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他註定只能選擇一邊!


在沉思了幾秒鐘後,郭長鬆迅速的做出了決定。

選擇秦侯!

且不說秦侯背靠尹卓然、江東軍區這些參天大樹是安家沒法比的。

便是他的好友,扁、華二人也選擇了秦侯。

爲什麼?

因爲長生!

郭長鬆不缺錢,更不缺名,對他來說,如何多活幾年,纔是最重要的。

“秦侯既然要跟安家決一死戰,郭某唯有同仇敵愾!”

“安龍城把泉安弄的烏煙瘴氣,早該到了受報應的時候了。”

“只是侯爺萬不能小看此人!”

郭長鬆打定主意後,義憤填膺道。

秦羿並非盲目之徒,安家如此肆無忌憚跟他叫板,肯定是有絕對的把握。

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

“你與安家極近,說來聽聽。” 名門盛寵:樓先生請低調 秦羿坐直了身子,淡然發問。

“安家獨霸泉安,無非三寶!”

“第一寶,安家老爺子安化千,乃是全真教高手,雖然退隱多年。但一手劍法,出神入化,奪天地造化,很是了得。”

“第二寶,安化千當年收養了七個死奴,並傳授這七人全真劍法,此七人能布天罡北斗劍陣,厲害無比!”

“第三寶,安龍城與泉安武裝部的丁順親若兄弟,手裏有槍!”

“他們畢竟是地頭蛇,侯爺不得大意啊。”

郭長鬆一一道來。

秦羿眉頭一沉!

他不在乎什麼天罡北斗劍陣,但卻對丁順很頭疼!

畢竟還是在俗世中,難免受到束縛,可以刺殺,但明目張膽的跟武裝部對着幹,絕不是明智之舉!

這也是他願意與顧司令談判的原因。

他需要在政軍商三方掌握權力,才能順利發展,但有一方阻礙,都會很棘手。

很快他神色一舒,心中已有了主意。

“侯爺笑什麼啊,老夫說錯了嗎?”郭長鬆一頭霧水的問道。

“他既然想玩,我就陪他玩大點,讓他知道到底誰的拳頭更硬。”

秦羿高深莫測的笑道。

冬夜,十二點!

東城爛尾樓!

這棟七層高的商業大樓,位於市區繁華地帶。

按理來說,這麼一棟廢棄大樓對城市中心的市容美觀,影響極其惡劣。

但從來沒有人敢動它!

五年前,這棟樓被時任縣委一把手的親戚招了標,負責開發!

但沒過多久,這位開發商的屍體就掛在這棟樓上,那位一把手沒過多久也被人整垮了。

誰都知道,這是安爺動的手腳!

這棟爛尾樓是安家宣佈霸權的象徵,它就晾在繁華的市區,但沒有人敢說半個不字。

安龍城負手站在爛尾樓頂,望着市區五彩霓虹的夜景,夜風極涼,他的心卻熱血沸騰。

我這些年縱橫泉安,鐵腕統地下,這城裏的每一個人都在我的腳下匍匐!

我絕不允許有任何人挑釁我的王者至尊!

不管他是誰,到了泉安,就只能向我俯首稱臣!

“喬叔,你有話說?”安龍城轉頭看向身邊一身青衫的中年大漢。

撿到一個神光棒 大漢身材高大,虎背熊腰,一身青衫撐的極爲飽滿,虎目內精芒閃爍,殺氣逼人。

在他身後,是六個太陽穴高高隆起的高手,人人腰配長劍,神色肅殺。

“劍來!”

喬森手一揮,一把寒光閃閃的長劍,出現在掌心。

“安爺,你看這把劍,它隨我征戰整整三十年了,鋒芒畢露,飽飲鮮血!”喬森手指滑過劍鋒,冷然道。

“嗯,是把好劍。”

安龍城沒明白喬森露這手是什麼意思,只是淡然敷衍了一句。

“叮!”

喬森手指在劍上輕輕一彈,長劍應聲而斷。

“你什麼意思?”安龍城皺眉問道。

“安爺,你鋒芒太露,一如這把劍,若不懂的藏勢,遲早會夭折啊!”

喬森微微嘆了口氣道。

安龍城一甩手,瞪着喬森,大喝道:“大戰在即,喬森,你跟我說這晦氣話,是不是不敢打?”

“不是,只是想勸安爺你以仁爲本,凡事適可而止。”喬森不卑不亢道。

“哼,別忘了,當年是我父親給你的飯吃,是他救了你,要不然你這會兒早陪閻王爺喝茶去了。”

“喬森,你就是我安家的一條狗,有什麼資格說我,他媽的給臉不要臉,是吧?”

“我讓你做什麼,你就得做什麼,懂了嗎?”

安龍城一把揪住喬森的衣領,冷喝道。

他自認爲是這片土地的絕對王者,絕不允許任何人忤逆他的意圖。

喬森眼中閃過一絲失望神色,內勁一彈,震開安龍城的手。

“老爺子對我有救命之恩,又是我等恩師,我師兄弟七人,今夜必定爲安爺你一戰。”

“但天意在人不在我,安爺好自爲之吧!”

喬森望着天上朦朧的冬月,心中一陣淒涼。 他有種不祥的預感,今夜會敗!

