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他寧願相信那晚上和樂怡萱的交融是彼此情不自禁,也不願意接受是師傅安排的實情。這就印證了,樂怡萱比他想象中的還要下賤!


“因爲我在你師傅心目中就是一個工具,一個供他消遣和利用的工具。當他覺得我這個工具還能帶給你有所牽絆的時候,我這個悲劇的人物,就只能站在了臺前。”樂怡萱笑得更加苦。

“的確,你們那樣做,讓我在糾結中度過了兩年。兩年來,每一次和樂姐後期再見,雖然臉上笑嘻嘻的,可是心中很不是滋味。在富順村,從你身上嗅聞到師傅的體味時,那種被人玩弄的感覺,要不是因爲婉婷在場,我怕都已經會發狂了。”

葉亦凡拍打一下自己的額頭,苦道:“一個是我的師傅,一個是我第一次的姐姐,卻不曾想到,你們處心積慮對付的居然是我。”

“我也不想,但是我沒有選擇。忘了吧,把那一晚上的事情忘掉,你便不會那麼難過。”樂怡萱側過身去,一行清淚不爭氣的從她眼眶中淌流出來。

假若,真的能忘記,又怎麼會存在眼淚?假如,真能忘記,又怎麼會如此心痛!

“對,樂姐說得沒錯,忘記是最好的辦法。”葉亦凡一咬牙,呼出一口大氣,說道:“我還想弄清楚,師傅這樣做,只是簡單的想要我活在糾結中嗎?難道,他就沒有別的心思?”

“有,肯定有!”樂怡萱把煙丟在腳下狠狠踩動,直到把菸蒂踩成了碎末,這才說道:“本來你師傅想的是,要我那晚上之後,和你做戀人的。可是哪知道,你當時奉命去省外幫他辦事,緊跟着一去就是一年。等你回來的時候,卻發生了謝曉婉一家人遭到**襲擊一事,也因此,你顧不上任何事,出外追兇又是近一年之久。”

“這就是計劃比不上變化,按照師父的想法,用樂姐牽絆住我,可以讓他更加方便的掌控我。哪知道人算不如天算,我和樂姐那一次之後便一直身不由己的在外辦事。等到我再回來,卻又要來到飛宇私立學校辦事。想起來,我和樂姐的緣分,只能有那一晚。所以,忘了最好。”葉亦凡撿起一塊石子,朝着遠去擲投出去。

那塊飛得又高又遠的石子,正如他和樂怡萱的關係,這是一去再也不會回頭了。

“沒錯,忘了最好。”樂怡萱苦澀一笑。

“還有,我現在和師傅大打出手,是爲了婉姐,我想請樂姐幫我給師傅轉達一下,只要他不傷害我身邊的女人們。他圍繞我身邊做出的一些事,我不會計較。畢竟,他是我的師傅,不管你們的組織做出什麼樣的勾當,我都不會過問。”葉亦凡給出了底線,前提就是樂怡萱她們別去傷害自己的女人。

謝曉婉、姚婉婷、何倩兒、羅小雅, 强娶狐狸精:冷情少主的寵妻 ,是任何人都不能傷害的。

“我會原話傳達!”樂怡萱的聲音,顯得很冷。或者是,她的心已經很冷的緣故。


葉亦凡點點頭,不看樂怡萱,轉過身去,說道:“樂姐,你還有什麼話要給我說的嗎?”

“我想說什麼,重要嗎?”樂怡萱悽怨的看着葉亦凡的背影,她知道,今天這一次對話,將是和葉亦凡的最後一次談話。

“假如說,有一天我必須得和樂姐、或者是樂姐身邊最親的人敵對,要是今天樂姐提前給我說些期望的話,我會考慮的。”

葉亦凡還記得,在富順村的時候,樂怡萱曾經說過,以後是不會傷害他葉亦凡的。而現在,反過來,哪怕是從此以後和樂怡萱形同陌路,他也不想傷害樂怡萱。

“呵呵……你是想我給你說,以後真有那一天的時候,請你放過我們?算了,葉亦凡,我不想再覺得虧欠於你。或許,你根本不知道,女人是一個矛盾體。以前不代表現在,而現在也不意味着將來!”樂怡萱苦笑着,笑得咯咯作響。

“樂姐的話,我不是很明白,不過,我不會問。”葉亦凡邁開了步子,他的心也是一陣難受,低着頭走着,在走出距離樂怡萱十幾米之外,忽然提高了聲調。

“樂姐,以後多保重,還有,我也告訴你,以後真有那一天,我也不會傷害你。祝你和師傅……永遠幸福!”

