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他們一起入座,繼續喝酒吃菜。


這荊楚大地,魚是必不可少的,桌上各種魚,讓許風感覺到了濃濃的地域氣息。

「我看許將軍說話,倒和我們荊楚語言有些類似,以前沒聽說許將軍家鄉何方?」小白問道。

「我在巴國長大!巴國和你們隔得很近!所以我們語言能相通。」許風說道。

「難怪不得,許將軍在巴國的經歷一定很難忘吧!」小白問道。

「是呀,那裡雨多,山多,江河多,一個山的民族!不像這裡,長河更寬,地勢更平,好地方啊!」許風說道。

「我們這裡湖泊眾多,山林也多,神話傳說也多!所以我們的音樂很發達!不過講到勇武之氣,巴人不可小覷啊!」小白笑了。

「是呀,我要是呆在這裡久了,我也許都會成為一個騷人!」許風笑道。

「是呀,許將軍一表人才,如果寫詩歌一定是相當好的!」大家都酒後隨意說話了。

許風大笑,冰兒和夢兒都用捉弄的表情舉杯,「許詩人,來干一杯!恭喜你成為詩人!以後可以免除兵役和徭役,只需要每月給王朝的采詩官提供詩歌就行了!」


許風更是哈哈大笑了。

小白公子更是大笑不已。

「來,喝酒,公子!」許風舉杯。

他們一起盡歡。

武士們在宴會廳里也在盡情吃喝,這樣機會難得。平時都是刀里打滾的漢子,難得順利完成了任務,一起可以放鬆下。

午宴過後,大家都愉快地在花園封閉的亭子里喝茶。

「今晚大家就住在我這裡吧,明日再走!」小白說道。

小白還有很多話想單獨和許風說。

「那我們就明日走吧!」許風對大家說。大家都點點頭。

公子小白大喜,他拉著許風不斷說話,從童年經歷到練武感受,都使勁地說著。

許風和他聊得十分愉快,因為在許風經歷里,也有很多東西想說出來,難得有個人也是如此。

其餘人看他們聊得開心,都笑著各自去玩。他們看魚的看魚,聊天的聊天。這樣一個閑適的下午就過去了。

許風看著頭上的天,想到了朝歌,想到了天下,想到了東南夷。

許風突然嘆息一聲。

「許將軍不必嘆息,這天下事自有定數!我知道許將軍是悲憫百姓,但有些事不是我們能做主的!」小白說道。


許風看著小白,連小白這樣的王子都說很多事不是個人能做主的,那天下誰能做主呢?

