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代文文這才收起手機慢慢走了下來,眼睛漸變成了橙色,鬼力漸漸浮現出來。


這些人都是修煉玄術的人,感覺到鬼力,就把目光轉向了代文文的身上,看到代文文橙色的眼睛時候,驚奇不已。

那白眼鬼看見代文文橙色的眼睛,止步不前,退縮幾步,有些懼怕代文文。

鬼怪對危險的感覺比人來得更詳細,看到代文文基本就知道有危險了,所以不敢再往前。

代文文走到我旁邊,扶了扶眼鏡,眉頭微微皺着,輕聲細語說:“主人。”

這一下給我驚的,竟然叫我主人,不過這也太給我面子了,淡淡恩了聲。

李天罡看見我身邊的橙色眼睛的女鬼,眉宇之中多了幾分忌憚。

白眼鬼都已經很少見了,就算李家比奉川張家家業大,拿得出手的也最多不過不是白眼鬼,現在見到一個令白眼鬼這麼忌憚的橙眼鬼,自然忌憚不已。

我笑了笑,說:“李叔?要檢查嗎?”

諸天狩魔 我又摸了摸胖小子的扳指,胖小子隨後出現在我左邊,眼睛變爲藍色。

再將張嫣也放了出來,張嫣眼睛同樣變成藍色。

我默唸了幾遍法咒,將這附近的烏鴉召了過來。

一羣羣烏鴉在我身後撲騰着,這情況更讓他們忌憚了不少。

李天罡嘴巴微張,半句話不說,好一陣後揮手說:“今天就先放過你。”

我隨後轉身走了,這地方肯定是不能住了,身上有幾張卡,是接手張家生意的卡,裏面應該還有不少錢,在別處租住了一套小區樓,暫時住在裏面。

三室一廳,馬蘇蘇一間房間,代文文和張嫣一間,我一間。

不過東西還在李琳琳那裏,就給李琳琳打了個電話,打電話過去,李琳琳情緒不高,我讓她幫忙拿

一下放在她別墅的東西時,她很奇怪:“你們不住那裏了嗎?”

我恩了聲,並沒有說她父親今天做的事情,只是說在那裏住不習慣,李琳琳是可等精明的人,一聽就聽出了端倪:“是不是我爸做什麼了?”

我說沒有,並讓她不要去過問,不然他們父女現在關係本來就有些微妙,要是去問的話,估計他們之間的關係會更差。

李琳琳嘴上雖然答應了,但是聽她語氣,她肯定要去質問李天罡。

掛掉電話之後躺牀上,代文文卻發來了短信。

之後就一直在牀上跟代文文發起了短信,這僅僅隔着一牆互發短信,倒是挺奇葩的,不過也挺有趣的。

聊到最後,我發了句:我困了,先睡了,你也早點睡吧。

代文文回覆一句:晚安!

將手機放在一旁,倒頭呼呼就睡,想着等陳文回來,就去陳家拜訪一下他們,畢竟來了巴蜀卻不去看看,有些說不過去。

次日一早,被牀頭鈴聲吵醒,拿起手機看了看,卻是代文文發來的兩條短信。

1、你還在睡懶覺嗎?

2、該起牀了。

看完短信後起牀出去,見桌子上已經做好了飯菜,馬蘇蘇正坐在桌子旁邊,我笑了笑:“對,小矮個兒就應該多吃點。”

說完進屋洗漱,而後上桌吃飯,只一口就說:“嫣兒,這是你做的吧?好久沒吃過了。”

張嫣點了點頭。

吃飯期間,手機收到短信,是李琳琳發過來的。

準確來說,是別人用李琳琳手機發過來的。

短信內容是:來別墅拿你的東西。

這語氣不像是李琳琳,看到短信後,我回復一條:馬上來。

周書宇的奇特人生 然後迅速吃完飯,馬蘇蘇一個人留在屋子裏,我們前往李琳琳的別墅。

到別墅門口,看見一個司機模樣的人正坐在門口百無聊奈等着,我往他身上看了一眼,大致猜出了他的身份,不過並沒有管他,直接進入了別墅裏面,拿上了放在茶几上的揹包,然後準備離開。

出門的時候剛纔坐在門口的那男子站起來,擋在門口看着我們:“你就是陳浩?”

我恩了聲。

他說:“我叫李審,李琳琳的哥哥,但並不是親哥哥。”

我點點頭:“我知道,我們可以走了嗎?”

