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他們的臉色再次變換了起來,那裏,多出了一個大坑,一個足足有近十米深近十米寬的大坑,這得需要多強大的能量才能導致出這樣的破壞力啊?


雲煙雨等人快速脫離了對手,衝到那大坑之前,仔細的看着下面的每一處,想要尋找到古凡的身影,遠處的古貝貝終於回過神來,不顧一切的衝了過去,她的眼中凝滿了霧氣,嘴脣緊緊的咬着,拼命的不讓自己哭出來。

而那幾名和慕昂然同仇敵愾的家族子弟,也並沒有急於去對雲煙雨等人發起攻擊,一個個的也來到深坑旁邊,他們也想看看古凡死了沒有,如果沒有的話,剛好補上一擊,即便不敢殺他,起碼也能讓他爬不起來。

可是,他們都失望了,整個深坑之中的景象,一覽無餘,可就是沒有古凡的影子,古凡到底去哪兒了?他絕對不可能在剛纔那對轟中躲過衆人的眼睛,離開這裏,除非他有瞬間移動的本事!

難道—他被慕昂然那一劍轟成了渣渣?這個想法一生,古堅等人的臉色瞬間變得煞白,可很快,他們就打破了這個想法, 他們絕對不相信古凡會這麼脆弱,古凡那在他們心中已經根深蒂固的變態形象讓他們對古凡有着一種盲目的相信。

“咳咳—他奶奶的慕昂然,讓老子吃了一肚子的泥,老子跟你沒完,呸呸—”就在衆人猜測連連的時候,突然,那深坑底下的一塊泥土顫動了起來,緊接着一個人從那泥土中爬了起來,嘴中連續吐出了幾團沙土,傳出罵罵捏捏的聲音。

這一個人影,這一道聲音,在古堅幾人的眼中耳中,宛若天籟般,讓他們那驚恐擔憂的臉色,瞬間變得驚喜萬分,激動難耐,雲煙雨的嘴角勾嘞出了動人心魄的笑容,古貝貝喜極而泣,再也忍不住眼眶中的銀光,眼淚一顆顆的掉落了下來。

“都站在那發愣幹什麼?沒看到那幾人想給我補刀啊?”古凡昂起那髒兮兮的臉面,一眼就看到了那四名家族子弟臉上驚疑不定的表情,對雲煙雨幾人沒好氣的說道。

這句話,頓時讓古堅等人驚醒了過來,既然古凡沒事,他們的心也就落了下去,他們也絕對不會讓那四人有襲擊古凡的機會,當下,顧不得其他,紛紛衝向那正如古凡所說那般,想趁機補刀的四人,說戰就戰!

看着衝殺而來的古堅等人,四人臉上頓時出現了無奈的神情,那古凡太過精明,竟然一眼就能夠猜透他們的想法,還沒等他們來得及出手,就被拆穿,幾人殺來,也無情的打破了他們的算計。

“命還真硬,這都沒死。”雲煙雨留下了一句充滿埋汰的笑語之後,也快速加入了戰圈。古貝貝對古凡嬌喊了一聲:“古凡哥哥,你小心點。”隨後,就自覺乖巧的向遠處跑去,還不忘對雲之軒說道:“還不走待在這裏當累贅嗎?”

讓得雲之軒嘴巴一扁,委委屈屈的跟着古貝貝跑開,這樣的戰鬥他們連參與的資格都沒有—

古凡拍去了身上的灰塵,胡亂抹了一下骯髒的臉蛋,那嘴角的血跡斑斑和胸前的大塊血漬,卻難以抹去,剛纔那一擊,不可否認的,儘管他如何裝作沒事,可也無法掩蓋去他體內受到的傷勢,心中那氣血翻騰的感覺不斷的傳來,讓他幾次涌到喉嚨的鮮血都被他嚥了回去。

