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他抓著安全帶,胡亂的繞在了沐暖暖的手臂上,把她死死地按在了座位上,讓她無法掙脫開。


「你這是綁架!我要報警的!」沐暖暖怒瞪著他。

秦驚鴻坐回到駕駛室,發動了汽車,轉頭對著她森冷一笑,「你乖一點,反正我已經有綁架罪了,不在乎再多一個強(不可描述)的罪名。」

性能極好的跑車轟鳴著,猶如脫韁的野馬,以極快的速度衝出了停車場。

沐暖暖全身如至冰窖,冷得她全身都在打顫,牙齒咬得咯咯作響。

她看著發瘋的秦驚鴻,不知道到底是哪裡出了錯,腦子裡一片空白。

多可笑啊!

她前世求而不得的東西,如今全都擺在了她的面前。

比如說,前世如在雲端,高高在上的秦家。

比如說,前世不夠勇敢,不敢為了她而背叛母親的秦驚鴻。

那些她曾經輾轉反側,求而不得的東西。

如今她已經不想要了,反而統統擺在了她的面前。

非要她收著,不要還不行。

可是太晚了啊!

這一切都來得太晚了。

前世她相信了秦驚鴻會保護她的承諾,滿腔的期盼,宛如依附著他才能活下去的菟絲花。

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之後,她才明白,秦驚鴻給予她的永遠都只有鏡花水月,還有聽了就算的承諾。

那些話,當不得真。

她前世就是把那些鏡花水月和承諾都當真了,才會落得那樣慘烈的結局。

父母、妹妹全都死了。

她被趕出訓練營,沒有一個人為她說話。

她被葉微瀾和安寧踩在腳下,忍辱偷生。

她窮困潦倒,顛沛流離,凄慘一生。

她終於明白了,人只能靠自己。

把希望寄托在別人身上,永遠都是如虛幻泡影,隨時會失去。

這一世,她努力勇敢的活著。

靠自己的本事,去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

資源、名聲、家庭、愛情,每一樣東西都隨之而來,變得唾手可得。

她終於幡然醒悟,求來的那不是愛情,那只是卑微的虛幻泡沫。

就像她和莫承佑,那是彼此吸引。

因為她足夠發光發亮,才有資格站在莫承佑的身邊。

如果她還是像前世那樣,把希望放在別人的身上,那莫承佑也不會愛她。

唯有獨立、自強、自愛的女人,才配擁有相同的愛情。

現在這樣瘋狂偏執,求而不得的秦驚鴻,是多麼像前世的自己啊!

角色互換,心境也互換。

他現在就如前世的自己,那般的痛苦難過吧? 沐暖暖並沒有報復的快意,她只覺得麻木。

因為這一切,已經來得太遲了。

她已經不需要了。

胖虎都傻眼了!

我擦,秦驚鴻這是瘋了吧?

居然把沐暖暖給綁上車了?

秦驚鴻瞟了一眼,後視鏡里呆若木雞的胖虎,冷冷道:「你給我按住她,別讓她亂動。」

沐暖暖也沖著胖虎喊:「他這是綁架,是犯法的!你也想當從犯嗎?」

胖虎哭喪著臉:「我不是,我沒有!秦少,要不你還是把她給放了吧?」

「你給老子閉嘴!」秦驚鴻冷冷呵斥。

沐暖暖威脅:「你再不放開我,我就跳車了!」

「胖虎,給我按住她!」

胖虎還能怎麼辦?

他總不能眼睜睜看著沐暖暖跳車吧?

他戰戰兢兢地按住沐暖暖,「暖暖小姐,你可別怪我啊,我不會傷害你的。」

沐暖暖怒目而視,「你是幫凶!你也是在犯法!」

胖虎不敢看沐暖暖憤怒的眼睛,偏過臉去,好心勸說:「你冷靜點,秦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我會看著他的,我保證。」

他其實也不敢保證啊,秦驚鴻發起瘋來,誰能拉得住?

