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他搖搖頭。接着說:“你過來……”


我渾身都痛,特別是一躺在牀上以後就更加不想動了,斜眼看了一眼寵承戈:“你怎麼不過來?”

“上你的牀?果然你還是更喜歡我的身體吧?”寵承戈勾了勾手指,輕挑地笑道。

傅先生食之有味 雖然這點小傷我不願意告訴他,但現在真心不願意動。“我身上帶了點傷,渾身的肌肉組織都痛。”

“你傷哪兒了?”寵承戈用力直起身子問。

我看他這個動作有些不對勁,便問道:“你不會是……”

“那怎麼辦呢?我也受了傷……”寵承戈無奈地搖了搖頭,“你傷哪兒了?”

“你沒聽我說,渾身的肌肉組織都痛嗎?被撞了一下,不過沒什麼事,養一段時間就好了。你呢?”

“我跟你差不多,不過我身體比你好,正在自愈當中。所以你不用擔心我……”寵承戈的頭往後仰了仰。雖然在昏暗的環境下我看不太清楚,但卻能想象得到他半閉着眼睛靠在牆壁上的模樣。

光只用想象,我就笑出了聲:“你終於也有不能動的一天?”

“你這是在嘲諷我?我是爲了誰傷成這樣的?”寵承戈氣急敗壞,“要不是因爲你是人我是鬼。咱們沒可能,我用得着輪迴一次加入你們?現在絕大部分能力都被壓抑了,不然你以爲鬼影會是我的對手?你以爲……”

“你也只有傷成這副樣子,才能夠做到不調戲我……”我打斷了他,仰面躺在牀上,看着那白色的天花板:“這種感覺,有沒有像紅軍一樣經歷了爬雪山過草地以後,兩個帶着傷的老戰友?奇怪不奇怪?”

“哼……”寵承戈哼了一聲。

“我倒是覺得挺有意思的……如果鬼影現在殺回來。咱倆就等着受死吧。”

“你以爲他傷了我又討到了什麼好?別做夢了……”寵承戈非常不服氣,但奈何現在重傷,沒辦法蹦起來罵人。

“你放心吧,暫時不會出來傷人了。”寵承戈翻了個白眼,接着又眯着眼睛,將後腦靠在了牆面上。

如果不是傷得不輕,他現在早就爬到我牀上來了。我探出頭,想看清楚他究竟傷在哪裏,卻聽寵承戈說:“你不用看了,也別擔心,給我幾個小時我就好了。你放心吧,死不了。”

他說死不了,我就真的放了心。也不知道這股子信任是從哪裏來的。這個世界上,除了爸爸和叔叔,寵承戈已經成了我最看重的人了。他的地位,和親人沒有太大區別。

“你應該很累了吧。好好睡一覺。放心吧,有我守着你呢。鬼影已經受到了損傷,一時半會兒,他是不可能會出現了。放心吧。”

寵承戈一直叫我放心。強調幾遍以後,我就完全不擔心他的傷勢了。也確實太累,我盯着天花板,不一會兒就睡了過去。

因爲潛意識裏知道寵承戈就在身邊,所以覺也睡得放心大膽。這一覺我直接睡到了大天亮,自然醒。

睜開眼睛的第一感覺是懵,第二是疼。我大概睡得比較晚了,房間裏已經完全亮了。忍着疼痛擡手看了一眼時間,乖乖,直接中午12點了!

寵承戈已經走了。

牆角落裏,已經沒有了他的身影。也沒有留下任何痕跡。

我動了一下身體,這睡了一覺,反而覺得更疼了。不但是疼,還很酸。感覺像是很久沒有運動的人忽然參加了一個800米的賽跑。

幾分鐘以後,我聽見門響了一下,接着就聽到房卡“滴”地一聲,夏莎穿着一雙白色高跟拖鞋,“嗒嗒”地走了進來。

“你沒事吧?”看到牀上的我,她稍作擔心地問了一句,“這是怎麼弄的,?青臉腫的,身上還都是傷。”

在我之前她一定也問過了其他人,所以我不敢亂接話,怕說的和他們不一至。只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夏莎搖搖頭:“我們廣成又不是大城市,晚上的大馬路上連個鬼影都不會有。竟然還有人搶你們?這都多少年沒出過搶劫案了呀,警察怎麼說?”

