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人們一陣唏噓之後又恢復了常態,現在的股指漲幅不錯,好多股票都高昂着頭,顯示一種拼搏向上的勁頭,正因爲如此,好多人在不停的追問買什麼股票好?看着這些求‘才’若渴的的眼神,楊瑋只好說出合肥百貨這個名字。


告訴了大蔥保安黃文君,那就一起都告訴吧,不管怎麼說,這隻股票基本面還算可以,流通盤不算大,最可貴的是這家公司的淨資產和公積金都不錯,具有很強的利潤分紅能力,若是拿長線應該有不錯的收益,在這樣不確定的情況下,這樣一個選擇就算對得起大家了。

人們一聽股神說了合肥百貨四個字,那勁頭,就像是奧運會百米決賽一樣直衝交易機。

“知啦知啦!”

交易機再次發出有節奏的聲音,股民們忙不迭的買着合肥百貨,因爲此時的杭州解百還在漲停的位置上,買一個同板塊的還沒怎麼漲的合肥百貨自然是首選。

股神讓買合肥百貨的消息像旋風一樣吹遍散戶大廳的每一個角落;股民們都競相的購買,不光如此,好多股民通過公用電話將此消息第一時間通知親戚朋友,那些親戚朋友得到消息後再次將此消息傳輸出去。

大江上下、黃河兩岸的股民都動了。

合肥百貨沒到下午兩點就已經漲停。

人氣型股票就是這樣,沒人賣而有很多的人買,那股價要是不封漲停就見鬼了。

真的感謝**設立漲跌停製度,要是沒有這個制度的話,今天的合肥百貨能翻番,太有人氣了!

大蔥保安很開心、裴京廣和宋光也很開心,大廳裏的散戶都很開心,而有一個人卻很不開心,這人就是範堅強範副局長。

楊瑋正坐在人羣中和大家胡侃亂聊,腰間的手機響了起來,當着大家的面掏出摩托羅拉大翻蓋手機,很拉風的接聽電話,那個年代裏有一部大磚頭手機就很拉風,而楊瑋卻是摩托羅拉大翻蓋手機,真是拉風的不得了。

人們羨慕嫉妒恨的眼光看着,心裏幻想着炒股票賺錢一定也買一個手機。

楊瑋接過電話之後和大家點點頭,便分開人羣直奔208,因爲範堅強說有急事找他,卻沒說明是什麼事情,只是說很急很急。

208室裏,楊瑋坐在範堅強的身邊,這位範副局長一段時間沒見,肚子好像小了一些,不過氣色倒是不錯,滿面紅光的樣子,尤其是腦後的幾縷頭髮好像黑了不少,氣色很好但是臉上掛着不開心,甚至有些焦急。

“小楊,和你說點事。”範堅強一見面就拽着楊瑋的手說。

“什麼事?”

範堅強很神祕的看看周圍,然後小聲的說:“我頭兩天把你的檔案弄到局裏去了,偷偷的讓他們給你弄個掛職人員…有交養老保險的地方了。”

好事呀!楊瑋一聽就樂了,講話的,自己的檔案現在在哪裏還不知道呢,沒想到這一轉眼就到了局裏,那咱不也大小的正式官一下了麼?

範堅強接着說:“在局裏你每個月都有固定的工資,只要你按月去領就行了,不過,你得回家拿幾張照片,再添一個表。”範堅強說着從皮包裏拿出一個表單遞給楊瑋。

楊瑋一看,呵呵,好傢伙,原來是人事局的大表。

這東西可是可遇不可求,添了這個表咱就是正經八百的國家公務人員了。

範堅強嘿嘿笑着,讓楊瑋將表裝在衣兜裏,然後一指電腦,“小楊,推薦個股票唄!”

得,這真是現用現交不過夜的,這還沒怎麼着就要上股票了,沒辦法,公務員的編制要緊,自己說個股票也不費什麼勁。

楊瑋翻看了一會電腦,他本想推薦一安科技,可是這票漲停的死死的,一點介入的機會都沒有;在看看杭州解百和合肥百貨,媽的媽姥姥的,這倆票也沒機會。


就在他胡亂翻看到一隻代碼是0048的時候,就覺得胸前一熱,這熱乎勁可是好長時間沒有過的了,他立刻曉得這是神獸在提示自己眼前的股票可以介入。

楊瑋將這隻叫做中科創投的股票仔細的看了看,他發現這隻股票也是橫盤了很長時間,看起來這也是一隻不錯的大牛股,再加上玉牌的提示,沒什麼問題。

“你就買0048這個中科創投吧,股價要漲了!”楊瑋很肯定的說。

範堅強貌似很內行的看了看中科創投的盤面,然後看了看基本面,最後點點頭,自言道:“股價十元,盤子不大,業績馬馬虎虎,可以搞一些!”他說着,左手擋住鍵盤,右手連按小鍵盤打開自己的賬戶。

楊瑋偷眼一看,乖乖,這傢伙資產五六十萬,沒少貪呀!

