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他是隨時都做好了,騰空躍起應急的準備。


這時。

站在路邊的身影,卻是左顧右看過後,輕聲嘆了一口氣。

「沒人就好,可能是我多心了。」

陳浩猛聽到這兒,才稍微鬆了一口氣,頓時明白對方果然沒發現自己,只是在試探身邊有沒有危險。

但通過這件事,陳浩得出兩個結論。

第一,這人絕對狡猾。

第二,這個身影特像蘇爺,但聲音卻是一點兒也不像,陳浩一時半會兒也確定不了他的身份。

因為。

身影是改變不了的,但聲音如果想要改變,還真不是什麼難事兒。

陳浩疑惑著他身份時,也繼續趴在草叢裡,看這身影邁開步子朝村子里走了過去。

時間不長。

也就三兩分鐘的功夫,這身影走到村口,竟然在他家大門口停下了腳步。

「大爺的,這老傢伙他想幹啥?」陳浩嘴上輕聲說著,但心裡卻跟明鏡似的。

這老傢伙的目的暫且不說,但肯定不是請客吃飯,來他家裡來串門兒。

陳浩趴在草叢裡,才剛確定對方沒安好心,便突然聽到院子里傳來了妹妹的聲音……

「嫂子!你慢點兒,外面天黑我陪你!」

「不用了小魚,我就是上個衛生間,你不用跟過來。」

「我可不敢呵呵,萬一你摔倒什麼的,那我哥知道了還不得揍人呀,嫂子我正好也想上廁所。」

「那行吧,咱倆正好做個伴兒,其實我最怕的就是黑!」

蘇墨雪的聲音很低,都沒有陳小魚的一半高,但這夜是真的安靜。

陳浩趴在這草叢裡,原本是想著靜觀其變,搞清楚這身影此行的原因,但妹妹和小雪卻要開門出來。

而這身影,就站在他家大門口……

陳浩想都沒想,快速在草叢裡抓上一個土坷垃,蹭的站起來……揚胳膊朝身影扔了出去。

碰!

啪啦!

土坷垃扔到大門上,又落在地上過後,院子里傳出了妹妹跟小雪的驚叫聲。

但與此同時。

這個站在大門口的身影,卻利索的一個轉身,徑直朝右前方莊稼地跑了過去。

「小魚你、你聽見聲音沒有?」蘇墨雪的聲音。

「聽、聽見了,嫂子要不咱還是等會兒,再去上廁所吧。」

「行,我也是這麼想的,等你哥回來讓他陪我去!」

陳浩聽見她倆這對話,連聲音都是顫抖的,完全能想象到小雪有多希望自己在她身邊。

可眼下,正是識破這身影的好機會。

於是陳浩稍作考慮,便突然冒著身子,做潛伏狀朝莊稼地追了過來。

夜很黑,幾乎可以伸手不見五指,幸好也特別的安靜。

陳浩耳邊生風的追著,儘管看不見前面有身影,但急促的腳步聲卻是清清楚楚。

「孫子,你是誰!」突然的,前面身影開了口,腳步聲卻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我是你爺爺。」陳浩回答的很利索。

「嘴還挺硬,你要真有種,就追上我!」

「你要有種就停下!」陳浩脫口喊出來,差點兒都沒把自己給逗樂。

他總感覺這對話,怎麼想都怎麼像在說相聲,根本不像在關乎生死的追擊。

不過這接下來,前面身影狡猾的一面,便凸顯了出來。

因為。

夜漆黑一片,陳浩根本看不見他身影,只能通過腳步聲來判斷方向。

可這前面的腳步聲,不知道啥時候,竟然開始變的細微起來,甚至都要聽不見腳步聲的樣子。

「孫子,你爺爺跑累了,要不咱倆都先歇會兒?」

前面沒有聲音。

很顯然,前面這老傢伙也不傻,知道一說話就會暴露位置。

但眼下最要命是,剛才僅有的一點兒腳步聲,現在也絲毫沒了動靜,他耳邊現在只有呼呼的風聲。

怎麼回事?

難不成這老傢伙,跌倒腦淤血了?

陳浩在心裡咒罵著,頓時整個人都警覺了起來,絲毫不敢發出半點兒動靜。

對方為什麼沒了聲音,陳浩不清楚。

但清楚在這黑乎乎的夜裡,如果自己發出點兒動靜,那就等於暴露位置,鬼知道對方會不會突然襲擊自己!

