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他的回答,讓眾人的心立刻懸了起來。


因為眾人已經可以確定,那個盜賊還活著!

「怎麼辦,他要是找過來,我們該怎麼辦?」

「我們不能再待在這裡了,那個傢伙,他很有可能會找到這裡來!」

「可是我們該去哪裡,哪裡都不安全!」

「為什麼那個傢伙偏偏要選中咱們,明明咱們什麼都沒有做過!」

「『蛛幻盜賊團』殺人,從不要理由,他們只憑自己的一時喜好。」紅玉菲兒的一張臉,變得非常的難看。

他們這些人,一旦想起了恐怖的事,便是無法在遏制。

「小朋友,你沒有被跟蹤吧?」高輝像是想到了什麼,突然問道。

所有人的視線,再一次集中了東方修哲的身上。

也不能怪他們會如此緊張,連東方修哲都能夠找到這裡,說不準那個盜賊也會找到。

更說不準,那個盜賊可能已經守候在外面了!

嘴角微微一揚,東方修哲竟然露出一個有些嘲諷的笑來:「只是一個盜賊,就把你們嚇成了這個樣子,你們真的是傭兵么?」

「你還太小,沒有聽說過『蛛幻盜賊團』的可怕,他們可不是普通的盜賊,他們當中的每一個人,都是萬里選一的高手!」

「我不管他們是誰,惹到了我,就算是一國之君,我也照殺不誤!」

強大的殺氣一閃而逝,東方修哲的話語,直接震懾住了所有人。

所有的人,都有些膽怯地看著東方修哲。

儘管他們很懷疑東方修哲的話,但是竟無一人敢出言反駁,因為此時的東方修哲,讓他們感到很恐懼,尤其是那剛剛一閃而逝的殺氣,簡直就像是在眾人的靈魂上捅了一刀。

山洞裡,再次陷入了一片安靜。

東方修哲突然站起了身,向著洞外走去。

「你去哪裡?」紅玉菲兒問。

「去透透氣!」東方修哲頭也不回地消失在了拐角處。

原本壓抑的空氣,終於因為東方修哲的離開,得到了一絲舒緩。

「好可怕的壓迫氣勢,那個小朋友,竟然有一瞬間讓我覺得他比那個『蛛幻盜賊團』還可怕!」

「我也是,剛剛我可是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真不知道,什麼樣的家庭,竟然可以培育出這樣的一個小孩來?」

所有人的視線,都不約而同地瞥了一眼昏迷中的東方瑾萱。


他們覺得,這對姐弟實在是太不像了,給人的感覺,好像有著天壤之別的性格差異。

「你們說,有這樣的一個弟弟,會是什麼感覺?」

紅玉菲兒痴痴地望著東方瑾萱,有些自言自語地說道。

此時的她,竟然無比地羨慕東方瑾萱能夠擁有東方修哲這樣一個弟弟。

作為女人的敏感直覺,她能夠感覺得出,東方修哲是因為東方瑾萱的昏迷,才會表現出如此駭人的氣勢。

他,一定很喜歡他的姐姐吧?

紅玉菲兒的頭腦里,產生了一個奇怪的想法來,要是這個小男孩是自己的弟弟,也許就算自己死去了,也是一件幸福的事吧!……

東方修哲並未走遠,來到洞口處后,他便停下了腳步。

犀利的眼神環顧著四周,像是在找尋著什麼。

陰陽眼.夜逐,被他使了出來。

「找到了!」

視線突然定格在某一處,東方修哲原本嚴肅的表情,再次浮現出一個有些嘲諷的笑來。

隨著他的視線看去,只見一個西瓜大小的暗灰色蜘蛛,正靜靜地趴伏在一棵樹榦上,如果不仔細看的話,很容易將之忽略。

在山洞裡時,他便感覺到一股細微的異樣能量波動,出來查看之後,果然讓他查到了蹊蹺之處。

腳尖一點,東方修哲化作一道寒光,已經到了那個蜘蛛的近前。

他剛剛已經查看了四周,沒有發現那個傢伙的身影,而且除了這隻蜘蛛外,也沒有其他的異常。

「有點意思!」

眼珠略微轉動,東方修哲已經猜到了,這隻蜘蛛很有可能具有某種追蹤的本領!

原本準備順手解決掉這隻看起來並不普通的蜘蛛,可是伸出去的手卻停在了半空中,東方修哲突然改變了主意。

確切地說,他是有了一個新的主意!

「既然你那麼擅長設置陷阱,就讓我為你準備一份大禮好了!」

嘴角突然露出一個邪邪的笑來。

也許是因為心靈相通的緣故,一旁的黑鴉立時知道,有人要倒霉了!

哎,也不知是哪個缺心眼的,惹誰不好,竟然敢招惹小主人,這一下不死也要扒層皮嘍!

