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他跟隨在竹葉青的身後,在黑暗當中走了一會兒,來到了一個小房間。


此時,林漠才發現,他們所處的位置,是一個廢棄的廠區。

在這個小房間里有三個人,其中兩個,正是錢永安和蠱尊。

還有一個,是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子。

這個男子,身材魁梧,滿臉絡腮鬍,看上去頗有些粗獷的感覺。

不過,此時他面色蒼白地躺在床上,受傷不輕。

毫無疑問,這男子正是竹葉青的哥哥,與火華齊名的張九段!

錢永安站在床邊,他正在給張九段喂葯。

張九段受傷的確很重,換做正常情況,現在估計也是凶多吉少了。

看樣子,是錢永安一直控制着他的傷勢,張九段才保住了命。

看到林漠走進來,蠱尊立刻跳了起來:「張小姐,你怎麼能讓他這樣出來?至少……」

竹葉青冷聲道:「閉嘴!」

蠱尊大張著嘴,後面的話終究沒敢再說出來,他是真的害怕這個殺人不眨眼的女魔頭。

林漠走到床邊,錢永安識趣地退開了。

「我的銀針,還有我的葯呢?」

林漠沉聲道。

錢永安:「你要什麼針,拿什麼葯,只管跟我說就行了。」

林漠冷冷看了他一眼:「他受傷這麼重,我下針不能停。」

「你要是遞錯了針,拿錯了葯,他有個什麼三長兩短,後果你來承擔?」

錢永安張了張嘴,最終也不敢說話,只能乖乖地把林漠的東西全部交了出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天色已經黑了下來,守在門口的三個男人換了一撥,這次來了四個人。