慕昂然那一劍的強大,現在還歷歷在目,幸好他在關鍵時刻即使催動了魂焰抵擋,要不然現在他恐怕就沒有機會從這泥土中爬出來了,而是永遠埋藏與此—

靈魂帶來的一陣微眯讓古凡用力的甩了甩腦袋,努力讓自己變得清明一些,他昂頭望了望近十米的高度,搖頭苦笑一聲,隨後,足下一用力,身軀躍上了三米之高,就在他身體的衝勢減弱時,他手中的長劍猛然刺進了牆壁中,用力一拉,整個人再次上衝。

連續接力了兩次,古凡才成功站在了地面之上,掃了眼周圍的狼藉,就連他自己都不由的驚歎了一聲,旋即,眼神直直盯着遠處那已經從地面爬起來的慕昂然。

古凡受創,慕昂然比古凡更不好受,即便方纔總體來說算是慕昂然佔了上風,可是,本就身上帶傷的他再次受到重擊,可想而知,無疑是雪上加霜,讓他的臉色更加慘白,口中還不停的有鮮血溢出,整個人看上去狼狽無比,全然沒了往常時的神風俊朗。

“慕昂然,你還有什麼本事?如果僅僅是這些,那就太叫人失望了。塔納第一天才看來也不過如此。”古凡一步步的嚮慕昂然走去,臉上依舊是那般的狂傲,語氣依舊充滿了諷刺,不管在什麼時候,古凡都不會在氣勢上輸給對方,在贏面更大的時候,更不會!


“古凡,我不得不承認,你的命真的很硬,連這都打不死你。你確實是個很好的對手,我承認你帶給我了那種討厭的危機感,可惜,如果你認爲我這就要敗了那恐怕就要讓你失望了,孰強孰弱,尚未可知!”慕昂然冷笑了起來,露出一口被鮮血浸染的牙齒,顯得有些悽慘,可他的眼睛,突然變得無比明亮起來,那濃濃的殺意,無限,蔓延而出。

“是嗎?”古凡的臉色微微凝氣,心中強烈的不安涌現,他感覺到了慕昂然有一種破釜沉舟的氣勢,似乎要和他展開最後的玩命了。

當即,古凡不敢大意,拼命的集中那萎靡虛弱的靈魂力,“轟”的一聲,金色的魂焰再次在他身前顯現,而這次的魂焰和以往的都不同,它更加的璀璨,更加的炙熱,更加的狂暴,更加的高貴,更加的神祕,因爲,那金色的斑紋在裏面隱隱閃動,仿若要讓魂焰沖天焚燒一般,那姿態,勢不可擋!好像要焚化了衆人的靈魂!

古凡也不想再拖延下去了,這是他最強一擊,他要用這一擊,徹底的擊潰慕昂然,他知道慕昂然也許還會有着什麼更強大的底牌,可是,古凡無懼,他對含有金色斑紋的魂焰,有着強烈的自信!

古凡的魂焰一出,周圍的空氣就發出了“嗤嗤”的嘶鳴聲,一陣陣青煙憑空冒起,空間模糊扭曲,古凡方圓數米之內的區域,再有沒半絲水分的存在,地面,快速乾裂起來,那雜草,瞬間變成了灰燼—

驚駭,震撼!這是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的第一反應,那金色魂焰中所傳透出的磅礴能量,讓他們都心生恐懼,雲煙雨還是第一次看到古凡動用這金色斑紋,竟強大到了這種程度,她心中說不出來是什麼感覺,曾經那個在她眼中還不值一提的傢伙,現在竟變得如此強大。

站在古凡對立面的慕昂然,臉色也隨着金色魂焰的出現而猛然沉了下去,他眼睛微微眯起,感受着那衝擊而來的無盡熱浪,他巍然不動,就在與此同時,他那挺拔如槍的身軀徒然爆發出一陣耀眼的銀色光華。

同時,他頭頂的蓮臺猛烈的顫動了起來,那光芒激烈的陣陣閃爍,一股股澎湃的狂暴能量瘋狂的傾瀉而出,這能量,竟然比起古凡的金色魂焰,也不遑多讓!

