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伯尼愣了愣,「小傢伙,你怎麼突然這麼問呀?」


這小東西怎麼問這麼大尺度的問題?

童蘇喬說,「因為媽咪跟大壞蛋一起睡過覺,媽咪討厭他,但是又和他一起睡覺覺,好奇怪哦,那她有沒有跟你一起睡過覺覺呢?」

伯尼懂了,孩子眼裡的睡覺是很簡單,這件事情就是睡覺,沒有想那麼多。

伯尼說,「我和你們的媽咪,是純潔的友誼,有時候等你們長大了就會知道,不一定是睡在一起就是感情好。」

童嘯卿忽然點了點頭,一臉瞭然,「在一起睡覺,不一定感情好,不在一起睡覺不一定感情不好,有意思。」

「哎呀。」童蘇喬又說,「伯尼叔叔,那以後我們是不是可以跟自己不喜歡的人一起睡覺呢?」 「……」伯尼滿頭黑線,「不是這個樣子的,你別胡說。」

「那是什麼樣子的呢?」喬喬一臉疑惑。

伯尼忽然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他咧了咧嘴角,說道,「這個問題,其實……」

「伯尼。」一道聲音傳來,打斷了他的話,也算是為伯尼解圍。

聽到聲音,伯尼轉過頭,有些疑惑。

顧寒琛怎麼來了?

顧寒琛已經走上前,「好久沒見到你了,最近怎麼樣?」

「你怎麼來了?」

「我來看看阮阮,她在嗎?」

「她不在,去公司了。」

「哦,」顧寒琛不冷不熱的說,「那真是不湊巧,不過既然你在我們兩個也可以聊聊。」

伯尼微微蹙眉,「我們倆有什麼好聊的,我可是把你得罪得透透的。」

「你得罪了我,是嗎?我不太記得了。」

「行了,我看成你別裝了,吳語熙的事情是我告訴阮阮的,她知道你的真面目,你敢說你不是恨我恨得牙痒痒?」

顧寒琛的眼底閃過一絲不易捕捉的狡黠,「原來你還知道這件事呀,我還以為你忘了呢。」

「我怎麼會忘?我做過的事情,我心裡清楚,也不會不承認,倒是你,又來糾纏阮阮。」

「幹嘛一股火藥味?我還沒有說什麼呢,你倒是咄咄逼人,這裡又不是你的家,別忘了,你也是客人。 恃寵而婚:陸少的千億盛寵 而且,之前不知道是誰好不容易逮到機會跟她結婚,又干出了那樣的蠢事。」顧寒琛冷哼了一聲,「好意思說我嗎?」

「喂,顧寒琛,你這麼說的話就不厚道了,我那是為了阮阮,我知道阮阮跟我在一起不會真正的幸福,我想給她幸福,所以才叫慕淵臨過去了。」

顧寒琛走上前,「是嗎?你是希望給她幸福還是你害怕?你這個懦夫。」

「無恥之徒!」伯尼咬牙切齒的,「我不跟你浪費口舌。」

他轉身來到兩個小傢伙的身邊,「寶貝們,叔叔帶你們回房間去玩遊戲。」

兩個小傢伙疑惑的目光看向顧寒琛,有些煩惱。

他們一個個的全都想當他們的爹地。

顧寒琛沒有多說什麼,轉身離開。

……

他一路開著車,來到一個路段,這路段十分繁華,人來人往,十分熱鬧。

他將車停在一家咖啡廳門口,往裡面看去。

一個穿著白色洋裙的年輕女人正坐在吧台前,抱著一本書,認真的閱覽。

這咖啡廳裝修十分高檔,面積也很大,沒有投入好幾百萬,是絕對做不來的,這是顧寒琛為吳語熙開的咖啡店。

一開始吳語熙不願意來,可是到後來,吳語熙還是答應了,或許是因為想開了,覺得他是一個靠不住的男人。

忽然吳語熙視線朝外面看來看去,眼神正好瞄到了顧寒琛的車。

她似乎察覺到什麼,於是走出了咖啡廳。

而顧寒琛見吳語熙走出來,立刻將車掉頭開車離開。

吳語熙開著那輛車漸漸遠去。

極限伏天 她失落的流下了眼淚。

「我知道是你,你這個騙子!」

顧寒琛拿出手機撥通一個號碼,很快,手機那一頭突然接通。

「好久不見了,你怎麼樣了?」

「我挺好的,有什麼事嗎?」童阮阮問。

顧寒琛說,「慕淵臨去找我了。」

「你說什麼?他為什麼去找你?」

「說一些伯尼的事情,他似乎很不滿意,來問我一些關於伯尼的問題。或許他覺得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

