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二少,二少奶奶,坐好了,我要開車了。”


“嗯。”容陌川淡淡的應一聲,炯炯的目光,盯着懷裏的女人。

車子緩緩開動,駛入了大馬路里,唐品馨看着車窗外後退的景物,勾着淡淡的笑容。

幸福來得太突然了,讓她恍若夢中。

……

另一邊,容陌川與唐司詩,還有肖雪已經回到容園裏了,他們知道唐品馨懷了雙胞胎後,反應各異。

容陌天是真心替弟弟開心,唐司詩卻黯然失落,而肖雪則幸災樂禍。

“哈哈哈,老天開眼呀,有人要失寵了。”肖雪諷刺的笑着。

唐司詩恨恨的瞪了肖雪一眼,說:“就算唐品馨懷孕了又怎樣?我肚子裏的孩子比她肚子裏的孩子大,是容家的嫡孫子。”

“真是搞笑,誰敢保證你肚子裏的是兒子。”肖雪蔑視的瞪了一眼唐司詩的肚子。

“兒子也好,女兒也好,都是陌天的孩子,至少比你這只不會下蛋的母雞強。”唐司詩不甘示弱的反諷。

“你說誰不會下蛋?”肖雪真是忍無可忍了,生氣的瞪着唐司詩。

“陌天,她好凶。”唐司詩連忙撲入了容陌天的懷裏,一臉委屈的嘟起嘴。

“死賤人,裝什麼裝,你那點騷功夫,也只能騙騙容陌天這種傻瓜。”肖雪嫉妒的罵道。

“閉嘴!”容陌天聽到肖雪連他也罵了,不悅的拉下臉怒喝了一聲,摟着唐司詩坐到了沙發上。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了電屏車的聲音,接着便是容裕霆興奮的聲音。

“老婆子,你說我們把哪兩間房間裝修成嬰兒房呢?二樓的還是三樓的?還是二樓好了,跟我們住同一層……”

“老頭子,你都說了一路了,口渴不?”宮燕歌好心情的調侃着丈夫。 屋裏,唐司詩聽到他們的對話,臉瞬間黑了下來。

她懷孕時,容裕霆與宮燕歌都沒有說要裝修什麼嬰兒房,更氣的是,他們現在也是說裝修兩間,也沒說要給她肚子裏的孩子也準備一間嬰兒房。

這心偏得夠離譜的!

她恨得牙癢癢,卻又不敢發作。

該死的唐品馨,早不懷孕晚不懷孕,偏偏她懷孕了就來湊熱鬧,存心跟她過不去。

肖雪勾着幸災樂禍的笑容暗暗的盯着唐司詩的黑臉,心下一陣痛快。

“爸媽,你們回來了。”容陌天看到父母走進去,連忙揚起笑容走了上去。

“陌天,陌川也要做爸爸了,你們兄弟倆都要做爸爸了,我……我真的太開心了。”容裕霆激動得說話都不利索了,他盼抱孫子盼了好多年了,現在一下子有三個孫子,他怎麼會不開心,怎麼會不激動呢?

“爸,我知道你開心了,我也很開心。”容陌天扶着父親坐到了沙發上。

“你爸呀,估計今晚要失眠了。”宮燕歌坐到了另一邊,她今晚也興奮得睡不着了。

“對了,老婆子,你說我們在花園裏打造一個兒童樂園怎麼樣?到時候我們就可以陪着孫子一起玩了。”容裕霆腦海裏浮現出一幅美好的圖畫,臉上的笑容又大了幾分。

唐司詩心裏極度嫉妒,卻又不得不陪着笑臉。

沒有對比沒有傷害!

唐品馨懷孕了,容裕霆與宮燕歌都高興成啥樣了,一會兒要裝修嬰兒房,一會兒要打造兒童樂園,怎麼不把天上的月亮也摘下來呢?


唐司詩在心裏酸酸的想着,不想再聽下去了,便站了起來,說:“爸,媽,我有些累了,先回房休息。”

“去吧去吧。”容裕霆揮了揮手,又繼續與容陌天討論着兒童樂園的事情。

唐司詩剛走到樓梯口,身後又傳來了宮燕歌吩咐管家的聲音。

“管家,你讓廚房明天早點起來,燉些營養的湯水給二少奶奶送過去。”

“是,夫人。”

唐司詩氣得情不自禁的握了握雙手,氣哼哼的上樓。

丫的,真被肖雪說中了,她真的有一種失寵的感覺!

