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他大手一揮,一股從未有過的睥睨之氣散出,蘇然剛剛打出的能量,都瘋狂旋轉,發生着異變。


許久,他的竅穴,氣旋,虛脈,勁氣,魂魄,血肉都相繼改變。

竅穴閉合或關閉,氣旋張得更大,虛脈移位……

不過這種改變,卻是蘇然運用玄門勁奧義,有意爲之。

他凝氣聚神,身如一股氣勁一般,眨眼間,便衝出了千米之外。

而阻擋他的百年老樹,也都化成了碎渣。

“我之道,必然和他人不一樣!”

蘇然微微沉吟,搖了搖頭。

大道三千,因人而異而已。

之後,他又考慮是否將陣法之道融進去,細思之後,卻是作罷。

萬法融一,蘇然身體發生了翻天之變。

這玄門勁奧義,就如同一面鏡子,蘇然將其所學一一施展之後,便照出了其不足,並加以改進。

又過了一些時日,蘇然徹底融合了自己所修,不再有不通之處。

現在,他舉手投足,都極爲霸道,氣勢逼人。

“我有一絲命魂還在那紫笑子手中,生死還被人掌握!現在算來,一年之期,已經不遠了!”

伴着初生之陽,蘇然目投遠方,露出一絲凝重之色。

“那紫笑子,如同笑面老虎。面雖善,心卻極爲毒辣。 暖婚襲人:BOSS大人輕點寵 ,他就一定會辦到。”

他細細分析,不由堪憂。

“可,我蘇然之生死,又怎麼能被別人掌控!”

他身子一躍,踏上半空之中。更是連打數掌,激發出了百道氣勁!

暮然,腳下的老樹,都被轟擊成了碎沫。

“我踏入這修途,便是改變自己的命運,不再活在他人的腳下。今日,我就破了我的命魂,亂了我的命運!”

他狂吼一聲,左右手其出,彎成爪狀。

一手攻心,一手破腦!

這兩處地方,正是那命魂所在之地。

胸膛紅,可聽到了那搏動之音?

**熱,可看到了那眼角之淚?

卻然,兩團淡白色的虛物,就被蘇然抓在了手中。

他一聲不哼,全然不顧傷勢,眼睛卻露出無比厲然的光。

“命魂,命運,不要也罷!”

他雙手一握,那兩團白色虛物,立即化作了虛無,消散不見。

隨着那命魂的破碎,蘇然的皮膚以看得見的速度起了褶皺,那滿頭黑絲,也變成了銀色,白色……

這是生命力消失的跡象!

命魂一散,生命力就會消失。生命力若全部消失,那生機就會斷絕,徹底死亡。


“我之命,從此凌駕於天地之間!”

蘇然卻是面色如常,輕輕一哼。

“天魂,此時不現,更待何時”

他手伸一指,指向天空。

一道莫名的天光,從天而落,照在蘇然的身上。

天魂,乃形魂。有了天魂,人才有形。 浮塵燼:將門女凰 ,天魂境之修,可以幻化成任何形狀。

“地魂,給我化。”

自此,其天魂和地魂,交相輝映,形成一種詭異的融合。

“給我奪!”

蘇然疾目,升起一股詭異的能量,那流失的生命力竟不再流失。而天魂和地魂,卻顯得極爲奪目。

“我將生命力,全部化在天魂和地魂之中,從此,我蘇然,便是天地之子!”

瞬間,蘇然的髮絲,不再變白。皮膚,不再起褶皺。

他全然不顧,低沉片刻,腳踏虛空,飄向了遠方。

青雲城裏,紫笑子正在深沉修行。暮然,他猛睜雙目,露出疑問之色。

“那王平的命魂精華,竟然散了!莫非,他死了?”

