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他是爲了他心裏的那個真正的紫瞳嗎……


我不安的擡頭看向墨寒,正好對上他擔憂的眼神,我慌張的躲開了。

“慕兒?”墨寒擔憂的喊了我一聲,我聽着這兩個字,突然覺得有些刺耳,加快腳步想要躲開,墨寒卻追了上來。

“怎麼了,慕兒?”

“別喊我慕兒!”我一個沒忍住,直接說出了心裏的想法,看到墨寒愣在了原地。

(本章完) 我的聲音不低,走在前面的爸媽和昀之也聽到了。

墨寒怔在原地望着我,我媽皺眉轉過頭來,看了眼我們,對我道:“瞳瞳,怎麼了?”

“沒事……”我敷衍了一句。

我爸看了眼墨寒,沉着臉對我道:“瞳瞳,別耍小脾氣!”

我沒有應聲,墨寒過來想要抓住我的手,被我躲開了。

他索性對爸媽道:“爸,媽,你們先回去吧。我和……我們一會兒就回去。”

爸媽對視了一眼,覺得讓我們自己解決也好。

“瞳瞳,都是要結婚的人了,別動不動就使性子知不知道!”我爸擔憂的囑咐了我一句,在昀之的催促下,和我媽一起走了。

他們轉身,我直接進了墨玉。

墨寒也跟進來,立刻抱住了我。

“走開!不要抱我!”我想要推開他,但哪裏推的開。

墨寒緊緊抱着我,耐着性子哄我:“你不喜歡的話,我就不叫了。以後,叫紫瞳好嗎?”

“不好!”聽着就像是在喊那個女人!

墨寒怔了一下,又道:“瞳瞳?”

我吸了吸鼻子,覺得自己最近淚點有點低。

“你喜歡什麼,我就叫什麼。”墨寒低頭輕輕吻過,一如既往的溫柔與好說話。

我撇着嘴,覺得自己被墨寒寵的越來越矯情了。

“姬紫瞳。”我底氣不足的喊出了那女人的名字,擡頭看向墨寒,卻見他一片茫然。

見我望向他,墨寒不解:“什麼?”

王的驚世廢柴妃 “姬紫瞳!你愛過的那個女人叫姬紫瞳!”我急的直跺腳,“她也叫紫瞳!”

“是嗎?”墨寒若有所思,彷彿第一次知道這件事。

我被他無動於衷的表情氣得更加委屈:“你是不是因爲她也叫紫瞳,所以纔不叫我紫瞳的?因爲她纔是你心中唯一的紫瞳……”

“當然不是!”墨寒打斷了我,“無論她叫什麼,我都不在乎。你纔是我心中的唯一!”

我撅嘴,墨寒低頭親上來,被我反咬了一口。他也不躲,任由我啃着,我氣餒的鬆開了嘴,轉過身去背對了墨寒。

墨寒從背後再次抱住我,在我耳邊輕聲呢喃:“我不記得她叫什麼名字了。”

“上次在冥宮,你和墨淵偷偷傳音,難道他沒說嗎!”我這才發現,原來我並不是不在乎墨寒爲什麼刻意要躲開他叫我慕兒的原因。

“他是提到了,但是沒有說到名字,我就出來追你了。”墨寒將我的身子掰過來,吻住了我。

我正要推開他,一段記憶傳入了我的腦海。

是冥宮,就在墨寒的寢宮之中,是我們找墨淵來詢問墨寒失去的記憶的時候。

墨淵給墨寒傳音過來:“哥,你真想知道也別帶上慕紫瞳啊!你是沒見過,女人吃起醋來的情形實在是太可怕了!”

“慕兒不是小心眼的人。”墨寒傳音回去,給我辯解了。

“等我說完,你再看看她是不是小心眼的人吧!”墨淵嫌棄着。

“廢話少說,正事。”

“三千年前,你的確是愛過另一個女人。諾,跟慕紫瞳長得一模一樣。那法力結晶,也是你給她的。哥,你說你好好的給那女人法力幹什麼?還那麼多!那女人自己實力也不低!哥,你……”

就在這個時候,當時的我察覺到他們兄弟兩個揹着我在傳音,我一氣之下就起身走人了,墨寒也急忙追了出來。

記憶就到這裏,之後的事我都知道了。

從墨寒的記憶中出來,我望着他,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

他不記得那女人的名字,不喊我紫瞳,是潛意識的想躲開那女人的名字嗎?還是潛意識的就想保護那女人的名字?

墨寒冰涼的手撫過我的臉頰,抵住了我的前額,語氣帶着無奈:“我真的不記得她叫什麼了。”

那究竟是爲什麼要叫我慕兒?