時間。

在一分一秒的流逝著,陳浩貓著腰站在原地,見正前方是山,右邊是湖,左邊是村裡的莊稼地。

嗡嗡嗡。

嗡嗡嗡。

突然的,手機在他褲兜里嗡嗡震動起來,在這安靜到要命的夜裡清清楚楚。

可是把陳浩給氣的呀,如果繼續僵持下去,隨時都有可能找到對方的位置。

可眼下手機一震動,頃刻間暴露了自己的位置,如果再僵持下去,那就是等著對方來偷襲自己了。

於是。

陳浩想都沒想,就警覺的再次觀察過四周,確定附近沒有危險,才萬般無奈的轉身回了村。

他回村的路上,滿腦子裡都是疑惑,忙活多罷休愣是沒搞清楚對方是誰。

這身影特別像蘇爺,可聲音一點也不像,那這人能是誰呢?

時間不長,也就十幾分鐘的功夫。

他抹黑來到家門口,才從褲兜里掏出手機,看見屏幕上提醒的未接來電,頓時就給弄的有點苦笑不得。

還珠之父子禁戀 陳浩沒著急回家,而是往嘴裡塞了根香煙點著,撥通未接電話打了過去。

「哎,剛才為什麼不接電話!」電話裡頭,傳出一個女孩子的聲音。 趙信如此想自然是有道理的,魔族餘孽的銀靈子自己是第一次見過,但是那個蚩尤的子嗣自己倒是第一次見,由此可以見得他們對上次坑焚事情的重視。再結合之前魔族的所作所為,趙信可以想到對方肯定是想要得到命源,不然的話沒有理由做的那麼大。不過趙信想不通的是,除了鬼族外其他的三界對於此事沒有任何的作為,似乎要任由魔族餘孽胡作非為。

「現在咱們把所有地方都佔領了嗎?」花一步還沒有回來,魔扎一直跟在自己身邊,趙信想要知道消息也只有烈斯諾能夠回答了。

「是的,一共有大城十三座,小城二十五座,大城兩個族氏共同掌控,小城是一個族氏」烈斯諾俯身回道。

趙信皺了一下眉頭「咱們是五十四個族氏,如果按你所說不是有三個族氏是沒有得到實惠的嘛,難不成還有什麼貓膩不?」。趙信最煩的就是這些以大欺小之類的,現在聽到這個消息後趙信自然是怒火中燒。

「軍師大人,您想錯了,沒有那種事情,雖然地方不夠用,但是沒有得到地方的族氏都所有人都會將自己的利益分給他們,這個軍師您要放心」烈斯諾見趙信動怒,急忙解釋道。

「好,這個你要控制好」趙信點了點頭,烈斯諾的話自己還是相信的。

「軍師大人,我現在擔心的是咱們佔了地方,會不會引起別人的不滿?如果要成為眾矢之的就不好了」這件事情似乎讓烈斯諾很苦惱,所以一直都在考慮。

「放心,不會的,現在黃界他們還沒有這個實力」趙信敢怎麼說自然是有自己的道理的,目前幾乎所有的勢力都因為四界公約規則退出了黃界,妖族聯盟已經是除了鬼族外最大的勢力了。除非是七大鬼族動手,不然的話沒有人能夠撼動他們,等發展一段時間,他們壯大了就算是鬼族也很難控制了。

「這倒也是……」烈斯諾點了點頭,回道。

「對了,如果我猜的沒有錯的話,這一次之後四界可能會平靜一陣子,之後一定會出大事故」趙信忽然想起了什麼,跟烈斯諾叮囑道。

「軍師的意思是?」

「上一次七大鬼族和魔族餘孽的事情搞得那麼大,事後雖然做出了補償,但是這還遠遠不夠的,三界不可能放任他們不管,讓妖族聯盟的人都和自己在大荒界族氏的打聽一下,看看有沒有什麼蛛絲馬跡」趙信謹聲回道,其實這件事才是他關心的,至於其他的自己倒是無所謂了。

