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二十九的時候,柏輕音就關了鋪子,錢莊也只留了一個加班的。


年貨韋治洵早早就置辦下了,因為韋治洵沒什麼宗族親人,他們家的年不像別人家的年那樣鬧騰。

簡簡單單的三個人。

韋治洵幫柏輕音擀皮,柏輕音這是包餃子。

搖床里的嘟嘟自己抱著撥浪鼓,家裡被柏輕音改造過,燒著地龍,一點都不能,像出春天一樣暖和。

柏輕音從沒想過,有一天自己會過一個這樣的年,不是自己一個人,沒有春節聯歡晚會,可這種感覺,卻是比一個人過的時候,有年味多了。

吃了飯,兩人遵著規矩守夜。

過了子時,外面的鞭炮聲混著犬吠聲,熱鬧無比。

柏輕音看著窗戶上貼著的剪紙,那是何大嬸教自己剪的,雖然丑了點,但也很可愛。

「娘子,初三回門你要準備什麼東西?我幫你啊?」

「不用準備什麼,隨便帶點回去就可以了。」

對待那個娘家,柏輕音實在沒什麼感覺。

初三回門的時候,柏輕音帶了一些基本的禮品,錢什麼的,她是不會給秦環的。

秦環見著柏輕音回來錢都沒帶,臉色別提多難看了。

「你在鎮上都開錢莊了,就帶這麼點寒酸玩意兒回來?」她嫌棄地看著桌上的東西,手指一下一下地挑著。

「您要是不滿意,我可以拿回去。」柏輕音對待她也不客氣。

秦環被柏輕音堵得沒話說,冷哼了一聲,轉身坐回炕上,繼續嗑瓜子,連招待都沒有要招待的意思。

掃了一眼屋子,柏輕音才發現,她這娘家格外的清冷。

柏宿自從欠了債后就逃去了外地,也不知道回沒回來過年。

「大姐還沒回來嗎?」

正月初三,女兒回門的日子,柏輕葉是個愛炫耀的,這樣的好日子,她不可能不回來。

柏輕音看了一眼時間,已經快到中午了,鎮上的確有些遠,但這個時間也該來了?

怎麼到現在都沒來?

「你姐姐可是地主家的媳婦,那地主家過年能跟咱們這些平民老百姓一樣嗎?」

話雖然這樣說著,秦環的眼卻控制不住探頭往外看。

大有等著自己大女兒來,讓柏輕音好好看看,什麼才叫真正的女兒。

柏輕音也不跟她計較。

炕上的嘟嘟伸手去抓東西,卻被秦環一掌拍了過去。

「小兔崽子,才這麼點就敢偷東西。」

「你幹什麼?」

柏輕音瞬間瞪大了眼睛,她迅速抱起嘟嘟。

嘟嘟的眼裡有淚花閃爍,卻沒哭,「麻麻,嘟嘟,巴騰。」

柏輕音聽懂了,寶寶是說不疼,可那手都紅了,這麼可能不疼。

將嘟嘟交給秦環,柏輕音忍不住與秦環爭執了起來。

到了中午,秦環都沒有留客的意思,柏輕音也想待,帶著孩子和韋治洵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韋治洵替柏輕音感覺不值。

「明明娘子比大姐柏宿他們都孝順,憑什麼娘那麼對你。」

柏輕音把手伸出來在他面前晃了晃,忍不住道:「看見了嗎?五個手指頭還不一樣齊呢,而且我也不希望她對我有多好。」

她起初對這個娘家只是感覺沒什麼希望。

但是今天秦環打嘟嘟的時候,她真的生氣了。

她想不明白,這世上怎麼會有這麼不明事理的人,嘟嘟那是她親外孫啊。

「我以後對娘子好,咱們也不稀罕他們的好。」

柏輕音笑了起來,是啊,就算沒有秦環他們又能怎麼樣,自己還有韋治洵,還有嘟嘟。

出了正月門,韋治洵瘦的更多了,人也越老越瞌睡。

柏輕音看在眼裡疼在心裡,偏偏能找的大夫都著了,就是看不出什麼病因。

「掌柜的,掌柜的,來信了。」

柏輕音的眼中閃過喜色。

她迫不及待拆開封銘軒的來信,原來半月前,那神醫曾在雁門關待過,只是他們的腳程慢了一步,那神醫說會去京城,而他們的小鎮,是通往京城的必經之路。

想到此,柏輕音的眼中山過狂喜,有希望了,韋治洵的身體有希望了。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柏輕音喜極而泣。