「是啊,你看啊!即使我們不做王,很多人都會想當王,想擁有一切。無數的人他們都想不勞而獲,想擁有很多的東西,金錢美人!他們貪得無厭,最後還是成空!」公子小白說道。

他們一起聊著,一直到很久。晚上他們繼續飲酒作樂,這樣的日子很輕鬆,許風也很開心。

晚上回到了住的房間,許風看著兩把寶劍,把玩不已。

劍鞘是蛇皮做成的,上面鑲嵌著一些紅綠藍的寶石。劍柄是上好的材料做成,做工精細。

拔出了劍,寶劍的鋒刃很好,雪亮一片,許風拔下了一跟頭髮,他輕輕吹動。頭髮落上去就斷了,斷的時候還有微微的金屬聲。

許風點點頭,自己已經有了蒼浩的寶劍,這兩把劍給誰用呢?他想到夢兒用的是家傳寶劍,玉笙的劍也是巴國珍品。冰兒和小雪還沒有寶劍,這兩把劍正好給她們用吧。

許風點點頭,他拿著劍走到了冰兒的房間。

冰兒在燈下正在想心事。

「大哥!」冰兒笑著喊他。

「冰兒,我想這兩把劍你和小雪一人一把!她們的劍都不錯,只有你們沒有寶劍!」許風說道。

「謝謝大哥!」冰兒看著寶劍笑了。

「來,試下!白天你們沒試過!」許風笑了。

冰兒拔出了劍,「真是好劍!以後一定會起很大作用的!」

「是呀,以後事多呢。」許風看著她突然想起了在雪山冰川里那晚的場景。

許風看著她,冰兒也突然臉紅了。許風一把抱住了她。

那一刻彷彿天昏地暗,兩個人都有些暈了。彷彿那個雪山冰川在眼前,他們在那樣純凈世界里,彼此相愛相依。

古老的傳說在這一刻蘇醒,心裡的渴望在這一刻即將萌動。這個溫柔身子在許風懷裡,許風意亂情迷。

可是一陣笑聲傳來,「好呀,你們趁我不在在做啥?」

許風翻了下白眼,冰兒掙脫了他。

冰兒笑道,「夢兒妹妹,他欺負我,你還不來幫我!」

夢兒站在房間里,笑嘻嘻地看著他們兩個。

「我不信,冰兒妹妹武功這樣高強,大哥想要欺負你可不是件容易事。坦白,你們兩個是不是一拍即合啊!」夢兒一本正經的說道。

許風看著夢兒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笑什麽?」夢兒說道。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大興三年十月初三

一個令秋之國大臣們苦惱已久的問題終於解決了。他們的大名今日終於成婚,原本他們還有點擔心他們的大名是不是那裡不好使。當然他們也有想過是大名不好女色,雖說大名偶爾會用欣賞的目光讚美著那些豐滿的美人們,但誰知道,這是不是大名隱藏自己喜好龍陽的偽裝。

要不然為何大名久不成親?為何總是和身邊的絕世美人翠子小姐總是不對付?不過大名到底是喜歡男人還是女人這已經不重要了。只要大名成親,留下他的子嗣就夠了。要不然大名若是大業未成身先死,那秋之國的輝煌將毀之一旦。這不是他們想看到的。


因此他們只是需要一個以防不測的繼承者。

…..

因為念叨已久的大事終於完成了一半。因此在大殿里喝酒的大臣們都不免多喝了一些。交談的聲音不免提高了一些。有些大臣之間或是因為職務上的本職或是生活之間的瑣事。本就一直積累著的矛盾,因此大殿里的聲音不禁有些混雜吵鬧。

灰原誠向來喜凈,在這種場合自是呆不慣。他雖有心訓斥一下他們,但今天畢竟是他大喜的日子。倒也沒說什麼,讓他們放鬆宣洩一下也好。總比忍到極致的時候,給自己人捅刀子強。

不過有他在的地方,他們也會畏手畏腳,因此在簡單的交待一下之後,灰原誠就離開了婚宴。心裡想著就讓他們放肆一個晚上吧。

離開婚宴的灰原誠向著新娘子所在的房間走去。請不要誤會,灰原誠絕不是因為單身久了就猴急著想入洞房而做出這樣的舉動。畢竟就憑他大名的身份而且還是一個非常有錢的大名,如果這些年他想,那麼所謂的三宮六院,嗯,這或許不行,絕美而又超強的翠子可能會用雙刀流削他…….

打開房門,灰原誠就看到做為新娘的宮本清已經跪在房間門口前,看來已經等候多時了。

「大名…..」看到是灰原誠走了進來,宮本清有些獃滯而後才回過神來這才想起迎接,只是還沒將話說完,灰原誠的雙手卻是按在了她的肩膀上。而後她就聽到了將頭稍微低下來的灰原誠所說的話。

「吶,我們已經成婚,你應該改口叫我怕夫君了。」

聲音雖然有些低,但卻能令人感受到些許溫柔。看著灰原誠微笑起來的樣子,宮本清發出這樣的判斷……個鬼嘞!

這個傢伙豈是這種溫柔的人,銀謀,裡面肯定有銀某。呵!雖說打不過你,但是想陰我宮本清,簡直做夢!想當初那武藏老祭祀那個老陰逼想坑我,還不是給我整了個死無葬身之地,一切的準備,最後還不通通都是我的。

若不是我那愚蠢的哥哥喲!誰會嫁給你這種毛頭小子。

……

原來當初的武藏大祭司收宮本清為徒,是看上了宮本清的修鍊天賦之上無上之姿。打算用秘術奪舍了宮本清。

可是令她沒想到的是,宮本清即使放在高等世界也是千萬里難尋一的修鍊天才。屬於隨便找個修仙門派都能修成仙的絕世仙才。

結果武藏祭祀奪舍不成,她的靈魂反被宮本清束縛住了自己的靈魂之海里。宮本清在靈魂之海中得到了她想要的一切,尤其是她最想要的力量以及權勢。

宮本清自出生以來就不受生父、生母待見的她還經常被人欺負。而其中令她最為難過的無疑是在她難過痛苦時尋找母親撒嬌的時候,母親那無視的態度,那厭煩的目光。她討厭這樣,她開始逃避,開始躲藏。但即使如此那些人永遠都能找到她。在嘲笑聲、鄙夷而又嫌棄的目光中,小小年紀的宮本清慢慢學會了保護自己。