估計是打算就這麼盯她們倆一整晚,竟然連麻將桌和麻將都搬了過來,一邊捧著泡麵一邊打麻將。

廠房中間燒了半個油漆桶的火,上頭架著臨時挪過來的柴火,雲曦的方向對着油漆桶,火光照着她,總算沒有在這透風的廠房裏被凍死。

雲楚涵就沒那麼好運了,凍得瑟瑟發抖不說,估計是在餐廳里喝多了奶茶,這會兒正急着要上廁所。

四個人正打麻將打得起勁,哪裏有閑情搭理她。

「我要上廁所!我要上廁所!!」

雲楚涵喊了好半天,其中一個人不耐煩的吼了過來:「沒空,這裏也沒廁所,要麼就尿褲子上!」

「……」雲楚涵頓時憋紅了臉,跺着腳掙扎了好半天,越掙扎越是想尿尿。

雲曦反而神色放鬆的靠在身後綁着的鐵架子上,把大部分的重量靠在鐵架上,緩解雙腿站着的麻痹和酸痛。

被綁在鐵架后的雙手一點一點的抓着屁股後面的羽絨服往上拽,她在羽絨服屁股后的衣擺邊緣縫了手術刀,這個位置最不容易被搜到,就算被綁着手,也最容易第一時間摸到。

黑夜裏,麻將桌頭頂的一盞臨時搭上去的吊燈照亮了一小片廠房,柴火在油漆桶里噼里啪啦的燃燒着,成了這個夜晚唯一的溫暖。

摸索了好半天,被扎了幾次,總算從衣擺里把手術刀小心翼翼的拿在了手裏。

如果不是剛剛他們出去拿泡麵的時候,她聽到了車子的關門聲,她不會想到要在這個時候動手。

本來想等著綁架她的人過來,看看到底是哪個不要命的敢對她下手,可這越來越冷的天氣,她實在不想陪他們熬下去。

把人解決了,讓組長A他們過來逼問幕後主使也是一樣的,她還省了遭罪了。

廠房房頂是空的,一抬頭就能看到頭頂的月亮,月明星稀,她只能看着月亮的大概位置來判斷大概的時間。

凌晨兩三點是人最疲勞的時候,四個人打麻將消遣,比起正常人要更能熬,起碼四點多的時候才是最鬆懈的時候。

雲楚涵被綁着,沒人打理她,還真就沒忍住直接尿在了褲子上,黑夜裡冷風一吹,冷得她直哆嗦。

這種漫長的煎熬,並不比沒有希望的等待要好到哪裏去。

雲曦閉着眼睛休息,掐著大概的時間睜開眼,看着還在打牌的四個人,一個兩個的連着打了好幾個阿欠。

知道時間差不多了,她這才開始割斷手上的繩子,趁着他們點煙的時候快速鬆開,手裏的手術刀在手心一個旋轉,她飛快的躥到被對着她防衛最鬆懈的那個人身後,一刀子就直接扎在了他的脖頸上。

動作又快又狠,沒有一絲的猶豫和溫柔,那個狠勁如同殺人如麻的殺手,白刀子進紅刀子出,一刀就讓綁匪下意識的捂著脖子軟了腿。

其他三個人也反應了過來,轟隆一聲推翻了跟前隨便搭起來的麻將桌,紛紛朝着雲曦攻擊過去。

原本昏昏沉沉睡過去的雲楚涵,聽到巨大的聲響一個哆嗦醒了過來,睜開眼就看到雲曦一刀子扎在了綁匪的脖子上,猩紅的血液在昏黃的光線里正對着她視線的方向噴涌而出。

她猛地瞪大了眼睛,幾乎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眼睜睜的看着那一抹利落的躲閃著其他三個綁匪的身影上。

。 籃網隊輕鬆獲得了季後賽六連勝,全聯盟只有他們和爵士做到了這一點。媒體方面,甚至沒有為此大書特書,因為籃網隊取得這樣的成績一點都不奇怪,他們太強了。

多數專家在這一輪系列賽之前給出的預測就是4:1,他們預計騎士隊能夠憑藉主場優勢,最起碼贏下一場比賽。只不過,看起來這也並不容易,從前兩場來看,騎士隊還是挺貧攻的,球隊除了歐文之外,只有維金斯勉強算半個持球點,但是他對上萊昂納德從來都是悲劇。內線的TT可以說是聯盟里大防小做得最好的球員,但是即便如此,八賢王進攻能力上的制約還是太明顯了。

在江銘亮看來,兩隊的差距比媒體看到的還要大,籃網隊真正遭遇考驗,還得到東部決賽,76人或許是真正能夠給籃網隊帶來衝擊的球隊,畢竟,東西詹聯手,兩個人火力續航保持48分鐘對籃網隊持續施壓,而加索爾,泰瑞克埃文斯在進攻端也都有不俗的實力,此外,貝弗利,格蘭特,理查德傑弗森這些球員也都能排得上用場,這是一支優點很突出的球隊。

不過江銘亮所沒想到的是,76人在雄鹿隊面前栽了跟頭。在76人的主場,保羅完成了一次超高難度的後仰跳投絕殺,一下子將很多視『雄鹿』為偽強隊的球迷臉打腫了。

本場比賽,雄鹿隊三軍用命,進攻端米德爾頓這柄神經刀大放異彩,全場比賽18投13中,其中三分球9投7中,超高的效率砍下39分,並且在進攻端極大的牽制了76人的詹姆斯,使得詹姆斯在攻防兩端陷入到了圍剿之中,而字母哥則是球隊本場比賽防守端的神,17分13個籃板4次蓋帽的數據算不得誇張,但是本場比賽,76人隊除了詹姆斯和加索爾之外,其他球員的命中率均出現了不小的下滑,字母哥在內線裏外翻騰的防守居功至偉。整個雄鹿隊,各個位置上都有大長胳膊大長腿的球員,如果籃網隊對上這種蜘蛛俠戰隊,傳切戰術不太好打,進攻端還是會比較吃力的。

