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亞當幾時見過這種像街頭無賴摔跤般的打鬥方法?他被一羣人擠得胳膊都擡不起來,更別說用自己的權杖使出聖光法術了。


可偏偏這些人力氣又非常大!可直到貼得如此近之後亞當才發現,這些身披黑衣戴着兜帽的根本就不是人類!他們全都是獸人一族,怪不得有這麼大的力氣。

克洛澤帶着幾名獸人,近乎野蠻地將禁衛軍們直接逼近了房間角落,死死地擠在那裏。

其中一名獸人擡起拳頭就在那幾個禁衛軍的肚子上捶了幾拳。

畫壁世界之美女三千 。至於亞當…克洛澤只是咧嘴笑了笑,吩咐大家鬆開,直接把他扔給了戴安娜去教訓。

亞當終於獲得自由,第一時間便舉起權杖想要施展法術。

卻可亞當忽然發現自己的權杖被一個女人單手握住。還瞬間切斷了他與權杖之間的聯繫!

可亞當只來得及在心中冒出這個想法,卻忽然感覺自己的右臉火辣辣的疼。

“啪!”

左臉也傳來同樣的火辣灼燒感。

這個女人….居然在打自己的耳光?!

戴安娜一臉索然無味的“啪啪啪”又扇了十幾下,直到將亞當扇得有些找不着北,嘴巴跟鼻子都冒出了鮮血,這纔回過身看了看克洛澤。

克洛澤點了點頭豎了下大拇指,戴安娜這才收手。

亞當被這十幾巴掌打的眼前繁星亂冒,頭腦此刻已經不能正常思考。僅剩的力氣只能支撐着他不會馬上倒下。

而克洛澤卻跑到了國王臥室的牀上,看到已經瘦脫相的霍爾格三世。

這位國王正閉着眼睛,而在牀的另一角則是一個似乎受到驚嚇縮成一團的冒牌王后。

克洛澤瞄了她一眼,發現還真他喵的像!

只聽他冷聲道:“你就是那隻魅魔?現出你的原形來,不然我會將這把劍從你的那裏捅進去,再從嘴裏冒出來。”

他說這話時,還用手指比劃了一下,嚇得對方渾身一個激靈。

緊跟着克洛澤就看到那假王后樣貌迅速變化,腦袋上長出兩隻彎曲像羊角一樣的犄角。原本光滑的一雙大腿也變成了像羊蹄兒一樣的醜陋玩意兒。

他看着渾身皮膚有些發紅的魅魔,撇了撇嘴道:“還真的是一隻魅魔?來人,把她給我綁回去,我有些事還要問她。”

兩名獸人絲毫不懂憐香惜玉的拽起了魅魔的胳膊,直接將她拎了起來。

而那魅魔渾身發抖,表現極爲不堪。克洛澤本想着她可能還有些本事,要跟自己比劃兩下呢。可沒想到這傢伙除了魅惑男人,戰鬥力似乎出奇的弱。

用黑布罩在了魅魔和亞當的頭上,由兩名身高力壯的獸人扛在肩上。

不過就在克洛澤等人正準備走的時候,卻聽到門外傳來了嘈雜的腳步聲。

史上最牛道觀 快進去看看陛下怎麼樣!”

糟糕!是巡邏隊回來了,似乎人數還變多了!

這時候,克洛澤對那位墨狼族的能人使了個眼色,卻見那人直接開口說話。

“我沒事,你們快去其他房間搜索。另外,到城內把奧瓦大神官請來,我有重要的事宣佈。”

門外的禁衛軍正要推門,卻聽到了國王的聲音,頓時便停下了動作。

他們知道房間裏還有兩名士兵以及那位聖騎士陪着,國王陛下應該不會出什麼問題。而那隻來搗亂的魔獸也已經被他們趕出了皇宮。

雖然陛下說了…可奧瓦大神官不是已經很久沒見他人了嗎?據說是去東境完成任務就一直沒有回來。甚至還有人謠傳,大神官已經在東境魔林遇害了。

可國王的話門外的士兵並沒有質疑。他答應了一聲,立刻派人前往奧瓦大神官的府邸去請人了。

很快的,去請大神官的士兵走了還沒有五分鐘就又回來了。

在他身後,還帶着一臉正氣的奧瓦大神官。

那名禁衛軍的小頭領微微愣了一下,負責接引的士兵急忙說道:“我們剛走出皇宮大門就看到了神官大人。”

那人想也沒想,先對奧瓦大神官行了一禮,這纔將剛剛國王的命令敘述了一遍。

“哦…”

大神官哦了一聲,敲開國王臥室的門。

他將門打開一道縫,閃身走了進去。

奧瓦大神官掃視了一圈房間中的情況,這才裝模作樣的開始說話。

“是的陛下,一定照您的意思辦!霍爾格皇宮現在暫時交由三皇子來管理….是,我明白了!”


