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五年之後,便可小成。


這般修行的方法,當真叫人瞠目結舌,連軒嘯亦自問辦不到啊。而堤木如今的實力,並非小成,以芍冥看來,當是大成才是。

換言之,《擒仙八擊》這仙術堤木至少練了十年,就算沒那連心的劇痛,讓人在普通沙土中插上三千多個日日夜夜,沒瘋亦痴了。何況根本沒幾個人能完成這不可能的任務。

可托爾泰向眾人證明,他做到了,以《擒仙八擊》大成之境,一招將對手擊成重傷。

勝負已分,經他對手的族人斷定,他已成廢人一個,百餘年的苦修一朝就毀於一旦。

這便是現實殘酷的所在。風險總是與收益並存,否則又怎麼有如此多的人不顧自己的生死,亦想去神殿當中看上一眼呢?

托爾泰的實力究竟有多高,誰也不好說,遇上之時。只能見招拆招。衛南華倒是想在下一輪便與他碰上,只是不知會否如他所願。

這第二人,便是第三輪比試時出現的,此人黃遠山,來自洪澤蕪沏閣,說來也巧,那日水月閣中,斗神大會選拔之戰,他便領十名弟子前去觀禮。

與軒嘯有過一面之緣,只不過軒嘯沒注意到他罷了。

此人的兵器很是奇特。說是暗器卻不盡然,與對手交戰之時,周身飄浮著數顆似石似鐵之鐵,雞蛋大小。

後來聽旁人提前,軒嘯才知道那兵器一套共六十四顆,大小如一,乃天外隕星所制。

黃遠山這兵器不光形狀特別,連威力亦特別。

特別的猛,作防守之態時。黃遠山幾近為鐵板一塊,對手費盡九牛二虎之力亦無法攻破這六十四顆隕星所布的護體結界。

進攻之時,這六十四顆星塵當真如流星墜落般的威力將對手轟得叫苦連天。

不過黃遠山從頭到尾連動亦不曾動過,所以。黃遠山做到了意到則力到的境界,同時操控六十四顆隕星,何等入微的元氣掌控之力,何等強大的念力。

軒嘯對此人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水月閣與蕪沏閣交好,將來若有機會,一定讓風朝堂與他好生親近一番。

這第三位。是位女子,與在場所有的女子不同,她體型高大,甚至較軒嘯還要高上半個頭,比在場許多爺們還要爺們,如果沒人說她是個姑娘家,絕不會有人將她當成女子。也許正因為如此,族人給她取名,姑哆!與一種野獸名相似,只因此獸無雄性,相傳這仙界之中絕不超過十隻,且兇悍無比。

姑哆的對手是一名魂族子弟,二人相遇,話不多說,掄膀子就干,結果那魂族子弟竟然在眾目瞪瞪之下被她三兩下給生撕了,更讓人吃驚的是從頭到尾她連元氣也未曾展露,換言之,沒人知道她是何境界。

這是何等的恐怖,當她露這一手之時,霍昌心中狂跳不已,當下將她牢牢記在心中,一旦遇上,絕不留情。

當她獲勝之時,周邊顯得袖珍的族人歡呼雀躍,她卻半點笑容也沒有,將乾坤袋中烤熟的羊腿抱著便啃。

看得衛南華等人猛咽涎液。而軒嘯的心中卻是欣喜萬分,因為在她身上,看到了某人的影子。


第四人正是那杜那摩,不愧是屠殺了整個扎爾族的怪物,此人在戰鬥之時,幾乎沒有感表可言,遇到的對手無一活口,非將其肢解后,方能滿足,如同與那對手有不同戴天之仇。

每勝一場,他都會挑釁地看一眼軒嘯,意在示威。

不過軒嘯根本無視他的存在,讓他渾身的勁沒處使,急得哇哇亂叫,幾近癲狂。

第五人正是那隆爾堵了,那日在比武場,軒嘯便見識過他的實力,此人利害的並非他的實力。而是他的長相太能迷惑人,看他一臉豬相,便以為他與豬沒太大分別,其實不然,此人借用這先天優勢,竟然完好無損地走過五輪,已是極為不易,他的實力又能低到哪裡去?關鍵在於,這五戰發揮出的實力還沒那日在比武場中發揮的多,這就讓軒嘯值得深思了。

而第六人嘛,便是霍昌的族人,此子善藏隱匿,倒與那洪都神山的幾名不速之客像。

軒嘯看不透他,只知他興許是玄元境。為什麼是興許?只因軒嘯認為他展現的實力可能不止玄元那麼簡單。

就這幾人,隨便碰上一個,那都是勝負難料。軒嘯朝幾人道出之時,大家不約而同地點了點頭,不得不佩服軒嘯的觀察力。

只是此刻,突然有人言道:「你還漏了一人!」(未完待續。。) 日月藏在烏雲之中,無半點光亮。西成絕峰之下的開闊地上仍有數不清的骨元仙果,一切如舊,卻又與往日大有不同。