當然了,進了東部決賽,本身就不存在什麼弱隊。況且來說,籃網隊在過去三到四年的時間裏,一直都被視為聯盟最強的球隊,被放到顯微鏡下進行研究,所遇到的對手越來越多,越來越麻煩也是事所必然。

。。。。。。

回到主場之後,布拉特對球隊的首發陣容進行了微調,克勞福德頂替雷迪克,出任球隊的首發得分後衛。布拉特寄希望於克勞福德的控球和得分能力能夠緩解歐文身上的壓力,這一招調整有些冒險,畢竟,如此做法,球隊替補席只剩傑克一個進攻點,主力球員承擔的壓力更多。但是布拉特沒有辦法,從前兩場比賽,展現出來的差距來看,如果不做出一些調整的話,即便是有主場優勢的加成,騎士隊也是必死無疑。

不過讓人沒想到的是,籃網隊同樣也對首發陣容有所微調,羅伊斯奧尼爾取代了史密斯,出任首發得分後衛。或者換個說法更合適一些,JR史密斯被放到了更加適合自己的第六人的位置。

通常佔據優勢的球隊不會主動變陣,但是籃網隊不一樣,史蒂文斯對球隊的把控已經到了非常順手的地步,只要不是特別離經叛道的戰術調整,球員們明面上不會有任何的意見。

更何況,JR夏天的合約還需要今年季後賽的表現加持呢!

羅伊斯奧尼爾對上了歐文,原本計劃庫里跟防雷迪克,減少他防守端的負擔,這會兒對位的是克勞福德,其實也還好,克勞福德防守端比雷迪克還菜呢。

克勞福德開場就有個高難度360度轉身上籃沒進。這球非常漂亮,但再漂亮,打進了也之是兩分。作為教練,布拉特其實不太希望關鍵場次球員這麼玩。

庫里在進攻端依舊是攻的很堅決,不過本場比賽,裁判默許了騎士隊在防守庫里時動作稍微大一點,給庫里施壓,庫里前四次出手也僅僅命中一球。籃網隊開場的進攻,很顯然是受到了判罰尺度的影響。

不懂球的解說員會把原因歸結於奧尼爾的首發,但是明眼人都看的出來,裁判才是改變比賽風向的關鍵。好在,籃網隊大部分球員都很成熟,在一隻強隊里打球,他們面對這種偏哨已經很習慣了,知道該如何調整心態來應對。

歐文和克勞福德有一點好,這兩個人都屬於不吃嗟來之食的球員。寧可風騷的把球投丟,不會恬不知恥的往上一靠,罰球到手。這也是兩個人在球迷心中人氣極高的原因。要知道,耐克給歐文出簽名鞋比喬治還早,這待遇,可不一般呢。

籃網隊通過萊昂納德的強打和波爾津吉斯連續兩次投籃命中將比分迫近,緊接着JR史密斯作為第六人登場之後,也迅速進入了狀態,首節比賽,籃網隊以28:27領先騎士隊1分結束。

次節比賽,史蒂文斯祭出小個陣容,丁威迪,JR史密斯,卡特,考文頓,追夢格林。而布拉特同樣以小陣容應對。TT在這個階段的對位中大放異彩,不僅僅在內線連續送出了防守端的釘板大帽,更是在隨後的進攻端,利用自己的身高彈跳優勢,連續搶到前場籃板,補籃得分。

一波14;4的攻擊波之後,騎士隊完全扭轉了比賽的局面,主場的球迷陷入了瘋狂,這是壓抑了許久的一種激動。

天知道領先23分之後被一節打崩有多屈辱!

調整陣型失敗,史蒂文斯換上了波爾津吉斯,這名天賦卓絕的內線,是史蒂文斯手中,收拾小個陣容的神器。

221的身高,大胳膊大長腿,跑跳能力在同等身高中絕對屬於頂級,最後,還擁有相當不錯的投籃能力。他一上場,籃網隊在場上速率、空間並不吃虧的情況下,同時在內線的防守和籃板的拼搶上佔據了絕對的優勢。

過去的幾分鐘,算是騎士隊一輪系列賽的高光,而籃網隊只要願意,他們可以隨時打出這種小高潮來,這就是這支球隊恐怖的地方。

半場結束前,騎士隊一輪高光打出的優勢,僅僅剩下了1分!

