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他們四個雖然被柳無邪一拳掀飛,一切歸咎他們沒有做好防備。


柳無邪好像突然出現在他們四個中間,來不及反應,柳無邪已經出手了。

石遠一臉猙獰,他最想殺死柳無邪。

誅殺柳無邪這個計劃,也是他提出來的,得到閣主同意。

「靈瓊閣,真的很好,我沒有主動去找你們麻煩,你們卻主動招惹我,那靈瓊閣也沒有必要存在了。」

邪刃出現在柳無邪掌心,準備大開殺戒。

「小娃兒,誰給你的膽子,敢說出如此狂妄的話來。」

那名鷹鈎鼻老者手中拐杖狠狠敲擊地面,四周山石不斷的炸開,形成一股漣漪,湧向柳無邪。

「就憑這把刀!」

柳無邪沒有多餘的廢話,身體長驅直入,沖向他們四個。

「一起出手!」

鷹鈎鼻老者一聲招呼,四人迅速出手,形成一個戰圈。

四人實力都不低,實力最低都是巔峰地玄境。

陳若煙一臉的焦急之色,她非常清楚這四人的實力,就在剛才不久,她親眼看到他們四個聯合一起,斬殺一尊半步天玄境。

「垃圾一樣的東西,給我死吧!」

邪刃爆射出萬丈光芒,遮天蔽日,方圓千米都被這一刀籠罩,場面恐怖無比。

窒息的刀氣,壓制的他們四人呼吸都變得有些困難。

「這是……這是天靈器!」

石遠像是見了鬼一樣,不敢相信,柳無邪手裏竟然有天靈器這種法寶。

另外三名長老臉色不淡定了,出手的速度明顯不如剛才。

面對天靈器的碾壓,石遠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這才幾個月時間,柳無邪的實力,提升到如此恐怖的程度。

商會盛事結束的時候,柳無邪不過低級靈玄境而已。

一眨眼,居然突破到地玄三重。

這種跨越速度,讓人震駭。

「你們還有點見識!」

柳無邪發出一聲冷笑,邪刃並非什麼天靈器,只是氣勢堪比天靈器而已。

邪刃陡然變化,化為一道道刀氣,鋪天蓋地,第一個對付的就是石遠。

這一切都是他從中作梗,才讓天道會一次次遭遇危機。

「柳無邪,不要殺我!」

石遠嚇得亡魂大冒,身體被定格在原地,連逃走的希望都被柳無邪無情剝奪了。

另外三名長老,臉色同樣是很難看。

戰鬥才剛開始打響,石遠就開始求饒。

事實他們也想開口,礙於面子,卻無法張口。

「給我死!」

柳無邪一聲厲嘯,邪刃陡然壓下,無匹的刀氣,撕開石遠的身體。

「咔嚓!」

石遠直接炸開,化為無數碎片,消失的無影無蹤。

陳若煙轉過腦袋,不忍看下去。

就在昨日,他趕往聖壇的時候,遇到了石遠他們,就被囚禁在這裏。

幸好柳大哥來的及時,才得以獲救。

殺了石遠之後,柳無邪沒有停止,依舊是天地歸元刀。

這一次同時鎖定三人。

單憑刀法還遠遠不夠,這些人都是活成精的老怪物,手裏都有

保命底牌。

「柳無邪,我跟你拼了!」

一尊老者大喝一聲,手中出現一枚詭異的符籙。

「玄符!」

柳無邪眼眸一縮,露出一絲警惕。

靈瓊閣這麼大的勢力,手裏不可能沒有玄符。

玄符一旦炸開,肯定會波及方圓數千里,到時候不僅柳無邪會遭受波及,陳若煙很有可能直接被餘波震碎。

這不是柳無邪想要的結果。

「哼,你以為有玄符,就能跟我抗衡嗎,真是太小瞧了我。」

柳無邪發出一聲冷哼,趁著玄符還未炸開,鬼瞳術施展。

「攝魂!」

陡然之間!

四周空間開始塌陷,柳無邪目光鎖定這名老者。

老者眼前一陣模糊,神識陷入混沌,意識不受自己控制。

趁著這個時候,柳無邪再度出手了。

「大寒冰術!」

無邊的寒冰之力,將這柄老者控制起來,無法施展玄符。

還未等到他神魂恢復,靈魂之矛刺穿他的元神,攝魂順利剝奪他的靈魂,吞噬進來,壯大自己的魂海。

一切在電光石火之間發生,另外兩人還沒反應過來,柳無邪已經將其殺死。

太快了!

快的不可思議。

這已經不是正常人能做到了。

如果柳無邪是天玄境倒也罷了,他不過地玄境啊。

玄符落入柳無邪掌心,這可是好東西。

如今突破地玄境,柳無邪可以輕鬆刻畫玄符,只不過刻畫玄符需要的資源很恐怖。

每一枚玄符,都價值連城,就算是天道會,如今販賣的都是靈符,無限於接近玄符的存在。

「快走!」

那名鷹鈎鼻的老者招呼一聲,突然朝遠處遁去,準備逃走。

手中出現一枚符籙,突然捏碎,化為一團光芒,將他們兩人包裹起來。

空間一陣扭曲,兩人竟然消失在原地。

「遁符!」

柳無邪嘴角浮現一抹冷笑。

這種遁符如果在真武大陸,他還真的沒辦法。

強大的遁符,可以短時間內將人傳送到萬里之外,絕對是逃命的法寶。

這裏是天棺內部世界,柳無邪對這裏的環境,了如指掌。

鬼瞳術施展,周圍的視線一點點變化。

兩人遁走之後,並未走遠,就在幾百米之外。

因為這裏不是真武大陸,空間法則異常。

柳無邪突然消失在原地,踩着奇怪的步伐,神奇的出現在百米之外。

「我們逃走了嗎?」

那名年紀較小的長老朝鷹鈎鼻老者問道。

「遁符雖然在這裏不能傳送很遠,幾百米是有的,趁着他還沒發現我們,趕緊走。」

鷹鈎鼻老者心裏很清楚,遁符只是將他們挪出戰鬥中心,卻沒有傳送太遠的距離。

「想走,你問過我同意了嗎。」

柳無邪身體一點點浮現,就像是從虛空中走出來一般,莫名其妙的出現在他們面前。

看到柳無邪的那一刻,兩人像是見了鬼一樣,徹底不淡定了。

柳無邪是如何找到他們的,又是如何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毫無徵兆。

他們卻不知道,這裏的一切,都瞞不過鬼瞳術。

「柳無邪,你真的要斬盡殺絕嗎!」

鷹鈎鼻老者發出

一聲獰叫,聲音沒有剛才那麼淡定。

除非是天玄境前來,不然沒有人是對柳無邪對手。

他卻不知道,一般的天玄一重前來,也未必是柳無邪的對手。

「你們自己解決,還是我來幫你們。」

柳無邪臉上不帶一絲感情,直接宣佈了他們的死刑。

從他們綁架陳若煙的那一刻開始,就註定了這個下場。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