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二王子點點頭:「是…但金獅子是什麼情況你又不是不知道,學院有學過的,金獅子在解除了憤怒狀態后,毛髮就會從褪去金色,變回黑色。」


「所以呢?」

「那丫頭生氣了不滿意啊…但這也沒辦法,誰能給她抓來一頭死掉以後,毛髮還能保持金色的金獅子?也沒聽說過有那樣的特殊個體啊。」

「那最後怎麼樣了?」

「沒怎麼樣,壓根不存在那樣的金獅子,還能怎麼樣。她喜歡金色的皮毛,我最後用溫泉金猴的皮毛當做代替品給她了,至少糊弄過去了。」二王子依舊在不斷的剝著瓜子兒。

兔角喜歡吃瓜子,但她不喜歡剝,原因是炒的五香瓜子兒在剝多了之後,手上會有一股味道…

所以在二王子剝瓜子兒的時候,兔角的眼睛一直時不時的往他已經剝好了的那一堆瓜子仁看。

「溫泉金猴?那玩意兒也很稀有的吧?」

「那可不是嗎?溫泉銀猴都不多見,溫泉金猴可是稀罕生物!是溫泉銀猴的群族裡面少有的特殊個體!價格很貴的!」

二王子在剝了瓜子之後,拍了拍受傷留下的灰,正打算好好享用自己的成果。

然而他對面坐著一個親妹妹…

在二王子剝開一些瓜子仁,還沒來得及吃,直接被兔角一把抓過來,僅剩下幾顆留在桌面上。

「喂!你這丫頭幹嘛!這我好不容易撥出來的!」

「廢話那麼多,孝敬你妹妹我不行啊。」

「有種的你這話在父王面前說出來!」

「我就是沒種,怎麼滴!」

。 清越他們得了一天假,但是長郡中學那幫可憐音樂生可沒有假。第二天該上課上課,該練聲練聲。

師門之間只隔一道牆,可是三個教室里的情緒截然不同。

「山啟啊,這次他倆發揮得都不錯哦。」徐山啟今天來得晚,最後一個才進教室,劉松亭等他進來后把這個好消息再告訴他一次。

「這個已經我知道。」徐山啟對老師笑了笑,然後轉過頭對兩位同門祝賀道:「恭喜你們了。」

「山啟要不要請湘湘吃飯呀?湘湘這次拿了全場第一哦!」濮思湘對徐山啟溫柔地撒著嬌。

「可以啊。到時候帶你和陳宇君一起去嘉旺茶餐廳吃一頓,我叫嬢嬢給你的菠蘿包里加十個雞排。」徐山啟答應濮思湘時帶上了陳宇君,他不想讓濮思湘傷心,又不想和濮思湘有什麼。

「十個雞排?」劉松亭聽了都覺得驚訝,「湘湘你的食量這麼大嗎?」

「沒有啦~」濮思湘連忙解釋。

「湘湘吃多點也沒事,反正咱不嫌棄!」陳宇君也跟著帶一波節奏。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濮思湘馬上兇巴巴地要去掐陳宇君。