銀色光華,那是銀色光華,而不是淡銀色的光華,那代表着什麼?看到這一幕的人無人不知,那是玄級中階靈技的特徵,慕昂然竟然身懷玄級中階的靈技,這讓所有人的眼睛都瞪大了起來,不敢置信,慕昂然竟掌握習得了玄級中階靈技!

衆所周知,等級越高的靈技就越難修煉,一般人就算得到了玄級靈技,想要練成也是需要一段漫長的時間,這也導致了許多靈脩者空有寶山但難以發揮的尷尬,有一些靈脩者,即便是到了靈狂靈王的境界,也難以完全掌控玄級的靈技!

靈技功法等級越高越厲害,同樣的修煉難度也是成正比的增加!而此時的慕昂然竟然能爆閃出銀色光華,很顯然,他習得了玄級中階的靈技,就算沒有完全掌握,恐怕也八九不離十了,這如何能讓他們不震驚?塔納第一天才的名頭,不是空穴來風!

看到這一切,古凡的瞳孔劇烈的收縮着,他的臉色凝重無比,當即,大喝一聲:“慕昂然,我果然沒有輕看你。”聲音落下,古凡便不再猶豫,那金色的魂焰,瘋狂的嚮慕昂然所在飛掠了過去,這回,輪到他先發制人了!

一道金色的幻影在空中劃過,拖出了長長的尾巴,所過之處,空間模糊無比,讓人看得眼睛生疼,而首當其衝的慕昂然卻是一動不動,隨着他身上爆發出的銀色光華,一股狂暴到極限的氣浪卷席而出,地底的數塊巨石,都被連根拔起。

“浩然正氣!”就在那金色魂焰離他不到三丈的距離時,慕昂然爆喝的聲音出現,在這森林中傳蕩久遠,仿若要把人的耳膜都震碎了一般。

同時之間,他身上那璀璨的銀茫出現了剎那的停頓,緊接着瞬間凝聚在他的身體內,隨後,隨着他雙手的推出,猛然傾瀉,那是一道如長虹般的氣浪,宛如能傾軋一切的衝擊波一般,銀茫四溢,宛若天上銀河般的浩瀚。

那氣浪所帶出來的聲勢,讓周圍的人都不敢直視過去,因爲那激盪出來的能量,好像會把他們的眼球都刺破一般—

這是驚世般的一幕,轉瞬之間,眼看那都龐大到讓人心顫的金色魂焰和強勁氣浪就快要轟擊在了一起—

(1點半之前還有一更。) “仗劍三式,第一式!”徒然,在那即將轟撞的一刻,幾個鏗鏘的字眼從古凡的嘴中吐了出來,他那長劍輕輕擡起,一股劍斬長空般的氣勢涌現而出,淡銀色的光華即便是在這個時候也是那般的耀眼,隨意的一劍,隨意的一個出劍招式,卻激盪出無盡的威勢。

“吟!”那劍鳴傳蕩九天,宛若一柄銳利的長劍傳透進衆人的心底,緊接着,一道劍光從古凡的長劍衝形化而出,形成了一柄透明的長劍,那劍勢給人一種無以倫比的超強穿透了,好像空間,都會被其刺穿一般!

“轟!”當衆人還沒從那劍影中緩過神來的時候,另一邊,那巨大的轟鳴聲就炸了開來,這一刻,整片森林仿若都在劇烈的震動,好像隨時都要坍塌了一般。

那金色魂焰和氣浪轟撞之地,光芒四濺,那一圈圈以肉眼能見的能量波向四面八方衝擊而去,所過之處,空間無一不是扭曲得不成模樣,那被觸及到的大樹,瞬間被那超強的衝擊力整個擊斷,轟然倒地。

整個動機,波及到了周圍三十米的區域,所有在這距離內的靈脩者,全都是被掀飛了出去,就連雲煙雨也不例外。

“噗嗤—噗嗤—”首當其衝的古凡和慕昂然二人,同時的連續噴出數口鮮血,身體都猶如颶風中搖曳的枯葉一般,倒飛了出去,而那在最後關頭被古凡擊出的透明光劍,竟勢如破竹的一衝而上,那超強的衝擊波,也只能讓其的速度減緩了一些,瞬間就被刺穿,直襲慕昂然而去!