李審卻笑笑說:“坐會兒吧,李琳琳過會兒就回來了,不跟她告個別嗎?”

“不用了。”我回了一句,繼續往門外走,快要出門的時候,纔看清楚門上已經牽上了不少的紅色繩子。

要是我們走過

去的話,魂魄絕對會被割傷。

“李少,這是什麼意思?”我回頭問他。

李審攤攤手:“有人說你很厲害,跟你開個玩笑,這個是茅山鎖鬼的方法,你既然能打倒張家的張嘯天,應該能破掉這陣法吧?試試看。”

我哼哼笑了笑,面上風輕雲淡,心裏波濤洶涌。

我哪兒會這個,我道術都沒學過幾個,就算學過了,也觸及不到茅山的高級法術,所以看着這紅繩,沒轍了。

低聲問旁邊的張嫣:“我哥有記過怎麼破解掉這些紅繩嗎?”

用手去拉肯定是不行的,手上靈魂估計會被割得七分八裂,唯一的半個就是先讓這些紅繩失去作用,然後再拆掉它們。

“我破不了。”我回身對李審說。

李審哼地輕蔑一笑,滿是鄙視,不過隨後換上了笑容:“看來你在奉川縣的名聲是假的呀,連這個都破不了。”

我心說破得了也不給你看,這人是閒得無聊了吧,搞出這麼些東西來。

沒有張嘯天的城府,就不要學他辦事。

“有一種可以破的辦法,只是我不想用而已。”我說了句。

李審卻說:“只要可以破,你儘管用。”

我咬咬牙向他走過去,揮拳就砸在了他臉頰上:“只要擺佈的人精神力不作用了,這東西也就破掉了。”

將他打倒在地,又連續踢了幾腳,把他踢得昏死過去之後才上前扯掉了紅繩,拂袖而去,留下一句:“傻逼。”

出門還沒回屋,給馬蘇蘇打電話,讓她出來,準備出去逛逛。

巴蜀地區繁華得很,好不容易來一次,自然得到處去走走。

以前沒錢,看見什麼都不敢買,現在身上有了點兒錢,但是看見一些貴的東西還是會望而止步,果然是天生屌絲命。

在商場逛了幾圈,隨便買了些東西,準備回去時候,商場大廳出事兒了,我們擠過去看了看。

地上躺着一個衣着華麗的老人,老人已經年過九十,而老人的旁邊,幾個年紀跟我父親差不多大小的人正拿着電話四處撥打。

代文文看了我幾眼,然後給我發短信:那幾個人打電話的人是地上老人的後人,他們並不想救老人,而是打電話拖延時間,老人的病堅持不了多久。

我問代文文:“你咋知道?”

代文文再給我發一條短信:我是學心理學的,人物微表情可以透露很多信息。在學心理學之前,我也學過醫學,老人是中風,不及時處理可能會猝死。

我看了看老人,忽地在老人大拇指上看到一翡翠扳指,扳指上刻有一陳字。

(本章完) 一個刻有‘陳’字的扳指並代表不了什麼,不過看老人昏厥在地上,就算是不認識,也得上去幫忙,對代文文說:“你上去幫幫老人。”

代文文淡淡恩了聲,走上去在老人身上一些穴位按了起來,做了一些處理。

代文文狀態很特殊,大家都可以看見她,除了不能見陽光之外,她很活人還是沒什麼差別的,所以見有人上來幫忙處理,周圍羣衆都耐心看着。

不過那幾個打電話的人看着代文文後一愣,直接拿出了一面文王八卦鏡扣過來,代文文馬上站起來後退到了我旁邊。

他們會玄術,一眼就能看出來。

“誰讓你動的?出了事,你能負責嗎?”這幾個人斥責。

白天不說神,晚上不講鬼。不管白天晚上,鬼神都不能說破,說以,他們只是斥責代文文,並沒有戳穿她是鬼的身份。

代文文柔聲說:“他,中風,要送醫院。”

我看見其中有個男人在兜裏掏符,就拉着代文文離開了這裏,返回租住的地方,馬上給陳文打電話。

那個老人應該就是巴蜀陳家的不假了,不然也想不出第二個會玄術的陳姓人。

陳文聽我說明之後對我說:“我見過陳家老人一面,老人活不過九十二歲,過幾天就是他九十二歲大壽,這是他的命。”