「哈哈哈哈,我怎麼感覺我也被罵了呢?」

劉松亭這邊歡聲笑語,徐文靜這邊彼此彼此。

「這次發揮得還不錯,你們爸媽有給你們獎勵嗎?」徐文靜上課前也和孩子們聊了一會天。

因為徐文靜本身的年齡和兩個孩子也沒差很遠,她對於邱善勤和慎雲禎來說亦師亦友。

「我媽給了我vx紅包,不過我也沒什麼想買的。」邱善勤笑著幫徐文靜擦一下黑板高處的粉塵。

「我爸媽就帶我去吃了肯德基而已,那天店裡人太多了,吃個炸雞派了半小時的隊。」慎雲禎一回想起那時發生的事整個人都要不好了,絕望地趴在書桌上。

徐文靜低頭一笑,然後語重心長地對兩個孩子說:「以後多多努力,比賽機會我會為你們多加爭取的。」

「好,謝謝老師。我們會努力的。」兩個孩子異口同聲地回答。

徐文靜在學校的地位並不算高,選擇學生時都是挑別人剩下的,有時候連比賽的機會都輪不到她們師門。就算被生活暴擊了,徐文靜仍然願意微笑面對,對自己的學生們傾盡所能。

慶幸的是,她這兩個孩子也算懂事。知道老師不容易,下去一定刻苦學習。他倆的天賦並不算最好,但他們都有顆努力上進的心,這也是很多老師求之不得的。

「老師我們沒有師弟師妹嗎?」慎雲禎隨口問了問。

「今年的新生不多,都去了莫老師那邊。」

慎雲禎聽到這有點失落,她還想和帥氣的同門師弟展開一場刻骨銘心的愛戀呢。

「好了,開始上課吧。我們的功課差不多要趕上徐山啟他們師門了,這幾天加把勁,把進度衝上去。」閑聊歸閑聊,徐文靜看氣氛差不多了,就準備開始上課。

「好的老師。」兩個孩子聽話地翻開了樂理書。

徐文靜這邊開始上課了,氣氛又回到了平常,但是隔壁教室可不是這樣的。

「這場比賽只有一個優秀獎,還是你們師弟楊繼暉拿的。這下知道不努力的後果了吧,你們丟臉老師也跟著丟臉。」

莫惠芸說話全程黑著臉,一聽說她這次出師不利,S市認得她的聲樂老師都想過來譏諷她一番。

楊婉瑩知道老師開始廢話了,心裡開始計劃今晚要去幹嘛,出去喝奶茶還是在家學功課。

「老師不是你們的媽媽,不能時時刻刻管著你們,知識我傳授給你們以後還要靠你們課後去鞏固的。下去多努力一點對以後會大有幫助啊!」

「報告。」樊珺邵姍姍來遲,站在門口冷冷喊了話以後,站在原地等老師發話。

「今天怎麼遲了?」莫惠芸心情本來就不好,看到樊珺邵遲到,火氣更大了。

「我電瓶車沒電。」

「知道今天有課怎麼不把車充好電再來?」莫惠芸一臉正色地盯住沒在看她的樊珺邵,配上她化的挑眉簡直是凶神惡煞。

「抱歉老師,我下次不會了。」樊珺邵淡淡回答道,這樣的事情在他身上也不是第一次發生了。

「行了,進教室吧。」莫惠芸冷冰冰地擺擺手,放他進了教室。

他坐到楊婉瑩身邊,用筆寫下一句:發生了什麼。楊婉瑩立馬回一句:比賽失利,老師今天很生氣。

「我希望你們的失誤不要再有下次了,下去給我好好練!在外面學的那幾個都比你們要厲害得多,不努力的話就只有被人超越的份。」

莫惠芸說了一大堆,樊珺邵也沒聽進去。反正比賽失誤的也不是他,要是莫惠芸當時派他和楊婉瑩出去比賽,也不會有如今這局面。

「老師……」姚樂怡一副委屈的模樣,說話聲帶了滿滿的哭腔,「我下去一定努力,這次我真的太緊張了。」

「行我知道了,我先去趟辦公室。」莫惠芸的火氣沒消,發現忘記拿手機,心裡更加煩躁。

「緊張不頂用。」莫惠芸離開后,樊珺邵雲淡風輕地補了姚樂怡一刀,「聽眾可不管L這些個人原因,就聽你唱得好不好。」

姚樂怡被樊珺邵這麼一說,眼淚嘩一下就出來了。要是樊珺邵當時在場聽了她唱的,說的話或許會比這會更重。

「行了,都別說了。樂怡都哭了你們不安慰就算了,還在這說風涼話……」作為閨蜜的安智珠連忙安慰姚樂怡。

「你們快把師門的臉丟光了!現在還有臉委屈!」楊婉瑩忍不了,直接拍案而起指著這倆人的鼻子就是一頓破口大罵,「最委屈的應該是我和樊珺邵,你倆把原本屬於我們的比賽奪了就算了,結果發揮失常害得我們也跟著被嘲笑。」

姚樂怡和安智珠是師門裡出了名的玩心重,兩個人形影不離,每天的話題都是與吃喝玩樂有關。天賦雖然不錯但是全被這顆不努力的心給打敗了。

國藝院的比賽資格還是她們父母送了禮才得來的,要不然去參賽的肯定是樊珺邵和楊婉瑩。

「有這點送禮的錢還不如去多補幾節課,別老想著一步登天。沒有金剛鑽別攬瓷器活,以後聽寫再抄我的作業我就對你倆不客氣!」

樊珺邵跟著附和,他心裡的憤憤不平無人知曉,只好在這短暫的幾分鐘里稍作宣洩。

「算了算了。」楊婉瑩隱約感覺到了老師的腳步聲,不得不阻止樊珺邵發作。

樊珺邵長嘆一口氣,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才是個頭……

。雖然動手的是那個火長老,但是他們也記得,不遠處的兩女一男,都是和那個施炎還有火長老是一夥的。

「不用擔心,你們去把那輛車子拖着走,先回柘丘縣」。

金理靜看得出來,她這些手下,對於眼前的林澤,還有幾分的警惕。

但是再如何……

《我的四個女神室友》第五百五十一章他本來就很強 納蘭雲騫似乎對海棠情有獨鍾:「姑娘可是最愛海棠,才在這諾大的花園中獨獨葬它?」

「海棠鮮艷奪目,荷花素潔清雅,牡丹花開富貴,秋菊淡然孤傲。因此有人喜歡這花的傲骨,不喜歡那花的俗氣。可是這花哪裏有什麼性格,不過是人們欲加上去的罷了。奴婢最喜歡的是月季,只是因為喜歡它的香味而已。」

