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二人各懷着心事,來到葉鋒房門前,還未敲門,龍陽天已經開了門。


他爽朗的聲音從門中傳了出來:“怎麼樣葉鋒,今日煉丹受得打擊可不小吧。我聽說剛開始煉丹十次有十次都是……”

說到這裏,龍陽天的聲音戛然而止,就像是被誰突然掐住了脖子一般。

他驚訝地看看葉鋒,再看看欣兒,指了指葉鋒,又指了指欣兒,說道:“你們……”

欣兒將葉鋒的手遞給龍陽天,聲音仍是微微顫抖着說道:“快扶葉鋒師兄進去休息,他靈魂之力耗盡,身體太虛弱。”說完快速轉身,快步跑開了。

神經大條的龍陽天並沒有發現葉鋒與欣兒神色不對,他扶着葉鋒,臉上帶着猥瑣的笑,說道:“你們這進展也太神速了點吧,昨天才來,今天就到了肌膚相親的程度了,你們這一葉絕年輕人啊,我越來越搞不懂了。”

葉鋒並不說話,腦子裏還在想着欣兒的事。

龍陽天以爲葉鋒是因爲靈魂消耗過大才無精打采的,一邊將葉鋒扶着躺在牀上,一邊說道:“不就是靈魂消耗了點嘛,至於嗎?”

說着又突然做出恍然大悟狀:“哦,我知道了,一定是煉製失敗對你的打擊太大吧。這算個屁事兒,你看看我,與你一天來的,你是一等弟子,我卻只落個二等,你已經開始煉製丹藥了,我還在感受個鳥的火元晶。這對我打擊大不大?大不大?大成馬了。我怎麼辦?不活了?屁話!就算生活給了你一千個悲傷的理由,你也要找到第一千零一個理由來微笑,世界不只你一個悲傷的人,比你慘的多了去了。開心點吧兄弟。”

他一連說了一大堆,葉鋒卻根本像沒聽到一般,躺在牀上一動不動。

葉鋒心中只是想着炎。

想了許久,外面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房間之中漆黑一團。


龍陽天的呼嚕聲已經如同雷鳴。

終於,葉鋒的心完全靜了下來,又恢復了往日的沉穩。在黑暗中,他的目光再次清冷起來。

現在不是糾結其他事情的時候。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快速提升實力,以期在兩年之中達到地階丹師,這樣纔有把握在自己十八歲時的族長繼承儀式上面對所有挑戰。

想到這一點,葉鋒心神清明起來,開始刺激體內的火焰,在體內運行一週。

火老的要求是一天之內至少運行五週。

可是葉鋒現在還遠遠感到這樣的要求,他的火能太少,根本不足以支撐他完成兩週。因此每一週之後他都要修煉幾個時辰,補充消耗掉的火能。

如此一晚上下來,又只是運行了兩週。

由於他靈魂之力耗盡,師父特批他三天之內不用上早課。

龍陽天早上離開時,扔下一句:“天才的待遇就是不一樣啊,我將來要是死,死因絕對是羨慕過度致死。”

葉鋒只淡淡一笑,說道:“以你的天賦,已經比其他人強太多,要不了多久,你也可以煉丹了。”

龍陽天離開之後,葉鋒便在房間之中練起了烈陽開天。

丹師修煉,要肉體與火焰同修。只有肉體達到一定強度,才能承受火焰的衝擊。

若一味修煉火焰,肉體強度不夠,勢必會被火焰從內部焚燒而死。


一般的丹師平日都會做一些力量練習。

而葉鋒發現烈陽開天在最大限度發揮肉體力量的同時,也能促進肌肉的增強,使肉體強度大大改善。因此他並不是做簡單的肉體練習,而是練習烈陽開天。

如今的他,已經將烈陽開天前三式練得非常純熟。雖然還達不到爐火純青的地步,但已然有了駕輕就熟的樣子。每一拳每一腳打出,呼呼風響,有時候竟然隱隱然有了虎嘯之聲。

因此葉鋒已經決定,再過兩日,當靈魂之力完全恢復時,便開始學習第四式。 正在葉鋒將烈陽開天打得呼呼生風之時,突然敲門聲響。

葉鋒抹了一把臉上的汗水,打開房門。

門外,少女青絲垂肩,俏生生地站着。在白雪的背景下,看起來如此楚楚動人。尤其是一雙水靈靈的眼睛,極爲吸引人。


欣兒莞爾一笑,如三月春花綻放。竟然完全沒有了昨日的悲傷。

她手中提着一飯食盒子,對葉鋒說道:“葉鋒師兄,你沒有去吃早飯,我給你送來了。”

葉鋒點了點頭,將食盒接住,只說了一句:“謝謝師姐。”便退回了房中。


正要關門,欣兒卻按住了房門,有些幽怨地說道:“葉鋒師弟,你不讓我進去坐坐?”