“呵呵……幸福?!”樂怡萱的眼淚婆娑,迷糊了她的視線,葉亦凡的背影遠去,直到看不到蹤跡,這才痛苦的捂住頭頓了下去:“從和你葉亦凡那晚上在一起之後,我的幸福……就毀了……” “葉亦凡,你在哪裏?”走在公路上的葉亦凡,接通了電話,傳來了秋楓略帶憂傷的聲調。

“我?”葉亦凡回頭看一眼公路之後,樂怡萱的車子並沒有跟上來。

“對啊,你在何處,我想和你說幾句話。”秋楓苦聲道:“你之前的手機一直打不通,我想你……想你了!”

“秋楓,你這是何苦呢?我們不適合的。”葉亦凡剛給樂怡萱把話說清楚,現在又得面對秋楓。他現在使用的手機,已經不再是早前被師傅安放了竊聽裝置的那一部手機。他知道,隨之而來的,是他的電話和短信接踵而至。

“我知道你不喜歡我,但是我真的忍不住不想你。你和姚老師,還有羅小雅的關係,我都知道。包括虞婷婷和何倩兒,甚至是高二的柳若曦,她們都對你有感覺,我都知道。可是,爲什麼?你偏偏要拒絕我?”秋楓的語氣近乎在悲怨,電話那邊有了少許的泣聲。

“秋楓,我不想害你,知道嗎?我不是一個專情的男人,很多事,我自己都不能掌控,別說是感情了。”葉亦凡一聲嘆息,正如他說的一樣,很多事,不是自己能掌控的。

“我不在乎,葉亦凡,真的不在乎。讓我見見你,好嗎?”秋楓帶着幾許肯定和期望的語調。

“好吧,我們見一面也好,把話說清楚,對你也好。”葉亦凡同意了,他實在不忍心對秋楓這樣殘忍,秋楓喜歡他,這是不爭的事實。而他身邊的女人越來越多,對他的感情也越來越依賴,這也是不爭的事情。

爲什麼偏偏對秋楓那麼殘忍呢?見一面,說說話,也好。

“真的嗎?”電話那邊,秋楓笑了,隨即說道:“我給姚老師請假了,說我身體不適,我在市人民東路的紅綠燈前等你,不見不散!”秋楓急急忙忙掛掉了電話,深怕葉亦凡又後悔不見她。

“秋楓,相見不如懷念,你這又是何必?”葉亦凡看着發着藍色燈光的手機,他這邊沒有掛斷電話,嘟嘟嘟的盲音清晰的傳來。

一個小時之後,葉亦凡出現在了秋楓邀約的地點。遠遠地,看到秋楓在人羣中四處眺望,那肯定是在找尋自己的身影。葉亦凡的心,說不上的苦悶,給不了秋楓什麼,卻無法阻止這個女生對自己的情感加劇。

“葉亦凡!”秋楓看到了步行而來的葉亦凡,那個興奮勁,甭提有多強烈了。幾乎是跳起來,朝着葉亦凡奔跑過來。

“秋楓,你這是……?”葉亦凡走近,看到了秋楓手中的牛仔包。那是他在飛宇私立學校的‘書包’。這個價格不菲的訂造牛仔包,被秋楓斜斜的掛在胸前。

“我給你送書包來了,你離校太急,把書包都給忘了。”秋楓笑得很甜,並沒有把牛仔包從胸口前取下來,而是伸出手,一把抓住葉亦凡有些逃避的手,說道:“我們一起喝杯咖啡,怎麼樣?”