納蘭雲騫驚訝地打量著這個瘦小的少女,這麼有才情的宮女實屬罕見,她落落大方,不卑不亢,跟其他丫鬟絕對不是一個段位,「沒想到一個宮女竟能有如此獨到的見解。世人多賣弄風騷,讚譽梅花菊花,仔細一想,姑娘說的倒真是有幾分的道理,花又能知道什麼呢?在下受教了。」

容沫兒不想跟他糾纏,莞爾一笑:「公子想是來拜見娘娘的吧?」

納蘭雲騫揚起嘴角:「正是,勞煩沫兒姑娘帶路。」

穿過一片茂盛的海棠樹林,便到了鍾粹宮的後殿。屋外兩旁分別放着用石頭雕刻成的翔龍飛鳳,都是皇上賞賜的。

納蘭雲騫見到妹妹的第一句話便是:「嫣兒,你宮裏可有一個才女啊。」

納蘭貴人詫異道:「才女?你是說容沫兒?前兩天她還自己把自己絆倒了呢。」

容沫兒紅著臉,「納蘭公子過譽了,狗肉上不了宴席,見笑了。」我要是不把我自己絆倒,今天還能站在這裏嗎!

春桃是眾多崇拜暗戀納蘭雲騫的姑娘中的一員,她不悅地看着容沫兒,翻了個白眼兒,一個初來乍到,平平無奇的毛躁小宮女憑什麼能得到納蘭公子的青睞!

納蘭雲騫嘲笑中帶着些憐惜:「自己把自己絆倒?有點兒意思,可惜為兄沒有這個福氣,府中沒有這號人物。」

「這還不容易,二哥若是喜歡,我明日就去找皇上,把她送給你便是!容沫兒,伺候本宮二哥你沒意見吧?」

納蘭貴人知道她的二哥很受姑娘們喜歡,人人都巴不得能入納蘭雲騫的府邸,也就隨口一問。卻沒想到容沫竟跪了下來,遲遲不敢領命。

她面不改色地說着違心的話:「奴婢不敢,能夠伺候娘娘是奴婢前世修來的福分,奴婢捨不得娘娘!這鐘粹宮就像是奴婢的家,上上下下的主子奴才都對奴婢照顧有加,奴婢不願意離家出走!更何況納蘭公子文武雙全,奴婢卻只會幹些粗活,恐怕伺候不好公子!「

納蘭家兩兄妹皆感驚訝,這還是第一次有人拒絕伺候納蘭雲騫。

春桃高興中透著幾分鄙夷,高興的是容沫兒上不了心愛之人的床,鄙夷的是她一個小小的丫頭還膽敢忤逆納蘭二公子。

納蘭雲騫倒沒有生氣,和顏悅色道:「沫兒姑娘說得有理,看來你們主僕情深,我怎麼能奪人所好呢?」

納蘭貴人除了驚訝還有些高興,她平日裏驕縱跋扈,鍾粹宮除了春桃的下人都害怕她、畏懼她,避之都唯恐不及,更別提往上貼了。容沫兒放着榮華富貴不要,偏偏心甘情願給自己當奴婢,她突然萌生出一種被人肯定的感覺,那是一種久違的驕傲,一時對容沫兒也生出許多好感來。

容沫兒堅信自己做了正確的選擇,她不再相信什麼浪子回頭,只相信狗改不了吃屎。如果真的去了人生地不熟的納蘭府,一個地位卑微的丫鬟怎麼可能笑得長遠,到時候無權無勢,只能任人擺佈。

納蘭貴人送走娘家人之後,伸了個長長的懶腰,「哎喲,今天坐了一天,渾身疼。」

春桃:「我給您揉揉。」

納蘭貴人:「你老怕把我弄疼,給我揉的像摸痒痒似的。方嬤嬤呢?她揉的舒服。」

春桃:「方嬤嬤前天告老還鄉了,您忘了?」

納蘭貴人:「哦對,剛想起來這回事兒,哎,想念她的手藝啊。哎,容沫兒,你會揉嗎?」

容沫兒什麼沒幹過?早年為了陪客戶還專門去大保健學過,推拿按摩簡直信手捏來。

她的指尖、指頭、指肚、手掌、手腕全都用上,配合地很默契,力道也恰到好處。

納蘭貴人享受地閉着眼說道:「你這手還按的挺舒服,跟誰學的?」

容沫兒睜眼說着瞎話:「奴婢兒時家母身體羸弱,奴婢就經常給她按按。」

納蘭貴人閉目養神道:「還挺有孝心,以後外面的粗活你就不用幹了,專門負責給本宮按摩好了。」

「還不快謝謝主子,這是提拔你呢!」春桃不服氣道。

「謝娘娘抬愛!」容沫兒受寵若驚:就這?按個摩這就升職成了上等宮女了?不過我絕不能掉以輕心,納蘭貴人想一出是一出。她想殺人就殺人,想提拔誰就提拔誰。不過風險越大的地方往往利益越大,接下來我就先摸清老闆的脾氣,投其所好,明哲保身,靜待時機。