流雲山逸仙閣中,龍鬚子與一眾徒子徒孫在殿內議事,個個神色凝重,愁眉不展。

與龍鬚子離得最近的,當屬花易落與妙音。

這妙音雖然未與衛南華成親,不過早已是板上釘釘之事,嫁夫隨夫,衛南華當屬逸仙閣之人,她在此處毫不奇怪。

眾人沉默許久,龍鬚子方才言道:「此次絕宮遭圍,少不得一場惡戰,我逸仙閣實力居末,卻也不甘於人后,若老夫此次有什麼意外,這閣內上下的事,以後便有南華做主,眾人可有異議?」

衛南華的實力眾人有目共睹,當然不會有意見。可一想到龍鬚子這口氣就如同交待後事般,眾人不免有些傷感。

蔡仲當即叫道:「南華師弟雖能擔此任,不過師祖不覺得你更適全居此位嗎,軒嘯與南華遲早是會回來的,興許到那個時候危局自解!」

幾次提及衛南華之名,花易落不免心中難過,她已有許久沒見過夫君,連是死是活亦不得而知。

再看眼下這時局,雖不是軒嘯與衛南華能改變的,可他二人若在,三兄弟合力,至少不會讓那群宵小之徒如此倉狂。花易落心中難過無比,忖道:「夫君,你在哪兒?你可不能有事啊,大家都還等著你們回來呢!」

龍鬚子搖了搖頭,「凌雲絕宮仙君如雲,大能如雨,若單單是廣砵雄與游氏雙煞,有何資格在我凌雲絕宮山下圖謀不軌?眼下這局勢,已不是哪一個人能改變的了,除非宮主歸來。方能解絕宮之困!」

此時妙音卻搖了搖頭,言道:「龍師兄這話說得不對,就算爺爺回來,也無濟於事,那藤煙閣背著我們乾的醜事被軒嘯揭穿,他們不對我們動手,我們遲早也會將他們連根拔起,而宏宇閣則上被斗神宮給逼至台中,讓他們以實際行動了表忠心!試問如果羅法下了死令,他們現在還會如此小心翼翼的只圍不攻嗎?」

眾人立時意識到問題的關鍵所在。龍鬚子更是心驚不已,問道:「他們為何不動手?」

妙音起身,蓮步輕移,左右踱了兩步,站定言道:「因為他們在等消息!」

眾人顯然不知妙音所謂的等消息指的是什麼,只得耐著性子中她接著道:「軒嘯這些年的進步,在座各位有目共睹,只能恐怖二字來形容他。破界不足一年,大鬧斗神宮。剷平誅邪劍閣,重建軒塵閣,將游家上下鬧得雞飛狗跳,斗神大會之上。他將會是最耀眼之人。那羅法心眼之小,豈能容他活著,不過這麼長的時間已過,他卻一直未對軒嘯下手。」

「若要解釋。要麼有所求,要麼不敢對軒嘯下手!」

眾人連忙點頭,可這跟羅法圍攻凌雲絕宮又有什麼關係呢。

妙音環視一眼。「爺爺臨走之時可謂是將閣內大小事物都交給了軒嘯,據我所知,爺爺並非這般冒失之人,難聽點說,軒嘯不過是個黃毛小子,他何德何能,以如此年紀便可升任長老,攜理宮中大小事物?只能說明一點,他有著與年紀不附的沉穩老練,與越凡的個人實力。」

「這種實力也許不是體現在境界之上,而是對局勢的掌控,還有他那堅韌不拔的性格。加上那變態的修行天賦,對羅法來說,那就是個惡夢,他還任其成長,只能說明他怕了。而此次軒嘯與衛南華兩人去往南荒,對他們來說便是個機會,只要將軒嘯與衛南華除去,他將永遠心頭之患。」

「這數月的時日,我一直相信南華無事,便是因為那藤煙宏宇二閣雖然鬼祟,卻一直未曾動過真格,此次也不例外。只要軒嘯與南華好好活著,他們絕不敢輕舉妄動。就這麼僵持下去,對他們來說也沒壞處,到時軒嘯與南華歸來,他們也可說是斗神宮圖謀不軌,身為盟友,自然應當替絕宮分憂!」

