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二青看著眼前的青年男子,一臉驚愕的問道。


「不然呢?你也不看看這是什麼車,你撞了你就得賠!」

曾廣川看著眼前這穿著一身地攤貨的二青,臉色頗為難看。

他本來這次是按照曾明耀的吩咐,前來刺殺曾永亮的;天性喜歡裝逼的曾廣川,這次特意把4S店裡的邁凱倫開上了。

沒想到開著才剛往醫院趕,就遇到眼前這窮逼騎著自行車給掛掉一層漆。

「不是,我在這非機動車道騎的好好的,你偏要竄進來,現在被颳了,你就讓我賠錢?我說你這就是自找的。」

二青的臉色異常難看,喋喋不休的反駁道。

五十萬?對於視財如命的二青來說,還不如直接殺了他痛快。

兩人爭執的場面早已引起眾人圍觀,旁邊的人看著兩人不停的指指點點。

「這破城市哪裡來的非機動車道?我咋沒看到路標牌。別說那麼多,今天你要是不賠錢就別走。」

曾廣川黑著臉嚷道,就差沒有當場出手教育人了。

這車可是4S店裡壓門面用的,一般都不會賣出去,算得上是曾明耀親自派給各個4S店的車。他這開出來裝個逼就被颳了,怕是曾明耀得分分鐘弄死他這個裝逼犯。

「那也要不了五十萬啊,我看你這破車最多也就十來萬,你敲詐呢。」

二青不服氣的說道。

雖然當時確實他沒注意,加上這共享單車的剎車失靈,這才撞上。但是理虧歸理虧,五十萬他是肯定不捨得掏的。

「哥們兒,你這話可就說的不對了,這可是跑車誒,這看起來可不便宜,少說也得上百萬吧。」

「對啊,雖然五十萬可能是有點離譜,但是五萬你還是得掏點吧。」

旁邊圍觀的眾人也開始議論開來。

「五萬?我這可是邁凱倫P1,落地價都得一千兩百多萬。賠五萬,你跟我鬧呢?」

曾廣川的臉色愈發陰沉,怒聲吼道。

「嘶!」

「居然要一千多萬啊,這也太貴了吧。」

「是啊,這下子讓著小伙賠五十萬,其實已經的很大方了。」

圍觀的眾人聞言紛紛倒戈,俱都站到了曾廣川的身後,讓二青賠錢。

由於二青兩人相撞的地方離醫院門口,故而兩人在這邊爭執的場景,恰巧被待在醫院三樓曾永亮病房的姜德潤看見了。

憑藉著視力的優勢,姜德潤一眼就看見了曾廣川。

「你說的你的手下,現在又回來了,現在正在醫院外面呢。」

姜德潤此時正在審問著曾永亮,看到醫院門口的場景后,姜德潤便對曾永亮說道。

「曾廣川?」曾永亮臉色驟然一變,沉著臉問道。

「叫什麼名字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就是昨晚的那個人。」

姜德潤靠在窗戶上,觀察著下面的事情進展,頭也不回的說道。

「果然是他!」曾永亮的臉色陡然陰沉。「看來家主這是急急忙忙的叫他取我性命來了。」

曾永亮的臉上帶著一抹冷笑。本就機警的他,哪裡還猜不到去而復返的曾廣川是回來殺他的。

「哦?」姜德潤聞言轉過頭來。「曾明耀要殺你?」

姜德潤有點好奇,由於曾永亮寧死不說,所以他一直沒從曾永亮口裡掏出一點有用的信息。曾永亮剛剛的話,正是流露出來的第一個信息。

「沒錯,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曾明耀是怎麼知道姜辰身份的嗎?那我就乾脆的告訴你。」

曾永亮的臉上帶著一絲不屑,既有對曾明耀的,也有對自己的。

姜德潤靜靜的看著曾永亮,等他繼續說下去。

「曾明耀他之所以會關注到姜辰,是因為姜辰把他二兒子的命根子給廢了。不得不說,姜辰這小子手段還真挺狠。」

曾永亮的嘴角一咧,露出森白的牙齒。

姜德潤聞言眉頭不由得一皺,心裡暗道:「還真沒想到,居然是因為自家小少爺廢了曾明耀兒子的緣故,才招來這一番禍事。」

「本來曾明耀是讓我把姜辰的公司搞垮,然後悄無聲息的把姜辰給抓回去。只是沒想到姜辰這小子頗有些手段,在公司即將破產的時候,只身前往媽港,深深贏了幾十億回來;而且還把曾家追他的人,幾乎全部坑死在公海上。」