神官大人的聲音洪亮,中氣十足。他這幾句話門外的禁衛軍們都聽了個一清二楚。

隨即士兵們交換了一下眼神,都感覺到不可思議!

霍爾格皇宮暫時交由三皇子接管?國王陛下這是打的什麼主意呢?


其實這些士兵私下也討論過類似繼承人的問題。可他們有猜大皇子的,有猜二皇子的,卻唯獨沒有人想過,那位被稱爲“三廢”的三皇子也有這個可能性。

但是,這一幕卻偏偏發生了,而且就在他們眼前,他們親耳聽到的。莫非國王陛下有意立三皇子爲繼承人? 說完了這些話,奧瓦大神官才收起了手,同時也完成了對霍爾格三世的聖光術治療。

只不過治療完後的老人面上看不到一絲喜悅,克洛澤急忙問:“怎麼樣老爺子?我父王他怎麼樣?”

大神官一愣,這還是他活了幾十歲第一次有人稱呼他爲老爺子。

只不過現在不是糾結稱呼的時候,卻見老人家搖了搖頭嘆氣道:“唉…陛下他…恐怕時日無多了。他的身體內生機已絕氣息乾涸,即便是在聖光的照耀下也無法被滋潤….估計除了那傳說中的回春的藥才能治療陛下身上的病情吧?”

克洛澤的眼皮跳了跳。雖然這位老國王和自己只有數面之緣,但不管怎麼說,卻是這個身體的父親,並且對他很不錯。

想當初自己前往鷹澗峽谷封地的時候,國王給他不但配備了自己身邊的親衛隊長克雷特,還隨隊押送了許多錢幣和糧食。

如果不是菲利普王后太過強硬,相信這位國王肯定會爲克洛澤選擇一片更好的封地。

可現在想這些已經都晚了,克洛澤所瞭解到的回春的藥就只有庫剎大師當時在魔法集市擺攤時賣的那一顆。可那顆藥已經被普羅旺斯家的後生給買走了。

現在想來這一切都是命數使然….

就在這時,霍爾格三世的眼皮動了動,喉中發出了一聲低吟:“唔….我這是怎麼了?嗯?你是…克洛澤?”

國王醒來之後,一眼就認出了自己這個三兒子。只不過他臉上驚訝的神色一閃即逝,隨後又看到了周圍的人,以及縮在牆角被兩名獸人看守着的魅魔和聖騎士。


他閉着眼睛,腮幫子微微緊了緊,又再次睜開眼。

邪王獨寵:特工狂妃 你們能不能都出去一下?我有話對克洛澤說。奧瓦大神官,麻煩你傳令禁衛軍都退到迴廊以外待命。”

“是,我的陛下。”

奧瓦大神官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首先退出了房間,命令禁衛均退出廊道之外。

那幾個獸人拉起了兜帽,帶着魅魔以及被罩住了腦袋的亞當也退出了這間臥室。

克洛澤蹲在老國王的身邊,靠近了一些。

“父王,您有什麼話或是有什麼願望儘管說吧,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一定會想盡辦法替您完成。”

霍爾格三世眼中閃爍出一股複雜的神色,卻見他嘴脣微動,用極細微的聲音說道:“克洛澤….今天在這裏見到你,也許是上天的安排….雖然我這一生雖沒信奉過什麼神明….我想告訴你…霍爾格的歷代國王全都守護着一件密室….那裏只有新國王登基之後,纔會由老國王親自帶領着前往….那裏是我們霍爾格家數百年來堅守的祕密…而這個祕密….跟你有關…或者說跟你的祖先有關。”

克洛澤微微一愣,沒想到這裏面還有這種內幕?什麼叫跟自己有關?

看到他臉上的疑惑,國王擺了擺手繼續道:“我知道你有很多疑問….可現在沒有時間了….我必須一口氣將這些話說完….要不然….我很懷疑自己會在講到一半的時候….就死掉….

首先…我的孩子…你並不姓霍爾格,也不是我的私生子….我只是用這種方法將你留在身邊加以保護和培養….”

“什麼?”

克洛澤的臉色微變,他居然不姓霍爾格?也不是國王的私生子?那麼自己是誰??

