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他本以為這洛天光不過就是個狗眼看人的富家子弟,充其量也就是和他堂弟秦展風之類的人。可是沒想到他卻如此卑鄙,為了殺自己處心積慮不說,竟然還搭上了自己的親人朋友。


雖然秦巧月這妹妹他接觸的不多,但是他前世今生從沒有過妹妹,如今才剛有這種做哥哥的感覺,對方卻就要被人傷害。想到這裡,秦石心中不由一陣內疚,一陣恨意。

「洛天光,你給我等著。」秦石緊緊眯起眼睛。

……

此刻,歸醉閣二樓。

豪華的酒樓里安安靜靜,只有一處包廂亮著燈火。包廂里寥寥四人,三男一女。

洛冰兒坐在那裡表情冰冷,這是他一如既往的表情,不會因為對方是誰而有任何的轉變。

「師妹,今天大家一起吃飯,你卻好像沒什麼胃口,是不是菜式不合口味?」拓跋元嘉坐在洛冰兒對面,溫柔的詢問道。

洛冰兒搖頭不語,卻急壞了身旁洛天光。

「元嘉公子,舍妹就是這般不愛說話,您可千萬不要見怪了。來,來,我們喝,蕭村長喝。」

三人之外,還有一個叫做蕭村長的鬍渣男子。這人名叫做蕭正南,正是之前被秦石殺了的那個洛家武師蕭正堂的親哥哥。

洛冰兒看著三人觥籌交錯,眼神里閃出一絲厭惡。若不是念在同門之誼,她定不會出席這種飯局,更何況如今知道眼前這位元嘉師兄竟然是皇族,而且是那拓跋靈風的親哥哥,她心裡的厭惡就更加深了一些。

「師兄,哥哥,冰兒身體不適,想要先行離去了。」冰兒起身淡淡說道。

洛天光有些惱火,「冰兒,你怎這般不懂規矩,元嘉公子難得來我們洛家,我們當然要略盡地主之誼了。」

「不礙的,不礙的。」拓跋元嘉溫柔道:「冰兒若是不適,我派人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洛家堡我很熟悉,自己可以的。」洛冰兒依舊是一副拒人以千里之外的模樣,惹的那拓跋元嘉有些奇怪,「來這洛家堡之前,不,應該是見到那秦石之前,冰兒對我還算客氣。可如今卻總是冷冷淡淡,莫非是那小子在冰兒面前說了我什麼壞話。」

想到這裡,拓跋元嘉心裡也有一絲不爽起來。

冰兒起身,正要離去,卻忽然聽到「嘭……」的一聲,那包廂的門被忽然踢開,外頭衝進來一個氣勢洶洶的漢子。

「洛天光,你個王八蛋,你把我妹妹弄到哪裡去了。」

【作者題外話】:新的一周,新的開始。

大鍋今天依舊會爆更六章,感謝各位兄弟們的支持。

感謝森夏恩童鞋、不夜懷宇_手機童鞋、td68134918童鞋、td71377045童鞋、534229848童鞋的打賞,還有各位道友的留言,謝謝大家。

大鍋這幾天碼字加爆更,幾乎沒什麼時間來寫感謝的話,導致晚了幾天,望大家見諒啊。 冰兒抬頭一看,卻發現來人正是秦石,此刻他臉上滿是憤怒,手中持著一把巨刃。刀尖對著的,正是自己的堂兄,洛天光。

「唰唰唰……」

門口忽然想起幾個聲音,三個男子瞬間攔在了拓跋元嘉的身前。拓跋元嘉微笑著擺了擺手,這三個男子才退了開去。

「秦兄弟,為何如此暴怒,是不是和洛公子有什麼誤會了?」拓跋元嘉笑道。

「呸,誰和你個王八蛋做兄弟,老子沒空跟你扯。」秦石暴怒之下,再次變成之前那個滿是痞氣的他,絲毫沒了武道高手的那種氣度。

拓跋元嘉貴為帝國皇子,哪裡受到過如此謾罵,此刻猛的站起就要爆發。只是看到一旁冰兒正看著自己,卻還是生生的將心頭怒火壓制了下來。

「洛天光,你個王八蛋,要殺老子沖著老子來,搞老子身邊的人算什麼好漢。」秦石指著那洛天光大罵。

洛天光卻出了奇的鎮定,他笑了笑道:「秦石,會不會是你樹敵太多,才導致被人報復。」他笑著看了那蕭正南一眼,而那蕭正南也回報了一個猥瑣的笑容。

秦石將這一切看在了眼裡,心裡瞬間明白了一切。

這蕭正南是蕭村村長,又是蕭正堂的哥哥,蕭正堂和秦富早有勾結,這件事眼前這位蕭村長一定也難逃干係。

如今要他們交人肯定是不可能了,如今首先是要保住秦巧月的安全,然後再想其他。

洛冰兒站在一旁,顯得有些尷尬,她急忙問道:「石頭,怎麼回事,什麼妹妹,到底出什麼事了。」

秦石也沒理他,他深深的吸了口氣,語氣也平淡了許多。

「若是你們能保證巧月的安全,你們說的事情都能答應。」他冷冷說道:「但是若是你們真的做出了傷害她的事情,我膽敢保證,在場所有人都要付出代價。包括你,拓跋元嘉,你弟弟的事情我想你比所有人都要清楚吧。」