見我仍舊撅嘴望着他,墨寒慢慢道:“我曾經試圖跟你的朋友那樣,一起喊你紫瞳或瞳瞳。可是,不知道爲什麼,想這麼喊你的時候,我覺得以後的某一天,你可能會不高興。”

“爲什麼……”我不解。

“本來我也不是很明白,直到你剛剛告訴我,她叫姬紫瞳。若是喊你紫瞳,你也許就會懷疑,我喚的是你,還是她……”

墨寒頓了頓,眼中更加無奈:“本不想讓你爲了這事煩心,纔想了新稱呼。沒想到,適得其反了。”

“可是瞳瞳和她的名字不一樣……”我倔強的說着。

墨寒嘆了口氣:“那我怕你誤會我以前也那麼喊她。許多記憶,我並不能全部想起。但是,潛意識中有點模糊的印象。我想給你一個全新的感受,而不是一直活在以前的陰影之中。你是我的獨一無二,我不想你被任何人說成是另一個人。”

原來是這樣……

我望着墨寒,羞愧的無地自容,推開他就跑到了牀上,一頭栽進了被子裏,沒臉見墨寒了!

墨寒追過來,抱住我蜷縮在被子裏的身子,更加茫然:“怎麼了?還生氣?那我以後也不喚你慕兒了,喚你……”

他絞盡腦汁的想着,“寶貝?……親愛的?……”他絞盡腦汁想着這段日在人間學會的新詞語,“老婆?夫人?”

“墨寒……”我羞愧的團着被子在牀上來回滾着。

墨寒好脾氣的哄着我:“我在,別生氣了,好嗎?”

“我不是生你的氣……”我沒底氣的說着。

墨寒不解:“那是生誰的氣?誰氣你了,我幫你去教訓他。”

我從牀上做起,扯開被子,望見墨寒板着臉,估計只要我說出名字,他就會出去給我報仇。

可是……

“我氣我自己!”我說完這句話,羞赧的再次用被子矇住了頭。

不相信他的我,沒臉見墨寒!

墨寒愕然了一下,嘗試着拉下我的被子:“爲什麼要跟自己生氣?彆氣了,氣壞了身子。還是氣我吧,可以打我兩圈撒撒氣,我打不壞的。”

啊啊啊啊啊!!

墨寒對我越好,我就越羞愧!!

一個沒忍住,居然被自己氣哭了:“我不是要氣你……我就是生我自己的氣!氣我爲什麼別人幾句話挑破離間,我就不相信你了!我就是氣我沒出息!氣自己太沒用了!”

以前我還是一直願意相信他的,這段時間究竟是怎麼了……

墨寒眉頭緊蹙的給我擦去了流出來了眼淚:“不哭,彆氣自己了。”

他將我擁入懷中,寬慰着我:“我知道,我很多事情都不記得了,給了別人挑破離間的機會,所以讓你很困擾。你誤信讒言,不要緊的。只要你還肯聽我解釋,還願意相信我。”

“我相信你……”我哽咽着快速回答道。

墨寒滿足的啄了我一口:“那還有什麼好生氣的?氣我吧,畢竟都是因爲我的過往,彆氣自己。”

“墨寒……”我抽噎了一下,覺得這輩子能遇上墨寒,我一定用完了一生的的運氣。

“那你以後喊我什麼?”我問。

“你喜歡什麼喊什麼。”墨寒颳了下我的鼻子。

我有點不好意思的嘟嘴:“還是喊慕兒吧……唯一一個不一樣的稱呼,只准你喊的!”

“好,慕兒。”墨寒寵溺的喊了一聲,抱緊了我。

“墨寒……我最近是不是矯情了很多……動不動就使性子……”我記得我說過很多次我要改正了!怎麼就是改不了!

墨寒卻是沒底線的寵着我:“不矯情。”

“可是我感覺我最近經常發脾氣……我是不是要被寵壞了?”墨寒到時候會不會嫌棄我?

“傻瓜,寵壞了你也是我的。”墨寒低頭吻過我,“我查了些活人懷孕的書籍,懷孕期間,情緒波動有些大也是正常的。更何況,其他方面你都很好,只是涉及到一些我的過往之時,纔會不開心。墨淵說,吃醋是一個女人愛的表現。”

“沒有吃醋!”我犟嘴。

墨寒低頭看向我,我心虛的低下頭去:“好的吧……吃了點……就一點點!一點點!吃醋開胃助消化!孕婦要有一個好的消化!”

我厚着臉皮自圓其說,墨寒也不拆穿。

“別醋了,爲了不相干的人,不值得生氣。慕兒,我雖然不希望我的過往影響到我們,但是,有心人總

是要翻出來。”

我一個嘴快:“不然,我們想辦法恢復你的那段記憶?”

呸!

才說完我就後悔了!

要是記憶真恢復了,墨寒想起了那女人,那該怎麼辦!

畢竟現在一個個都跟他說,他愛的是那個女人,墨寒也就聽聽。但是,等自己真正想起來後,那就不一樣了!