唐司詩離開後,肖雪也找藉口回房間了,他們討論得那麼熱烈那麼開心,卻與她一毛錢關係都沒有。

唐品馨懷孕了,她也失落得很,爲什麼好運氣都落到姓唐的女人身上了?

心情煩躁的她,關房門時有些用力,發出了很大的聲響,與她一牆之隔的唐司詩愣了一下,從房間裏走了出來,眸光忽閃了幾下後,敲響了肖雪的房門。

“什麼事?”肖雪看到門外的人是唐司詩時,語氣極其不善。

“跟你商量一件事。”唐司詩的身體半倚在門口上。

“喲,太陽從西邊出來了,你竟然找我商量事情?”肖雪勾着諷刺的笑容。

唐司詩當然聽出肖雪的諷刺,但,她咬了咬牙,忍下了,說:“我們應該團結,同一陣線,一致對外。”

“一致對外?對誰?”

“唐品馨。”

“哈哈哈,唐司詩呀唐司詩,你當我肖雪是什麼呀?任你利用的蠢蛋嗎?竟然妄想拉上我對付你的姐姐,真是好笑,你們自己窩裏反,與我有一毛錢的關係嗎?”肖雪不屑的狂笑了幾聲,冷冷諷刺着。

唐司詩的臉色微變了一下,不悅說道:“真的沒關係嗎?你想清楚了,我們的老公是同一個人。”

“閉嘴,容陌天是我老公,你只不過是小三而已。”

唐司詩得意的笑了笑,勾起脣角陰陰說道:“可是他天天晚上摟着我叫老婆,你確定他是你老公?”

“你……”肖雪頓時氣得咬牙,本能的揚起手。

“怎麼?想打我?打呀,別忘了我肚子裏懷着的可是陌天的寶貝兒子,你要是敢動我一下試試看。”唐司詩得意的威脅着肖雪。

肖雪咬了咬牙,放下了手,說:“兒子?能不能生出來還不知道呢?”

說完,她把倚在門口邊的唐司詩推了出去,狠狠的關上了門。

“肖雪,你給我出來,剛剛的話是什麼意思?”唐司詩本來在安勁的婚禮上已經憋了一肚子氣了,再加上剛剛受的氣,此時被肖雪一激,會發出來了,她站在肖雪房門口,生氣的擂着門。

“幹什麼?三更半夜不睡覺在吵什麼?”容陌天一上來就看到唐司詩像個潑婦似的,一邊敲門一邊罵罵咧咧,他不禁露出一絲反感。

“你的好老婆詛咒我們的孩子生不出來,安的是什麼心!”唐司詩一見到容陌天,便惡人先告狀。

“別吵了,爸媽上來了。”容陌天眉頭皺起,連忙拉着唐司詩進了另一間房間。

“陌天,你爸媽太偏心了,你也是他們的兒子,爲什麼你做爸爸了,他們一點表示都沒有,現在容陌川做爸爸了,他們高興得又裝修嬰兒房,又打造兒童樂園,你還沒心沒肺的跟着一起討論,他們心裏根本就不在乎你,也不在乎你的孩子。”

回到房間裏,唐司詩委屈的靠近了容陌天的懷裏,憤憤不平的說道。

容陌天的眸光暗閃了一下,說不介意父母的態度,那是假的,一直以來,父母都比較偏心容陌川,他也承認這個弟弟比自己優秀,但,有時候心裏也會有些嫉妒,有些不舒服。

“你想多了,打造兒童樂園,將來我們的孩子也可以一起玩樂的。”

