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他只能夠放棄追上前的念頭,然後把怒氣全部撒在了宋潔沫的身上,他當即就拽著宋潔沫往家裡面走。


當回到家裡的時候,他直接狠狠地把宋潔沫甩進屋子裡面,然後就是不管不顧旁人想法的對著宋潔沫發脾氣。

「你明明知道我最討厭的就是莫焱安他們一群人,為什麼你還要跟他們走到一塊去?你是覺得我現在脾氣太好了都沒有對你發脾氣嗎?」

宋潔沫當然不會這麼認為了,她還沒有到那種地步。

「季唯川當初要簽婚前協議的人是你,我們兩個已經簽過協議,我們倆的生活是互不干涉的,而你是怎麼做的?你現在一個勁的來質問我這些,只會讓我覺得你這是在違約。」

季唯川聽了只是冷笑「違約?你現在好意思跟我提起違約兩個字?宋潔沫你不要傻了好不好?即便是我違約了,你又能如何,你鬥不過我的,我現在只要你解釋你跟莫焱安今天到底聊了一些什麼?」

宋潔沫只覺得自己就要原地爆炸了,自己說了這麼多遍自己沒有和莫焱安勾結在一塊,為什麼季唯川就是不相信呢?

她板著自己的一張臉,用非常嚴肅的態度給了季唯川最後的答案。

「不管你今天問我多少遍,我的答案都是一樣的,我只是路過他們只是好心送我回來,僅此而已。」 見她就又要往自己的房間裡面走去季唯川是氣得不行,他雖然已經沒有那麼執著於宋潔沫和莫焱安勾結的事情,但就沖宋潔沫這樣的脾氣也足夠令他感覺到氣憤。

他直接把宋潔沫整個人都拽住,然後就朝著她的房間走,當到了房間之後,他狠狠地把她摔在柔柔的被單上。

宋潔沫覺得自己被摔得有些頭暈目眩了,立即撐著自己就又要站起來。

他像是受到了什麼不公的待遇一樣很是氣憤的瞪著季唯川,然後也剋制不住音量的對著他吼叫。

「季唯川你還要無理取鬧到什麼時候?!我已經跟你解釋過了,請你不要再做出那些讓人髮指的事情來了好嗎?」

而季唯川整個人就跟著上來,掐住了宋潔沫的脖子,誰又能想得到?今天會這麼的失控去對待宋潔沫。

「誰允許你現在用這樣子的態度來跟我說話了?你知不知道你現在越是囂張,只會讓我覺得你越加的令我噁心。」

「事情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你以為我還想要討好你嗎?你不要做天真的白日夢了,我早就對你失望透頂,不要以為人人都欠著你什麼,實際上是你一個人一直在自怨自艾,庸人自擾。」

何必呢?把所有人心都想象的這麼壞。

好像全世界的人都要害他一樣,真是沒有必要。

而被宋潔沫這麼一說,季唯川也真是懂得了宋潔沫話里的意思,他心裡有那麼一瞬間是認為宋潔沫說的對的。

他確實太過於多疑了,不過自己這麼多疑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你不欠我,我不欠你,但是你身為我名正言順娶回家的妻子,你是不是應該跟餘墨欽那些人保持些距離?今天他們送你回家,誰知道下一次會是什麼?」

「你非要把人心想的這麼壞嗎?你難道沒有看到莫焱安的妻子也在身邊嗎?季唯川你就不能夠平心而論,難道在你眼裡所有人都是這麼的骯髒嗎?」

其實宋潔沫知道這個時候季唯川糾結的話題就已經不是自己和莫焱安勾結什麼了,他也許只是糾結著自己的態度不好。

可她也深刻的認識到自己絕對不能夠再對季唯川唯命是從啊!

光是今天知道他竟然對溫念念下了狠手這一點來看就足夠的令她不能夠這麼執迷不悟了。

她狠狠地推開季唯川給自己爭取到了空氣,然後跟著就站了起來,這是第一次他對著季唯川會生氣到極點。

幸運俏妻娶進門 也是有一種衝動讓她想要上前卻狠狠的打季唯川一巴掌。

「你傷害念念的事情我已經不和你計較了,難道你還要在逼著我非要在你身上做出點什麼報復來?就像剛才莫焱安說的那樣,求求你做個人吧,別把自己的人生過的一塌糊塗,還要攪和進別人的生活當中。」