葉亦凡沒有拒絕,他不是不懂得拒絕,而是看着秋楓那張絕美的臉上洋溢起來的幸福笑容,他不忍心拒絕。秋楓還記得,自己的牛仔包,還記得給他送過來,這已經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

街對面,就是一家咖啡店。

秋楓牽着葉亦凡的手,走進了咖啡店,兩人在角落裏找了一處卡間坐下。秋楓還是捨不得鬆開葉亦凡的手,哪怕是她和葉亦凡對坐着。


“秋楓,喝點什麼?我請客!”葉亦凡想要縮回被秋楓拉得很死的左手,卻被秋楓越加大力的握住。

“我喝什麼都是其次,我只想看看你。”在街區上的幸福笑容消退,秋楓的臉上露出來很多的無奈,也不看一邊等着吩咐的咖啡店侍者,而是望着葉亦凡,深情的說道:“我無數次幻想過你牽着我的手的場景,可是真當這一幕出現的時候,我發現,強扭的瓜不甜。”

這可不是,看葉亦凡那痛苦的表情,便能洞悉插班生很不想和秋楓手拉手。

“秋楓,你想多了,我沒有覺得和你這樣不妥,我今天心情不是很好。”面對秋楓的無奈和痛苦,葉亦凡沒有點頭說是,而是朝着一邊的侍者說道:“麻煩你,來兩杯橙汁。”

“好的,請稍等!”侍者離去。

“爲什麼喝橙汁啊?”秋楓有些不解,按理說,一般情況下,男生應該尊重一下女生的意願喝什麼纔是。

“因爲橙汁,有個諧音,叫做‘誠摯’。我希望接下來要說的話,能讓秋楓覺得我很誠摯。”葉亦凡很小心的輕聲說道。

今天和秋楓的見面,他是決定了,必須再次給秋楓說明白,他身邊真的不能再擁有這個對自己情有獨鍾的女生的。特別是,看到秋楓的無奈和痛苦,更加讓葉亦凡堅定了這個想法。

長痛不如短痛!這是真理!

“我……我懂了!”秋楓鬆開了葉亦凡的手,神情落寞的低下頭去。葉亦凡的話,說得很含蓄,可是意思就是表明,他無法接受自己。


“秋楓,我們認識有多久了?”葉亦凡問起了一個看似無關的話題。

“二十天了吧,你來高三六班那一天,是五月四日,我記得清清楚楚。今天是五月二十四,剛剛二十天。”秋楓沒有擡頭,輕聲的回道。她很不想聽到葉亦凡要說的‘誠摯’的拒絕之話,哪怕明明知道對方依舊會說出來。

“二十天,對於許多人來說,很不起眼。可是對我葉亦凡來說,這二十天,就像是一場長長的夢境。在夢裏,發生了很多事。這二十天,我和最親的人反目、我又見到了早前的仇人、還有,我認識了你們這麼多的好女子,我的這二十天,相當於不少人一年還多的難以忘懷。”

葉亦凡感觸頗深的嘆息一聲,這二十天,普通人毫不起眼的一月不到,對於他葉亦凡來說,可是就一輩子也無法忘記的。

“你要告訴我什麼話,你直說吧,我有心理準備。”秋楓終於擡起頭,手中把弄着葉亦凡的牛仔包。

“我是告訴秋楓,我這二十天,認識你這個好朋友,真地無怨無悔。”葉亦凡強笑着,好朋友和好情人的關係,天壤之別。他也只有這樣說,才覺得能儘量減少對秋楓的傷害。這比起告訴秋楓,以後再也不相見,要傷害少很多了。

“呵呵……很好很好啊,我們是好朋友,一輩子!”秋楓笑着,可是那笑容卻看得葉亦凡極爲難受。那種笑,比哭還讓人覺得心酸。

“先生,橙汁來了。”正在這個時候,侍者端着托盤走近,把兩杯橙汁放下之後,轉身退開來。

“來,秋楓,我們喝一口,希望我們兩個以後友誼長青。”葉亦凡忍住心中的難過,舉起橙汁對着一臉苦相的秋楓說道。

“葉亦凡,我……”秋楓有一瞬間的猶豫,最後還是把橙汁舉起來喝了一口。

葉亦凡權當沒有看懂秋楓的痛苦,而是把頭轉向了咖啡店的左邊牆壁,指着牆壁上的卡通人物,說道:“我以前很喜歡看卡通片,我超級喜歡野原新之助,那個蠟筆小新,總是語出驚人……”

葉亦凡在刻意的扯淡了,把話題從朋友轉向了動畫片。

“可以讓我說幾句嗎?”秋楓何嘗不知道葉亦凡不想再多說和自己關係的話,立馬給予了葉亦凡徵求的眼神。她秋楓,要說的不是什麼野原新之助,也不是什麼神探柯南,而是他葉亦凡!