封銘軒看著柏輕音現在這個樣子,忍不住一陣心酸,他看著韋治洵身體那樣一天一天弱下去,卻找不到半點病因,也跟著著急。

「好什麼好,一天到晚,大驚小怪的,難怪你這生意只能做這麼大。」

尖銳刻薄的聲音入耳,柏輕音舉著信的手落下,一轉頭,這才發現,正是許久未見的柏輕葉。

她比之前憔悴了許多,本就小的臉這會兒更瘦了,臉上滿是疲憊的姿態,比起之前那傲氣凌人的模樣,差了可不止一星半點。

「你怎麼來了?」

「怎麼,你這個妹妹過年都沒去看過我這個大姐,還不讓我這個大姐來找你了?」

她的聲音帶著怨懟。

柏輕音微微皺眉,之前對方也來找茬,但那就像是無聊時的遊戲,大多都帶著打發時間的意味,也沒什麼惡意。

可是這次,柏輕音感覺出了不對勁兒。

把信遞給封銘軒,讓人去忙后,柏輕音帶著人去了後院。

「這是怎麼了?」

柏輕葉端著茶水,過了好一會兒,抬頭才說:「能有什麼事兒,就是你一個做妹妹的本分都不知道了,過年也不去給你姐夫拜個年,娘說的沒錯,你就是個白眼狼。」

柏輕音聽了直翻白眼。

「在娘眼裡,我可不就是個白眼狼嗎,你真的沒事兒?」

柏輕葉慢悠悠地喝著茶水。

「我能有什麼事兒啊,一天到晚胡思亂想,我那妹夫和侄兒呢?」

柏輕音喝茶的動作一頓,笑著道:「想看侄兒直說啊,我去給你抱。」

柏輕音將嘟嘟遞給柏輕葉,能清楚的看到,柏輕葉動作僵硬,甚至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安放手。

「這,這麼小,我,我若是給摔了可怎麼辦?」

「你手放這裡,另一隻手放這裡,不要這麼僵硬,放輕鬆,這樣就不會摔了。」

柏輕葉看著懷裡的孩子,臉頰白凈,漂亮,隨了他父母的一張好臉。

。 第648章鎚子

三個人在上古秘境呆了將近半個月,破銅爛鐵找了不少,不過司徒錦說這些武器雖然不能用了,但材料都是好材料。可以煉製不少防身的東西。

「不是說神器經歷千年而不損嗎?」

「你說的是神器!這些不過是普通的法器,沒有靈氣供給,加上這裡又是極煞之地,這些法器隨著時間的推移,就會變成破銅爛鐵。」

「原來是這麼回事!」

花琉璃泄氣的低頭踢著腳下的沙子,結果……看到應該閃閃發亮的東西,本以為不會是什麼寶貝了,不過抱著試試的態度,將這明晃晃的東西從裡面拽出來……

結果就看到一個寒光刺眼的鎚子!

「阿錦……」

「嗯,看到了!這是神器!」

花琉璃握著雷神錘,道:「這個東西,是……」

白勝衣雙眼發亮,道:「這很明顯是一把鎚子!」

花琉璃:「……」

大哥,我有眼睛,看的出來這是個鎚子,只是這鎚子是邪修用還是正派用的?不過看這寒光閃閃的樣子,不像是邪修用的東西。

「這是震天錘!」

震天錘?

花琉璃握著鎚子在手上顛了顛,就這分量還震天?震土她都嫌輕!

「這震天錘只有心思純凈之人才能使用!你能將它提起來……」

「就說明我是心思純凈之人!」

白勝衣:「……」

「以後對付邪修的時候,別人用劍用刀用法術,你扛個鎚子……」

扛個鎚子?

花琉璃聞言,看著手裡的鎚子,一臉的嫌棄!自己一個較弱女娃娃,這種需要賣力氣的神器,還是讓他男人用比較合適!

只是,在司徒錦握著震天錘的時候,竟然提不起來~

花琉璃:「……」

你的心思是不是不純潔才被鎚子嫌棄的?

「那個得,這個震天錘好像認定你了。」

花琉璃聞言,扶額道:「為啥你要是個鎚子?你哪怕是把剪刀我都願意啊~」花琉璃一邊吐槽,一邊將震天錘丟進空間!

如非必要,她絕不會把這鎚子拿出來丟人現眼的!

在她印象中,手拿鎚子的都是那種沒腦子的猛漢。不由看了看她的小胳膊,打了個寒顫,對著司徒錦道:「咱們回去吧。」

花琉璃把小沫丟進空間后,與司徒錦以及白勝衣朝著來的方向離開……

在即將離開秘境時,大地開始劇烈顫動,花琉璃用精神力將司徒錦與白勝衣護住,加快步伐往前跑。

「看來是秘境要自我銷毀了。」

「那還不趕緊跑……」

他們三個人前腳剛踏出去,後腳秘境就消失了!花琉璃道:「好險好險,差一點要與秘境一同消失了!」

「多謝救命之恩。」

花琉璃看著一臉真誠的白勝衣,笑道:「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咱們就此別過……」

司徒錦抱拳,對著白勝衣說道。

「如此,咱們就後會有期。」

花琉璃與司徒錦目送白勝衣騎靈獸離開,笑道:「阿錦,我救回來的那些孩子,大多都是天賦異稟之人,若是能找他們的父母問問人家是否願意將這些孩子留在神殿學習本事,若是無父無母的孤兒,咱們就收了!」

神殿總要注入新鮮血液。

這些孩子就是很好的人選。

「邪修怕是還會有大動作,這個上古秘境只是一個開始。說不定咱們顧不到的其他地方,邪修正在肆虐。」

聽他這麼說,花琉璃心情略有些沉重。

道:「咱們盡自己的力量去做就好,一個人的力量畢竟有限!如果能讓全民都參與對抗邪修,那結果或許會有所不同。」

「媳婦兒,謝謝,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看著略有激動的司徒錦,花琉璃疑惑道:「你要怎麼做?」

「既然要全民參與對抗邪修,首先要告訴他們邪修的所作所為,以及名門正派若被邪修打壓厲害的後果!如果他們有關於邪修的消息,可以去附近的門派告知,第一個告知的人可得一塊靈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