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但他不敢耽擱,急忙向後蹭去,直到蒼炎喊停,他才停下。


“立刻!馬上!向他們證明我剛纔說的話沒有半點兒虛假!”

指着一衆巫奴,蒼炎陰冷的朝巫賢說道,同時剛褪去的魔王之威再起。

巫賢已經被嚇的死去活來,只想儘快擺脫這活祖宗,逃離這恐怖的氣氛,只能照做。

待到親耳從巫賢這個他們最爲熟知的巫家人嘴中聽到了證實,巫奴們爆發了,一個個衝上前來,不顧巫賢那滿身的屎臭味,瘋狂的撕咬着他。

對此,巫賢才知道他們的恨意有多麼的強大,一口一口撕咬的他慘叫出聲。


也是,從林佳事件就能看出,就是因爲巫家之人,使她對於自己最愛的人產生了憎恨,最後卻是發現,全都是一場誤會,而且最愛的人卻是爲了救她而死,知道了全部經過的她,如何不悔恨的要死,如何不去恨巫家,而且是源於骨子中最深切的恨意。

實在受不了鑽心般的疼痛,巫賢不顧蒼炎就在不遠處,奮起反抗,以他靈力七階的實力,這些普遍中階靈力的巫奴自然不會是對手,一個個被他放出靈力震飛出去,但他們卻是不顧危險,就算是死也要先將面前的巫家之人生吞了。

“啊——”

淒厲的慘叫響起,巫賢再也忍受不了,就算是蒼炎會給他責罰他也忍了,只見他身上的巫家服侍猛然撐碎,就要出重手殺死這些膽敢冒犯他的奴隸。

“爾敢!”

眼見巫賢要下狠手,蒼炎也是不再冷眼旁觀,一聲暴喝,魔王之威鎮的巫賢本來積蓄起的氣勢頓時蕩然無存,而巫奴們也是心驚之下退離了巫賢。

傾天步法運起,蒼炎來到巫賢身邊,一手將他拽起,陰森道:“老狗,你還有什麼話好說?”

蒼炎的殺意再明顯不過了,眼看就要化爲實質,巫賢再也不敢抱有幻想,哭喊的求饒道:“蒼炎,你就看在我們以往的交情上,放我一馬吧,我絕對會退出巫家,改頭換面重新做人,再也不做傷天害理的事情……”

“呸!”還沒等他說完,蒼炎吐了他一臉口水,“你們巫家之人都他媽是狗改不了吃屎,你現在還敢跟老子提什麼交情,老子只不過是利用你而已,我們有屁的交情!”

聞言,巫賢一顆心沉到了谷底,但他還不想放棄,彷彿是想到了什麼關鍵,急忙道:“對了,蒼炎,我對你還有用的,我可以將功補過,對,我可以將功補過呀!”

蒼炎不禁腹誹,看來這巫家人主掌別人的生死絲毫無懼,但當他們自己面臨生死時,卻都是同一個毛病,就像眼前的巫賢,跟巫啓一個德行,爲了能夠活命已經是豁出一張老臉了。

“我且問你,南宮將軍府所在領域,萬具嬰兒的屍骸是怎麼回事?”

一瞬間,蒼炎的眼睛變得猩紅無比,死死盯住巫賢的雙眼。

“我……我只是殺了一部分而已,剩餘那些都是巫家前人所幹,真的不是我一個人的事,真的……”

此刻的巫賢已經被蒼炎魔王之威嚇的有些魔怔了,有什麼說什麼,自然也不是假話。

蒼炎深知這一點,雖然心裏怨恨無比,但還是耐着性子,繼續問了落雨鎮與死靈山的事情。

聽這巫賢所述,落雨鎮的人死於三十年前,同樣是前人所做,而死靈山的那頭已死的邪龍,這兩年卻是他在負責搭線,就連夜空寧也是他聽從長老的指令派去的。

恐鱷族族長蒼鳴身死,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爲眼前的巫賢,蒼炎再也忍不住,在巫賢驚駭欲絕的眼神中,祭出了紫風劍,然後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一劍洞穿了他的胸口,猶似不解氣,他又將聚星之力爆發,令得巫賢在臨死前痛苦至極。

彷彿是迴光返照的最後一絲意識,令得巫賢察覺出了什麼,只見他一口血噴出,眼神逐漸的渙散,但卻仍有着不可置信,語氣中帶着些許自嘲的道:“竟然……竟然是……六階……”

…… 巫賢緩慢的倒在了地上,眼睛大睜,明顯是死不瞑目,直到死他才明白,自己被耍了,巫家同樣被耍了,所謂的“高人”只不過是他們根據那不可思議的氣勢幻想出來的。

“我們要報仇!”

巫奴們突然暴起,巫賢的死並不能解他們的心頭只恨,此刻的他們,只想血洗巫家,明知道沒有那個能力,但他們卻是可以豁出命來。

看着逐漸混亂起的場面,蒼炎大喝一聲,“安靜!”