此時的門邊季騰已經被他們的爭執聲吵醒了,他就這樣趴在他們的房門口邊聽著二人的對話就知道他們兩個人的感情從來就不曾好過。

他也開始後悔當時拚命的撮合著他們,不過現在看來也都是事後之言沒有任何用處的,他除了無奈的嘆息和祈禱真是沒有半點的挽救措施了。 可以說壞事和好消息都是一輪接一輪的。

宋潔沫今天早晨剛剛接到學校的電話,雖然她已經畢業了,但是之前的老師還是特別的欣賞她,想要讓她作為優秀的畢業生代表回到學校來跟同學們分享經驗。

她也很是痛快地答應了,於是這天早晨跟自己家人坐在一塊吃飯的時候就跟大家說了這件事,然後就安排了車子。

等到了自己曾經的學校去上課的時候,也是在剛剛上課沒有多久,宋潔沫一個眼神就正好看見了站在後門邊上的女人,這個身影她十分的熟悉。

是戴若瀅。

因為他們學校是對外開放的,所以戴若瀅能夠進來也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情。

唯獨不正常的是,為什麼戴若瀅會來此處,宋潔沫想不通,但是看到她看著自己的眼神時候,她就知道戴若瀅一定是來找自己的。

等到下課之後宋潔沫才去找戴若瀅,她不會因為一個無關緊要的人就放下自己手頭最重要的事情。

而這裡是學校她輕車熟路的帶著戴若瀅去了一個沒人的地方,好不引起慌亂或者是猜測。

當二人站到一塊去的時候,氣場上宋潔沫已經練得爐火純青,一點也不會輸給她。

只不過看起來戴若瀅更加的霸道一些罷了。

宋潔沫沒有好氣的問道「你來找我是有什麼事情要跟我說嗎?這是學校,一般情況下你應該不會來的吧?」

而戴若瀅微揚著自己的下頜樣子很是囂張「對,我是特意打聽到你今天來學校,所以特地來找你的。」

宋潔沫聽來這肯定是沒有好事了,不然她何必親自上門,但對於戴若瀅會跟自己說什麼事情,她心裡是沒有數的。

但當她知道之後絕對是令她氣憤和髮指的。

「既然來了那你就趕緊說吧,我們兩個之間沒有什麼好談的,再說了,你曾經那麼對待念念和餘墨欽,我身為她的朋友自然是不會待見你的,你從我這裡換不來什麼好話,還是不要自取其辱的好。」

戴若瀅冷冷的一笑,雙手抱臂的樣子很是嘲諷「看不出來,你才嫁給季唯川沒有多久竟然就變得這麼伶牙俐齒了,以前真的是我小瞧了你。」

宋潔沫不介意她的冷嘲熱諷,她依舊笑著笑得大方,也許這就是她和戴若瀅之間最大的差距了。

「人被逼急了都是會變的,你不也是嗎?你敢說你進到娛樂圈之前就是這個樣子?」

宋潔沫還是更願意相信人之初,性本善。

但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歸根究底就是因為她的背景以及生活環境了。

但她現在可沒有閑工夫去分析戴若瀅,她更想要知道她親自來的目的是什麼,好在戴若瀅似乎也沒有打算要同她隱瞞。

但在這之前,好像她更希望刁難刁難宋潔沫一番,至少在言語上面給她點苦頭。

「你也不必和我說什麼善良不善良的,在我們的世界裡面到達這個層次就沒有多少個人不是心懷鬼胎,你也沒必要說的像你多麼高明,明哲保身你是做不到的。」

「對,我做不到那麼清高,但是你也得弄清楚你和我沒有差別。」 「我也不同你廢話了。」一開始宋潔沫就也沒想著同她廢話,只不過是現在戴若瀅的刁難夠了,所以要開始說正題了。

她用更加傲慢的態度對著宋潔沫叫囂了起來,這一次她剛提出來的提議就已經讓宋潔沫器的臉頰一下子就通紅了起來。

「我來就是想要告訴你,我奉勸你趕緊和季唯川離婚,現在外頭那些消息沸沸揚揚的你不會不清楚,既然他不願意承認你,你又何必死皮賴臉的跟在他身邊自討苦吃呢?」

宋潔沫沉默了有一瞬,合著戴若瀅來找自己竟然是因為這件事情?

還記得之前戴若瀅不是對季唯川蠻無所謂的嘛,這下怎麼會變化如此之快?

