們的背後,也有着同樣的勢力支持,現在,我需要看到你的能力。”

“爲什麼我要給你看。”

林傑皺起眉頭,這個傢伙很是奇怪,怎麼有一種調查他的味道,偏偏又說的這麼明顯,實在是讓人捉摸不透。

“你會給我看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