下半場比賽,籃網隊依舊是在第三節後半段建立起了領先優勢,球隊在第三節大放異彩的核心競爭力依舊是強大陣容帶來的體能優勢。尤其是二號位的克勞福德,在防守端已經完全跟不上庫里,多次被庫里的無球跑動甩開空間,輕鬆投射,打到最後,騎士隊甚至得讓維金斯上去防守庫里,這更是悲劇。

單節凈勝15分,帶着14分的領先優勢,籃網隊在第四節穩紮穩打,沒有給騎士隊任何迫近比分的機會,最終以116:103客場擊敗了騎士隊,把對手壓制在了淘汰的邊緣。

大勢已去!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騎士隊已經被徹底打入了深淵,兩隊之間的實力差距讓騎士隊的支持者們幾乎看不到希望。甚至騎士隊內部,又傳出了不和諧的聲音,歐文又跟主教練布拉特不對付了!

想想當初,傑里韋斯特可是非常喜歡歐文的。甚至送用過江銘亮用喬治來換歐文,現如今來看,或許歐文的能力配得上韋斯特對他的看好,但是他這性格,對於球隊來說也絕對是定時炸彈。更衣室內搞小團體,今天跟你鬧矛盾,明天跟他鬧矛盾,對球隊的建隊絕對是副作用滿滿!

相比較而言,76人這邊,詹姆斯和哈登的矛盾雖然人盡皆知,但是不管在賽場上還是更衣室內,鬧出來的動靜都要小很多。除了休賽期管理層必須二選一之外,其他基本上沒有任何的跡象表露出來,在球場上,兩個人也可以默契的完成各種配合。

但是76人隊還是的輸掉了跟雄鹿隊的第三場比賽,原因很簡單,詹姆斯和哈登的矛盾根源就是兩個人打法上的衝突。

兩個人都屬於籃球智商極高的持球大核心的打法這本身不假,但前面最好加一個定語,「兩個人都屬於無球跑動能力很差的持球大核心打法」。一支球隊,出現一個人打,四個人看的時候,球隊的進攻一定會十分便秘,看起來頓挫感很強,76人現如今就是這種情況。而在防守端,哈登盯不了對面無球跑動積極的外線球員,只能去利用噸位去扛四號位甚至五號位,這就跟隊友四面布放,詹姆斯中路查漏補缺的體系相悖了。

而在西部不管是快船隊還是爵士隊,都遭遇了各自對手的狙擊,杜蘭特重回鵝城的比賽中,威少開掛一般的轟下了46+15+17的張伯倫數據,帶隊強殺了快船隊,而在比賽中,曾經雷霆雙少的互送蓋帽和犯規之後的互懟也成為了媒體大肆炒作的關鍵點。阿爾德里奇在爵士隊內線翻江倒海,面對戈貝爾打出了36+14的數據,帶隊獲勝,終結了對手的季後賽七連勝。