“嗤嗤—”一道爲不可聞,但又詭異清晰的聲音響起,只見那劍影轉瞬間就追上了倒飛中的慕昂然。

從慕昂然的右胸而進,從後背而出,乾淨利落,帶起了一片血花,根本沒有受到絲毫的阻礙,這就是仗劍三式的可怕,超然的穿透力,別說一個血肉之軀,就算是一座山峯擺在眼前,恐怕也能一穿而透!

“砰砰。”古凡和慕昂然幾乎又是同時重重的摔落在了地面,各在一邊,相隔了百米的距離,在他們相隔的距離中央,一片狼藉,儼然成了一片廢墟,一個深坑出現,到處都是坑坑窪窪,竟看不到一處平坦—如此強悍的破壞力,比之方纔那一對轟,要可怕了太多!

整個空間都陷入了短暫的寂靜,就連對付紫冠魔蛇的那些靈脩者,甚至連紫冠魔蛇都被這場面震撼住了,紛紛的呆愣相望,他們只感覺心在顫抖,慕昂然的強大可以接受,作爲盛名在外的納塔第一天才有這能耐也不足太過奇怪。

可古凡的強大,卻是深深地讓他們折服,震撼,震驚!這是一個靈師一星境界的靈脩者應該擁有的能量嗎?這是兩個靈師後期都不到的人能夠造成的破壞力嗎?

這顯然,超出了大部分人的理解範圍,同爲靈師境界,相差,卻是天地之別!今天親眼所見的這慘烈一戰,註定了要在他們的心中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即便有朝一日他們中也許有人會成爲超然強者,可是,都無法讓他們忘卻這一刻的震撼場面!

看着久久沒有動靜的古凡和慕昂然,衆人心中都不由的想到:“難道這兩人都無法再站起來了嗎?更或者就這樣死了嗎?兩敗俱傷沒有贏家的結局?”

“啊。”突然,一聲慘叫,打破了這片區域的沉寂,也讓衆人回過神來,轉頭望去,赫然是那紫冠魔蛇趁機又襲殺了一名靈脩者,顧不得別的,戰鬥,再一次打響—

“古凡!”數道驚急的驚呼響起,古堅雲煙雨等人不去管那幾名對手,紛紛向古凡掠去。那幾名家族子弟在這般境況下,也無心再戰,跟着向另一邊的慕昂然所在趕去。

“咳咳—”劇烈的咳嗽聲從古凡的嘴中傳出,連帶着一片鮮血,輕輕睜開了有些渙散的眼眸,望着焦急來到身前的幾人,他用力的甩了甩頭疼欲裂的腦袋,蒼白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剛剛從泥土堆裏爬起來,沒想到這還不到片刻時間,就再次差點被泥土掩埋—

“死不了。”古凡虛弱的說道,隨後雙手撐地,艱難的半坐起來,渾身上下,已經一片狼藉,那衣衫,都破爛不堪,早已被鮮血浸溼,擡起眼眸,遙遙的望向了百米之外的慕昂然所在,見被幾人圍住的他躺在地上,依然是一動不動,古凡心中冷笑起來,同時也鬆了口氣。

這慕昂然,果真強大。在身受重傷的情況下,還能有這麼強大的殺傷力,如果是在他的全盛時期,這場對戰,還真的是個未知數。

不過現在,古凡卻堅信,慕昂然不可能在爬起來了,可是,他還能爬起來,雖然他的傷勢很重,但並沒有到那種性命攸關的地境。

“我就知道,你這傢伙沒這麼容易出事。”見古凡還能自己坐起來,雲煙雨幾人都是發自內心的鬆了口氣,無形中,雲煙雨竟然發覺自己會很緊張古凡,這心緒,讓她有些不安。嘴中淡淡的說了聲。

“爲什麼這麼說?”古凡歪着頭,看着雲煙雨那美輪美奐的臉龐,好奇的問道。

“別人都說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雲煙雨理所當然的說道,古凡忍不住輕笑了一聲,贊同的點點頭,煞有其事道:“有道理。”

他這一反應,頓時讓剛纔還滿懷擔憂的古堅幾人都有些哭笑不得,雲煙雨也是無奈的剜了古凡一眼,這傢伙,還真是無法形容了,這個時候還能有這樣的心態,不得不說真能稱得上是一個奇人—

“古凡,你還真是一次次的帶給我驚喜,我已經很高估你了,沒想到,你以前還一直在保存實力,你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強大了太多。甚至讓我有些懷疑,今天的你,到底有沒有拿出全部的實力?”