這一時半會兒的宋潔沫還真是沒能反應過來,她只是反問道「你之前不是對季唯川還蠻無所謂的?怎麼到了今天你的說法完全就變了一個樣。」

實際上是因為戴若瀅被外面的那些流言蜚語壓的已經要喘不過氣來了,就連她身邊集團派給她的經紀人,都因為她和季唯川鬧出這樣的大婁子出來有很深的怨言,不願意替她想辦法公關。

說實話她這麼多年來也清楚,現在事情鬧得這麼大,除了逼退宋潔沫自己獨大之外就沒有其他的辦法了。

全能少女是大佬 但是她絕對不可能跟宋潔沫說實話的。

「何必多問,我不過是給你一個名正言順的由頭和他分開來罷了,你自己過得快不快樂,難道還需要我一個外人來告訴你嗎?」

「那自然是不用的。」宋潔沫快速的回話道「但是你得要弄清楚,我和季唯川的婚姻是受到法律保護的,不過看你這麼著急,該不會是因為外頭的流言蜚語把你追的太緊了,你沒有辦法公關了才這麼著急吧?」

可以說宋潔沫說的話一猜就中,而且語氣直接是在挑戰著戴若瀅的底線。

她有些兜不住了,索性也攤牌了「是,我之前是對你的位置毫無興趣,但是如今世道不一樣了,我也是一個快要30歲的人了,

再怎麼說都應該為自己的前程爭取爭取,既然在娛樂圈裡面我已經站不起來了,那我為什麼不選擇一個毫無後顧之憂的辦法往後退一下呢?

所以說宋潔沫你是我最大的阻礙,我自然是要把你踢開來的。」

「你未免也有些太不了解季唯川了吧,你跟了他這麼久,你難道不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宋潔沫可是比戴若瀅要了解季唯川上百倍的。

這一點,她有十足的信心。

然而戴若瀅壓根沒有聽進去「別整的好像你多了解他似的,你若是真的了解他,又怎麼每一次都會把他氣到我這裡來?」

宋潔沫倒是無所謂那些,她只是自顧自的把自己對季唯川的了解說了出來。

「他這人最好面子了,倘若你用這種手段站在他身邊的話,你覺得他有辦法把你光明磊落的帶出去嗎?

再說了,不是沒有人知道我和他的關係,倘若我們現在突然間就離婚了,你認為外界不會猜測是你從中作梗嗎?這些東西我能想到季唯川就能想到你當真以為這麼容易的嗎?」 聞言,戴若瀅認為宋潔沫說的字字句句都是有道理的。

可是她今天既然來了,就也沒有想到要知難而退的結局。

無論如何她都認為宋潔沫是一個好打發的,但她這個印象顯然很膚淺,也停留在之前宋潔沫的性格上面。

承恩妃 全然忘記了宋潔沫現在的轉變,甚而認為自己還可以用那種對付旁人的手段來對待她。

但這在宋潔沫看來只覺得她是在飛蛾撲火,尤其是要接近季唯川這一點真是太過於冒險了。

「我和你沒有什麼好說的,這件事情我不會答應,倘若是你願意的話你可以直接去找季唯川沒有必要在我這邊下功夫。」

說完宋潔沫提步要走,但顯然戴若瀅沒有要放過她的意思,她直接一個腳步攔在了宋潔沫的面前。

「你不就是擔心之後的生活沒有保障嗎?我答應你我可以給你錢,而且金額絕對不會少,其次就是如果你願意出道靠自己的話,

我也可以給你推薦不少的資源,不管是電視劇還是電影你都有機會參加,至於那一些表演獎演員獎的,只要我一聲令下,所有人都會給你親手奉上,難道這樣你還不心動嗎?」

宋潔沫冷笑「這些東西不是你自己的追求嘛,況且你現在在娛樂圈裡面的地位難道你剛剛沒有說過?就你現在的樣子不過就是想要把我哄開心了,讓我乖乖地在離婚協議書上面簽字,然後你在冒名頂替上來,別整得自己多高尚。」

說完宋潔沫繼續要走,可是戴若瀅還是死死地都不讓開,她已經忘記這裡是一個公眾的場合了,直接就要去推開戴若瀅。

可戴若瀅壓根就是雷打不動,終於平時脾氣還不錯的宋潔沫也是無奈了。

她直接對著戴若瀅臉上起了怒意,說話的時候也毫不留情「你未免有些太死纏爛打了吧?在這邊攔著我的路做什麼?你要是真有點本事,你現在早就大紅大紫了,還至於淪落到現在這步田地來嗎?」