葉鋒微微一怔,說道:“你不上早課麼?”

欣兒已經進了門,反身將房門關上,嬌笑道:“你身體虛弱,父親特意讓我來照顧你。”

葉鋒有些意外。自己身體雖然虛弱,但還遠遠沒到需要人照顧的程度,師父似乎是對自己太好了些。

欣兒見葉鋒不答話,眉頭微皺,臉上也失去了笑容,水靈靈的大眼睛裏有着些許幽怨。對葉鋒說:“葉鋒師弟,你就這麼討厭我麼?”

葉鋒心頭一動。

說句良心話,像欣兒如此美貌而又上趕着倒貼的美女,只要是個男人都會心動。

但葉鋒總覺得有什麼不對勁,他將原因歸結爲自己心中已經有了炎,絕對容不下第二個人。

想到此,葉鋒嘆了口氣,清冷的眼裏目光變得溫柔起來,對欣兒說道:“欣兒師姐,謝謝你的好意。我並不是討厭你。”

“那你爲什麼總對我一副不冷不熱的態度?”欣兒水靈靈的大眼睛認真地看着葉鋒,等着他回答。

“我……”葉鋒第一次被一個女孩如此認真地質問,一時不知如何回答。

以前他雖然與炎青梅竹馬兩小無猜,但他們之間總像是少年之間的嬉鬧,似乎從未認真地討論過一個問題。

欣兒見葉鋒不回答,嘆了口氣,目光移向了別處。帶着些許嬌羞,又帶着些許幽怨,說道:“你知道嗎,其實我……我……”

葉鋒看着欣兒,等着欣兒說出後面的話。

“我……我喜歡你。從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歡上了你。”欣兒終於鼓起勇氣說出這句話來。

葉鋒乍聽之下,着實意外。雖然他已經看出來了,但看出來是一回事,聽欣兒親口說出來卻是另外一回事。

葉鋒在意外之後,心裏便着實涌現出無限幸福之感。就像一個孩子突然得到一件意想不到的禮物。能被一個人喜歡,那絕對是幸福的事。

但隨即葉鋒就打消了自己的非分之想,他眼神恢復了清冷,看向欣兒,說道:“我已經有……”

“我知道,炎嘛。”

不等葉鋒說完,欣兒便打斷了葉鋒的話,對葉鋒說道:“從你昨天的話中我已經知道,你喜歡炎。但是現在炎不在,在她再次出現之前,能不能讓我葉絕她照顧你?”欣兒的眼裏不無幽怨,卻又含着些許期待。

葉鋒大爲失色,他從未想過欣兒在明知自己已經有了炎時,竟然會提出如此要求。

沉默。

葉鋒沉默了許久,有些艱難又帶着些許堅定,對欣兒說道:“欣兒師姐,這又何必呢,我的心裏只有炎一人。”

既然不可能,那就一次斷絕了她的念想,這樣對二人都好。

欣兒面色已經蒼白起來,她咬着自己的嘴脣,水靈靈的眼睛裏更顯迷濛。片刻後,似乎是下定了決心,說道:“葉鋒師弟,我是不會放棄的。”

說完快步轉身出了房門。

葉鋒能聽到腳步聲快速離去,顯然是跑着離開的。

葉鋒狠狠捶了自己胸口一拳,說道:“葉鋒,你太殘忍了。”