“當然,秋楓要說喜歡櫻桃小丸子,是嗎?”葉亦凡故作不知的傻笑,他哪能看不出來秋楓的意思。只是,很多時候,人都得裝傻扮癡。

“不是,我要說葉亦凡,我要說你!”秋楓鼓足了勇氣,咬咬牙,沉聲道:“我不要你岔開話題,我想和你聊聊我們。你別甩頭,你等會聽完我說的話,你就不會搖頭了。”

“那說吧,我聽着。”葉亦凡端起杯子,用吸管喝着橙汁。

“羅小雅,是我的師妹……”秋楓的話,差點讓葉亦凡喝進口中的橙汁吐出來。即使如此強忍着沒有吐出來,還是引發了一陣子咳嗽。

“咳咳……秋楓,你這話不好玩。”葉亦凡自然知道羅小雅的身份,那是黑衣女,來到飛宇私立學校做隱祕事件的。而什麼師妹,那就是再說,秋楓和羅小雅早就認識了!

“我沒有給你玩,我真的是羅小雅的師姐,你看我這麼認真的表情,是開玩笑的嗎?”秋楓把身軀往葉亦凡這邊逼來一點,一雙美目連眼球都沒有眨動一下。

葉亦凡左手拿着飲料杯,右手拿着吸管,就那麼傻傻的看着秋楓。他沒有看出來秋楓在開玩笑,也正是因爲這一點,葉亦凡傻了。他沒有追問羅小雅身後的一切機密,就好像他沒有告訴羅小雅,他有個性格詭異的師傅,而且自己是來飛宇私立學校找師妹的事情一樣。

祕密,不涉及傷害彼此的情況下,葉亦凡選擇了尊重羅小雅的祕密。可是,無論他再會想象,他壓根沒有想到秋楓身上來。秋楓,是羅小雅的師姐?這意味着什麼? “爲什麼要告訴我這件事?”葉亦凡呆傻之後,繃着臉問道。他猜不透秋楓在想什麼,爲什麼要告訴自己這個祕密。倘若秋楓不說起,他葉亦凡已經離校之後,是不會查到秋楓身上去的。

“因爲,我喜歡你,我愛你!”秋楓的回答,鏗鏘有力。沒有一絲皺眉,沒有一點猶豫。

“因爲這個,你告訴我你是小雅的師姐,是霍朗的徒弟還是組織上的關係?”葉亦凡定睛望着對面的羅小雅。

“聽我說出真相之前,你可不可以對我笑一個?”羅小雅苦澀一笑,葉亦凡緊繃着的臉色說明,自己的話引起了對方的絕大關注。可是,這個關注,也是因爲說及了羅小雅!

“我要是笑的話,是不是有賣笑的嫌疑?”葉亦凡不笑,他也笑不出來,看着秋楓的模樣,好似自己猜想的東西完全和想象的不一樣。

“那你,可不可以坐到我身邊來?”羅小雅看一下身邊的空位。他們所處的是一個可以容留四人坐落的卡間,相對一邊是兩個位置。

“我們這樣挺好的,我可以看到你,你也可以看到我,我們……”葉亦凡話還沒有說完,對面的秋楓猛地一下子躥了過來,身法快得讓葉亦凡瞠目結舌,這個身法,比起羅小雅來,那絕對是有過則之而無不及。

秋楓在葉亦凡身邊坐下,身軀貼得很近,一股子香風,從美女的身上飄出來。


“你很怕?”秋楓斜眼看着葉亦凡,因爲自己的坐落之後,葉亦凡把身子往邊緣上擠動了一下,已經是靠在了牆壁上。

“我怕?我爲什麼要怕?”葉亦凡嘴硬的說道:“我長這麼大,就不知道怕字怎麼寫,我……”