“不,此子睥睨非常,絕不會輕易死去。而且那陣法之道,我還沒探索明白……”

他皺起眉頭,身形一閃,消失在原地…… 蘇然並沒有迴天位宗!一則霍天雲如果知道自己回宗,並定將自己抹殺。二則木長老定下的獵殺元獸懲罰自己沒有完成,如果回去,那老傢伙必定會和自己糾纏不清。

蘇然一路向西,在城池坊間,居宿坊間,並隱去了自己修士的身份。

他在等。

天魂已現,自己也突破在即。

蘇然有信心,只有自己一踏入虛歸元境,就可以和歸元境初階修士一戰。能不能取勝雖是兩說,但卻不會像以前那麼狼狽。

時間又過去幾月時間,經過這段時間的遊記修行,蘇然已然感覺到,自己距離虛歸元境的那層膜,即將要破開。

這天,蘇然臥坐在一個酒家小舍裏,獨吟苦酒。

酒,蘇然本不會喝。可他卻喜歡酒帶給他的那種微微苦澀之感,這酒,像極了他的人生。

漫漫修行路遙遙

盡失人性一人朝

屍骨萬具皆莫名



孤苦伶仃不逍遙

一壺酒完,蘇然已經了微微醉意。

“小二,再來一壺酒吧。”

他隨手扔了空壺,朝這酒舍的店家揮了揮手。

“兄弟,這酒傷人傷肝,少喝爲好。”

這時,一個聲音傳入了蘇然的耳朵。

蘇然一怔,凝眉望去,只見一個身穿白衣,做公子打扮的少年人,正朝自己走來。

蘇然散出神識一查,感受着這少年人的氣息,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這少年人,一則實力不弱,足足有養魂八階的實力。二則,他是女化男形,真實身份,是一個女子。

雖然她隱藏的極好,可還是逃不過蘇然強大神識的探查。

蘇然所在之城,算不得什麼繁華之地。出現這般實力的高手,本就不同尋常。而且她還女化男形,這其中之味,太值得推敲一番了。

蘇然並不點破,而是悠悠回道,“酒雖傷肝,卻能治傷。”

那少年人順勢坐下,搶過小二送過來的濁酒,咕嚕大口飲了起來。

喝了好大幾口,她才停下,衝蘇然一笑,輕道,“兄臺說能治傷,可我喝下,我的傷爲何不見好轉?”

蘇然低沉,這女子應該也探查到了自己的實力。這般接近自己,必有圖謀。

“就當我剛剛胡言吧。”

蘇然說完,便想要離開。

這女子來路不明,自己又突破在即,並不想和她過多糾纏。

那女子卻是身影一閃,攔住了蘇然的去路。

“兄臺,何必着急離開?不如我們找一地方,再好好聊過?”

蘇然眉頭一聚,隨即言道,“若追得上我,我們就再聊過。”

說完,他騰入半空,閃身離開。

自從萬法融一之後,蘇然對自己的速度還是極爲滿意的。

而那女化男形的少年人看着蘇然踏空離開,嘴角露出一絲不明的笑意。

“這傢伙,倒是極爲有趣!索性,我就陪他玩上一玩。”

說完,她也身形一躍,朝蘇然追去。

追了許久,她臉上卻露出一絲疑問。

“那傢伙,速度怎麼會這麼快?他不是,養魂境五階的修士麼?莫非他隱藏了自己的修爲?”

微微沉吟,她又疾身,朝前追去。

轉眼間,蘇然已經跑了三日有餘,體內勁氣,更是消耗一空。虧得自己能夠自行吸收天地元氣,不然自己非得氣竭而亡不可。

而那少年人,卻還在追!

“這修士實力倒是比一般八階修士要強!”

蘇然冷眉一聚,低聲一語。

若是一般八階修士,這樣連續跑三天,也會出現氣竭之態。可這女子,卻依舊身若疾風,面色不改。

“或許這女子,可以助我捅開那踏入虛歸元境的薄膜。”

他微微一語,卻是不跑了。


“呼,你終於停下來了!”

不一會兒,女子終於追了上來,指着蘇然,氣喘吁吁的說道。

蘇然低沉,揮手一抹,現出了自己的實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