在場之人無不拍案叫絕,對妙音這分析讚嘆不已。

花易落的面色好看了許多,長時間以來,妙音亦是如此安慰她,讓她也相信衛南華必定無礙。

可讓人更憂慮的問題又出現了,龍鬚子沉聲道:「師妹的意思是羅法現下正殫精竭慮地對付軒嘯與南華?」

妙音嘆了一口,不可置否的言道:「這也是我想說的壞消息,近日來,我總是心神不靈,想來定與南華有些關係,若不是這群狗賊盤踞山下,我早便與姐姐前往南方,何以等到現在?」

「二娘,我們為什麼要坐以待斃?」突來一語,眾人望去,原是衛南華的獨子,衛祈善。

讓衛祈善喚了聲二娘,妙音不禁俏面生霞,嗔道:「你這傢伙,也不怕將我叫老了!」

這便是時間差異帶來的不良後果,如今的衛祈善與楊碩看來比他們的父母年紀更大,這也是很無奈的事,他們的真實年紀已有近四十歲。

一旁的楊碩早按捺不住,跳起身來叫道:「祈善說得有理,我們又不傻,又不弱,廣矢那王八犢子還成了精不成?游龍就算當上閣主,他也是個娘娘腔,集和人手,我還就不信弄不死他們!」

此言一出,殿內氣氛頓時輕鬆了不少,楊碩像極他的父母,木宛晶的火暴脾氣,楊稀伯那放蕩不羈的流氣集於一身,便成就了楊碩這怪物。

他與衛祈善便是最合拍之人,衛祈善有花易落的柔情,衛南華的冷靜,最重要的是,他足智多謀,習慣於獨自分析與處理事情。

這凌雲絕宮之中的女弟子看上他兄弟二人的可多不甚數。

玩笑歸玩笑,那妙笑笑罵之時,亦被衛祈善一語給點醒,覺吟片刻之後,便對殿內眾多弟子言道:「你們先下去吧!」


不時,三代弟子之中盡數退出殿外,只留下了雷道子的一干弟子和祈善、楊碩兩個小輩。

龍鬚子疑道:「不知師妹有何顧慮?」

妙音微微一笑,言道:「為何萬全,三代弟子就沒必要知道了,畢竟他們的實力也不足以血拚殺敵!」

龍鬚子點了頭,「不知師妹有何高見?」

妙音看了看花易落,後者微笑點頭,讓她暢言便可。瞬間便體現出花易落現下的地位。

逸仙閣之內輩份早已亂了套,龍鬚子本為逸仙派的開山祖師,論輩份,衛南華當稱他為祖師爺。

而龍鬚子破升之後拜在天劍君門中,按輩,他當稱妙音一聲師姐。而妙音念在年紀之故,便主動叫他師兄,久而久之便成了習慣。

如此一來,衛南華與妙音成婚之後,龍鬚子是隨妙音稱南華為師弟呢,還是妙音隨南華稱龍鬚子為祖師。若是後者,秦法然又該叫龍鬚子為什麼?這的確是個發人深省的問題,所以斬且只得各叫各的。

花易落做為衛南華的正室,雖灰早就言明與妙音無分大小,但妙音卻不敢放肆,還是得聽花易落的吩咐。

花易落點頭之時,妙音才敢言道:「方才祈善的話倒是提醒了我,數月之前,我們便一直望記一個問題,爺爺臨走之時,宣告天下,我凌雲絕宮重新入世,為何要等著他們完成布署再攻打我西成絕峰呢?」

這可謂是一語驚醒夢中人啊,龍鬚子當場拍手叫道:「師妹言之有理,我們都鑽了牛角尖,還是祈善這小子聰明啊!」

其實不是祈善聰明,而是他與楊碩一直都在眾的護佑之下長大,難免會將自己當作局外人。

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加之衛祈善有一顆玲瓏剔透的心,道破此事,並不困難!」

他們不知,其餘六閣之主都明白這道理,卻無一人站出來,便是怕此局牽一髮而動全身,到時斗神大會未至,而仙界大戰已起,少不了血流成河,橫屍便野。

但凡有人敢背這黑鍋,凌雲絕宮必先發難。

龍鬚子不明此理,當場叫道:「這事,我得與師父,還有幾位閣老商議一番,過了今夜必然會有消息事!」立時便掠出大殿,朝主峰飛去。

花易落與妙音帶著兩個小輩,行出殿外,望著暗淡無光的蒼穹,若有所思!