除了籃網隊一枝獨秀之外,似乎所有的對決都很有看點。。。。。。。

。 俗話說得好子不言父名,徒不言師諱,但凡受過三綱五常的一般都不會對外人道其父母的名諱。

這等淺顯的道理,即使是黃口小兒都知道,更不用說桌前所座的這幾人。

所以當聽到王林竟然這樣說,下意識的便都以為此人是被姬雪冬出言相激,為了招補面子才脫口而出的,便並沒有當回事情。

可令眾人驚訝的是,此人竟然清了清嗓子,一臉淡定地說道:「家父出生於古陽縣王家,上淼下騰,家中排行老三,鄰里鄰居都叫其王老三!」

呃…

姬雪冬徹底怔住,本來不過是個緩兵之計,可此人竟然真的毫不避諱地說了出來,如此下去,自己豈不是會被他逼上絕路。

就在她心中惆悵不已,不知該如何是好之際,耳邊幽幽地傳來一聲,「淼?這不就是水嘛?」

被溫子琦這麼一提醒,姬雪冬心中登時一凜,隱約中好似抓到了一絲的線索,但是又差那麼一點點關鍵的信息。

慘白的光柱隨着微風動了一動,姬雪冬雙臂環抱,斜依在椅背上,她也知道因為王林的坦誠,讓其陷入了被動,但本就是憑空捏造的信息,又怎麼可能又後續。

正在其心急如焚之際,溫子琦猛然地一拍大腿,高呼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這一聲來的有些突兀,讓在場的俱都一震,尤其是姬雪冬更是欣喜異常,但是臉上卻絲毫沒有袒露出來,甚至還佯裝出一副氣急敗壞的樣子吼道:「你知道什麼了,就在這裏大呼大叫,有道是人嚇人嚇死人,你知道你差點犯了故意殺人罪嘛?」

溫子琦嘿嘿一笑,他何等聰明自然知道姬雪冬之所以這樣說,完全是因為自己幫解了燃眉之急,便擺了擺手說道:「對我來講,是不是犯了故意殺人罪並不重要!」

一直在旁邊單手托腮,靜靜地看着這兄妹二人的秦可卿,聞聽此言抿嘴一笑道:「你這話最好少說哦,要知道人心隔肚皮,誰都不知道在面具下隱藏着何等身份,再說了是不是殺人犯都不重要,那什麼才是最重要的呢?」

溫子琦聞言一愣,雖然他想過諸多的情形,但是唯獨秦可卿這一幕他沒有想到,便咬了咬嘴唇說道:「真相!我覺得不管我剛才是不是真的將這位王…」

或許是姐雪冬隨口取得這個名字實在令他難以苟同,竟然頓了一頓方才徹底的說出來,「王桂香姑娘給嚇得魂飛魄散,我都應該說一下我的發現!」

「真的是為了真相嘛?」秦可卿輕蔑的冷笑一聲,隨手拿起面前的酒杯遞在唇前,大約是嫌酒辛辣,並沒有飲,只是微微晃了晃便又重新放回桌面。

溫子琦也並非性急之人,即使是陌生入如此他都不會插嘴,何況是秦可卿呢?便也沒有插嘴,而是默默地等著。

幽暗的房間內,氣氛瞬間變得凝滯,按理說此時作為東家的王林自然不可能坐視不管,但或許是他害怕正面與秦可卿接觸,便也裝作什麼都沒有聽到一般,也學着溫子琦一樣面露淺笑地等待着。

還好秦可卿並沒有讓他們等太久便開口說道:「我還以為這位小兄弟,之所以這麼着急的想說話,是想向王掌柜投誠呢?」

此言一出,其他人還好,只是微微遲疑了片刻,便都恍然大悟地點了點頭,畢竟之前溫子琦曾說出過那樣的話,讓人不得不懷疑,他之所以這樣就是為了向王林示好。

王林何其不是這樣認為的,若是在平時此人這般做他必定會有所動容,可現在並非是往日,別的不說,單就秦可卿一人在場,便讓他熄了幫助此人的念頭.

想至此節,便連忙抬起手,準備說不管溫子琦所求何事,他都斷然不會答應。

可就在手掌舉過肩膀,嘴巴將張未張之際,腦海里驀然閃過一個念頭,這個念頭一經出現,瞬間否定了之前所有的想法,便連忙將已到了嘴邊的話強行咽了下去話鋒一轉道:「這位兄弟,你無需這般,公平公正就好,至於你想要讓我幫忙,不妨說說看,但凡我有能力的我絕不說二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