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他說到這裡就不在說下去了,要什麼?他知道沈頃奪也知道,除了重新掌管沈家還能有什麼事。


老爺子也知道這樣下去沈家估計就要不保了,所以才非讓他回去,他父親早就出國玩去了,他們抓不到他的影子,只能來找自己。

這事老爺子心意已決,就算這次他不去也會有下次。

「告訴老爺子說我一會兒就到。」既然肯定要解決,就儘早解決吧。

沈頃奪正打算讓秘書送瓏五去魚館,就見瓏五收拾收拾站起來,「你幹嘛去了?」

瓏五奇怪的看著他:「不是去沈家嗎?走吧。」

沈頃奪笑著把她拉回來,「那些人看著心煩,不用你操心,你只要好好的去吃魚就行了。」

說完吩咐秘書,「小鄧,一會兒送阿葵去上次那家魚館,」

「是。」秘書答應道。

「你不用我跟著?」瓏五覺得在沈頃奪戰鬥力還行,但在對付親戚上一向是不拿手的,以前那些位面都是教訓。

沈頃奪一笑:「小丫頭那麼操心幹什麼,我要是連他們幾個都收拾不了,還怎麼做到今天的位置?行了,快去吧,晚上我早點回去陪你去花園裡摘花。」

婚婚欲醉:總裁的萌寵新娘 瓏五也沒堅持,大不了他解決不了她在回來給他出氣唄,也是一樣的。

送走了瓏五,沈頃奪臉上的笑容瞬間就放下了。

「沈氏那邊什麼情況?」

外面馬上進來人回報,「幾位股東都管不好公司,公司原來的老人走了一些,剩下的為了爭奪權利也攪和著,我們的人已經就位了,外面看著還沒有太大的變故,裡面已經混亂成一團了。」

「呵!」沈頃奪早就知道會有今天。

他立刻沈氏並不是就不在關注那邊的消息,只要他們還有這層親屬關係,老爺子就不會不管。

「總裁要拿下沈氏嗎?」

沈頃奪搖搖頭,眼裡沉下黑色,語氣不明,「那麼地方要它幹嘛?沒了才幹凈。」

明明是他祖母辛苦掙下的基業,卻被別人的後代掙來奪取,不如給祖母送去乾淨。 吃完飯瓏五就出來遛彎,正巧對面來了一群人,秘書跟著沈頃奪,自然是練的好眼力,一眼就認出來了,「小姐,那邊好像是馮家的孫小姐。」

瓏五看過去,可不就是馮馨毓,正好,飯後消食還能做點工作。

馮馨毓身邊跟著一群男男女女,一個格外出眾的,不正是蘇文嘛。

運氣不錯,還能一次都遇到。

瓏五覺得馮馨毓應該是對蘇文有什麼任務,不然就是她知道蘇文能有辦法救她,不然她恐怕不會和蘇文這麼親密,上次遇到的時候,她對於蘇文並不是很上心的。

馮馨毓現在嬌嬌柔柔的,比林黛玉還要柔弱上幾分,估計病情不好了吧?

說起來瓏五是檢查過她的病例的,馮馨毓這個哮喘雖然是先天遺傳的,但一開始並沒有這麼嚴重,不然原身也養不到這麼大,

但自從這個「馮馨毓」來了以後,她的病就一天重似一天,到現在必須用些「特殊手段」才能續命了。

難道馮馨毓會不知道自身病情需要好好保養?那肯定不可能,有系統在手,馮馨毓對自身情況一定是了解的,那麼其中就必然有什麼別的原因,以至於讓她故意這樣損害自己的寄體。

「咳咳咳。」瓏五想事情的功夫,馮馨毓那邊已經咳嗽的快要喘不上氣了,蘇文早就有了經驗,一面找葯給她吃下,就抱著她往通風的地方跑去。

同時他還偷偷的用自己的魔法給她滋補,緩解她的癥狀。

魔法?

這就不對了,精靈跟人不一樣,精靈是專職專人,只有特殊的治癒精靈和光精靈才掌握著治療別人的魔法,別人就算學也是學不會的。

蘇文明顯並不是治癒精靈或者光精靈,可他卻在用魔法治療別人,這是怎麼回事?

難不成還有別的辦法?