“呃……”我緩了緩,才應道,“林軒報的案,所以我也不是很清楚警察怎麼說。”

“搶就搶吧,還把人打成這樣,這得是個多少人的搶劫團啊,你們四五個人都不怕。還個個兒都受傷。”夏莎擡手,在我額頭上習慣性的試了試燒,“女人都不放過,太喪心 我被夏莎一連串的問題問得有些不知所措了,微微閉了眼睛,裝作要休息。夏莎這些問題也只是感慨一下,沒有得到我的回答她便算了。“行了,好好躺着吧。早上你朋友敲了大半天門你也沒有開,找我來幫着開門的。那個叫林軒的帥哥和那個女裏女氣的……去吃飯了,等一會大概就會回來,肯定給你帶了吃的。你躺一會兒,別睡着了,勉得等下又喊不起來。”

我點點頭。夏莎便轉身出去了。出去的時候沒關門,大概也是想着等會我不方便開。其實不用她說,我也沒有瞌睡再睡了。只是這一覺睡得太久,頭有些暈。

過了一會兒門口便出現了響動,劉義成推開門,手裏提着幾個塑料袋子進來了。見我已經醒來,他隨意問道:“怎麼樣,還很疼嗎?”

我點點頭:“當然疼了,給你摔幾下試試看。我昨天忘記照鏡子了,是不是摔得挺嚇人?”

“從一隻小白兔兒的臉。變成了一張豬臉,你知道這其中的差別。”劉義成將手上的塑料袋子放在桌面上,接着把裏面的東西拿出來,打開蓋子說:“這是我特意給你帶回來的粥,多少吃一點吧。”

我動了動,說:“你先扶一下我,讓我起來。”

劉義成放下手中的粥,將我扶起來。我卻要站起來,“我得起牀先洗漱一下。”

“還真是窮講究……”劉義成扶着我站起來,看着我緩慢地走向廁所。搖了搖頭。他沒有說錯,我這張臉和豬臉差不多了,整張臉全部腫了起來,原本一雙還算美麗的的雙眼,簡直是慘不忍睹。

真是奇怪。我明明是撞上的護攔,怎麼這臉看上去像被人打了一樣?而且還是爆毆。

這段日子,還是不要出門了,勉得嚇到別人。

我刷完牙,用毛巾輕輕地將臉擦了擦。好像昨天晚上都沒有感覺到臉疼,今天一大早就腫成這樣了!

吃完粥,填好了肚子,我才問:“楊一呢?他怎麼沒來看我?”

劉義成聽我這樣問,冷笑了一聲,沒有回答。我才忽然記起來楊一有傷,忙問:“對了,他也受傷了,傷得怎麼樣?還好嗎?”

“反正死不了,但也傷得不輕。林軒已經給他處理了傷口,但是需要養幾天,我們沒讓他下牀。”劉義成擡手在我的肩上輕輕地拍了兩下,以示安慰。我卻大叫道:“好痛,你也輕點兒。”

“切……”

我又問:“肖警官那裏怎麼說?”

“林軒說肖警官同意了……等過幾天你們的傷好一點,肖警官也有空,咱們就去精神病院裏挨個兒檢查。”劉義成說。

“等幾天?那萬一鬼影直接不來了呢?”說到這兒。我忽然想到,昨天寵承戈不是和鬼影打了一架嗎?他說鬼影受了重傷,這麼說來,他應該不會在精神病院再出現了纔對。

“昨天風塵來找過我了,晚上的時候。他受了些傷,但他跟我說,鬼影也傷了。聽他的語氣,鬼影還傷得挺重。這樣一來,也用不到指靈針了,直接看誰受了傷,請了假就行。”

“風塵昨晚來了?他……”劉義成上下觀察我一眼,“他沒有欺負你吧?”