一拳之後,葉鋒怔怔地站了片刻,腦海裏滿是剛纔欣兒的話語,尤其是欣兒那雙水靈靈卻又飽含着幽怨的眼睛,讓他心中不禁一痛。

許久,葉鋒突然回過神來,再次狠狠捶了自己一拳。

現在根本不是想這些亂七八糟事情的時候。眼看着還有不到兩年,便是族長繼承儀式之時。現在最重要的便是提升實力,萬不能被其他事情分了心。

想到此,葉鋒將飯盒中的飯菜一掃而空,然後再次起身,呼呼兩掌掃過,看似輕描淡寫,實則力重千鈞。

烈陽開天第三式——力掃千鈞。

在高強度的練習與修煉之中過了三日,到了第四日,葉鋒的靈魂之力已經完全恢復

而且經過上一次消耗殆盡,這一次恢復之後靈魂強度似乎又增強了一些。這時的葉鋒才發現,原來靈魂之力也是可以修煉的。它的修煉方法就是不斷地耗盡再恢復。

強大的靈魂之力是丹師必備的,靈魂之力越強大,丹師的控火和煉製丹藥就越容易。甚至有些強大到一定程度的丹師可以直接用靈魂之力攻擊別人的靈魂。

因此葉鋒已經決定了以後不光是要修煉火焰和烈陽開天,還要修煉靈魂。

而且經過這三天的不斷努力,雖然葉鋒還是每天只能將火焰運行兩週,但比起剛開始時,已經順暢了很多。葉鋒已經確定,再有四五天,自己就能達到每天運行三週了。

在這樣的運行之中,葉鋒能感受到,自己的火焰已經壯大了許多,他甚至猜想,也許再過十天半個月,自己就可以再次突破,達到四級。

“這速度……太變態了。”連葉鋒自己都不無驚訝地說了這麼一句。

小怪則一直在沉睡。自從跟了葉鋒之後,小怪似乎非常嗜睡,也不進食。每天除了睡覺還是睡覺。

葉鋒也不理它,任憑它在自己袖口之中呼呼大睡。


欣兒這三日中也是每日必定將三餐送到房間,並不多說話,只是幽幽地看葉鋒一眼,便快速離去。

每當此時,葉鋒心中便會產生一種扁自己一頓的衝動。

第四日早上,葉鋒與龍陽天一起去上早課。

一進入鬥火廳,葉鋒就發覺氣氛有點不對勁。

只見那些弟子一個個看向自己的目光全都帶着一種敵視,卻又帶着些許憐憫。

葉鋒掃過那些弟子,心中有些疑惑,問旁邊的龍陽天:“他們幹嘛這樣看着我?”

龍陽天安慰一般拍着葉鋒肩膀,說道:“兄弟,這次你可慘了。你看看大師兄那眼神。被大師兄如此盯上,你能好過麼?”

葉鋒向那身着黑衣的段然看去,果然見段然兩道目光緊盯着自己,似乎要吃了自己一般。

龍陽天補充解釋道:“你搶了人家女人,人家能善罷甘休嗎?”

葉鋒不禁苦笑了一下,說道:“冤枉,我和欣兒根本什麼事都沒有。至少……我是沒有什麼非分之想。”

龍陽天鄙視地看着葉鋒,說道:“你覺得我信麼?我都不信,大師兄會信麼?總之……這次你死定了。”

葉鋒看了看段然那要吃人一般的目光,聳了聳肩,像是對龍陽天說,又像是對段然說:“愛信不信。”

說着徑直走了過去,坐在一等弟子的墊子上。表情淡然,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他的左面便是欣兒,再左面便是那冷若冰霜的段然。

葉鋒一坐下來,欣兒便火上澆油一般關心地問葉鋒:“葉鋒師弟,身體好些了麼?靈魂之力都恢復了吧?”

段然本來已經看葉鋒不順眼了,再被這句話一刺激,怒火已經升騰了起來,盯着葉鋒的目光更冷。

周圍那些弟子看到段然的目光,心中都是不寒而慄。段然凡階八級的實力可是所有弟子中最強的,他要是發起火來,那可不是鬧着玩的。

葉鋒卻像什麼都沒看到一般,淡然地回了欣兒一句:“都好。”

雖然他只是凡階三級,實力比起大師兄差得太遠,但他的性格之中,還沒有服輸這麼一說。最起碼,輸人不能輸陣。總不能被對方瞪一眼就認慫吧。

大師兄段然本來就窩了一肚子火,聽到欣兒那關心的話語,肚子裏的火就已經升騰起來。偏偏葉鋒明明看到他的眼神,卻做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這更讓他心頭的無名業火焰騰騰地按捺不住。

終於,大師兄一躍而起,站在鬥火廳中央,對葉鋒怒目而視,指着葉鋒喝道:“葉鋒,我要跟你決鬥!” 衆人聽到大師兄竟然要挑戰比他低五級的葉鋒,不禁都是驚訝不已。

以大師兄高傲的性格,是根本不屑於挑戰等級比他低的師兄弟的。

也就是說,大師兄已經好幾年沒有挑戰過別人了。

而現在,竟然指名道姓要挑戰比他低五級的葉鋒,由此可見,大師兄是真的生氣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