紅城葵對精靈的了解全部來自於傳承和精靈的記憶,很多東西並不是很清楚,對於瓏五也沒什麼參考價值。

愛在魂深處:邪少的傲嬌新娘 重返九零:錦鯉小辣妻 看來她還得找時間去去一趟精靈族了。

馮馨毓過了一會就已經好多了,蘇文也叫來了車子送她回家。

車子里,馮馨毓低眉順眼的靠在蘇文身邊,半閉著眼睛半句話也說不出來,其實已經無礙了。

她要這樣也不過是利用了蘇文的憐愛之心罷了。

這蘇文每每給她治病都只能緩和半個多月,她故意裝作不知道免得欠下人情,只等著他去找徹底解決的辦法。

可是這蘇文實在沒用,都這麼久還是每一個結果,在這麼下去她可真要麻煩了。

之前他明明說一切都有他的,不知道怎麼回事,好好的路居然就給走沒了,馮馨毓想想就氣。

馮馨毓覺得這麼等下去也不是辦法,是時候添一把火了。

她垂淚欲泣,醞釀好情緒揪著蘇文的衣襟,「蘇文哥哥我好怕呀,你說我是不是要死了?」

蘇文一見她這樣真是心裡萬般憐愛,「怎麼會呢?馨毓你千萬別多想,我說過能治好你就一定可以,你相信蘇文哥哥的對不對?」

馮馨毓生的漂亮,又這樣氣息微弱的嬌柔樣子,是個男人怕是都不能逃過她那可憐楚楚的眼神。

現在就是要蘇文去給她摘天上的星星估計蘇文都要答應了。

「嗯,我信蘇文哥哥。」馮馨毓終於止住眼淚,但眼圈還是紅紅的更顯動人。

「真好看。」瓏五坐在天窗上點評,要不說馮馨毓不去當演員可惜了呢,這麼好的演技,那要是混個影后都不算什麼。

不過照著她這個發展,肯定是在哪個位面做過演員吧,這麼手到擒來的。

看了這邊一會兒,瓏五決定還是去沈家看看,畢竟她家的那個智障戰鬥力不行。

沈家是在哪來著?瓏五迷路中,決定向系統敲詐地圖。

這麼簡單的工作,系統也就不敢兜售它那個破地圖了,乖乖的給瓏五指路。



沈頃奪送走了瓏五直接奔著沈家去了。

到了家裡還真是一大家子都齊全了,上次人這麼齊全還是在分家的時候呢。

沈頃奪逆著光站在門口,身姿挺拔,臉上帶著若有若無的的笑容,身上並不露鋒芒卻叫人覺得無比危險。

老爺子心裡嘆氣,不由得想到了自己的六兒子,這兩個孩子都非池中之物。

現在再看看自己別的孩子,雖然相貌品行也算不錯,可氣度尚不如老六的一個孩子。

老爺子心裡不悔嗎?他是悔的,可他悔的是不該就這麼同意沈慶興分了家。

「爺爺好。」沈頃奪首先向坐在首位的老爺子問好。

「頃兒回來了,快來,到爺爺身邊來坐。」老爺子收回心裡的悲哀,他現在還有別的事情要做。

沈頃奪卻走到老爺子的對面,「爺爺您是長輩,再坐的各位也都是長輩,我一個小輩怎麼能坐到上首呢?這裡,就好。」

穿越女的總裁相公 以前老爺子注重長幼有序,都是他那個大伯坐在首位,這個時候假裝親近已經太假了。

老爺子笑容微微僵硬了一瞬,沈頃奪那個樣子看似微微爾雅,實則冷血無情。

這種氣勢老爺子只在一個人身上見過,就是沈頃奪早年去世的外祖父,那是他一直尊重的人物。

沈頃奪向後靠在椅背上,無比的閑適優雅,「爺爺有什麼事只管吩咐就是,孫兒都已經到這了,大家都是明白人,不需要繞彎。」

老爺子原本也沒幻想他能輕易的就願意接下這一攤子,「既然頃兒直說了,我就說了,咱們沈家能有今天這樣一番事業實屬不易,必然不能拱手給了外人,你這幾個伯伯想要進入公司也是他們想為家族出一番力,原本都是好意,不過他們現在也知道自己能力不過,還是你和你父親回來才好,這樣大家和和氣氣以後他們都聽你們的調配。」

沈頃奪點點頭,明白了的樣子,「原來是這事啊,之前極為叔伯都爭著搶著要分的自己的部分,孫兒這是遵從了長輩的意思才有今天的結果的。」

老爺子咳嗽了一下,又揚起笑臉:「是,這事是他們不對,爺爺剛才已經教訓過他們。」

「教訓?」沈頃奪笑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一個哦字哦出了好幾個調,「哦……原來幾位叔伯和哥哥姐姐私下那麼多算計謀划,就只是該教訓了?爺爺英明。」花花在這裡的祝大家新年快樂,這一年謝謝大家都陪伴,你們給了花花最大的動力!