說道這裡后,曾永亮的臉上陡然陰沉,語氣中流露出一股憤恨。

「看來,你就是從公海活著回來的人之一了?」

姜德潤頗為意外的看著曾永亮,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看來這句話對曾永亮並不太適用。

「沒錯,這次失敗后,姜辰安然無恙的回到華陽;我卻得面臨被曾明耀弄死的處境,哈哈哈哈……!」

曾永亮陡然大笑起來,笑聲中充滿了凄涼。

「所以你就來到華陽,想對小少爺出手?」

姜德潤的臉色漸漸沉了下來,語氣變得分外冷冽。

「沒錯!想不到吧?不是曾永亮派我來殺姜辰的,全都是我自己想要報復!曾明耀那條膽小的狗,一直抱著抓住姜辰威脅你們家族的心思。可惜的是,姜辰那狗東西命太大了,這都沒死。」

曾永亮的眼裡閃過一絲可惜,臉上則滿是瘋狂的神色。

姜德潤的臉色此時已經漆黑到了極點,待曾永亮的話音剛落,姜德潤便直接快步上前,一拳打在曾永亮吊起的手臂上。

「啊!」

曾永亮陡然慘嚎一聲,包紮好的手臂,也開始往外滲血。

「你有本事殺了我啊,哈哈哈哈!你們姜家都是一群膽小的狗東西,給你兩個膽子也不敢動手。曾明耀雖然是個廢物,好歹他殺戮果斷,你們家主跟他比起來就是個屁!」

曾永亮瘋狂的大笑,不停的叫罵道,臉上的瘋狂神色讓姜德潤看的一陣皺眉。

「把他給我看好了,除了醫生別讓任何人靠近他。」

姜德潤無心看著一個瘋子在這裡撒潑,直接走出病房,對病房外的手下吩咐了醫生,便直接往天台走去。

現在姜德潤要做的便是把從曾永亮口裡得到的消息,告訴姜鶴。 另一邊的二青和曾廣川兩人也被帶到了交警隊里。

由於雙方都有錯的緣故,於是二青被迫出一半的修理費,只讓他感到一陣肉疼。

「小子,你以為就這麼完了?等我把手上的事情忙完了,我再讓你知道知道我的厲害。」

出了交警隊的大門,曾廣川便一臉陰沉的看著二青。

「呵?那我就在香格里拉酒店等著你,到時候我也好吧我的錢給拿回來。」

二青的臉上帶著一絲玩味的笑容,話里滿是不屑的味道。

「那你就好好等著吧!」

曾廣川氣樂了,他還真沒見過像眼前這人這麼不怕死的,居然還敢報地址。

「要是我不弄你,我都不好意思了。」

曾廣川冷笑著說了一句,直接上車,開著車便絕塵而去。

「那我就好好等著了,讓我看看你有什麼本事。」

辣妻追夫:秦少慢點走 二青看著遠去的跑車,臉上帶著玩味的笑容。

別墅里,姜辰一行人已經吃完飯,現在姜辰正帶著李谷風師徒倆在別墅區里閑逛起來。

「現在才下午一點過,趁著太陽在這裡面逛逛,對李少聰的身體也有好處。」

姜辰現在掌握了竹隱的全部醫術,對於李少聰的病情卻還是沒多大信心。這便想著提升成功率辦法,思來想去,曬太陽還真是個不錯的辦法。

「沒錯,姜辰兄弟說的在理,午時陽氣正盛,對於聰兒的陰脈確實可以起到一點壓制的作用。」

李谷風輕輕點頭,一臉的深以為然。

「誒?請問是李神醫嗎?」

正在這時姜辰的後方傳來一個好聽的女聲。

姜辰三人盡皆一臉詫異的回頭看去。

說話之人是一個唇紅齒白的大美女,一頭長發隨意的披散在肩膀上,配合一襲仙氣十足的純色小白裙,看起來格外的清新怡人。

美女身旁站著一位梳著中分的小白臉,小白臉的淚堂發黑,眼白髮黃。現在擁有一身頂級醫術的姜辰,一眼便能看出此人縱慾過度。

「如果你說的是久安堂李谷風的話,那就是我了。」

李谷風拂了下鬍鬚,面帶笑意的點點頭。

「真是你,太好了!」本來一臉期待的美女聽到李谷風話后,頓時臉上一喜。

「怎麼?你找我有事?」

李谷風輕聲問道。

「沒錯,我本來在蓉城找過你的,但是你不在。我這才剛從蓉城過來,沒想到就碰到你了。」

美女的驚喜之色溢於言表,還好說起話來沒有語無倫次。

「有事就說事唄,攔著我們幹嘛?」

姜辰有點無語,這說了半天了,還沒說出重點。

「你們不急,我都急了。」姜辰心裡暗道。

「你是誰?朵朵跟李神醫說話,跟你有什麼關係。」

這時美女旁邊的男子突然出聲,一臉不屑的看著姜辰。

姜辰聽的一愣,自己這又怎麼得罪人了?