雲煙雨怔了怔俏臉,盯着古凡輕聲問道,美眸一眨不眨,似乎想看到古凡的心裏去,可最終他還是沒能從古凡那深不見底的黑眸中看出任何的蛛絲馬跡,反而差點有種要深陷下去的感覺—

“呵呵,能讓第一美女驚喜我還真是感到榮幸。不過,只要你別愛上我就可以了。”古凡輕笑着調侃了一聲,雲煙雨嫣然一笑,什麼都沒說,笑容有些深意,不過卻讓人難以看懂。

“古凡,那魔蛇似乎快要支撐不住了,我們現在是不是要先去把那畜生斬殺,把它的屍體搶奪過來再說?那可是能代表一枚二級高階魔核。”古堅掃視了一眼遠處的戰鬥,對古凡說道。

古凡頭也沒回,就輕輕搖了搖頭,盯着遠處的慕昂然所在,眼神之中閃過一抹殺意,語氣有些陰冷的說道:“不,先對付慕昂然,他身上的魔核,應該不比那紫冠魔蛇的屍體差了多少,如果沒猜錯的話,這森林中會有三頭二級高階的魔獸,是前三名必得之物,雲煙雨得到了一枚,這紫冠魔蛇也出現,還有一枚,不出意外的話,恐怕就在他的身上,這森林中,也只有他有那個能耐有機會斬殺二級高階魔獸!”

說着話,古凡用眼神制止了想要扶他的古堅,憑自己的能力站了起來,一步步的嚮慕昂然所在走去,雲煙雨和古堅等人臉色都是微微一驚,對視了一眼,他們從古凡剛纔的話中都能聽出他對慕昂然毫不掩飾的殺意。

“古凡,你當真想要在這裏擊殺慕昂然?你知不知道這會是什麼後果?”雲煙雨快步上前,皺眉說道。

“機會難得,爲何不殺?”古凡冷笑了一聲,說道,語氣堅定,他從來就不是喜歡給對手機會的人,特別是慕昂然這樣強大的對手。

“你瘋了,盛靈會舉辦了這麼多屆,還從沒有人敢在這裏殺人!你這是在踐踏盛靈會的規矩,即便你是古凌天的孫子,他們也會當場把你轟殺的。”雲煙雨有些焦急的說道。

“我古凡說話,有些事情從來說一不二,說了不死不休,必定不死不休。他不是認爲我不敢殺他嗎?我偏偏就敢!怎麼?你怕了?”古凡瞥了雲煙雨一眼說道,腳步沒有絲毫停頓:“別拿那狗屁的盛靈會來壓我,他們不是就想看到我和慕昂然一戰嗎?我如他們所願,不過是死戰而已!我倒要看看他們到底能拿我怎麼樣!”

雲煙雨有些震驚的看着古凡,看着古凡那彷彿不殺慕昂然誓不罷休的表情,她心中複雜萬分,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纔好,這傢伙,絕對是個瘋子,是個不在乎任何規則,不畏懼任何後果的瘋子!得罪他,簡直是噩夢!他什麼事情都有可能做得出來。

古堅三人對覷了一眼,都能看出對方眼中的驚疑,但什麼都沒說,不約而同的跟着古凡的步伐而去,不管古凡做些什麼,他們都會毫無理由的支持,他們相信,以古凡精明,絕對不會做出毫無退路的事情,他會有這樣的決定,必然有他自己的想法!