「難道真的要開戰?」 逆天強化 烈斯諾疑聲問道。

「這可說不準……」趙信眉頭深鎖,他總感覺這件事不可能就這麼完了,一定還有更大的陰謀在等著。

妖族聯盟的一切都很穩定,羈妖一族也終於依靠妖族聯盟出了名氣,成為了妖族聯盟的守護者,名義上來說是妖族聯盟首領。而關於羈妖的死也有了消息,據說在距離她死的地方百裡外有被暴晒過的痕迹,雖然已經處理的很好,但是還是看了出來,趙信當時就想到了陽炎眼,那是自己原來的眼睛,後來被銀靈子拿了去。後來趙信也會查看了,確實是自己的陽炎眼造成的,自己對陽炎眼可是非常了解的。

但是雖然兇手知道了誰,可完全找不到,魔族餘孽就像是蒸發了一般,徹底的消失在眾人的視野中了。一晃兩年的時間過去了,趙信依靠著妖族聯盟的雄厚實力,還是羈妖一族的幫助,實力也是突飛猛進,如今已經是花甲知天命的境界了,這樣的境界就算是在黃界也是說的出去的,關鍵的是趙信體內的玄囂血脈已經進化為洪荒血脈,實力更是不可小覷。不過似乎天道還是沒有放過趙信,時隔兩年,趙信那嗜睡的毛病再次出現了,這可是壽命將近的徵兆。

出了這些之外,還有一件事是趙信比較擔心的,那就是水麒麟的事情,原本自己已經答應了柔咬去幫助她救水麒麟,但是耽擱了一段時間,後來自己去情報中地營救的時候,發現那個地方已經人去樓空了,一行人算是撲了個空。值得說的是,柔和花一步兩個人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一起,並且越來越膩乎,這倒是讓柔緩解了一下對水麒麟的渴望,讓趙信也輕鬆了許多。

雖然趙信的地位大漲,現在也有了自己的住所,還是在大荒城的主街上。這兩年趙信唯一沒有間斷的就是讓人去打聽酆都城的事情,自從兩年前酆都城封城后就再也沒有人去了,如今兩年過去了,酆都城依舊處於封城的狀態,趙信每隔一段日子就讓人去打聽。因為趙信總覺得,酆都城開城的之日肯定會引起一番腥風血雨的。

在趙信的「軍師府」中,丫鬟在諾大的院中來回穿梭,一個身著披風眼露精芒的俊朗男子踱步進入了軍師府中,這男子便是花一步。花一步較之兩年前成熟了許多,他的聰明和嫻熟的人際交往使得他在妖族聯盟擁有很高的人氣,如今來到了軍師府眾人見到都要低頭尊稱一聲大使大人。

「軍師大人怎麼樣了?」花一步走到了院內,拉過了一個丫鬟低聲問道。

那丫鬟雖說是丫鬟,但是境界也在弱冠境界,可見到了花一步后,一臉的怯色「不……不好,最近的覺是越睡越長了,烈族長說著是大壽將盡的徵兆,可是我並沒有覺得軍師大人有多老……」。

花一步根本就沒有聽丫鬟將話講完,便匆匆的離開了,穿過了一個綠水青台的花園后,入眼的是一片幽清的紫竹林,在林中一個木屋坐落其中。花一步大步闊首,直接穿過竹林,木屋前守著一位面龐俊朗但神色如冰的男子,在見到花一步后那男子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回來了?」

花一步點了點頭「老三,信哥怎麼樣了?」。

「我有名字,別老叫我老三」那俊朗男子居然開起來了玩笑,如果讓其他人看到的話一定會宣傳一番,有的人可是一年都沒有見過他露出過笑容。

「魔扎,一步回來了?讓他進來吧……」木屋中傳來了一句蒼老的聲音。(未完待續。) 「是……」守在外面的魔扎笑了笑,將身後木門打開,一陣清風拂過,花一步踏步進入了木門中。

木屋的中裝飾十分的簡單,一桌一椅一窗一床,床上坐著一位年近半百的老者。雖然這老人看著面相很老,但是眼中卻閃爍著尋常人難有的精芒,花一步看見了那老者頓時一愣,眼中似乎有些不敢相信這個就是自己半年不見的那個人。

老者看著花一步,嘴角露出熟悉的笑容「怎麼?樣子變了就不認識你信哥了?」。

「信……哥」花一步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這個老態龍鐘的男子就是兩年前讓人聞名忌憚的妖族軍師。

「行了,別在這杵著了,趕緊坐下吧」魔扎杵了一下有些發愣的花一步,指著一旁的椅子說笑道。

「呃……啊」花一步有些不知所措的坐在了椅子上,看著床上的老人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人。