在停車場等待著的帝凰娛樂公司的司機,接到了沐暖暖的電話之後,就發動了汽車,一直在原地等待著。

可是時間都過去好久了,司機還沒有等到沐暖暖過來。

最強棄少黑巖 司機又等了五分鐘,決定給沐暖暖打個電話。

然而,電話沒有人接聽。

司機一下子警惕起來,把電話打給了楊麗君,說沐暖暖不見了。

楊麗君當場差點把手機給丟出去,「什麼叫沐暖暖不見了?」

「你說什麼?」莫承佑難得來一次帝凰娛樂,剛好經過楊麗君的辦公室,就聽到了這句話。

「莫總監。」楊麗君語氣艱難,「暖暖、暖暖她不見了。」

莫承佑的瞳仁猛地收縮。



秦驚鴻陰沉著臉,把車子開到了郊區。

這邊有一個廢棄的遊樂園,準備要拆遷的。

胖虎看著四周黑漆漆的環境,忍不住勸道:「秦少,還是算了吧,別把事情鬧大了,很快就會有人找到這裡來的。」

秦驚鴻熄火停車,打開後排座位的門,拽著沐暖暖下了車,隨口說道:「他們找不到這裡的。」

胖虎跟著下了車,「怎麼會找不到?遲早的事!」

他苦口婆心地勸道:「這、這可是犯法的事情啊,你被抓可是會坐牢的!大好的前程,為了一個女人,至於嗎?」

秦驚鴻被他說得煩了,低吼一聲:「滾蛋!」

胖虎這時候哪裡敢走啊?

他怕他要是走了,沒人看著秦驚鴻。

要是沐暖暖真的出了什麼事,那才是真的糟糕了!

胖虎不敢再勸,悄悄跟在他們身後,他必須要看著秦驚鴻才行。

秦驚鴻也沒搭理胖虎,緊緊拽著沐暖暖,進了一間破舊廢棄的小屋。

沐暖暖臉色蒼白,越是危機關頭,她反而鎮定了下來。

她了解秦驚鴻,從前世就了解他這個人。

她冷靜地看著秦驚鴻,眼中有人讓驚心動魄的東西。

「值得嗎?你這麼做就不會後悔嗎?」

「少跟我扯淡!」秦驚鴻兇狠地低吼了一聲,背過身去,深深地呼吸。

沐暖暖看著他,「你做事情這麼衝動,有想過後果嗎?」

秦驚鴻驀地轉身,眼中泛著血絲和不顧一切的瘋狂,「你現在就可以走,我不攔著你。」

沐暖暖抬起眼眸,「我會報警的。」

秦驚鴻冷笑一聲:「就算你不報警,現在肯定也有人報警了。有什麼關係呢?反正我在你心裡,就是個罪該萬死的人!」

他忽然勾起唇角,「這裡可是荒郊野外,你就不怕我對你做點什麼?」

沐暖暖搖搖頭,篤定道:「你不會的。」

秦驚鴻的臉色變了變,他忽然上前一步,猛地一把雙手抓住沐暖暖的肩膀,將她拉近。

兩人的距離瞬間變近,近在咫尺。

他能夠看到她纖細顫動的睫毛,感受到她清淺微弱的呼吸。

沐暖暖倔強地看著他,一言不發。

秦驚鴻忽然一把推開她,「這裡荒山野嶺的,你最好別亂跑。」

說完,他就沖了出去。

沐暖暖憋住的一口氣,終於緩緩地吐出來。

她看看四周,到處都是破敗不堪,雜亂無章,殘檐斷壁。

她抱著胳膊,在原地蹲了下來。



沐暖暖是在秦氏公司的停車場失蹤的,很快秦致就得到了消息。

不光是秦致,秦家人除了秦爺爺,全都被驚動了。

葉微瀾得知秦驚鴻綁架了沐暖暖,嚇得差點暈厥過去,急匆匆地跑過來找秦致。

秦致怒道:「這個混球,怎麼會是我兒子?」

葉微瀾心頭一跳,流著眼淚說:「不能全怪驚鴻,都是沐暖暖勾他的!驚鴻是我兒子,我了解他。他就算再不懂事,也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莫家那邊已經報警了,他就等著坐牢吧!」秦致氣得火冒三丈。

葉微瀾哭著說:「驚鴻什麼脾氣,你不知道嗎?他不是那樣的人,我們要想想辦法,幫幫他啊!」

「他是個成年人了,他自己乾的事情,讓他自己負責!」秦致怒道:「他要是真敢傷害暖暖,就讓他被抓去坐牢好了,我就當沒有這個兒子!」

葉微瀾不敢置信地望著他,「你說什麼?你有當驚鴻是你的兒子嗎?你這輩子除了那母女倆,你的心裡什麼時候有過這個家?有過我嗎?有過驚鴻嗎?但凡你心裡有驚鴻這個兒子,好好的關心下他,他也不會變成今天這樣!」