「這位是我的朋友。你們有事就說,沒事我們就走了。」

見男子的語氣如此不和善,居然對姜辰不敬。李谷風的臉色也冷淡了下來,面無表情的說道。

「任傑,你閉嘴!都叫你別跟著我了,你還跟著!而且我的事情,不需要你來插嘴!」

美女見男子惡了李神醫以後,臉色頓時低沉下來,直接對男子吼道。

「對不起,朵朵,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嗎。」

這位叫任傑的男子聽到美女生氣以後,連忙低聲下氣的道歉。

「沒事的話,我們就走了啊。」

姜辰可沒心情聽他們兩個吵架,輕聲說了一句后,便直接欲走。

「等等,李神醫,你別生氣,都怪我不好,我不該帶他出來的。」

美女連忙快步衝上前,放在姜辰三人的前面。

「朵朵,這不是你的錯,這是我的錯。」

「你能不能閉嘴!」

女子的臉色越發難看,回身吼道。

「不是,我說美女,我們沒說是誰對誰錯的問題。我們從一開始就在問你有什麼事情,你一直不說。不是我說,你是不是有點磨嘰了。」

姜辰的臉上掠過一絲無奈,差點就懷疑眼前的美女腦袋有問題了。

「對不起,對不起,這我的錯。我找李神醫,是想請你給我爺爺看下病的。」

美女這才連連道歉,然後對李谷風說道找他的原因。

「你爺爺也是住在這裡的?」

姜辰驚訝的問道。

「沒錯,據說這裡的別墅處於風水寶地,我爺爺他特意搬過來的。」

美女輕輕點頭,看著姜辰說道。

「風水……」

姜辰有些無語,這趙公子還真能吹,關鍵是這些人還真信。

「小姑娘,你要知道,我從來可都不會輕易出手的。」

李谷風的眉頭輕皺,拂著鬍鬚說道。

「我知道李神醫的規矩,我們家裡除了準備了豐富的診金意外,還準備了一本珍貴的醫術。」

美女連忙說道,生怕李谷風拒絕。

「看來李老先生這次可以有一筆不小的收穫的。」

姜辰的眉毛一挑,調笑著說道。

「姜辰小兄弟你這可說笑了,現在遇到你了,我這要不要醫書也沒多大用了。」

李谷風輕笑著搖了搖頭。

「李神醫你可一定要幫幫我啊,只要你能救我爺爺,我什麼都答應你。」

美女聽到李谷風的話后,頓時慌了神,連忙說道。

「李神醫,只要你幫忙治好了伯父,你要什麼我都能給你弄到。」

這時,剛剛被吼后一直沒說話的任傑也開口說道,神色之間儘是傲然之色。

看到任傑的神態,李谷風眉毛一皺。他對這種心高氣傲的年輕人一概沒什麼好感。

雖然被女子的孝心打動,但是聽到任傑的話后,心裡不免又開始猶豫。

「以眼前這人的這般心態,要是沒治好的話,定然會怪到我頭上。雖然我對自己的醫術還有點信心,但是天下的疑難雜症頗多,我也不敢打包票能夠只治好啊。」

李谷風一直沉吟,美女就一直滿臉期待的盯著他。

「李老先生,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看不如你就走一趟吧。」

姜辰看出了李谷風的猶豫,便笑著對李谷風說道。

「那好吧,我就跟你走一趟吧。」

見姜辰開口了,李谷風也便不再猶豫。

「哪怕我自己不行的話,姜辰小兄弟他也應該可以的。」

李谷風暗暗想到。

「太好了!」美女臉色一喜。「我叫楊熙朵,李神醫你叫我朵朵就好了,我這就帶你去我家。」

楊熙朵說完以後,連忙在前面帶路。

姜辰一行人這便往楊熙朵的家裡趕去。 姜辰三人跟著楊熙朵來到別墅區深處。姜辰的別墅位置處於別墅區正中的位置,故而也沒來過這別墅區深處。

別墅區深處由於背靠青山,而且有大湖的緣故,故而比起其他位置的別墅環境要顯得清幽很多。

「看樣子此地的環境應該是很受老年人歡迎了。」

姜辰一路走來,越往深處,越是能看見一些老年人在遛彎。

「這就是我爺爺住的地方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