“他都傷得不能動了,你說呢?”我翻了個白眼,不單是我,就連劉義成都覺得寵承戈毛手毛腳不是個好貨。“如果鬼影真的傷得很重。又是精神病院裏的人,那就好辦了。”

劉義成覺得我說得有道理。“那就不等了,我馬上去精神病院看一看,問一問醫生。”

話音一落,劉義成就已經轉身要走了。

我將吃過的塑料碗收拾起來,準備去看一看楊一。楊一門沒有關,林軒也在他的房間裏。兩人正在談論着什麼,因爲我的到來,暫時停止了交談。

我說:“劉義成去精神病院了,鬼影昨天和風塵交手的時候受了傷。現在只要查一查誰因傷請假就能水落石出。”

楊一和林軒又問了一個具體情況,才稍微鬆了一下氣。

我見楊一躺在牀上,臉色蒼白,問:“你身體沒有多大關係吧?”

“失了點兒血,不過問題不大。沒有傷到內臟。他和一般人不一樣,傷口癒合要快好幾倍。所以你不用擔心他。可能到下午就又能活蹦亂跳了。反倒是你,這模樣真的看不習慣啊。”林軒幸災樂禍地笑道:“你可得好好養着,千萬別再出門了,嚇到小朋友不好。”

我哼了一聲,沒有理會他的調侃。因爲身體不方便,見楊一沒有什麼大礙,我就又回去躺着了。

因爲沒有已經廢了,所以我實在是無聊,只好從旅館的抽屜裏找了些碟片來放。

是鬼片。

這都是比較早期的片子了,現在很少有人用碟片來看電影,大部分直接電腦或者wifi在線看了。國產的鬼片,說實在的不太好看。以前我看個鬼片,後遺症可以延伸到幾個晚上以後,嚇得睡不着。可現在,整個片子看下來,我連睫毛都沒有眨一下。

也許是拍的這些比起我見過的來,實在差得太遠。

看到後面,我直接找起了破綻。劇情已經被丟到一邊了。

看完了一部花了兩個小時,劉義成還沒有回來。我便又拿了一張出來看。

這一次,倒是有點意思了。

影片一開始,講的是一個男人在牀上做惡夢。夢見自己的牀中間開了一個洞,從洞裏面爬出了一個鬼來,接着那鬼掐住了男主人公a和脖子,a大口想呼吸,卻呼吸不過來。額頭上滲出大量的汗珠,怎麼掙扎都掙扎不開。

就在a被掐住脖子,整個人如同渴死的魚,連最後的掙扎也多餘的時候,他忽然醒了過來。發現這是一場惡夢。

接着後面連續幾天,他都陷在了這個夢裏。於是,他去看醫生。

心理醫生b,在給他檢查以後,判斷出他有心理上的毛病。是因爲以前的有什麼事,給他的心理造成了陰影,所以纔有了這樣的惡夢。並諮詢他究竟有什麼樣的陰影。

a告訴心理醫生b。說小時候曾經因爲溺水,把下岸救他的一個c害死了。除了這個,他想不出有什麼原因使他心理產生陰影。

於是b分析,是a潛意識裏覺得自己害死了c,所以有強大的負罪感。一直壓抑在心裏得不得施放。

他開了一些藥,然後叮囑a,下次如果再夢見c,要奮起反抗,要比他更兇。這樣,才能戰勝心魔。

豪無疑問,後面的鏡頭,就又是a夢到c的恐怖場景。而這一次,a開始反抗。抓住c的頭髮,要把c扔下牀。

可兩個人對抗中。a失敗了,於是他又被c掐住了脖子。在覺得自己快要死的時候,醒了過來。

第二天,惡夢照舊。a這次反應更快,在c剛剛冒出來的時候,就開始猛地拳打腳踢。但最後,他又失敗了。

於是他再次去看心理醫生b,b告訴他,想要戰勝心魔,需要一個階段性的過程,要慢慢來。並給他開了更多的藥。

導致a每天晚上睡覺之前,都必須要吃大把大把的藥。

然後這兩晚上,惡夢又來了。這一次,他在牀上的洞口打開的時候,就立刻開始行動。在牀頭事先擺好的的一把剪刀拿出來,然後對着牀面一陣狂桶。直到桶到那個血色的頭,完全不能動了爲止。