陳文的意思我大概明白了,那就是陳姓老人是死定了,這是註定的。

那是陳家輩分最高的長輩,祖、懷、萬、安,我爺爺是懷字輩的,老人是祖字輩的。

怎麼說都是我長輩,我得叫那個老人一聲祖父,所以想着能在他活着的時候見他一面。

要出門的時候,馬蘇蘇說:“我爺爺說,讓我也去看看陳家的老人。”

無奈帶着她一起去。

陳家距離李家並不是很遠,當時從奉川搬到巴蜀之後,買了這裏一棟快要拆掉的老住宅,翻新後,陳家的人就住在裏面。

乘坐出租車到了這裏,還沒下車便見一大紅木門,門上縱橫七七四十九顆門釘。

這也是有講究的,帝皇家九九八十一顆,親王家八九七十二顆,王府家七九六十三,公侯家七七四十九。

也就是說,巴蜀陳家住的這棟宅子以前住的是公侯。

剛到門口,就看見一輛靈車駛離了這裏,也不用下車了,老人已經死了,對出租車司機說:“去最近的殯儀館。”

司機扭頭將我們送過去,我們去的時候,靈堂竟然都已經佈置好了,可見陳家辦事的速度很快,或者,他們早就預料到老人要死了,提早佈置好了靈堂。

我下車的同時,靈柩也擡入了殯儀館之中,一箇中年男人手裏拿出一個炮筒,砰砰砰響了三聲。

這叫三眼炮,死人後放這種三眼炮,意在通告天地人。

我和馬蘇蘇進去,靈堂只有幾個人,並沒有我認識的,見我進去,他們攔住我們:“殯儀館今天不收納死人了,走吧。”

我說:“我們是來祭拜陳祖時老人的。”

聽我們這麼說,這中年男人才打量我們幾眼:“你們是?”

“我是奉川馬家的馬蘇蘇。”馬蘇蘇回答。

中年人長長哦了一聲,知道奉川馬家,不過也沒多在意,讓我們過去上香,之後我們在邊上坐下。

原本以爲陳家輩分最大的人死了,會來很多人祭拜,但是等了好一陣,竟然只來了不到十個人,而且來的這幾個人,只有三個是陳家本家的。

陳紅軍不在其中,陳鬆不在其中,陳靚也不在其中。

之前攔我們的那個中年人叫陳安實,跟我父親一輩,是本家。

我問:“怎麼老人死了,就來了這麼幾個人?陳家家業不是挺大的嗎?”

陳安實嘆了口氣:“那羣狼狗巴不得老人早點死,現在老人死了,他們估計都搶着去分家產去了。”

我恩了聲。

陳家人員挺多,我爺爺有三兄弟,分別是陳懷英、陳懷雄、陳懷鎮,陳家分成這樣三脈,我爺爺這一脈是被拋棄了的。

陳家剩下的就只有陳懷雄和陳懷鎮這兩脈了。

聽他這麼說了,才明白陳紅軍說陳家烏煙瘴氣到底是什麼樣一份光景,這樣的家,不回也罷。

連同我和馬蘇蘇,一共十一個人守在靈堂裏。

守夜都是守一整夜,這算是陪着死者走陰間路,讓死者不孤獨。

守到凌晨一點多鐘時候,有兩個年齡較大的人熬不了夜,站起身走了,剩下九個人坐在靈堂裏,守到凌晨一點鐘,突然有一個人氣喘吁吁跑進了靈堂裏面。

一跑進來就說:“別守了,快走。”

“怎麼了?”我問了句,看這個人滿頭大汗,應該是急促趕過來的,有急事。

他說:“我是這邊兒老衣鋪子的裁縫,老人之前自個兒到我那兒去訂做了一套老衣。他跟我說,如果他沒自個兒來拿老衣就死了的話,就說明他是被人給害死的,他肯定有怨氣,到時候會變成厲鬼,如果他被人害死,他讓我通知你們不要守靈。我剛纔才聽人說老人死了的事情,連忙跑過來通知你們。”