沒錯,這個人就是趙信,趙信也沒有想到自己衰老的居然這麼快,自從半年前自己的身體就開始大幅度下滑,精神狀態越來越不好,真的有將朽之相。

「信哥,你怎麼會……」沉默了半晌后,花一步欲言又止。

趙信倒是很不在乎,反問道:「你想說怎麼會老成這樣是吧?其實我自己也沒有想過自己會老,但是所有人都終將會老,我自然也不能例外,只不過沒有想到這一天來的會這麼快」。

「確實太快了……」花一步點著頭,一臉的苦笑,他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才好。

「那可不,我感覺信哥都有點像我父親那一輩的人了」魔扎在一旁半開玩笑的說道,惹得三人一聲朗笑,算是緩解了一下尷尬的氣氛。

「其實這一次叫你回來,就是有一件事要跟你說一下」頓了一下,趙信輕聲的說道。

「信哥,您儘管吩咐」經過魔扎的調侃,花一步也放開了許多。

「過一陣兒,我打算離開一段日子」

「離開?」花一步滿臉的疑惑,不知道趙信所言何意。

「不是死了的那個離開,而是信哥想要突破境界,因為在這裡已經沒有什麼機會了,所以要出去走一走」魔扎在一旁解釋道。

花一步轉過頭看了魔扎一眼,眼中光芒忽閃,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不一會兒轉過頭看向趙信「信哥,你這是什麼時候做的決定,打算去哪裡啊?」。

趙信默默地看了花一步一眼,趙信在那一瞬間感受到了一股冰冷的氣息,雖然只有一瞬間,但是還是讓趙信察覺到了,倒是魔扎還是一副呆愣的樣子。

「也是剛剛決定的,去哪裡還沒有想到,等莫妄娜回來的再說吧,我今天要跟你說的還有一件事,那就是我要將軍師這個代理的位置交給烈老」趙信平靜地說道。

「哦……」花一步頓了一下,笑了起來「這個也是很好的,烈老人重資格高這是應該的,反正我待著也是待著,不然的話信哥我跟你走吧」。

「那感情好了,正好一起了」魔扎也歡聲的笑了起來,這兩年的時間中他和趙信呆的時間很長,但是和花一步相處卻越來越短了,能一起的話他也很高興的。

趙信擺了擺手,說道:「不行,一步要在這裡幫著看好咱們的大本營呢,這可是咱們的最後保障啊」。

「一切都聽信哥啊」花一步俯首說道。

「那好,這裡就交給你們了,烈老那邊我已經交代完了,如果有大事情的話記得去叫羈妖一族幫忙」趙信回了一句,便低下了頭。

「好的信哥」花一步應了一聲,半晌后發現沒有動靜,抬起頭忽然發現趙信的氣息平穩了下來,疑惑的看向魔扎,只見魔扎做了一個「噓」聲,並指了指屋外,花一步領會,兩個人躡手的出了木屋。

「信哥最近越來越嗜睡了」出了木屋后,魔扎顯得放鬆了許多,不過神情卻因為趙信的事情有些悲痛。

「哎……所以說人要在年輕的時候多努力,在最好的年紀到達最理想的位置,不懼阻礙」花一步嘆了口氣,語重心長的說了一句。

「我還是覺得現在就很好」魔扎憨聲一笑,花一步也是很無奈。

「那行,我先回去了,這段時間我就在軍師府待著,如果你們出發的時候,一定要通知我一聲」花一步說完之後就離開了紫竹林。

三天的時間眨眼即過,而外出的莫妄娜也回來了,兩年的時間對她來說,好像沒有任何的變化,風采依舊。不過她也帶來了一個好的消息,那就是據說在大荒界有一個地方是有洪荒血脈的。趙信在花甲知天命境界停留許久了,他需要儘快晉陞到古稀,這樣才能繼續延長他的壽命,可是到這種境界普通的荒石已經不趕趟了,只能用洪荒血脈的命源,才能以最快的速度晉陞,所以趙信才讓莫妄娜去打聽洪荒血脈的下落。

帶來消息的同時,趙信也準備離開了,和他同行的有魔扎、莫妄娜還有羈妖族的一員,出來送行的人也只有花一步和柔還有烈斯諾而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