既然供奉大人都已經開口了,現場頓時鴉雀無聲,只不過他們眼中的恨意卻是越來越烈,巫家從此以後在他們心中再也不會是神聖的,只會是他們心中最大的仇敵。


“你們在這裏等着,我解決一些事情,就來接你們出去。”

撂下這句話,蒼炎轉身就走,並沒有再看一眼巫賢的屍體,因爲他嫌髒了眼。

“大人!”

這一聲響起,伴隨的是所有巫奴沉沉的一跪。

蒼炎停下了腳步,他明白,對於自己這個“恩人”,他們懷有着感激,也正是因爲他,他們纔回心轉意。

“大人,我們雖然實力低微,但……讓我們與你並肩作戰吧。”

聞言,蒼炎快步走出聚魂宮,並沒有給他們回覆,就連他都是自身難保,又怎麼可能再帶上這羣無辜的人。

還好的是,就算巫奴們想要出去送死都死不了,有壁障攔截,沒有祕技的他們,根本就出不去。

……

出了燈光閃閃的聚魂宮,天色早已經大暗,蒼炎回想起與巫賢“相交”的點點滴滴,倒不是他懷念那條老狐狸,只是想要從中再找出一些東西。

“沒想到恐鱷島一行,所有的危險,還有夜空寧帶人攻到恐靈山全都是經過他的指示,既然已經死了,也算是便宜他了,這筆賬要和巫家好好的算一算。”

眼神變得堅定,蒼炎星隱術加身消失在原地。

從後山出來就是爲了做準備,既然巫奴們的心結已經打開,帶他們逃出巫家也會輕鬆許多,蒼炎接下來要做的就是爭取爆發魂力將巫家夷爲平地,但現在他卻是要更深一層的考慮,連帶着將萬魄門也毀去,否則,靈魂只能夠爆發一次,這兩方如果有任何一個漏掉,都算是功虧一簣。

“看來要將老傢伙們和全部的巫家子弟想辦法引到廣場上,靈魂爆發才能夠波及到地下,也就可以一舉兩得,而且廣場距離聚魂宮也不近,盡力控制爆發後的能量,還能保全那羣可憐的人。”

打定主意,蒼炎駕着敏兒急速的飛向寧心閣。

……


“長老,蒼供奉有事求見!”

隱蔽房間外來報,五位長老頓時臉色一變。

“他來了,難道咱們所做的露餡了嗎?”巫衆眉頭緊皺,語氣中不無擔憂。

“這不可能吧……”

霍浩清思索的說道:“我們並沒有如何動作,他又怎麼可能未卜先知。”

幾個老傢伙當然不知道蒼炎擁有可以隱匿自身的星隱術,他們的密談也早已被蒼炎聽的一清二楚,當然了,這些不重要,蒼炎來這就是爲了忽悠他們。

“我們走,做戲要做足,在老祖未回來之前我們都順着他。”

言罷,巫衆帶着其餘的長老起身來到大廳,正看到蒼炎坐在其中一張椅子上淡定的喝着茶水。

“喲,五位長老,快請坐!”

蒼炎站起身來,笑的那叫一個熱情,好像他纔是這裏的主人一般,當然了他現在就需要裝出高人風範,以暗示巫衆幾個老傢伙,“老子實力高深,壓根就不怕你們!”

加上蒼炎騰出的那個椅子,這大殿中正好五把,幾個老傢伙也不客氣,就算是要順着他,但起碼也要維持尊嚴,畢竟他們的身份乃是長老,讓座給供奉未免說不過去。

就這樣,蒼炎站着,居高臨下的看着已經落座的他們。

“蒼供奉,你今日到訪是爲了……”

“你們傳報巫家老祖了吧?”帶有嘲諷的一句打斷了巫衆的問話。

聞言,幾個老傢伙皆是面色一變,不可思議的望着蒼炎,並暗中將魂力運起。

見狀,蒼炎又是嗤笑一聲,“瞅把你們嚇那熊樣,怎麼,自認爲有點本事,想要跟本尊過過招?”

魔王之威鋪天蓋地的壓來,五個老傢伙頓時打消了反抗的念頭。

臉色蒼白,大長老巫衆沒底氣的開口道:“蒼供奉,我們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怎麼你說的話,老朽……聽不懂。“

“聽不懂?”蒼炎冷冷一笑,他是吃定了幾個老傢伙不敢動手。

“不要當本尊不知道,那日你們的談話,本尊在府邸中就聽了個清清楚楚。”

此言一出,滿座皆驚,幾個老傢伙再也坐不住了。

生怕大哥再說錯什麼話,老五霍浩清擦了擦頭上的冷汗接口道:“蒼供奉,那是……那是誤會!”