這並非是來自對手的恐懼,而是來自天意的感悟。

安龍城隻手遮天,爲富不仁,此等人又怎可爲蒼天護佑!

他太狂妄了!

狂的已經無藥可治了!

今夜只怕天要亡他啊!

“表哥,丁部長的人已經在路上了。姓秦也已經從郭公館出發,前來應戰。”

雷烈走了過來,激動道。

他等這場復仇等的太久了!

以至於此刻激動的渾身發顫,他太需要秦羿的鮮血來平息內心仇恨的火焰。

“姓秦的,果然有種!”

“表弟,你的仇,今晚兄弟給你報了,你就等着看好戲吧。”

安龍城笑道。

一輛黑色的大奔在爛尾樓前停了下來。

“秦先生,不再考慮一下嗎?這棟樓裏,等待你的是一羣魔鬼啊。” 處心積慮愛上你:總裁太惡毒 蘇寒雨停了車,美目望着秦羿,滿是擔憂。

“魔鬼?我最擅長的就是降妖除魔了!”秦羿摸了摸鼻樑,輕佻一笑,起身就要下車。

“秦先生,你要不回來,我也活不成了。”

“我等你回來!”

蘇寒雨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一把抓住了秦羿的手,說出了這輩子最肉麻的話。

“嗯!”

秦羿微微一笑,撥開蘇寒雨的手,快步走下了車。

望着那消失在樓道里的清冷背影,蘇寒雨芳心噗通直跳了起來。

她太渴望像普通女人一樣談一場戀愛,享受做女人的快樂,做一個真正的女人。

而秦羿,就是她最後的希望!

她的芳心從來沒有爲任何一個男人跳動過,而今夜,她聽到了來自內心最深處的悸動!

她希望秦羿活着!

只要她活着,她願意把最寶貴的東西交給他!

秦羿揹着手慢慢的走向樓梯。

幾分鐘,他走到了樓頂。

強光燈把樓頂照的亮若白晝。

在逆光處,他看到渾身是血的和尚!

“和尚兄弟,還有氣吧?”秦羿旁若無人的問道。

“阿彌陀佛,佛祖保佑,還死,死不了。”

和尚用力睜開眼,努力笑道。

“死不了就好,安心看好戲吧!”

秦羿朗聲笑道。

“秦羿,死到臨頭了,還敢裝逼!”

“媽的,還認識老子嗎?”

雷烈搶出身來,破口大罵道。

“狗改不吃屎,上次沒殺你,你還不死心?”秦羿面寒如冰,沉聲問。

“嘿嘿,睜開你的狗眼看清楚了。

“這裏都是我表哥的人,你今夜就是插翅也難飛!”

雷烈指着已經圍上來的打手與七劍,得意大笑道。

“是嗎?老實說,他們比你大哥差遠了,雷剛是我敬重的對手,而他們,一文不值!”

秦羿搖頭冷笑道。

敵手難求,他原本以爲安老爺子會親自上陣,不曾想來的僅僅只是七劍而已!

他現在修爲已經是煉氣後期圓滿,就在今日還吃了一條藥蟲,真氣充沛,便是罡煉宗師,也敢一斗。

區區劍陣,根本不足爲慮。

“好!”

“吹的一嘴好牛逼,小子,你是第一個敢藐視我安家全真劍陣的,我倒要看看你有幾斤幾兩,敢如此猖狂。”

安龍城見秦羿年紀輕輕,愈發的沒放在眼裏,酷酷的點了根香菸,冷笑道。

話音剛落,安家七劍動了。

各自按照熟悉的天罡北斗陣方位,騰空就要落陣。

藍橋幾顧 秦羿也動了!

他的速度更快!

人如閃電,照着七劍中最年輕的一個劍客橫衝而去。

那人還在半空尚未落陣,已是眼前發黑,心知不妙,憑空出劍。

嗡!

雪亮的長劍刺向秦羿。

然而,他太低估了秦羿的實力。

秦羿身形貼着劍鋒而過,屈指一記寸拳打在劍客的胸口。

砰!

真氣貫胸,劍客橫飛數丈,身在半空已是氣絕,待落地時,已爲死屍。

啊!

喬森等人大驚!

不曾想,秦羿一出手就破了劍陣!

北斗七星劍陣,只有七星連環,才能迸發出驚人的威力。

少了一環,陣即爲破,六人只能各自爲戰。

“斬殺秦賊,爲老七報仇!”

七人縱橫天下,兄弟情深,此刻其餘六人悲痛欲絕,紛紛使出全力,長劍如龍,直取秦羿要害。

“沒了劍陣,就憑你們的單兵之力,也想與我爲敵?”

秦羿大笑一聲,不閃不避,雙手化圓,遊走了起來。

嗡嗡!

六把長劍同時刺在了他的身上。

但見符皮咒骨,綻放出一陣紫光,輕鬆抗下了六劍!

六人催力愈急,青衫獵獵,鬚髮倒立,已然是拼盡了全力。

劍氣從劍尖透出,想要攻破秦羿的護身之法。

“鬥轉陰陽!”

秦羿長喝一聲,衆人只覺,丹田的劍氣如流水一般,完全收不住勢,不由的大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