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他在貝海兒湖邊的城池剛建好。


達木後腳跟就來了,明顯是因為勢力分佈的原因,也不知土謝圖汗是個什麼態度。

「主公能把建奴逼退到大漠北外,早就已經是聲震天下。

現在一舉一動,自然都是惹人注目。

更不用說,主公還取代了車臣汗國,旗下的領主忠心耿耿。

喀爾喀三部同氣連枝。

以後所有的事務,怕都是要歸到主公的名頭上來了……」

劉青峰只是笑著說道。

陸舟對此是不再多說什麼。

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除了內部還有外部的事情。

他每天鍛煉身體,就是為了防止哪天,自己因為煩勞的工作猝死。

可就現在看來,這漠北上的事情,怕還是要耽擱許多時日。

光是這貝海兒湖畔的城池建好之後,也得過去視察一番。

……

達木這時正在城外。

看著這聳立的城牆還十分茫然。

上一次他過來的時候還沒過多注意,因為四周都是光禿禿的工地。

只是這才過去半年的時間……

城牆上布著彈孔和燒灼的痕迹,證明不久前的確發生過一場大戰。

這可是能壓著大明國打的清軍主力。

達木咽了咽口水,一馬當先,帶著一眾侍衛進入到了城池裡面。

「怎麼不坐馬車過來了?」

陸舟見到達木騎馬,就不由好奇的問。

「太貴了!」

「貴?」

「馬車跑得多了,每個月就要養護。

你的精鐵在草原上賣得比銀子還貴,不管磕著碰著,換一次零件卻要耗去數塊精鐵……

上次換了個輪子,你的工匠就收我五隻羊!

馬車只能在祭祀的時候使用了……」

達木說得有些委屈。

這副模樣,十足像是一些買得起豪車,卻養不起的人。

精鐵堪比銀子,當然這只是誇張的說法。

在這段時間裡,陸舟並沒有阻止自己的鋼鐵往外流通。

可卻無恥的把價格抬到極高點。

約莫著,銀子跟精鐵的價格,是控制在十比一的位置。

當然的了,越是硬度大的高碳鋼,價格還會往上升。

優質武器的出現,能讓戰爭的傷亡率更大。

可這樣的做法,反倒沒有讓鄰國提升實力,卻因為資源的搶奪,讓環境變得更混亂了……有時候這比直接戰爭還要可怕。

草原上封閉的環境,人們為了一把優質武器,能做出各種各樣的事情。

這其中當然要有人監督,把握好一個合適的度,就能做到極大消耗。

陸舟在逐漸用商隊控制草原經濟…..