秦石的眼中忽然放出精光,那光芒鋒利的猶如一把絕世神兵,他掃過每個人的身上,都會讓對方感覺無比的灼熱,無比的疼痛。

拓跋元嘉的拳頭緊緊捏著,之前秦石的那句話,深深的觸動了他心底里一根敏感的神經。雖然只是聽人傳說,但是那個故事卻讓他觸動不已。

拓跋靈風煉魂期四層,卻在天機學院內院比試的時候被一個只有煉脈期七層的人生生擊殺,當初聽到這事,他心裡也為對方給自己除掉一個競爭對手而高興。甚至他還勸說父親不應該追究這事,武者就要有武者的尊嚴,即使敵不過對方而死,也應該光明正大。

只是說的雖然是義正言辭,如今殺死他弟弟的那人就在自己眼前,不知道他會不會再次出現奇迹,用同樣的方式來對付自己。

這想法一閃而過,卻立馬就被自己否定。

畢竟虛根境和實根境有著天差地別,自己身上又全是寶物,和自己的廢柴弟弟不同,絕對不會給對方留下一絲機會。

想到這裡,拓跋元嘉冷冷道:「秦石,你若再對我不敬,我立刻出手,你絕對沒有機會活命。」

秦石也不示弱,語氣依舊犀利,「我只是想告訴你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是人若犯我,就算天涯海角,雖遠必誅。」

說完這話,他身子一轉,大步流星朝著屋子外頭走去。洛冰兒看著那遠去的背影,嘴唇用力咬了一下,也猛的追了出去,只留下屋子裡幾個男子大眼瞪小眼。

「大皇子……那秦石,也太不像話了。」洛天光看到這拓跋元嘉一臉憤恨模樣,急忙拍案而起,那樣子簡直如同和秦石有殺父之仇一般,憤恨的不能自已。

「我實在忍受不住,今晚我就派人弄死他。」他說著就要朝外走去。

拓跋元嘉伸手止住,「他這樣和我們吵過,你晚上殺了他,誰都知道和我們有關。反正明天就是比試,比武場上再弄死他也是不遲。」

洛天光一臉誠服道:「知道了大皇子,只是這秦石向來狡猾,雖然我們如今抓了那個秦巧月,但是萬一他不受我們鉗制,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對手。」


拓跋元嘉冷笑了一聲,「洛公子,倒是好手段,靠著這秦石來討賞賜了?」

洛天光心裡一涼,急忙低頭道:「小的不敢,小的只是心裡忐忑而已。」


拓跋元嘉道:「也罷,反正你替我辦好了事,我也事要獎賞你的,一會我會找人給你送來,一隻晉階完的靈獸,一把地階頂峰的神兵,再給你一些魂紋丹藥,可以用來提升功法實力的,你可滿意。」

洛天光大喜,急忙跪在地上磕起頭來。如今對方給他獎勵,別說磕頭,就算是叫爺爺,他也願意。

一旁的蕭正南明顯有些羨慕,只是他不善言語,只是貪婪的望著那洛天光。


拓跋元嘉也看出這蕭正南的意思,便說道:「蕭村長也不用擔心,你將這極北之地的一片晶礦使用權都弄到手,到時候的獎賞,可遠遠不止這些。今後整個帝國都是我的,難道你還怕我會虧待你嗎?」

蕭正南一聽這話,急忙也是跪在地上,千謝萬謝起來。這極北之地雖然不屬於古加隆帝國,但是這個世界有奶就是娘,又錢就是爺爺,此刻洛天光和蕭正南的臉上,均是洋溢著滿滿的幸福。