新的一年大家要心想事成,而且最重要的是,一定一定要健健康康的,千萬不要生病。

O(∩_∩)O 老爺子怎麼會聽不懂他是諷刺,這是他的話給人留了把柄,他就是不高興也不能生氣,現在最重要的是解決公司的問題。

他正色向沈頃奪許諾,「這種事爺爺保證以後再也不會發生的,他們再鬧騰,我肯定嚴懲不貸。」

沈頃奪也沒揪著這麼一點不放,忽而又轉了話題:「那不知道股份爺爺你想怎麼處理呢?」

他們父子的股份一分完家就出手了,除了被其他老股東趁機撈到手的,其他基本上都進了這幾個叔伯的肚子里。

老爺子沒想到他這麼簡單就答應了,之前想好的許多說辭還沒來的急說呢。

「這個,」老爺子猶豫了半秒,他想讓沈頃奪父子回來,自然也考慮過股份的問題。

原本整個公司都是掌握在他們手中的,其他的孩子,雖然有挂名的股份,實際上是只有分紅的。

現在想讓他們回來,就必須再拿出股份。

也就是這個為難,一方面,讓他們父子重新掌管公司是勢在必行,另一方面,他也不是不知道他們兄弟之間的矛盾,這次把股份都給出去,以後要是在想要出來可就難了。

甚至於他百年之後,他怕大兒子幾個再拿不到股份。

可現在是他們求人,有些話是肯定不能說的,就比如這股份。

「這樣,」老爺子終於還是開口了,「股份還是按照原來的分配,你們最多,他們均分挂名,以後沒有權管事情,不干涉公司事務,只拿分紅。」

面對這樣的安排,沈頃奪既沒有不高興,也沒有任何異議,只是似笑非笑的稱讚了老爺子一句,「爺爺您算的還真精明。」

老爺子這麼安排。看似是像以前一樣,其實並不是。

公司經歷了這幾個月的折騰,現在是一團亂麻,本來就已經是一個爛攤子了。

而且現在公司眼看一天不如一天,許多問題外面看著沒什麼其實只要時間一到,馬上就會爆發。

這個時候把這個定時炸彈扔給他,極找回了一個苦力像以前一樣可以免費的養著他們,又在問題爆發之後藉由他的身份,把危機轉嫁到他自己企業。

沈頃奪抿了一口咖啡,老爺子如此精明,真是好心計啊。

他不說話,餐廳里也沒有人出聲,一下子靜悄悄的,安靜的過分。

老爺子保持著慈祥的小那個人,而的笑容背後,還有擔憂,只要沈頃奪不明確說同意,他這顆懸著的心就不能放下。

「怎麼你一個小輩這麼大的譜,還要長輩等著你,趕緊同意了好辦手續。」老三終於忍不住說道。

「就是,給你們那麼多股份,你們還想要什麼啊。」老二家也緊跟著說道

大家都開口了,老大才站出來,沉聲說著:「要我說,當初就不該分家。」

他站在老爺子身側,「父親的決定一向是為了咱們家族好,就是你們父子兩個太自私,硬是要分家,現在把公司也弄亂了,本來就該你們父子來收拾,還有做長輩的三請四請的才回來,真是不孝。」

這些話正是說道了老爺子的心坎里,本來好好的家,要不是老六一家不懂事,沒有擔當,不至於鬧到今天這個地步。

沈頃奪放下咖啡杯,對於他們的義憤填膺好似沒有看到,聽到一樣,「大伯真是過獎了,相比較起來我這點小小的私心,怎麼能跟您,還有這幾位叔伯的自私自利,還有顛倒黑白的功夫相比呢?」

「你!」沈慶豐可沒有老爺子那麼好的定力,被這麼當面諷刺,難堪不已,立馬臉上就掛不住了。

「老大。」老爺子喊住他,這個時候決定權完全掌握在別人手裡,怎麼能這麼衝動呢。

「爺爺難道就沒有其他想說的了?」沈頃奪還是問了一句。

身後的老管家直皺眉頭,老爺子糊塗啊,現在六少爺他們收到了這不公的待遇,還這麼一昧的偏心是不行的!