「我只是看著喀爾喀各部同氣連枝。

鐵要是貴了可以不賣。

要不然,大家就還是用回普通鐵器算了……」

陸舟親自把達木引入議事廳內,一面笑著試探道。

「沒有……怎麼可能……不貴,買!」

達木聽言就連忙搖起了腦袋。

要是把鐵資這筆生意突然談沒了,土謝圖汗估計會要砍了他。

於是想了一會,才又終於正色道:「還有一件事情,就是你的人冒用土謝圖商隊名號,在歸化城裡活動,已經被發現了。

按照汗國的規矩,本來我是要被嚴懲。

但我父汗卻說可以給你保守秘密,歸化城那邊的事情,也就當什麼也沒發生過……」

「你們名義上可是大清的臣民。

這樣被建奴發現,可不得了。

土謝圖汗沒有提什麼要求?」

達木看著陸舟,很是認真的說:「大清已經被你堵在這裡了……」

陸舟點了點頭:「好像是這麼個意思。」

達木這才又說道:「清軍一遇到阻礙,草原上的人心態又不一樣了。

主要是冬天快來了,西北面的羅剎人變得更有威脅。

喀爾喀三部這個時候應該抱成一團。

凜冬的環境可怕,但羅剎人卻最喜歡。

他們喜歡在冬季發起戰爭,羅剎人擴張土地的時候,大多都是在冬天裡把敵人給解決掉的。

而且他們還在喀爾喀的正西面,扶持了一個部落,已經影響到喀爾喀最西邊,札薩克圖汗的生存…….」

達木有幾分警醒的樣子。

「什麼部落?」

「準噶爾,他們本來是一個分散的小部落,早就向皇台吉稱臣。

但是今年,他們首領就像是效仿你一般,殺死了清軍的特使。

現在建城池,準備要立國稱汗……」

「準噶爾……確定是羅剎人扶持的?」

「羅剎人用火器跟他們換皮毛,於是準噶爾部有統一的趨勢。

他們作戰很勇猛,就是不知道接下來的勢頭會怎麼樣。」

達木說著準噶爾,還是有些隨意,或者說是不放在心上的。

目前兩方還沒跟他接壤。

只是擔心這上頭的羅剎人。

畢竟在陸舟沒有出現前,漠北最富裕的就是土謝圖汗部。

但他們不知道的是,歷史上的準噶爾在崛起之後很強大。

打喀爾喀最西面的札薩克圖,就跟玩一樣。

土謝圖汗也被逼得拱手讓出了庫倫城,背井離鄉。

「應該是羅剎人在模仿你,給他們火器來攪亂漠北。

所以我父汗覺得,羅剎人今年對這邊,還是很有野心。

先前失必兒汗國的例子,誰都不能忘……」

達木又是接著解釋道。

「嗯,如果你消息沒錯的話,這樣很有可能……」

陸舟也只是模稜兩可的說。

從事實上說,準噶爾現在應該還是個規模普通的部落,統一立國還得要在數年之後。

只是因為自己的到來,許多形勢已經莫名發生了改變。

就像沙俄的東擴,因為自己的出現,被硬生生要擋了一年。

陸舟給了拔術火器土雷之後,現在的西伯利亞又變得更熱鬧了。

老毛子果然正想著其他路子。

歷史上的準噶爾要是崛起,起碼也得過上二三十年。

但現在有沙俄在背後操控,陸舟也不知道後邊的勢頭會是什麼樣。

7017k 樓蔡浩沒接八卦,他道:「昨天的第五期反響也很好,姜安又藉著《Lookatme

ow》再登高峰,版權我已經註冊好。」

吉祥一想到又將有小錢錢入賬,高興起來。

聽完樓蔡浩對她今日工作的安排后,吉祥覺得自己簽約「小豆蔻」很是明智,因為她感到自己受到了最大的尊重。

工作安排和她的計劃幾乎沒說什麼衝突,她仍可以在豐城再玩一天,明天去草莓台錄製下一期或者下兩期。

有心情了解其他了,她問何俏俏:「《lookatme

ow》有什麼好玩的評論嗎?」

何俏俏搖頭:「好像還沒什麼好玩的評論,大家都說這是你對世事的反擊,也有說是姜安對他以前受到的不重視或者看不起的反擊。

不過,結論都是一個,就是你們做到了。

有的人認為這首歌很勵志,歌詞很好,處於低谷的人單曲循環,認為一切都會更好。」

吉祥點頭,她當初選這首歌的時候還真有那麼一點兒這個意思在。

又是撒歡的一天,焦可定的團隊也安排了助理和工作人員跟隨服務和拍攝。

晚間,吉祥邊在房間里享受空調風,邊開始翻看姜安傳過來的《愛情的樣子》第六期劇本。

第六期劇本是吉祥寫的,交給姜安讓他有想法就加進去,或者有不妥之處就改進。

結果,姜安再傳回來,沒有什麼改動的。

第六期主要講的是姜小安和吉小祥在人到中年遇到的選擇和重新開始的勇氣。

還是三個主要片段組合而成。

第一個是吉小祥依然在家帶孩子,帶老六和老七,其他都上學或者上幼兒園了。

幸運的是老七是女孩,吉小祥不再生,七個孩子讓她已經手忙腳亂。

時間來到了晚上,吉小祥帶着小的孩子們在客廳里玩玩具,大的孩子們都在各自的房間寫作業,做手工。

這時,姜小安下班回來了,依舊是精英。

但明顯姜小安這一天的情緒不太高,在吉小祥讓他吃飯時,他說他已經吃過了。

放下包包,換了拖鞋,姜小安也坐到地板上,和吉小祥一起陪着孩子們玩起了玩具。

作為多年的愛人,姜小安的情緒出現不對的時候,吉小祥自然是可以觀察得出來的。

她問:「今天工作還順利嗎?」

姜小安無奈地笑了笑,他知道吉小祥感覺到了他的情緒變化,他笑道:「還是可以的。」

吉小祥定定地盯着他看,一副欲聽後文的樣子。

姜小安深吸了一口氣,才把自己的真實想法說了出來:「我不想工作了。」

吉小祥皺了下眉頭,緩緩問道:「發生了什麼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