蒼炎的話還是讓他們半信半疑,畢竟在他們的認知中,就算是神級強者也不可能有如此強悍的聽力,所以心中也都抱着僥倖,希望蒼炎乃是胡謅。

“哼,你們當日說什麼來着,一方面順從於我,一方面聯繫老祖想要除掉我。”

蒼炎雙目冰冷的掃了他們一眼。

幾個老傢伙已經無話可說了,這正是他們密談的核心內容,但他們卻不想一味的等死,既然已經撕破臉皮,能夠反抗一時是一時。

就在他們蓄力之時,蒼炎似是沒有當回事一般,漫不經心的道:“殺死你們這些小的也是毫無意義。”

“嗯?”老傢伙們聞言,聽出來蒼炎是不想動手,心裏微微放鬆,可是蒼炎接下來的話卻是令他們駭然。

“所以,本尊已經約戰了你們那個老祖,還有一刻鐘的時間,將你們巫家五個等級的子弟全部帶到廣場,本尊要讓你們親眼看到你們的老祖死在本尊手中,然後本尊就會血屠整個巫家!”

言罷,當着五個老傢伙的面,蒼炎憑空消失,就像從來沒有來過這裏一般。

虛脫一般,五人全部癱在了地上。

“大哥……他……他說的可是真的?”巫夢明顯被嚇的不輕,聲音顫抖的詢問。

“像他這種高人,既然已經提到了與老祖決戰,就不可能有假。”

五個老傢伙心裏有種快要承受不住的感覺,老祖在他們心中一向是高高在上的存在,竟然會被別人約戰,當然了,他們不會懷疑,蒼炎隔出如此遠的距離都能夠聽到他們的談話,可見是多麼的神通廣大,他們現在唯一擔心的就是老祖能不能夠勝過這蒼炎,畢竟他最後一句話可是表明了要毀滅整個巫家。

“大哥,我們要聽他的嗎?”

“我們沒得選,他那如同魔鬼般的本事,不是我們能夠抗衡的,也不知他是如何聯繫到咱們老祖的,竟然可以直接逼得老祖與他決戰,他的目的再明顯不過了,就是要滅絕巫家。”

“很可能是我們的老祖得罪了他,才使得我們也要陷入這無妄之災。”

“……”

“我們要有信心。”霍浩清突然開口道,將幾人的注意力聚過來後,才繼續說道:“那蒼炎簡直是認不得天高地厚,可不要忘了我們老祖的本領,他老人家可是無所不能的存在。”

聞言,幾個老傢伙的眼神不再死氣沉沉。

就在大家還要討論,巫衆想起什麼,急忙做出禁言的手勢,直到這時其餘四人才想到,他們的話語蒼炎能夠聽得清清楚楚。

而事實呢,我們的傾天王大人早已失去了天界的神通,又哪來的什麼“順風耳”。

這一切都在蒼炎的規劃中,說是什麼與巫家老祖約戰,完全是騙那幾個老傻子的說辭,從他們的密談他就已經確定,這幾位巫家的長老貌似與神祕老祖的聯繫並不頻繁,也就是說,他們也不瞭解老祖的情況,所以蒼炎這個絕世高人所說的話,他們當然會相信,而且蒼炎的氣勢就擺在那,也容不得他們不信。

“這樣一來,也就可以將巫家之人全部聚集到廣場,然後再次用出靈魂爆發……”

蒼炎的眼睛眯了眯,可以說他這種做法瘋狂至極,先是利用自己的魔王之威震懾住對方然後扯出一個彌天大謊,就是意圖“同歸於盡”。

這一次,他不會期待有什麼奇蹟發生,徹底解決掉巫家之人與陣眼萬魄門之後,再找到巫奴們,最後卻是考校自己潛能的時候,靈魂的殘缺不全不僅會令他痛苦至極,更糟糕的,有可能令他魂飛魄散……

一刻鐘之後,在蒼炎變相威脅下,巫家的幾位長老也不得不將巫家的子弟們聚到廣場,當然了,這裏並不包括巫奴,沒聽蒼大供奉說嗎,只要巫家五個等級的子弟,而巫奴們卻是屬於第六等。

按順序,巫家子弟全部站到了廣場上,但中央的巨目範圍卻是要留給蒼炎與老祖的,他們也是聽到了消息,說是要有決鬥,心裏惶恐的同時,也是暗中嘲笑蒼炎的不自量力,這也難怪,老祖在他們心中的形象可以與神明相比,在一衆子弟的認知中,兩方的打鬥根本不會波及到他們,因爲老祖絕對能夠一招將新任的蒼供奉秒殺。


…… 時間一到,正當廣場之上議論紛紛,突然,彷彿是來自亙古洪荒的兇歷氣勢碾壓而來。

包括長老在內,所有的巫家子弟都屏住了呼吸,他們在害怕、在顫抖,只覺得世界末日已經到來,而實際情況也確實如此。

“大……大哥,他來了?”巫灼顫抖的道。

“還不清楚,靜觀其變。”

隨口一說,巫衆想着老祖的無所不能,儘量的把持住自己不要失態,畢竟所有巫家子弟都在用求助的眼光看着他,如果發現了他的不堪,氣氛一定會充滿壓抑與絕望。

氣勢已出,蒼炎卻是並沒有現身,身處高空中淡淡的望着這羣巫家之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