衛祈善言道:「二娘,你是否在擔心凌雲絕宮先挑起戰端的後果?」

妙音眼眼一亮,仔細打量著青須長發的祈善,與花易落相視一笑,原來她們一直將他二人當成小孩了,實不知,他們早到了成家立業的年紀,是大人了。

楊碩嘿然道:「祈善你何必說得這般宛轉,叔母是在想,讓誰背這黑鍋才好?」

妙音抬手便要打,被花易落一把拉住,笑罵道:「嘴欠的小子,看你爹娘來了,我讓他們怎麼收拾你!」

幾人大笑之時,突然有人來報,「楊公子率軒塵閣眾門人已至山脈外圍,與藤煙宏宇二閣不時便會碰頭,興許會有一場惡戰,敢問大小姐,我們派人接應與否?」

花易落緊緊握住妙音的手,望著東面,七閣商談,過了今夜便有結果,楊稀伯應當不會這般冒失,帶人強闖。

妙音淡淡道:「令主宮懲戒堂十二仙隨時聽候調遣!」(未完待續。。) 日月藏在烏雲之中,無半點光亮。西成絕峰之下的開闊地上仍有數不清的骨元仙果,一切如舊,卻又與往日大有不同。


流雲山逸仙閣中,龍鬚子與一眾徒子徒孫在殿內議事,個個神色凝重,愁眉不展。

與龍鬚子離得最近的,當屬花易落與妙音。

這妙音雖然未與衛南華成親,不過早已是板上釘釘之事,嫁夫隨夫,衛南華當屬逸仙閣之人,她在此處毫不奇怪。

眾人沉默許久,龍鬚子方才言道:「此次絕宮遭圍,少不得一場惡戰,我逸仙閣實力居末,卻也不甘於人后,若老夫此次有什麼意外,這閣內上下的事,以後便有南華做主,眾人可有異議?」

衛南華的實力眾人有目共睹,當然不會有意見。可一想到龍鬚子這口氣就如同交待後事般,眾人不免有些傷感。

蔡仲當即叫道:「南華師弟雖能擔此任,不過師祖不覺得你更適全居此位嗎,軒嘯與南華遲早是會回來的,興許到那個時候危局自解!」

幾次提及衛南華之名,花易落不免心中難過,她已有許久沒見過夫君,連是死是活亦不得而知。

再看眼下這時局,雖不是軒嘯與衛南華能改變的,可他二人若在,三兄弟合力,至少不會讓那群宵小之徒如此倉狂。花易落心中難過無比,忖道:「夫君,你在哪兒?你可不能有事啊,大家都還等著你們回來呢!」

龍鬚子搖了搖頭,「凌雲絕宮仙君如雲,大能如雨,若單單是廣砵雄與游氏雙煞,有何資格在我凌雲絕宮山下圖謀不軌?眼下這局勢,已不是哪一個人能改變的了,除非宮主歸來。方能解絕宮之困!」

此時妙音卻搖了搖頭,言道:「龍師兄這話說得不對,就算爺爺回來,也無濟於事,那藤煙閣背著我們乾的醜事被軒嘯揭穿,他們不對我們動手,我們遲早也會將他們連根拔起,而宏宇閣則上被斗神宮給逼至台中,讓他們以實際行動了表忠心!試問如果羅法下了死令,他們現在還會如此小心翼翼的只圍不攻嗎?」

眾人立時意識到問題的關鍵所在。龍鬚子更是心驚不已,問道:「他們為何不動手?」

妙音起身,蓮步輕移,左右踱了兩步,站定言道:「因為他們在等消息!」

眾人顯然不知妙音所謂的等消息指的是什麼,只得耐著性子中她接著道:「軒嘯這些年的進步,在座各位有目共睹,只能恐怖二字來形容他。破界不足一年,大鬧斗神宮。剷平誅邪劍閣,重建軒塵閣,將游家上下鬧得雞飛狗跳,斗神大會之上。他將會是最耀眼之人。那羅法心眼之小,豈能容他活著,不過這麼長的時間已過,他卻一直未對軒嘯下手。」

「若要解釋。要麼有所求,要麼不敢對軒嘯下手!」

眾人連忙點頭,可這跟羅法圍攻凌雲絕宮又有什麼關係呢。

妙音環視一眼。「爺爺臨走之時可謂是將閣內大小事物都交給了軒嘯,據我所知,爺爺並非這般冒失之人,難聽點說,軒嘯不過是個黃毛小子,他何德何能,以如此年紀便可升任長老,攜理宮中大小事物?只能說明一點,他有著與年紀不附的沉穩老練,與越凡的個人實力。」

「這種實力也許不是體現在境界之上,而是對局勢的掌控,還有他那堅韌不拔的性格。加上那變態的修行天賦,對羅法來說,那就是個惡夢,他還任其成長,只能說明他怕了。而此次軒嘯與衛南華兩人去往南荒,對他們來說便是個機會,只要將軒嘯與衛南華除去,他將永遠心頭之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