過幾天就是每三年一屆的選秀了,萬千佳麗從全國各地趕赴京城,個個都想擠進這深宮圍牆之內,邀得聖寵,榮冠六宮。

其中要屬孟家大小姐孟晚晴和齊家二小姐齊如玉最為出色。她們自小一起長大,姐妹情深,一個聰慧機敏,一個知書達理。兩人的父親一個是權傾朝野的一品宰相,一個是勢焰熏天的皇親國戚、當今太后的哥哥純親王。這兩家的關係非比尋常,而且都和納蘭家有過節,如今靠着兩個女兒入宮選妃為母家鞏固權勢。

原著的女主角就是孟晚晴,而齊如玉就是主角團里不可或缺的助攻、孟晚晴的得力助手。書中選秀的過程算是全文最高光的章節。用一句話說就是她們過五關斬六將,殺入決賽,被皇上親封為晴常在和玉常在,入住梨香閣。

容沫兒身為一個宮女,雖無福親眼見證選秀的過程,但對其中之精彩盡收眼底,究根結底,她們的核心競爭力就是一個——顏值。

按照祖制,新晉的秀女需要去坤寧宮給皇后和各宮娘娘請安,六個新晉秀女們站成兩列,孟晚晴和齊如玉因為位分最高,站在最前排,剩下的都是答應,站在後排。

容沫兒第一眼看到孟晚晴,就在心裏大大地罵了聲「卧靠!」,她簡直太美了吧!原文中對她的描述是「任何語言都無法形容孟晚晴那絕美的容顏」,現在容沫兒明白了,她果真是美的不可方物,皮膚吹彈可破,五官立體精緻,白白嫩嫩的瓜子臉上長著一雙顧盼生輝的清澈眼眸,一張櫻桃小嘴飽滿豐盈,堪比神仙下凡,人間尤物。

「難怪原著中的男人們都喜歡她,我要是個男的也會愛上她。不,即便我是個女人也快愛上她了!」

新晉秀女:「參見皇後娘娘,參見各位姐姐。」

皇后大方端莊,只是她的五官在一張大方臉上互相嫌棄,都離地遠遠的,雖說不上好看,但壓得住場子。她和顏悅色道:「免禮吧。今年的秀女選的真好,一下子又多了這麼些可人,咱們後宮啊又熱鬧了。」

美女之間的直覺真的是准,單看一眼就知道誰是勁敵。納蘭貴人兩眼緊盯着孟晚晴,兩人一生的角逐也從現在拉開了序幕。 趙南貞手上的力度一點一點放輕,最後,手指輕輕撫了下被他捏過的地方,說:「你一定能讓她活過來的是不是?」

葉卿楊想拚命從他的眼神和表情里抓住點什麼,但,根本什麼都抓不住,此時的趙南貞似乎到了崩潰的邊緣了,她若是再敢說一句刺激他的話,他一定會掐死她的吧!

葉卿楊點了點頭,拿出醫生的敬業精神安撫家屬,「我會竭盡全力救江小姐,我現在能保證的是她不會死,這點你放心,也希望你能冷靜。」

葉卿楊此時是滿滿的求生欲,她上輩子是醫學界最年輕的精英,沒有出過醫鬧,也沒和患者家屬發生過任何肢體衝突,這一世竟然遇上了多起醫鬧,全都和這倆人有關。

然而,葉卿楊的求生欲並沒有讓趙南貞冷靜下來,男人的手指還在安撫她紅紅的下巴,眼神比剛才還冷厲,冷颼颼道:「然後呢,繼續說?我不要一個植物人,我要一個健康的正常的活人。」

葉卿楊忽然間覺著可笑至極,她到底哪裡來的這份聖母心的?

什麼葉家案?葉賀年?葉明城了?

管她什麼事兒?

按照葉卿楊的臨床經驗來看,一般只要中了吸入式化學劇毒的患者,能活下來的也有,就眼下江蔓琪的情況來看,活下來是完全沒問題,但是,醒來后,會是個什麼情況,葉卿楊完全沒有一個確切的把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