範堅強絲毫不猶豫的將所有資金一筆一筆的買進中科創投,範堅強很有經驗,他的每一筆交易單子都不大,最小的只有幾百股,最大的也不過兩千股。

十幾分鍾以後,範堅強完成交易,左手一檔,右手一按退出鍵,完成交易。

範堅強完成了交易,208室的其他人也跟着聚了過來,因爲大家都認識這位楊瑋同學,都知道他是目前來說碩果僅存的沒打過敗仗的股神。


抹着鞋底子厚粉的老大媽,不對,按照年齡沒那麼老,應該叫阿姨纔對。

抹着鞋底子厚粉的阿姨,呱嗒呱嗒的走在最前,她站在楊瑋身後,沒說話先齜牙笑,楊瑋看着她的樣子,頓覺渾身上下如萬蟻爬身、身上的雞皮疙瘩起了一層又一層,那真是受不了呀!

“範廠長,我走了哈!”楊瑋站起身就想逃跑,這年頭不逃跑等着嘎哈。

沒等楊瑋站起來,這阿姨胖胖手一拍,直接將楊瑋按坐在椅子上,這力道好比二十多歲的大小夥子,真是蠻力十足。

這阿姨一笑,說道:“我說你走啥,給咱們推薦一個股票唄?”

我靠,都什麼人呀就要股票,非親非故的!

楊瑋滿心的不想說股票,可是這阿姨卻眼光毒辣。她早已看見範堅強買的什麼股票,話卻反着說:“我發現0048中科創投不錯,我研究了大半天的基本面和技術面,應該能漲,你說呢?’

“…”

這怎麼一說話就你發現的?

楊瑋無語,範堅強卻不樂意了,他回頭白了這阿姨一眼,嘎巴嘎巴嘴想說點什麼,沒想到這阿姨不僅僅粉抹得厚,嘴上功夫更是了得,她急急說道:“我說老範,在這之前我就已經看見中科創投這隻股票了,只不過剛纔看見你買了這個,我還挺納悶的,你怎麼和我的眼光一樣呢,是不是英雄所見略同的關係呀!”

這阿姨說完,範堅強“哽”的一聲,差點沒背過氣去。

範堅強在這間屋子裏屬於孤家寡人,而這位阿姨卻是滿屋子的狐朋,周圍的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誇獎這阿姨眼光好、獨到之類的話,只把範堅強氣的“哽”了一聲又一聲。

沒辦法,股票人人都可以買,你能攔着人家咋地!

208室一陣的忙亂,這位阿姨帶頭,十來個人按動鍵盤,買進中科創投。

本來這股票的盤子就不大,這裏的股民最小的都是中戶,每個人都身價數十萬,集合起來真是一個大數字,沒一會功夫就見中科創投這隻股票嗷嗷的往上漲,一根白線被硬生生的拽了起來。

208室裏一片歡歌笑語。

範堅強更加的鬱悶,楊瑋現在也很鬱悶,因爲他知道中戶集體買進一定會打亂莊家的部署,被莊家發現就會來一次大的股價波動,這波動不是向上,一定是向下走,一定的!

真的是想什麼是什麼!

就在那些人歡呼雀躍的時候,中科創投像掉下來的飛機,一頭直奔大海。

股價開始時一分錢一分錢的往下跌,緊接着是一毛錢一毛錢的往下跌,每一筆賣單最小都是三位數,最大的有五位數,而且是連續不斷的,股價從紅盤轉爲白盤,很快的由白轉綠!

208室裏的人慌了,那阿姨也慌了。

“我說股神老弟,你看看中科創投能漲不能漲?”這阿姨走到楊瑋近前和風細雨的問。

此時的範堅強也不住的看着楊瑋,楊瑋心裏明白是咋回事,但是話說多了不好,所以淡淡的一笑,學着劉神仙的樣子說:“兵馬未動糧草先行,這成交量就是糧草呀!”

這回楊瑋可不管那些事了,他站起身大搖大擺的離開208室。

屋子裏的範堅強成了被詢問的對象,阿姨擦着額頭上的屋漏痕,問範堅強,“老範,你說0048能漲不能漲?我怎麼看像是要下跌呢?”

“就是,老範,你不會是和姓楊的串通一氣來坑我們吧?”

“姓範的,你給我說說,這票怎麼還跌…你看看又跌了三毛錢!”

範堅強眼睛發直的看着盤面,心裏七上八下的不得勁,說實話爲什麼跌他不知道,但是他相信楊瑋嘴裏不會防空炮,只是這些人實在是可恨之極!

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

“有了,我騙他們一騙!”範堅強眼珠一轉記上心來。 範堅強臉掛苦悶,沉思半晌才喃喃說道:‘哎,都怪我太自私了不讓他看,人家說的0078我聽成了0048,真是倒黴透了!“他說着從衣兜裏掏出一支菸,點燃,狠狠的吸上三大口。

0078聽成了0048!

這範堅強的一句話就像一顆***,在208室中爆響!