老爺子沒說話,或者他並不覺得這麼對他們有什麼不對。

「既然這樣,」沈頃奪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這件事不急,這麼大的事,我得回去和我父親商量商量,再給您答覆。」

老爺子只能笑著點點頭,這確實不是小事,即使他知道沈頃奪有能力自己決定,但人家既然要說和老六商量,他也沒有辦法。

「那我就先告辭了。」

沈頃奪一走,幾個子女就圍上來,「爸,你怎麼能讓他走了呢?」

「你應該讓他答應了才行啊,這一走,下次又不知道什麼時候能來了呢。」老二嘟囔著。

老爺子心情也不好,當即呵斥道,「你閉嘴,你懂什麼。」

老二十分不平,說話的又不止他一個,幹嘛非要罵他呀,「我是不懂,我怎麼等都行,可是公司等不了了,再等下去出了麻煩,老六更不要了。」

「你快閉嘴吧,看你把咱爸氣的。」老大罵了他一句。

又過來給老爺子順氣:「爸,您別生氣,當心氣壞了身子。」

婚情幾許:老婆,劫個婚 瓏五在窗外看著沈慶豐那樣的孝順體貼,好像真是個大孝子似的。

「爸,您別急,這次不行還有下次,老六是您的孩子,他還敢跟你斷絕關係不成。」

只可惜啊,他不是。

他寬慰老爺子的話,句句都是給沈慶興和沈頃奪找麻煩,把他們的壓力,轉移成沈慶興父子該對老爺子的孝順,真是挺無恥的。

看過了熱鬧,瓏五就往沈頃奪公司去了,她之前可是跟秘書說她去消食了,走太遠就不好了。

回到公司,沈頃奪正好也回來了。

瓏五覺得沈頃奪跟沈家是有什麼仇恨的,他那個眼神並不像對親人,他父親也不像。

但是他父親還是想敬重老爺子的,至少以前是敬重的,所以才事事都遷就。

現在,瓏五也去看到老爺子那個偏心無度的樣子,估計是心寒了吧。

沈頃奪見到瓏五,走過來從背後摟住她,「怎麼沒回家?」

瓏五回答他,而是叫秘書過來。

「總裁,這是小姐給您準備的午餐。」秘書放下食盒就出去了。

「先吃飯吧。」瓏五推了他一下,他去沈家可不是去享用午餐,是去打仗去的。

沈頃奪笑了,滿眼都是溫柔:「恩。」 今天天氣不是很好,天色漸晚,才漸漸放晴。

莊園里里格外安靜,沈頃奪也還沒有會來。

白天他忙忙碌碌的工作,還要應付老爺子五次三番派來的人。

其實這事已經有了結果了,沈慶興父子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再接手這個爛攤子的,但他們一次比一次過分,將來也是禍害。

所以這一次,就讓他們徹底翻不了身。

「小姐休息了嗎?」沈頃奪回去的路上問秘書。

秘書和管家會經常通電話,了解瓏五的行蹤。

秘書看了看時間,已經十點多了,「小姐今天一直待在屋子裡,這時候應該休息了。」

這世界上可不是每個人都有夜生活的,像沈頃奪,白天的事情就已經堆積如山了,還有瓏五那麼嗜睡,能多睡一刻,也不會少睡一刻。

沈頃奪揉了揉太陽穴,沈家那邊還有的鬧呢,這幾天外面的事情也一直在鬧,港口上夜出了問題,他確實騰不出時間來陪著瓏五。

車子安靜的進了莊園,屋裡的燈都已黑了,沈頃奪安靜的進了屋,準備往瓏五的房間去。

結果一打開門,入眼儘是點點星光,一道道長紗裝飾著亮晶晶的小顆粒懸挂在屋裡,地上一顆顆玻璃球里亮著瑩瑩的小燈。

沈頃奪有些疑惑,這是什麼?

「阿葵?」

沒人回答,沈頃奪順著路一路往樓上走去,一直到天台,再打開門,天空上瞬間飄下無數花瓣。

繽紛如雨的花瓣里,瓏五穿著白色的長裙遠遠的站在那裡。

「阿……小五。」沈頃奪隱約彷彿看到了一些自己從未經歷過的畫面。

瓏五緩步走來,伸手摟著他的脖子笑的燦爛:「生日快樂!」

沈頃奪這才想起,今天是他的生日。

對他而言,生日並不是一個慶祝的日子,除了小時候曾經慶祝過,就再也沒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