當然他對自己的真實身份興趣其實並不是很大。因爲不管這個身份到底是誰,都是以前這個身體主人的身份,而他自己是怎麼一回事他當然心裏清楚。

但不可否認的,這個消息仍然讓他感到了驚訝。

卻聽老國王繼續虛弱的說道:“是的…你不是我的私生子….因此…你也不必爲這個身份而感到擡不起頭….你的祖先非常偉大…只不過被埋藏在了歷史的長河中….

我之所以將你改名霍爾格帶在身邊…就是因爲你們家族歷代的詛咒….我必須這麼做….至於原因….沒時間在這裏解釋了…只能等你自己去挖掘探索了….

首先你要知道….你的祖先名叫流星…..是在千年之前六王紛爭時的其中一位帝王….他在鼎盛時期控制着兩座大陸…並娶了另外一位帝王….也就是我們萊恩大陸的前身。

後來不知發生什麼事….導致你們家族的血脈斷絕….但我知道他並不是斷絕,而…只是由明到暗隱藏了起來。

你的祖先流星受到了極其惡毒和強烈的詛咒!這個詛咒….即便時過千年…卻似乎仍然在冥冥中影響着你們這一脈的子孫!

雖然我不知道…你在這世界上還有沒有兄弟姐妹….但我卻知道…你的母親應該還活着!”

國王說到這裏劇烈的喘息了幾聲,似乎相當費勁。

克洛澤伸手在老國王胸前替他順着氣兒,輕輕拍了拍對方的背。

還掏出了幾粒丹蔘片讓國王含在了口中。

而那些丹蔘的作用也非常明顯。霍爾格三世只是含在口中幾息的時間,他的情況便瞬間穩定了下來。

丹蔘對於他枯竭的身體來說,只不過也就是吊着一口氣罷了,這位國王此刻已經真的到了藥石無靈的地步。

“孩子….這是通往霍爾格密室的鑰匙…這座密室非常神奇…它永遠不會固定在某一個特定的位置…而是會自己移動的…只要你擁有這把鑰匙…密室的大門便會找上你,而你不用去找它….

我已經無力帶着你去尋找裏面的祕密了…只能由你自己去探索。還有…我得對你說一聲對不起!”

克洛澤搖了搖頭:“父王,我可不管什麼千年前的封塵往事,我只知道您就是我的父親!”

老國王的眼中閃爍着晶瑩的淚花,激動的笑了笑:“別人都說你是什麼三廢私生子….但我一直都知道,你只是善於隱忍….

之前送你去當魔法師學徒時,那位法師就曾經說過….你對魔法的感知和控制能力都遠超常人….但你卻能刻意壓制自己的能力…這對於一個小孩子來說….那份心思絕對稱得上是成熟了….

只不過我終究無法將王位傳給你….請原諒我!因爲你的舞臺….不可能只侷限在霍爾格這種偏隅之地的二流國家….你是那位帝王的後代….理應君臨整個六王大陸….

還有,如果哪一天….你真的這麼做到了….還請看在咱們父子一場的份上,爲霍爾格家留下一支血脈…..我會將王位傳給菲利普….你能夠答應我嗎?”

克洛澤的臉眼皮跳了跳,說實話在他進門之前,甚至是國王甦醒之前,他一直都以爲霍爾格的王位會落到自己的頭上。

因爲就連奧瓦大神官都已經默認了這件事,而且現在的皇宮實際上已經是由他控制了,只要他讓那位墨狼族的聲音模仿大師按照國王的名義下一道指令,禁衛軍們一定會悉數聽從他的安排。而老國王要將王位傳給菲利普這件事,只要他不說,更是沒人會知道。

但克洛澤會這麼做嗎?很明顯他不會。要說他無慾無求倒是冤枉他了….是人都有慾望,但克洛澤的慾望卻不在權力的爭鬥上。

或者….與其說他無慾無求,倒不如說他胸無大志。

他理想中的生活便是面朝大海,春暖花開。有一方小院,有兩三紅顏。忙時可播種,閒時可讀書。夏天下海游泳,冬天窩在城堡裏,大家吃火鍋。

這就是他的心願,也是他最大的追求!

你非說讓他君臨六王大陸….說實話克洛澤覺得自己還真不是那塊料。

不說他的能力能不能配上他這種野心,單就說野心他都沒有這麼大。

現在聽到老國王說要將王位傳給菲利普,克洛澤的內心竟然是鬆了一口氣?

卻見克洛澤握緊了老國王的手,微笑道:“父王,您放心….我一定會將您的話帶給菲利普的。其實有了您賜給我的那片封地就已經足夠了。而我克洛澤在這裏對您發誓,有生之年一定不會對霍爾格家的人兵戎相向!當然,我的父王,前提是他們不會先對我動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