他心裏雖然有些不開心,但,並沒有在唐司詩面前表露出來。

“快點洗澡睡吧,孕婦要早些睡覺,以後生的孩子纔會白白胖胖的。”他又撫了撫唐司詩微微突起的小腹。

不知不覺,她肚子裏的孩子已經三個多月了,再過六個多月,他就能與孩子見面了。

想到這裏,他的心情頓時好了不少。

“陌天,要是我生個女兒怎麼辦?你還會和我繼續生下去嗎?”唐司詩有些擔憂的試探着,現在她肚子裏的孩子還小,還不能知道性別。

“女兒我也喜歡。”容陌天說的是真心話。


“陌天,我喜歡兒子。”唐司詩靠在容陌天的懷裏,幽幽說道。

只要她生下兒子,她在容家的地位纔會鞏固一些。 “好了,別胡思亂想了,快點洗澡吧。”容陌天半推半拉的把唐司詩推進了浴室裏,轉身回到沙發上坐下,一臉的疲憊。

隨着相處,唐司詩刁蠻任性的性格漸漸露出來了,特別是懷孕後就更肆無忌憚了,但,看在她懷着他的孩子,他一直包容着忍讓着,畢竟這個孩子他期盼已久了。

他習慣性的摸了摸口袋,想抽菸,卻突然記起,自從唐司詩懷孕後,他就戒菸了。

起身,走出了房間,想到二樓的酒櫃裏倒杯酒喝,一出門口便碰到了肖雪,她拿着一杯水走向她的房間。

四目相碰,兩人微愣了一下,但,容陌天很快便移開視線,在肖雪身邊經過,走向客廳。

“陌天,你一定要這樣對我嗎?”肖雪轉身看着他無情的背影,心下一陣陣隱痛,別人傷害她,她可以無視,但,唯獨容陌天的傷害,讓她痛徹心扉。

容陌天頓住了腳步,但沒有回頭。

“我很累,有什麼以後再說吧。”



說完,他再次邁步走向客廳的酒櫃裏,拿出一瓶紅酒,倒了半杯,拿起,輕輕的搖了幾下才放到嘴邊,一口喝下。

肖雪遠遠的看着他,滿眼悲悽。

她常常在想,自己愛得這麼卑微值得嗎?

他的心不在她身上,她還要繼續愛下去嗎?

很多時候想放棄不愛他,但,做不到。

…….

唐品馨自從知道懷孕後,就過着如同王后一般的生活。

但,她真的一點兒都不喜歡這種生活,先不說被強迫着喝湯,吃各種營養品,光是整天讓她躺在牀上已經讓她吃不消了,感覺自己懷孕了,就跟坐牢沒什麼區別,因爲容裕霆從容園派了兩個保姆與傭人來專門照顧她的生活。

如果要外出,身邊除了跟着保姆之外,還跟着兩個保鏢,這個陣仗真的讓她非常的不習慣。

她多次向容陌川投訴,但,那傢伙卻堅定的告訴她,投訴無效。

這天早上,她剛出現在樓梯口,在樓下客廳沙發坐着的容陌川連忙放下手裏的報紙,一邊走向她一邊說:“站在那裏別動!”

語氣很溫柔,卻又該死的霸道。

唐品馨嘟了嘟嘴,沒有乖乖聽話,慢慢的步下了樓梯。

容陌川大步流星的走到她面前,霸道的摟過她的脖子,狠狠的吻了一下她的脣,說:“不聽話,該罰!”

“誰不聽話,是你太緊張了,好嗎?”唐品馨嘟着嘴抱怨。

“因爲我不想再看到你受傷,知道嗎?”容陌川又低頭吻了吻她的脣,眸光溫柔似水,緊緊的凝視着她越來越嬌美的小臉。

他的話,撞入唐品馨的心底,就像一圈圈的漣漪一樣,慢慢的漾開,讓她的心暖暖的,微微顫動着。

睜着水汪汪的眸子,與他對視着,心跳不自覺的怦怦加速。

她懷疑這個男人擁有魔法,每一次與他對視,她都情不自禁的陷在他深情的目光裏。

“知道了。”許久後,她才乖乖的回了一句。

男人滿意的勾了勾脣角,彎腰輕輕的抱起了她,一步一步的從樓梯上下來,直接走向餐桌,把她放在了椅子上。

“二少奶奶,這是老爺吩咐我給你做了雞湯。”保姆芳姐馬上送上了一碗黃澄澄的雞湯,放在她面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