冷豔妖后的前世今生 可以說宋潔沫說的句句戳心,不管是在戴若瀅的事業上還是感情上,她都能夠找到戴若瀅最不喜歡聽的話,然後狠狠地說出口來。

戴若瀅聽完臉色立馬就掛不住了,她氣憤的直接推了一下宋潔沫的肩頭,直接把宋潔沫朝後面推得退後了兩步,緊跟著她逼上來。

直接用惡狠狠的語氣還擊她「你憑什麼這麼說我,你又有多高大上?不過也就是從小沒人要在季家長大而已,真以為自己是季家的主人了嗎?」

瞬間宋潔沫的雷區被她找到,尤其是在講到沒人要幾個字的時候,宋潔沫整個人是處於崩潰的狀態的。

她想說自己不是沒有人要,而是父母早亡,但又想著跟戴若瀅她怎麼能夠解釋的著?

最後她只能握著拳頭忍耐了下來,可是不得不說戴若瀅的這句話確確實實的是傷害到了她。

「我的家事什麼時候輪得到你來指責了?不管我的出身什麼樣,我現在生活在季家,你就應該知道季家對於我來說就是我的家,不管別人承不承認,至少季騰他是承認的,這一點你無可否認。」 其實本來戴若瀅也沒有想要把話說的這麼難聽的,真也是不小心才說出口的,她是來談事情的,並不是來找人吵架的。

但是見宋潔沫這麼說不動的性子,她也有些無奈的起來,只能換成了威脅的語氣。

「你就不害怕我直接去找季唯川嗎?倘若是他一聲令下就容不得你答應或者是不答應了。」

宋潔沫真是巴不得她去找季唯川,如此一來自己也好趕緊的擺脫和宋潔沫針鋒相對的命運。

他簡直是累於解決她和季唯川之間的事情。

「既然你覺得找唯川說的動的話,那你索性就去找他,不要在我面前用威脅的語氣來跟我講話,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在我這你的這些通通都行不通,

我從一開始就提示你可以去找季唯川來解決這些事情,畢竟他的一句話可比我的十句管用。」

戴若瀅這麼一聽,顯然就是被宋潔沫激怒了,她原本只是想要威脅而已,卻不想宋潔沫這麼隨便,可以放任自己去找季唯川為川來說這件事情。

她甚至一度懷疑自己聽到的小道消息是錯誤的竟然宋潔沫可以對季唯川和自己的事情這麼毫不在意。

但很明顯的只是宋潔沫會裝而已,她不可能對季唯川和戴若瀅的事情沒有一點點的在乎,她不過是不在乎離婚這件事情而已。

在她看來這件事本來就是遲早要做的。

「你竟然讓我去找唯川?宋潔沫你該不會是瘋了吧?」

「對啊!我早就被你們兩個人這麼愚蠢的行為給逼瘋了,你可以隨意的去找他,不過我已經提醒過你了,他這個人要面子,如果他因為你和我離婚了,你知道外界會怎麼評判他嗎?如果你們藏的住還好,

一旦藏不住事情東窗事發讓所有人知道我斷然也不會站出來為你們說一句好話,你最好給我弄清楚了,我根本就不欠你們什麼,

如果你非要這麼執迷不悟,連你現在在唯川身邊的地位都要親手毀掉的話,那我當然也沒有必要阻攔你的。」

「你以為你說這麼幾句有道理的話,我就會退縮嗎?」

「當然不,我從來就沒有想要勸退你,我只是想告訴你一個事實,那就是知難而退,不要做一些明知道會錯還硬要做的事情。」

說完,宋潔沫直接推開了戴若瀅,這一次她很是順利的離開了這一層樓層。

而戴若瀅卻傻乎乎的站在原處,她剛才確實被宋潔沫的話給提醒了,季唯川她之前是不了解,但是現在聽了宋潔沫的描述后她也差不多能夠帶入季唯川確實是一個要面子要強的人。

要他來幫助自己做出這樣的事情來顯然是不可行的。

可就剛才宋潔沫的囂張樣,她又實在是咽不下這口氣,難道這件事情真的要往後拖延了嗎?