這一次,他是取得了勝利以後,才醒了過來的。這讓a非常高興,覺得自己再也不會做惡夢了。因爲那個惡夢。已經被殺死。

可是,到後面一天晚上,a還是做惡夢了。這一次,他夢見c不是從牀裏面鑽出來的,而是站在了他的牀邊。因爲站在牀邊。垂下的滴血的手直接觸摸到了他的臉上。a嚇了一大跳,拿起剪刀就刺上去。

他一刺,對方就跑。並且跑出了門。

a追上去,用手上的剪刀將對方桶死以後,又控制不住地爆打了一頓,並且用繩子把他綁了起來,勒住了對方的脖子。

從他開始反抗c開始,電影裏的場面就變得極其的殘忍和血腥,而這一次,把血淋淋的屍體再勒一遍,那場面……對視覺的衝擊力實在太大。

看影片的拍攝的手法,應該已經是蠻古老以前的了,而且畫質也不是高清。但是這部電影,怎麼我從來沒有聽說過?

簡直就是國產影片裏之最啊!

c被a完全勒得不成形以後,a卻發現自己沒有醒過來。

他根本沒有睡。

並且他殺了一個活生生的人。

殺了人以後,因爲通過檢查,他的精神有非常大的問題,所以他並沒有被判刑。 我靠虐渣當武帝 而是直接送去了精神病院。

影片到達這裏,原本就已經要結束了。但畫面一轉,轉到了心理醫生b那裏,裏面一箇中年婦女d給了他大量的現金,並酬謝他,幫d把a送進了精神病院。

原來,他是曾經死去的c的母親。因爲兒子的通敢,下河去救了a起來,可是a卻 劇情轉到這裏以後,又應該是一個結束語了。在精神病院裏的a,也開始在養病。但影片的最後,在a病房的牀頭,慢慢地……顯現了一個血色的影子……

影片就在這裏結束。

這結局,也有些與國產影片不一樣了。 謀愛成婚 國產影片不允許真的存在鬼,所以在片子的最後,都會來一個反轉。

或者告訴觀衆。這個鬼是人爲造成的,或者說,根本就是幻覺。

可是這部影片的最後,卻留下了一個重重的懸念。站在牀頭的那個人的外形,非常像被他活生生殺死的陌生人。究竟他是人,還是鬼?又或者是對主人公的幻覺?

這部影片的最後並沒有記載。

電影結束以後,我仔細地回憶了一下影片中的人物。又回憶了一下演員的面孔。才發現那幾個主演我從來都沒有見過。

總覺得……哪裏有點怪怪的。

我試着串聯了一下劇情,但發現……這影片想要表達的重點。和我所看到的重點並不一樣。雖然那是一條隱線,但我卻很快將那條線理清楚——

這條線就是——男主人公有精神病,他一直以爲自己夢見了已經死去的朋友,因爲小時候他直接害死了朋友。而後面,他的精神病更加嚴重了,竟然把一個陌生人給殺死了。

但是因爲他的病,他沒有被判刑,反而去養病。

整個故事中。我覺得最無辜的並不是被主人公害死的c,而是最後那個被當成c的陌生人。

只是爲什麼,他會出現在男主人公的牀邊呢?

難道男主人公睡錯了房間?

影片中的場景確實有轉換,但卻並沒有說明男主人公換宿舍的原因。也許他是因爲在家睡覺很害怕。而去了朋友家裏。也有可能是直接開了賓館在住。

那麼……

關鍵的問題來了,這部影片和現實中文成縣賓館某個房間不能住人的傳說太像了。如果這個男主人公住的房間是賓館的最後一間,那麼這個傳說就能和這部影片掛了鉤。

男主人公去了賓館,而被他殺死的陌生人也去了賓館。不知道什麼原因,陌生人跑去了男主人公的房間,被他誤當作夢境,或者幻覺而殺死。

正常來講,一部影片不至於連這麼重要的線索就一帶而過。可是這部影片卻有很多方面沒有交待清楚。男主人公爲什麼會換環境,換的是不是賓館。被殺的陌生人爲什麼會出現在男主人公的房間?他去做什麼?難道是晚上夢遊,還是想對男主人公有什麼企圖?