他們曾經在一起的點點滴滴,隨時都會顛覆我和墨寒的現在……

我悄悄瞄向墨寒,見他正望着我。

“不必了,慕兒。既然已經忘記,我也不打算想起來。”

“爲什麼?”他應該也很好奇自己的過往吧。

“一來,我不相信自己在你之前愛過別人。二來,縱然有過,現在我有你,也不想讓過往之事來亂了你的心神。”

墨寒真好……

這段日子,我幾次使性子,其實並不是跟墨寒生氣,更多的都是因爲對墨寒那段記憶過往的不瞭解,有些氣自己的無能爲力。

墨寒,居然並不在乎那段記憶。

只是,他爲什麼會失憶?

“墨寒,那段記憶,爲什麼會丟失?”我問。

墨寒思考了一下,不是很確定:“應該是在封印期間丟失的。”他看了眼我手上的無極玉簡,卻沒有多說什麼。

“算了,慕兒,那不重要。有你在身邊,纔是我的一切。”

“那我以後努力不使性子,有人再來挑撥離間了,我一定平心靜氣的問你……”怎麼我越說底氣越不足……

墨寒寵溺的摸了摸我的頭:“使性子也不要緊,你肯聽我解釋的,我不怕你使性子。”

墨寒實在是太好了!

從墨玉出去的時候,我被我爸媽輪流叫去單獨談話了好久。

大體內容就是,先問一遍,是不是墨寒惹我生氣了,確定不是墨寒的錯之後,他們倆就集體開始批判我。

大致就是,慕紫瞳你都要結婚了,別像個孩子一樣動不動就生氣了!夫妻要互相理解,小冷那麼好的人,你要懂得珍惜,你要乖一點!

本來爸媽也就想着你找一個家境跟我們家差不多的對象結婚,但是現在小冷條件這麼好,對你還好,爸媽已經是意外之喜了。

你要乖一點,自己不能受委屈,但是也別動不動就使性子!你不是小孩子了!別老生氣,還懷着孩子呢!懷孕期間總是發脾氣,將來生出來的孩子也會脾氣不好的!

纔不呢!

我們家吃貨小寶寶脾氣可好可溫柔了!

最後,還是墨寒聽不過去,假裝過來叫我去吃飯,才躲過了我爸媽的教訓。

今天一家人出來,昀之便在影樓旁邊的一家高級酒店定了個包間,一家人一起吃個飯,下午再逛逛街買點東西,然後再回家。

當然,一切都是墨寒買單。

纔出影樓,原本陽光燦爛的天,突然一下子暗了下來,整個跟天黑了一樣。

我以爲是有什麼厲鬼作祟,可是卻感受不到任何鬼氣。

“無妨。”墨寒示意我安心。

正神情戒備的昀之不解的問墨寒:“姐夫,這什麼情況?天怎麼突然就黑了?”

“二二偷懶。”墨寒淡然道。

昀之不解:“二二是誰?”

“小小她二哥。”我解釋着,擡頭望了眼黑黢黢的天,看不見任何太陽的蹤跡,不知道二二去幹嘛了。

不是陰靈作祟,昀之也放了心,帶着還在嘀咕一會兒會不會下雨的爸媽,去酒店吃飯了。

我想起墨寒跟湯谷的金烏貌似還算朋友,問道:“我們結婚,請不請湯谷那羣小黃雞?”

“本來我想回冥宮辦婚禮的時候,再請他們。現在請,也可以。”墨寒道。

我咋舌:“不少修爲不夠的陰靈都怕太陽,你請十個太陽去陰間真的沒問題麼……”

“金烏也不喜歡冥界,他們到時候只會送禮,不會親自來。”墨寒解釋道。

我有了一個無恥的念頭:“不然,給他們送兩回請柬?”收兩份禮!

“好。”墨寒會意。

“媽!婚禮酒席上,再給墨寒多留一桌!”我沖走在前面的爸媽喊道。

我媽笑着答應了:“知道了。”

然而,晚上逛完街回家,才坐下,就聽到了門鈴聲。

我離得最近,順手開了門,一團明黃色就撲進了我懷裏。

“麻麻!”

我詫異的望着自己懷裏的小包子,過了好一會兒,才從氣息上認出來,這小女孩,是小小。

“小小?”我愕然,看見穿着明黃色羽衣的小包子點了點頭:“麻麻是我!”

我抱起她,沒想到她這麼快就化成人形了。起身,看到了站在小小身邊的黑着臉的二二。

“嗨,二二。”我跟他打了招呼,墨寒走過來站到我身邊,小小衝他一笑。

“粑粑!”

二二的臉更黑了。

“你怎麼來了?”墨寒顯然有些意外二二會來。

二二剜了眼小小:“送她過來。”又看向我,“我給你的羽毛,怎麼會在小小手上?”

“羽毛是用來保護小小的,我當然要給她。”我不解。

二二給了我一個白眼,表示不想說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