老衣就是死人穿的衣服,是奉川那邊兒的習俗,一般外面是黑色,裏面是紅色的,現在一般只有年齡較大的人死後纔會穿老衣。

這裁縫剛說完,棺材就吧嗒吧嗒滴起了水,緊接着就是一股屍臭味兒傳來了,陳安實皺眉說:“就算天熱,也不應該這麼快就腐爛啊,開棺材看看。



我馬上拉住了他,事出反常必有妖,開關是最不明智的。

異度生存指南 “蘇蘇妹妹,你帶了墨斗嗎?”我問馬蘇蘇。

馬蘇蘇平時經常揹着揹包,上次見她揹包裏面有墨斗,測量風水的時候用來標記的。

馬蘇蘇點點頭,把墨斗遞給我,我馬上跟馬蘇蘇牽着墨斗繩在棺材上彈了起來,彈了整整一圈,屍水不再流下來。

鬆了口氣,那裁縫又讓我們快點走。

我們正要離開的時候,這殯儀館的燈發出茲茲的聲音,然後熄滅了,殯儀館陷入黑黢黢一片。

我伸手抓住馬蘇蘇:“跟在我身後,別走丟了。”

馬蘇蘇恩了聲,我們往外走了幾步,陳安實用一張符點亮了棺材前面的一盞煤油燈,發出了微弱的光芒,然後蓋上了玻璃罩子。

得意重見光明,我們都鬆了口氣,馬蘇蘇卻拉了拉我:“陳浩,剛纔那個裁縫不見了。”

剛纔分明還在門口的裁縫,這會兒真不知道哪兒去了,這屋子裏面的都被嚇得一鬨而散,我說:“這地方不宜久留,我們快走。”

說完拉着馬蘇蘇小手準備離開,還沒跨出殯儀館大門,聽見裏面傳來喊聲:“陳老頭,放過我吧,我給你燒香,我給你燒紙。”

我回頭一看,剛纔明明消失不見了的裁縫,這會兒卻坐在我和馬蘇蘇之前坐的那個位置,看着牆上驚恐大叫,還不斷掙扎。

我看向牆上,竟然在牆上看見一個若有若無的人形影子,不斷抖動。

再轉頭一看裁縫,裁縫身上也有一個若有若無的人形影子。

見後大喝了聲,上前去就把裁縫一把拉離開了那個影子,拉離開後不久,兩個影子都消失不見了,裁縫啊呀呀大叫着跑出了殯儀館。

陳安實也被嚇得不輕,忙問我:“這是咋回事?”

我看向棺材面前點的那盞燈,走過去在上面摸了一下,玻璃罩子上黏糊糊的,送到鼻子邊上一聞,知道這東西是糖。

摸了幾下後說:“有人在煤油燈的玻璃罩子上用糖水畫了兩個人,煤油燈光照過來,在牆上生成了影子。糖水因爲煤油燈熱量慢慢融化,人影也就消失了,這是別人的惡作劇。”

我說完,馬蘇蘇又拉住了我,說:“門外來了好多人。”

前妻有喜 我回頭看過去,剛纔離開的那些人這會兒都站在了殯儀館門口,背後的棺材裏面也發出了老人的乾咳聲音。

陳安實這會兒有些戰戰兢兢說:“我想起來了,這不是煤油燈,而是屍油燈,以前在宅子裏發現的,聽這裏的人說,糖水是用來粘住屍油裏面的鬼的,這燈點不得,糖水沒了,屍油裏面的鬼就粘不住了,我沒想到他們會給老人準備這盞燈。”

(本章完) 屍油是致邪之物,之所以說它邪,是因爲用得好,福澤綿延。用不好,害人害己。

剛纔本來已經離開的人這會兒都回來了,坐在殯儀館的凳子上四處張望,我看向他們的體表,竟然看見一層油狀物質,而且還在不斷往外溢出。

馬上按動手機給陳文發了一條短信。

不到半分鐘,陳文回覆我:“千萬不要把屍油燈吹滅,但凡沐浴了屍油燈光的人都不能離開燈光的範圍,一旦離開,魂就會被石油燈收回去,他們的魂已經被石油燈吸納進去了。”

緊接着還有一條:“他們已經變成了惡靈,你們趕快把身上弄溼,不要和他們出現差距,如果他們發現你們身上沒有出現油脂,就會把你們當成異物,從而攻擊你們。”

看完短信,見這旁邊有一水龍頭,起身用盤結了一盆水,先走到馬蘇蘇面前說:“蘇蘇妹妹,把包放一邊。”

馬蘇蘇恩了聲,把包仿到一邊後,我把水盆裏面的水慢慢從她頭上倒了下來,然後又給陳安實身上澆溼,最後才輪到我。

我回身放盆,看到身邊的馬蘇蘇,頓時鼻粘膜充血了,馬蘇蘇雖然身材嬌小,但是該發育的地方已經發育了,偏偏她又穿着一身有石油烯的衣服,水一下去,就透明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