不過幸運的是她同父同母的哥哥卻還是很是關心疼愛她的。雖然事實上屁用沒有,但卻無疑讓宮本清感受到了那一絲溫暖。

然而她一直所珍視的哥哥終究還是變了,他背叛了她。

什麼七夜大名英勇無雙、少年俊才與她宮本清實乃萬里難尋的佳配。呵,通通都是狗屁。

她真的很難過,為什麼她的哥哥是那麼的愚蠢,她為什麼掌握著武藏國頂上的權利?又為什麼到處遊山玩水?又是為了什麼費盡心神想出適合武藏國的政策?

她到底是為了什麼?

宮本清知道,她的哥哥宮本武是知道一切的。

當她知道七夜大名提出讓自己嫁給他的那一刻起,以及哥哥那略有些躲閃的眼神。宮本清就已經明白了一切。

他那是是怕了呀,他不相信自己了,呵,或許他從未相信過自己吧。行吧!你就自個玩去吧!

於是帶著些許自嘲的笑容,宮本清答應下了這門婚事。這將是她為宮本武做的最後一件事…….

………

「是,夫君。」宮本清於是改了口。只是其聲色卻是那樣的柔美婉轉的聲音,配上其絕美的容顏,那是何等的魅惑無雙,我見猶憐。

至少灰原誠很是喜歡,只是他卻知道,這個樣子卻不是眼前的美人所真實的樣子。畢竟武藏國的人都知道,他們的公主大人不僅左牽黃,右擎蒼還會挽弓射大妖。是何等英豪之輩!要不然就憑公主大人的無上美貌也不至於當了二十多年的黃花大閨女。

「坐了很久了吧,開始休息了吧。」跪坐很累,即使習慣了,坐久了還是會又酸又疼。因此灰原誠將向宮本清扶起來向被窩走去。

「嗯。」宮本清並沒有反抗,而是乖乖的順從了。跟著灰原誠走進了被窩裡。

宮本清先是進了被窩,而後看到灰原誠自己開始脫起了衣服,宮本清有些緊張了起來。雖說她已經接受了命運。但是想到待會兒之後,她就會做和那些令人害羞的圖冊裡面做一樣的事情。她感受到自己的臉開始發燙,想也不用想已經變紅。她急忙將被子蓋過了自己的頭。掩飾自己的窘狀,聽著外麵灰原誠在不斷窸窸窣窣的脫衣聲。心跳越來越快,內心也是越來越慌亂了起來。

終於,不知宮本清心理複雜變化的灰原誠也爬進了被窩裡。宮本清偷偷的看著灰原誠,只見其打了個響指,整個房間就這樣暗了下來。

而後宮本清能夠感受到灰原誠的一雙微微發熱的手撫摸起了她的全身。感受著對方的呼吸聲以及那異樣的觸覺。宮本清不自覺的發出了些聲響。

……

(本人沒文化,百度也用不好。查半天也查不到那個年代那個國家是怎麼結婚的。規矩又有哪些。以及那個時候他們到底是睡地板還是睡床我也不曉得。本書一概睡地板。

以及現在寫書真累,好多詞都不能用,話說這個程度不會被舉報吧?) 「我覺得夢兒適合去當地方官,負責審案件!」許風說道。

這時大家都笑了。

「是嗎?」夢兒也大笑了。

第二天一早,小白來到了許風門外花園裡。許風已經起床正在外面練劍。

「許將軍,父王說想見下你!」小白說道。

許風點點頭,「楚王接見,許風萬分榮幸!」

許風跟隨小白王子來到了公子府外,一輛馬車已經在等候了。

「許將軍不介意和我同車前往王宮吧!我有話和許將軍繼續說!」小白說道。

「公子客氣了,其實叫我名字就可以了!「許風對小白說。

「我們年級相仿,不如我們兄弟相稱吧!以後也好有個照應!」小白說道。

「好的,我也很榮幸和公子做兄弟!」許風笑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