秦致怒道:「不是你在管他嗎?他不是一直都跟著你的嗎?他變成今天這樣,你應該負主要責任!」

「子不教父之過!」葉微瀾撕心裂肺地吼了出來,「你不管他,好,我管!你就大義滅親,看著我們母子去死好了!」

秦致狠狠地說:「他要是敢對暖暖做什麼,我扒了他的皮!」

葉微瀾的身體抖了下,不顧一切的指責道:「我兒子就算是真對沐暖暖做了什麼,那也是因為你太過分了,太偏心了!你心裡只有你前妻的女兒,沒有我和我兒子的半點位置!」 葉微瀾聲嘶力竭地喊道:「你只知道你的女兒,驚鴻有多委屈,你從來都沒有為他想過!」

秦致無力地扶住桌子,瞬間像是蒼老了好幾歲。

這麼多年來,他從未把秦驚鴻放在心上。

他把這個兒子視為恥辱。

每次看到這個兒子,就會提醒他對白楓的背叛,還弄丟了他們的女兒,讓他根本無法好好對待秦驚鴻。

他太大意了,竟然沒有看出秦驚鴻對暖暖的敵意。

所以今天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嗎?

是他做錯了嗎?

現在的秦致還不知道,秦驚鴻對沐暖暖不是敵意,而是另一種刻骨銘心的感情。



荒廢的景區。

秦驚鴻站在陰影里,一動不動的,如同一尊石化的雕像。

胖虎從車裡拿了幾瓶礦泉水出來,一瓶給了小屋裡面的沐暖暖,拿著另一瓶去給秦驚鴻。

秦驚鴻沒接。

胖虎自己擰開喝了一口,試探著說道:「秦少,還是算了吧,反正你也沒把暖暖小姐怎麼樣,要不就送她回去,就當什麼也沒有發生過。」

秦驚鴻連眼皮都沒有抬一下,「反正事情都已經這樣了,我就非要留下她,隨便怎麼樣都行。」

胖虎聽到這樣的賭氣言論,無奈勸道:「何必呢?就算暖暖小姐真有什麼得罪你的,大男人也犯不著和一個小姑娘置氣啊!要是被秦總知道了,你肯定要完蛋!還有莫總監那邊,你想過後果嗎?」

秦驚鴻不為所動。

胖虎哈了一口氣,「這裡這麼冷,暖暖小姐一個小姑娘怕是身體受不了。要是真的被凍生病來了,你捨得嗎?」

胖虎早就知道秦驚鴻喜歡沐暖暖。

誰能想到,沐暖暖也是秦家的孩子呢?

明知道沒有結果的事情,幹嘛還要飛蛾撲火的往上沖?

胖虎實在是想不明白。

秦驚鴻的眼神閃了閃,忽然轉身回去小屋。

胖虎還以為他終於肯聽勸了,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這鬼地方看著就滲人,還是早點走吧!

秦驚鴻走回去,看到沐暖暖蹲在角落裡,抱著自己,把小腦袋埋在膝蓋里,看著怪可憐的。

這邊靠著山邊,晚上是比較冷。

秦驚鴻想了想,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脫了下來,輕輕地搭在沐暖暖的身上。

沐暖暖察覺到他的靠近,蹭的一下跳了起來,把他的外套給甩在地上。

「你走開!」她吼道,眼神厭惡至極。

就好像碰到了什麼髒東西,避之不及。

秦驚鴻的自尊心被深深的刺痛。

他想也不想的就吼道:「我要是想對你做點什麼,我早就做了,還用等到現在?」

沐暖暖根本不怕他,冷聲道:「莫承佑很快就會來找我的,你要敢對我做什麼,他不會放過你的!」

你來成全我的幸福 「你真要和他結婚?他有什麼好?」秦驚鴻被激怒了。

「對,我就是要嫁給他!他哪裡都好,比你好一百倍,你要不是有個秦少爺的身份,你連莫承佑的一根手指頭都比不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