這些疑問,影片一直沒有講到。

我想也許是我剛纔看的時候,不夠認真,所以導致我根本沒有看清楚。想了想,我決定把影片再看一遍。

第二遍和第一遍沒有太大的區別,但是卻加了一個情節,那就是男主人公因爲太害怕。而去開了賓館住。但是睡覺的時候,牀前那個人爲什麼會出現,來做什麼,依然沒有交待。

這一次我看得很認真,但卻真的沒有交待。

正在思索當中,影片忽然電影自動快退。退到一個特定的場景,就在陌生人出現在男主人公之前。

忽然加了一段情節。

那就是這個男人半夜睡得好好的,起來夢遊了。夢遊不說,他直接進到了男主人公的房間。站到了他的牀邊。

然後,被殺死的畫面重複。

這就奇了怪了,我剛纔看得那麼認真,漏看的情況根本不可能會出現。怎麼現在這個情節,我之前兩次都沒有看到?

我不信這個邪,手動往後退,想再看一遍。

這時候,更奇怪的事情出現了。這個男人睡覺夢遊之前,坐在牀邊翻開了書,然後睡覺以後,打開一個瓶子,吃了幾片藥片。

既然把這個吃藥的情節重點放出來了,那麼我是不是可以斷定,這個死去的陌生人夢遊,要和這兩片藥有關係的?

我想了想。又按了一次快退鍵,這一次的倒退又加了一個情節,那就是這個年輕人是個考生,參加高考。在高考前幾天,他非常緊張,整夜都睡不着覺,於是他去找了心理醫生。

這個心理醫生的長相我認得,就是給影片的男主人公a治病的。他同樣給考生開了些藥,並告訴他要放鬆心情,閉了眼睛在心裏哼一首熟悉的歌。

考生照辦了。

因爲他家隔考場比較遠,所以在高考前一天,他決定去住賓館。正好心理醫生開的藥吃完了,於是他又去找心理醫生開藥。

接下來的畫面,就回到考生吃藥的畫面了,然後是他睡覺,夢遊,接着被殺。

同一個心理醫生,同一個賓館,並且都在那個醫生手裏拿了經。關鍵是影片的後面,來了一箇中年女人,感謝心理醫生幫他殺了男主人公a。並給了他大量的現金做爲酬謝。

可以理解成爲,心理醫生給男主人公開的藥,是加重他的病情的。本來他一開始只是做惡夢,吃了藥以後,他開始有暴力傾向,和他腦海中的鬼打架。越打越狠,直到痛下殺手,最後。他把陌生的考生殺了。

心理醫生給男主人公開藥是爲了殺他,那麼給考生開藥呢?

是不是可以理解成爲,也爲了殺他?

他爲什麼要殺他呢?

我的目光落向影片裏,影片正停留在考生被殺死的畫面。卡住了。

他血淋淋的屍體被勒住了脖子,觸目驚心,只看一眼,就能令人寒毛倒豎。全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而最恐怖的地方在於,他死了以後,竟然有一個鏡頭特寫了他的臉。血肉模糊的臉,露出了一個陰森的笑容。

這個笑容的出現,令我感覺全身一涼。後腦勺像是一股陰風吹過。

這個笑容,在第一遍第二遍第三遍看的時候都沒有,是新出現的。

這是一部奇怪的影片,他第一遍的情節放得非常模糊,線索給得也非常隱晦。但這隱晦的線索,在觀影人第二遍看的時候,又重點出現了。

我輕輕地吸了一口氣,覺得……這絕不會是一部簡單的影片,因爲影片根本不會出現第二次播放的時候,會有一個重新的情節出現。

只有一種解釋……

它被人控制了。

不,是被鬼控制了。

旅館的房間裏就我一個人,雖然現在只是在下午,但我卻感覺到房間裏份外的陰森。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

雖然還有其他線索沒弄清楚,但畫面中定格的那個死人的陰森笑臉,使我不敢再看下去。

碟片也來不及拿出來,直接關了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