一雙手,一雙屬於秋楓的手,搭在了葉亦凡的大腿上,秋楓那柔情似水的眼睛裏,飄蕩出濃得讓人心生呵護的柔情,看得葉亦凡把話活生生的吞回了肚子裏。

“你要是不怕,敢不敢摟着我?”秋楓挺起了胸膛,那發育良好的渾圓鼓翹得幾欲突出衣物。要不是牛仔包遮擋住一部分渾圓,恐怕真的已經引發了肉圓子的猛顫。

“秋楓,別這樣!”葉亦凡低頭看一下秋楓放在自己大腿上的手,那雙手距離拉鍊處已經不到了五公分!

“你怕我會抓住你,是嗎?你怕這樣子的情況下,你什麼不忍心傷害我的話都會成爲空談,是嗎?”秋楓的身軀朝着葉亦凡逼近,那一股股呵氣如蘭的吐息,讓葉亦凡已經是退無可退。

“沒有這種事,我不怕!”葉亦凡還在嘴硬,他的心已經是一陣子激跳。他對秋楓,不是毫無感覺的。只是不想傷害這個女生,僅此而已,如今這個情況,葉亦凡深怕自己的某處也和嘴一樣的硬起來。

“你不怕的話,摟着我!”秋楓繼續逼視着葉亦凡,那雙手又往葉亦凡的腿間延伸了一點。

“別……”葉亦凡用手壓住秋楓的手,不讓美女的手指靠近自己最要命的地方。

“摟住我,讓我在你懷裏說給你聽!”秋楓的眼神中帶着央求,她很想被葉亦凡抱住,哪怕就一會兒也好。

“唉!”葉亦凡一聲嘆息,把抓住秋楓的手從大腿上拿起來,然後身子微側,把秋楓的手放在自己的腰畔上。這個舉動,是讓秋楓可以摟着他。

“葉亦凡……”秋楓的手緊緊的摟住插班生,頭也依靠在了葉亦凡的肩膀上。

“說吧,我在等着。”葉亦凡感覺得到秋楓半邊身軀的柔彈,帶着溫熱的體溫迅速從身上傳遞過來。

“我纔是霍朗的養女!”秋楓的話,讓葉亦凡驚得長大了嘴。

這話,太不可思議!葉亦凡還記得,在海邊和羅小雅激/情時分,他們就這個問題談過。當時,羅小雅沒有說是霍朗的養女,也沒有說不是!

“真的,我是霍朗的養女,小雅不是!”秋楓柔聲道,臉頰在葉亦凡肩上磨蹭着。

“爲什麼會這樣?”葉亦凡肩部上一陣瘙癢,秋楓的體香使勁的往他鼻腔裏躥,這樣和秋楓依偎着,甭提有多曖昧了。可是,葉亦凡的心思現在完全不在這層面上。

“其實,是我最開始發現在學校裏的機密的。那是一張楓葉圖,據說是飛宇私立學校創建者留下的一副藏寶圖。也正是因爲這張圖,引來了很多人的窺視。這其中,包括小雅身後的神祕人。”


秋楓嬌軀一轉,摟着葉亦凡的手伸出來,把整個身軀完全倒在了葉亦凡腿上,眨着眼睛從下往上看着葉亦凡。

“唔……接下來呢?”不只是被秋楓的話語給吸引住,還是被美女倒在腿上的舒適感覺給感染,葉亦凡並沒有把秋楓拉起啦,而是低着頭問着秋楓。

“接下來,我把這件事告訴了小雅,然後她便被派進了學校查找楓葉圖的真相。哪知道,她居然會被你給迷住,被你給揪出了身份來。”秋楓雙手抓住葉亦凡的手,慢騰騰的講述道。

“我不是很明白,你既然發現了楓葉圖,爲什麼不自己在學校裏查找,還得把小雅給弄過來?”葉亦凡的疑問,不無道理。

既然秋楓是霍朗的養女,那麼功夫肯定是很不錯的。而且即使是自己,也沒有疑心到隱藏得很深的秋楓,由她來完成這件事,不是更加好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