這不是對古凡盲目的信服,而是憑着他們對古凡的瞭解! “嘖嘖,你們這幾條狗當的還真敬業,這個時候還想護着慕昂然?你們認爲憑你們的本事可能嗎?”古凡來到慕昂然近前五米處停下,看着那擋在慕昂然身前的四人,嘴角掛着冷冷的弧度說道,即便是他現在看起來臉色慘白,虛弱狼狽,可那氣勢,還是讓幾人眼中懼意頓生。

古凡的強大,似乎已經在他們心底打下了烙印,那是能把慕昂然擊倒的變態!並且,他還僅僅是一名靈師一星的靈脩者。還是一名恐怖的奇異魂鍊師!他的潛力,無窮的廣闊!

“真是有些可惜了,剛纔那一劍沒射穿你的心臟,要不然多省事?”古凡的視線透過幾人之間的間隔,落在了已經被扶起,靠在一棵大樹旁的慕昂然身上,他的右胸處,有一個猙獰的血洞,鮮血止不住的流淌出來,即便是他拿手去按,也無法止住,他的嘴中還在不停的咳嗽着,鮮血隨之流出,瞳孔一片無神渙散。

顯然,他的傷勢極其之重,就算不死,也是強弩之末,連起身都無法做到,更別說再戰之力了,他現在就是一隻任古凡宰割的羔羊。

慕昂然望着古凡,眼中有着驚恐流露,即便掩飾的再好,還是能夠看出,剛纔古凡和雲煙雨的對話並沒有刻意隱瞞,聲音也不小,被他全都聽進。古凡這個瘋子在這裏真的敢殺他?!在死亡面前,他也不例外的害怕了。

他不甘,不服,這是他人生中唯一的一次失敗,而這個代價竟然就是死亡?他還有無量的前途,還有一大片的天空等着他去翱翔,等着他去征服,他是人中之龍,無法接受一次失足所帶來的代價就是被剝奪了生存的權利!

他恨,他恨不得吃了古凡,這一切,都是古凡造成的,他恨那天晚上爲何沒有不顧一切的斬殺了古凡,即便會付出慘痛的代價,可也比今日即將面對死亡來得要強!


“古凡,你不敢殺我。”慕昂然的瞳孔劇烈的收縮,盯着古凡搖頭說道,可語氣是那般的沒有底氣,似乎是在自我安慰一般。

“是嗎?我會讓你知道我敢不敢的。”古凡嘴角的弧度再次擴大,他能清晰的感覺到慕昂然心中的畏懼,他真的害怕了,恐怕此時的自己在他面前就是個瘋子,是個惡魔吧?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你不是喜歡高高在上盛氣凌人嗎?我就要把你狠狠的踩在腳下。

你不是認爲塔納城年輕一輩你是第一人嗎?我就要讓你知道,你在我面前什麼都不是!

“滾開,誰敢阻我,我就殺誰,連慕昂然都敢殺,屠你們還不如屠狗?”古凡慢步的上前,看着還立身不動的幾人,語氣冰冷的說道,讓幾人的臉色連連變換,有些躊躇不定。

古凡心中冷笑一聲,繼續說道:“以爲現在的我沒有殺你們的本事嗎?儘管來試試。”隨着古凡的話,跟在他身後的古堅三人也大步跨前,和古凡並肩而行,身上殺意畢露,讓那幾人的臉色更加的難堪,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事已至此,你們也不必裝腔作勢了,滾開吧。”突然,從古凡幾人身後傳來雲煙雨的聲音,在這關頭,她還是鬼使神差的選擇了站在古凡這邊,這次的站隊是非同小可的,可以說,這句話一出,她就站到了和慕家勢不兩立的位置,她這是間接在送慕昂然去死—


“姐姐—”飛快和古貝貝一起跑上前來的雲之軒,頓時驚急的喊了一聲,看着那幾乎垂死般的慕昂然,滿臉的不忍,似乎想對雲煙雨說些什麼,可被雲煙雨的眼睛一瞪,道了聲:“閉嘴。”後,就再也說不出半個字。只能幹爲慕昂然着急,畢竟,他和慕昂然還是有交情的。