「他要對付伯尼,阿琛,你別聽他的。」書包小說

「怎麼會呢?伯尼你是我的朋友,雖然我對他有點不滿意,不過我也不想和慕淵臨一起害他。」

「阿琛,慕淵臨那裡,我會解決的,這件事情你不要插手了。」

「我知道了,好了,沒什麼別的事了,那我就先掛了,不打擾你了。」

「嗯,那好吧,下次再說。」

然後兩個人互相掛了手機。

顧寒琛又撥通了慕淵臨的手機號碼。

接通后,開口,「慕淵臨,伯尼的確有問題,他耳蝸里沒有一顆棕色的黑點。可是阮阮不聽我的,讓我別插手,我不想讓她不高興。拜拜。」

說完,不等慕淵臨回應,顧寒琛直接掛了。

趙歷和趙離正在向慕淵臨彙報最新情況。

「慕總,童小姐家的那位伯尼,目前我們還沒有查出來他到底是誰,不過可以確定的是他的身份的確很可疑,就像從天而降一樣,一定是個很厲害的人物,能夠在我們的眼皮子底下抹去了所有的一切。」

「在你們的眼皮子底下?」慕淵臨咬中這幾個字很,冷哼了一聲,「看來你們的確是廢物,這都查不到,難怪被別人攻破。」

兄妹兩個人心頭一驚,然後慚愧的低下頭。

「人都準備好了嗎?」他問。

兄妹兩個點點頭,趙離開口道,「已經準備好了。」

「那行走吧,活捉不了他,就殺了他。,

說完,慕淵臨率先離開。

……

伯尼跟兩個小傢伙正在家裡玩耍。

這時,僕人走了過來說道,「蔡斯先生,外面有客人找你。」

「找我,是誰呀?」

「你下去就知道了。」

伯尼說,「好的。」

伯尼跟兩個小傢伙說,「寶貝們,你們在等我回來好不好?」

「好的。」兩個小傢伙點頭,然後伯尼離開了。

伯尼離開后,僕人立刻跟兩個小傢伙說,「少爺小姐,你們跟我去一個地方,別呆在這裡好不好?」

「為什麼?你要帶我們去哪裡?」

「你們的爹地,讓我們讓我帶你們去全的地方,跟我來吧。」

她拉住兩個小傢伙的手離開了。

伯尼下樓看到,慕淵臨在那裡等他,看來這就是那位要見他的客人。

不過僕人為什麼沒有直說呢?

伯尼環顧了一下四周,察覺到什麼不對勁。

「看來慕總把我給包圍了,真是厲害呀。」

慕淵臨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轉過身,「你也挺厲害的,知道我把你包圍了。現在可以告訴我你到底是誰了嗎?」

「你沒搞錯吧,我當然是伯尼了,還能是誰?」

「別蒙我了,你騙人還可以,騙不了我,你根本就不是伯尼。」

「我不是伯尼,又是誰呢?你這麼說,要拿出證據吧,如果拿不出證據,這麼空口白牙的誣賴我,那我可就委屈了。」

「伯尼他現在人在美國,被24小時監控,你不可能是他,你最好說你是誰,要不然從哪裡飛出一顆子彈,那我可就不能保證你的安全了。」

「好吧。」伯尼攤了攤手,他說,「我不是伯尼,你贏了。」

慕淵臨冷哼了一聲,「終於承認了,快說你到底是誰?」

「這我可不能告訴你,我只能說,我不是他。」

「那你到底想幹什麼?為什麼要冒充伯尼?你是不是要傷害阮阮?」

「哈哈哈。」伯尼笑了起來,「傷害她這句話,任何一個人都可以質問你吧?你自己對她幹了什麼事你不清楚嗎?還天天幻想著別人會傷害她,你怎麼這麼可笑?難怪童阮阮不待見你,你自己都是一塊黑炭,還說別人黑。」 慕淵臨眉頭緊皺,厲聲道,「很好,你敬酒不吃吃罰酒,」

正在這時,僕人來報,「慕先生,凱伊小姐回來了,她在門口,要不要放她進來?」

雖然這裡是童阮阮的家,可是現在慕淵臨的人已經把這裡團團圍住。

一聽到童阮阮三個字,伯尼眼底似乎閃過一絲心虛,被慕淵臨捕捉。

慕淵臨吩咐,「讓她進來,看看這個男人的真面目。」

「好的。」僕人去通傳。

很快,童阮阮走了進來,「慕淵臨你到底幹什麼?為什麼讓這麼多人把我家圍住,你按的什麼居心?」

童阮阮一進來就質問他。

慕淵臨轉過身,對他們來說,「阮阮你來得正好,我早跟你說了這個男人有問題,他根本就不是伯尼。」

「你說什麼?慕淵臨你有病是不是?」

「這個男的自己都承認了。」慕淵臨說。

「阮阮。」伯尼開口,「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慕淵臨帶很多人來把這裡圍住,還說要殺了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伯尼看起來一臉無辜。