將這隻蜘蛛帶到了一處離山洞非常遠的地方,東方修哲嘴角含笑地,從納戒之中掏出了一大把咒符來。

準備大禮的程序,就這樣開始了…… 相思蛛,黃階二星幻獸。

雖然等級很低,但這是一種很奇怪的蜘蛛。

一對相思蛛,雌性擅長憑藉氣味搜尋、跟蹤獵物,移動速度很快;而雄性可以遠程定位雌性相思蛛,不受距離的限制,沒有人能夠知道它是如何辦到的。

一般選擇「相思蛛」作為寵獸的,都會選擇一對雌雄,只有一對相思蛛,才能完全發揮追捕敵人的作用。

朱聶,作為一個蜘蛛愛好者,他正好擁有一對相思蛛。

他已經將雌性相思蛛放了出去,相信很快便能搜查到那些逃走的獵物!

當雌性相思蛛停下來時,雄性相思蛛便可感應到它的方位,到時候,朱聶只要跟隨著這隻雄性相思蛛,便不難找到那幾個逃走的獵物躲在哪裡了。

剛剛雄性相思蛛已經感應到雌性相思蛛停下來了,這說明已經找到了那幾個獵物。

不過朱聶似乎並不急著行動,他現在最在意的是那個從他手上詭異消失的小男孩。

走到粘在一張巨大蜘蛛網上的紅臉大漢面前,朱聶用冰冷的聲音威脅道:「把你知道的所有關於那個小男孩的事情,都告訴我!」

此時的紅臉大漢,虛弱的好似一個病入膏肓的將死之人,就在剛剛,他拼盡全部鬥氣掙扎,卻是一點效果都沒有,這個巨大地蜘蛛網,只會將他的身體越粘越緊。

由於是懸浮狀態,雙腳沒有可以借力的地方,更加使得紅臉大漢感到全身軟綿無力。

面對朱聶的要求,他不敢有一絲忤逆,忙將自己知道的全都說了出來。

「那個小鬼,他到底是什麼人,除了魔法外,他還會些什麼?」

陰沉著一張臉,朱聶繼續問道。


他很清楚,無論魔法再怎麼厲害,也不可能詭異地從自己的雙手中消失。

那個小鬼的身上,一定還隱藏著什麼自己不知道的秘密!

一想到那個小鬼消失前所說的話,朱聶的心,便是一陣七上八下。

一直以來,他都是在不斷地獵殺獵物,還從來沒有過被動作獵物獵殺的經歷!


但是那個小鬼的話,卻是讓他覺得,這種從未有過的經歷,即將成為事實!

儘管朱聶在「蛛幻盜賊團」里被視為瘋子、精神有問題,但這並不是說他可以無視死亡!

「我不知道,那個小鬼只使用過魔法,其他的我真的不知道,求求你,放了我吧,我根本不值得你殺!」

紅臉大漢用有些沙啞的聲音苦苦哀求。

「不說么,看來不給你點苦頭,你是不會老實配合了!」

朱聶冷哼一聲,也不知他用了什麼辦法,趴伏在蛛網上的一隻蘋果大小的蜘蛛,突然動了起來,徑直跑到了紅臉大漢的臉上。

紅臉大漢害怕極了,不停地求饒和吶喊,並且試圖通過搖晃腦袋的方式驅趕走這隻噁心的蜘蛛。

「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了!」

隨著朱聶冷若冰霜的聲音響起,那隻蘋果大小的蜘蛛,突然竄到紅臉大漢的胳膊上,張開它那鋒利的牙齒,毫不猶豫地便咬了下去。

「噗!」

一道鮮血噴涌而出,緊接著便是紅臉大漢那鬼哭狼嚎的慘叫聲。

現在的他很後悔,如果自己不作出背叛的事,也不會落得現在的下場,然而這個世界上是沒有賣後悔葯的!

朱聶對著紅臉大漢採用了殘酷的逼供方式,可是直到紅臉大漢咽下最後一口氣,他也沒有問出什麼有用的信息來。

「沒用的傢伙,白白浪費了我這麼長時間!」

嘴上咒罵一聲,視線便是轉移到了早已等得有些不耐煩的雄性相思蛛身上。

「可恨的小鬼,我不管你有多大的本事,想殺我朱聶,你還早得很!」

眼中寒芒大盛,朱聶開始跟隨雄性相思蛛前往那些獵物的藏身之地。

他覺得,只要找到了那幾個逃跑掉的傢伙,也許就可以找到那個小鬼。

「這一次,我絕不會讓你們再跑掉,一個都不行!」

驅使著雄性相思蛛,朱聶加快了腳步。

也不知走了多長時間,趕了多少路,朱聶就覺得雄性相思蛛的速度慢了下來。

「看來是要到了!」

朱聶不禁打起了精神來,面對那個詭異的小鬼,他還是不能有一絲大意的!

果然時間不大,發現了在一塊岩石上爬伏著的雌性相思蛛。

兩隻相思蛛見面,立即抱成了一團,像是在抒發著對彼此的相思之苦。


「是這附近么?」

皺著眉頭,朱聶開始打量起四周來。

他越看越是覺得蹊蹺,這裡並不像是可以讓人藏身的地方啊,那些傢伙來這種地方做什麼?

快穿之分手送綠帽 ,興許還很難發現。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