聽到雲煙雨的話,那守護在慕昂然身前的四人,再也堅持不下去了,連看都不敢回頭去看慕昂然,默默的退到了一旁,他們與慕昂然之間,談不上有多深的交情,一直都是利益關係罷了,如他們這樣家族子弟之間的相交,皆是如此,見風使舵的事情並不值得稀奇。


從始至終,慕昂然沒有說一句話,只是在雲煙雨說話的那瞬間,他頓時心如死灰,眼中閃現出無盡的痛苦,這個他摯愛的女人,如此無情的掀開他最後的依仗,那是一線生機。

但對雲煙雨來說,做出這一切,並沒有什麼良心上的不安,他和慕昂然本就毫無瓜葛,不但對慕昂然沒有分毫好感,更是對其討厭有加,一直處於對立面,何來不安一說?

“慕昂然,我真的有些替你感到悲哀—”古凡走到慕昂然的身前,居高臨下的俯視着慕昂然,有些憐憫的說道,當然這並不是真的憐憫,更多的是譏諷,在生死關頭,竟沒有一個人願意真心幫他,還有什麼能比這更加的悲哀呢?在這點上,古凡自信,比他強!

“廢話就別多說了,古凡,真敢動手,就給個痛快,我在下面等你。”慕昂然直視着古凡,到了這幾乎不可挽回的地步,他眼中的恐懼也徹底消失,有的只是死灰。

他至始至終,都沒有說一句哀求或者軟弱的話,更沒有在那幾名家族子弟放棄他的時候而竭斯底裏,倒也算是個有傲骨的人!這一點讓古凡有些另眼相看。

“怎麼?這麼簡單的就想死?恐怕沒那麼容易了,那天晚上我就說過,你給我的,我會十倍奉還,我還清楚的記得,那一天,我身上有十五處劍傷。你說我要怎麼樣才能在你身上劃上一百五十劍呢?”


古凡的話語,讓周圍幾人都忍不住有些頭皮發麻,而慕昂然卻是冷笑對之,不言不語,連死都豁出去了,還在乎那一些皮肉之苦?

“古凡,昂然大哥已經這樣了,他已經敗給你了,你放過他這一次吧?”雲之軒最終還是做不到無視,走到古凡身後有些祈求的說道。

“別讓我感覺你比我想象中的還蠢,那樣對你不會有半點好處,當然,你的求情在我面前,也不會起到半點作用。”古凡冷冷看了雲之軒一眼,毫無感情的說道。

“閉嘴,這件事不是你能插手的。”雲煙雨皺眉對雲之軒低喝道,她看向古凡的眼神,有着思索的神情,似乎是在琢磨着什麼,她越想越不相信,古凡會瘋到這種地步,一定是她還遺漏了什麼。

雲之軒滿臉憤怒的瞪着古凡,最終在雲煙雨的嚴厲表情中,還是無奈的哼了一聲,氣惱的把頭撇向了一邊,不敢去看慕昂然。心中充滿了愧疚。

“該還的總是要還的。”古凡冷不丁的說了句,隨後,他動手了,長劍輕輕嚮慕昂然挑去,一道強勁的力道頓時把慕昂然掀飛了起來,隨後,古凡手中的長劍連續的揮動了起來,速度越來越快,每揮一下,就會有一道金色劍刃般的靈氣出現,劃割在慕昂然的身上。

每一下,都會帶起一片鮮紅的血液,頓時,那不停飛舞的鮮血,在空中宛若一朵朵耀眼的花兒,滲人心扉。

“嗤嗤嗤嗤。”刺耳的聲音不斷響起,那一夜的場景,再次出現,只不過這次換成了古凡肆虐慕昂然,並且更猛烈了數倍。

不到片刻的功夫,慕昂然身上至少被劃了數十下,幾乎全身都是傷痕,慕昂然的神智已經有些不清楚了,他甚至感覺到了一股冰涼的氣息在全身上下蔓延,雖然他沒有經歷過這樣的感覺,可是他也能知道,那是死亡的氣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