當戴若瀅走出校園的時候,她直接上了自己的紅色超跑,在超跑上,她坐了有很久的時間,然後也打了電話去試探了一番季唯川的意思。

只算可惜季唯川那邊正在開會,並沒有接起她的電話,如此一來,卻構成了她還是想要冒一次險的心態。

她想,先斬後奏,難道還不能夠解決事情嗎? 等到到時候自己主動承認了關於自己和季唯川的關係之後,她就不相信季唯川愛面子,迫於壓力還能夠把宋潔沫留在身邊。

到時候她一定會願意選擇一個更加合適的辦法把宋潔沫打發走,而自己不就名正言順的走進季家的位置當中了嗎?

天真的想法一落下,戴若瀅立即撥通了助理的電話。

很快那邊助理就接了起來,然後疑問的問道「姐,找我有事嗎?」

一般今天戴若瀅是沒有工作的,總該是有幾天讓她休息的,況且現在她本身行程就不滿,也從一線被人家擠了下來根本就沒有那麼忙碌的。

可戴若瀅總是想要讓自己忙碌一些,以此來證明自己還是有身價的。

「幫我找幾家媒體,就說我兩個小時之後要開聲明會,要聲明我跟季唯川之間的關係。」

那邊助理一聽戴若瀅竟然要公開和季唯川之間的關係,這可以說不是戴若瀅一個人的事情,可以說是整個季氏集團的事情,這件事她可不敢擅作主張,免得惹火燒身。

「姐,這件事情你和季少商量過了沒有?要是你們沒有商量,我們不能隨意的就找媒體來的,一旦出事後果是難以設想的。」

要知道季唯川也不是什麼好惹的性子,一旦惹怒了他,他們連最後一條生路都要活生生的斷送了。

顯然這不會是他們任何一個人想要看到的局面,可戴若瀅卻已經決定了,她執意就要如此做。

到最後就連助理也沒有辦法攔住她這麼一意孤行的決定。

到底戴若瀅是自己的頂頭上司,她不敢與她唱反調,只能安排了幾家還算是有點交情的媒體過來。

而大家一聽戴若瀅是要承認自己和季唯川的關係更加的沸騰了起來。

很快到了說明會上。

戴若瀅一身一點也不低調的正裝走了進來,在大家的注視下各種問題也向著她拋了過來。

只見她才剛剛坐到最中間萬眾矚目的位置上去時候,很多記者就開始爭先恐後的提問。

「請問戴小姐您和季總是什麼樣的關係?我們都很好奇。

」「請問為什麼今天季總沒有來參加呢?您二位是打算公開了嗎?」

「據我所知,季總是已經有家室的,您二位之間的關係真的是和外界傳聞的一樣嗎?」

戴若瀅早就想好了關於這一系列問題的答案,她可以大大方方地承認自己和季唯川的關係,如此一來難道還愁不能夠逼退宋潔沫嗎?

「今天召開這個記者會議就是想要告訴大家我和季唯川之間的關係,我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是從他和宋潔沫女士結婚之前就開始的,可以說我們一直都沒有斷過,

而是宋潔沫女士從中插了一腳,才導致我們今天這樣的局面,我和季唯川是真心相愛的,也是兩個人彼此共同決定要在一起的,雖然有些對不起宋潔沫女士,但是不得不說這一切也都是她自己一個人一廂情願咎由自取的。」

到底她雖然把話說的難聽,但也還是把自己塑造出了一個委屈的形象來,媒體們聽完之後,也紛紛知道了之後的報道該怎麼寫,和這一整件事的始末開端。 與此同時,記者發布會是直播的,所以那邊季唯川剛剛結束了一場會議,沈明就拿著一個平板走了進來。

看樣子火急火燎的不由得讓季唯川調侃了起來「你怎麼回事連公司的規矩都不懂了嗎?難道就因為現在做了總裁助理就能夠這麼囂張跋扈?進我的門,連門都不敲了?」

沈明不覺得委屈,自己經常被季唯川這樣冷嘲熱諷著,他只是自顧自地把那個平板電腦放到季唯川的面前來然後告訴他事件的嚴重性。

「這個是方才戴若瀅召開記者發布會直播,主題是關於您和她的關係的,我看著她在記者發布會上承認了您和她之間的關係,所以著急了些。」

不得不說沈明在等待著季唯川變臉的,也果不其然,季唯川在意聽見戴若瀅要公布自己和他的關係的時候,立即就拿過了平板,很是警惕。

當他拿過平板的時候,戴若瀅正好說到那句宋潔沫的咎由自取,這才令他勃然大怒。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