……

走在路上,秦石一臉憤慨,洛冰兒腳步倉促,跟在秦石旁邊卻不敢說話。

秦石看到少女臉龐帶著一些落寞,心中便是一軟,急忙說道:「冰兒,剛才那些話可不是對你說的,你可千萬不要在意。」

洛冰兒輕輕點了點頭,神色黯淡道:「可是畢竟是我堂兄要來害你,而且還用了卑鄙手段,也都是我洛家對不起你。」

秦石道:「你在洛家,也和我的處境一般,父母早亡,唯一的親人便是洛爺爺,如今洛爺爺那樣,我也知道你心亂如麻,哪裡還敢怪你任何的不是。」

說道爺爺,冰兒的眼眶瞬間紅了一圈。

秦石有些內疚,急忙寬慰道:「如今你伯父也不讓我們探望,真不知道洛爺爺到底是為何昏迷,為何無法醒來。」

冰兒難過說道:「聽人說爺爺是被獸皇打傷,但是我覺得這不太可能。」

這獸皇的名號秦石也聽說過,只是這人神龍見首不見尾,詭異的很。只是聽說他的手段非常厲害,甚至比帝國武皇可能都要強大。

「獸皇?為什麼不可能?」秦石問道。

「總之我覺得不太可能,爺爺身上沒有一點傷痕,可是卻忽然像是睡著了永遠醒不過來一樣。」冰兒憂傷的說著。

「你這麼說,也就是你爺爺的事情有可能另有內情?」秦石道

「是的,不過這只是我的猜測,具體的就要石頭你幫我調查了。」洛冰兒柔聲道。

「為何?」

「明天比試之後,我就要回滄海宗了,拓跋元嘉也會和我一起回去,所以這隻能靠你了。」洛冰兒道。

一聽冰兒走的如此倉促,秦石心中也有些失落,畢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如今她要去那拓跋元嘉的身旁,就算沒什麼事情會發生,秦石心裡也不太舒服。

「你答應過我一年之後要來比試的,別忘記了。」二人已經走到了洛家大門口,洛冰兒忽然停住了腳步,牽起了秦石的手,溫柔的說道。

秦石心頭一暖,用力說道:「放心吧冰兒,我一定會打贏拓跋元嘉,還你自由。」

話剛說完,卻見洛冰兒忽然身體前傾,用力貼上了秦石的胸膛。秦石忽然一怔,這冰兒向來是一副巨人千里之外的模樣,上一次二人有這樣的親密動作還是在即將分離之時,而且那時候冰兒還以為自己是以前的秦石,可是如今卻……

正想著,卻聽懷裡少女輕聲道:「不管你是以前的秦石,還是現在的秦石,冰兒心中只有你,沒有別人。」

這告白的話語,讓秦石愣了足足有個十秒,他原本以為冰兒對自己好不過是因為之前那個秦石,可是如今話都已經挑明了,對方卻依舊不離不棄。他心裡波濤翻湧,各種滋味涌了上來。

「冰兒,我……」

正要說話,卻見冰兒紅著臉轉過身去。

「好了,明天加油吧……」她蓮步輕移,婉然朝著門裡走去。

秦石愣在那裡,看著面前少女的背影,他心裡五味雜陳。

此刻對方分明就是表明心跡,秦石只覺得胸口還留著淡淡的余香,可是對方的身影卻早已消失不見了。他心中微微嘆息,甚是無奈。

正這時,一個女子聲音從旁響起,「真是到處留情啊,明天就要和他哥哥生死決鬥了,今天還和人家在這裡卿卿我我。」

來人正是田秋兒,此刻語氣里還微微帶些酸意。秦石無奈搖了搖頭,卻不知如何說好。

「怎樣?秋兒,你說你幫我去找,有沒有消息?」

田秋兒嫵媚一笑,「放心吧,我藍田門的眼線遍布整個帝國,明天你放心去比試,一定能讓你活著見人,死了見屍。」

一聽「屍」這個字,秦石心裡猛的一動,之前那一份風花雪月也瞬間散了去。想到秦巧月此刻身陷虎狼之穴,自己卻依舊享受著美人溫柔,他心裡一陣內疚。

「最好別讓我知道他們傷害了小月,不然這些人……都得死。」秦石恨恨說了一句,轉身朝著房間而去,只留下田秋兒一個人在門口驚訝。

「這人行事果斷,愛恨分明,真是個可造之才。只是……可惜呀……」她嘴角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蕩漾在這神秘的夜色之中。 又是一夜,秦石未眠。

睡覺對如今的他來說,也是可有可無,打坐運氣,凈化丹田龍魂才是如今第一要事。這龍魂的凈化除了運氣周天之外,別無他法,那速度比蝸牛爬可能會快一點,但是絕對趕不上烏龜。

直到四更天秦石才微微閉眼,天色一亮他就翻身而起。正要出門趕往比試場地,卻見小山的屋子裡還亮著燈火,秦石疑惑便輕輕敲了敲門。

小山正在煉藥,臉上掛著一些倦容,他不似秦石有著高深的武道,除了那天才的煉藥本領之外,他不過就是個普通人而已。

「小山,你通宵煉藥煉了個啥子呢?」秦石問道。

小山似乎到了最關鍵的時期,額頭滿是汗水,那深紅的異火不斷跳動,伸出舌頭到處舔舐,看的秦石心裡有些發毛。

「轟……」

火光頓收,那銀白色的丹爐發出一陣亮光,隨後一股子葯香撲鼻而出。

「成了?」秦石心頭一喜,卻見小山從那滾燙的爐子里掏出一顆金黃色的丹藥。

「石頭哥,看你這幾天那麼忙我也不敢打擾,之前託人搞到了飛升丹的配方,所以抓緊時間練了一粒,好在剛巧能夠趕上。」小山伸手將那丹藥遞了過去。

秦石心頭一暖,望著那疲倦的面孔,他身上的血液開始翻滾起來。

「也不知道我上輩子扶了多少老奶奶過馬路,如今有了幽幽和冰兒這般的紅顏知己,又有小山這般的生死兄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