慕淵臨緊皺著眉頭,「你還挺會裝的,剛剛不是已經承認了嗎?」

「我承認什麼了?你搞那麼大陣仗要殺我,我難道不怕嗎?阮阮你快告訴這個男人,讓他別發瘋了!」

「你給我閉嘴!」慕淵臨怒道,然後他又跟阮阮說,「你可以問顧寒琛,他跟伯尼很熟。」

「你別提阿琛。」童阮阮憤怒的開口,「你為了對付伯尼,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居然還去找阿琛,你以為我不知道想幹什麼嗎?伯尼跟他真是好朋友,他不會幫你害伯尼。」

「……」

慕淵臨怔了怔,「你說什麼?你覺得我讓顧寒琛害伯尼嗎?」

「不是顧寒琛這麼說的。」童阮阮自然不想連累到顧寒琛,她說,「而你就是想這麼做。」

聽到她這麼一說,慕淵臨心裡已經清楚清楚顧寒琛跟童阮阮說了什麼。

那個男人還真是陰險呀,本來想找他一起幫阮阮的,可沒想到這個傢伙乘人之危,這麼會鑽空子,反倒倒打一耙。

慕淵臨冷冷一笑,「行,所有的人都覺得我是壞人對不對?也對,我就是壞人,我就是見不得誰好過!我要殺了這個男人!」慕淵臨指著玻璃,「阮阮,就算你恨我,我也不能讓你遇到危險。」

「夠了,你真是瘋了!」

童阮阮一把推開了慕淵臨,直接衝到了伯尼身邊。

「別過去!」慕淵臨想阻止已經來不及。

「慕淵臨,如果你敢傷害伯尼的話,就從我屍體上踏過去!」

慕淵臨眸子猩紅,「從你屍體上踏過去,你真說出說得出來這種話,你明知道我不會傷害你,你為了別的男人要這樣傷害我嗎?」

「是你自己自作自受,你為什麼一定要來打擾我的生活?我給你機會,你卻又騙我,是你自己不珍惜,你現在憑什麼跟我說這些?」

「我沒有不珍惜,阮阮,是你看錯了人,我承認我以前混蛋,可是我已經改了,可是現在呢!那些圍繞在你身邊的男人,他們哪個是真的對你好,就算伯尼他是真的對你好,可是這個男人根本就不是伯尼,你到底怎麼樣才能相信我的話?」

「怎麼樣我都不會相信你的話,你騙我太多次了,我沒有辦法再相信你了。狼來了的故事,你小學就應該學過吧,要怪只能怪你自己,當你埋怨別人不信你的時候,你想想你自己做了什麼?」

「……」

慕淵臨被駁得啞口無言。

伯尼嘴角勾起一絲得意的笑容。

慕淵臨的餘光,捕捉到了伯尼這一絲得意,他的手摸索到了腰間,要直接爆了他的頭。

下一秒,伯尼忽然將童阮阮拉入懷中,不知從哪拔出了一把匕首,刀刃對準了童阮阮的脖子。維昌小說網

「啊!」童阮阮嚇了一跳,整個人震驚不已,「伯尼,你幹什麼?」

慕淵臨大吼道,「快放了她!」

他拔出槍對準他。

這時,下屬們破門而入,將他圍住。

「哈哈哈。」伯尼忽然笑了起來,「你這個蠢女人,你的確應該相信慕淵臨這個壞男人,他說的沒錯,我不是伯尼,你認識的那個伯尼,他被困在美國,哪裡也去不了,你也不能不動腦子想一想,他怎麼好端端的回來?」

「你真的不是伯尼?」童阮阮不可置信的問。

他的模樣,聲音,都一模一樣。

就連眼睛的顏色也是一模一樣的。

「是呀,我在騙你啊,這你都看不出來。」

「你到底是誰?」她憤憤的問,她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

狼真的來了,她卻不相信慕淵臨了,真是可笑。

「我是誰,你還不配知道,你們全都不配。」

「你是怎麼變成伯尼的樣子?難不成戴了什麼人皮面具?」

極品相師 「人皮面具?這也太低端了,我自有我的辦法。」他的聲音完全不像之前那樣溫和,而是變得有些奸詐,陰沉的聲音十分黑暗,帶著一股尖銳的兇狠。

「你快放了阮阮,這件事情跟她沒關係,有什麼就沖著我來!」慕淵臨吼道。

「哈哈哈,慕總,沖著你來,我更願意沖著她來,這樣才能保證我的安全不是嗎?」

寵妻狂魔:喬小姐要乖乖噠 「你到底想幹什麼?你放了是,我做你的人質。」慕淵臨要走上前。

「別過來!」他兇狠的說,「你再過來我就切了她的脖子!」

「別!」慕淵臨急忙說,「不要傷害她,我什麼都答應你,只要你放了她,讓我做什麼都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