滿臉刮大白的阿姨蒙了、跟着撿便宜說風涼話的幾位爺蒙了,都後悔怎麼碰到這麼一個耳朵長在腳後跟的人,真是小火車進礦山就是一個倒黴滴。

範堅強嘴裏嘟嘟囔囔的將電腦關上,然後唉聲嘆氣的站起身往外走,晃晃蕩蕩的走到門口,一個沒注意”咣“的一聲,一頭碰到門框上,範堅強罵了一句,便推門而出。

一出208室,範堅強立刻挺起腰桿,小聲哼哼着流氓小調屁顛屁顛了。

楊瑋回到315房間的時候已經兩點半都多了,一進屋,就看見米莉兒正和歐陽在試着衣服,仔細一看,才發現這倆美女大包小劉的買了一大堆。

楊瑋一吐舌頭,心裏暗想,真是有錢人!

“這是給你買的衣服,試試看!”米莉兒很不待見的將一件咖啡色的貂皮上衣扔了過來。

遼營市地處北方,深秋季節已是寒風瑟瑟,路邊原本翠綠的樹已經完全跑光,只剩下乾巴巴的枝條。

又到了換季的季節了。

楊瑋試着米莉兒新給買來的一件貂皮上衣,對着鏡子不斷的自我陶醉,人是衣服馬是鞍,平時的時候楊瑋只有兩套換洗的外衣,基本上屬於那種看着不新瞅着挺舊的那種,這下真是擡色不少,尤其是貂皮衣服那是真貴。

“還有鞋和褲子!”米莉兒在他身後又扔出一句話。

哈哈,真是女人的心就是細,有這樣的老婆真是不錯。

楊瑋美滋滋的將衣服褲子鞋換好,然後在倆美女面前做了一個T字造型,倆美女“噗嗤”一聲爆笑,歐陽笑罷說:“你是懶漢得了狗頭金了,告訴你,這些東西害的米莉兒花了四五千塊!”


“就是,要是一安科技不漲停,小心我擰你的嘴!”米莉兒狠呆呆的說。

“不,給他扎針!” 重生藝員音樂家

不提扎針還好點,一提扎針嚇得楊瑋一縮脖子,心裏說話,就您那扎針手藝倒是不咋地,納鞋底子還將就!

……

說漲停真漲停,一安科技在接下來的幾個交易日裏接二連三的一字漲停。

什麼叫一字漲停?

就是一開盤就是一個漲停,而且是大筆的封單將漲停板牢牢封死的那種漲停,這種漲停是最強的一種,也是莊家最兇悍的一種方式,因爲這樣的漲停就是在向外宣告,此股爲我所有,有想法回家腦袋撞牆去!

股市有一句話叫做有錢難買一字漲,有一必有三,有三必翻番!

今天的一安科技就是這樣。

315房間裏,楊瑋同學敲着二郎腿,腳尖晃動,能照出人影的牛皮鞋閃閃發亮,嘴裏叼着一根香菸,手裏端着米莉兒送過來的一壺鐵觀音,這神態,得意的不得了。

“我說米莉兒同學…我這肩膀有點發沉,你給我揉揉!”楊瑋很拉風的說。

“矯情!”米莉兒嘴裏嘀咕了一句,但,還是很順從的來到他身後給他揉肩,米莉兒表面上恭順的不得了,可是這丫頭片子手頭還真有些功夫,尤其是找穴位的功夫,就見她面帶微笑、眼似桃花般的揉着,慢慢的小手往下一沉,直抓肩頭凹陷的地方。

“哎呦!”

楊瑋就覺得那地方酸了吧唧疼了吧唧的難受,回頭一看,嚇得他一吐舌頭。

原來米粒兒正憋着小嘴、鼓着兩腮用力呢。

惹不起還躲不起麼?楊瑋一個急勁從米莉兒的魔掌中逃脫,然後一溜煙的衝出315房間。

“咣…哎呦!”

由於跑的慌張,剛到走廊的楊瑋一頭和一個人撞了一個滿懷,那可真是腦門對腦門,他疼她也疼。

“你怎麼走路不長眼睛,你…”

說話的是個女的,楊瑋一擡頭,認得,此人正是催牛公司的財務叫做小梅的女人,楊瑋用手揉着腦門,一笑,“對不起,把您撞疼了。”

對面的小梅也認出楊瑋,她也是揉着腦門,滿臉堆笑的請楊瑋進316房間坐回,本來楊瑋懶得去那個地方,實在是不願意和那幾個人爲伍,連說話或者看一眼都懶,但是,小梅很熱情,尤其是勾魂的眼睛一閃一閃的直往裏面勾。

男子漢大丈夫是長大的,不是嚇大的!

楊瑋昂首挺胸的跟着小梅走進316房間,一進屋就看見賈空濤和熊二碧兩個人正竊竊私語這什麼,這二人一看楊瑋進來就一起站了起來,像迎接天王老子一樣的將楊瑋同學請進屋,讓到主座上,熊二碧點菸、賈空濤端水。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