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乾雲子點點頭,隨即開口對着衆人說道,“如今留下的便是參加會道的,會道的道友都會獲得龍虎山和青城山的供奉,修道者本不應談俗物,可是危急之時,入世俗也是一場修行,每位道友將獲得五萬供奉,請將聯繫之物留給我的徒孫。不過獲得供奉者都需要參加對抗殭屍王。”


說着,衆人議論一番,有人埋怨,“怎麼還是對抗殭屍?都不交流道法嗎?我不幹了,我的回去了。”

說着刷刷刷,直接走掉一半。

我看着衆人離開,我看到我認識的就只有文天啓、牛禮等等,還有青羊宮的了塵師徒、伏龍觀的王鍾師徒、武當山玄辛師徒、全真教龍門派的齊龍師徒,其他的我都不認識,只是有點臉熟。

見此,乾雲子蹙眉了一下,老臉上有些堪憂的樣子。

接着天師傳人張百年徐徐道,“道友,就這樣吧,有齊龍前輩和道友在,也算是壓住陣腳了,加上貧道和玄辛道友,我們設下四象鎮魔陣不成問題的。”

乾雲子聽後點點頭,隨即道,“剩下的道友們,跟着貧道走吧。”

說着我們跟着乾雲子,來到天師洞的一側的紅色石壁下,接着乾雲子按住石壁,哐哐噹噹,接着石壁上就出現打開了一道石門。

我看,這尼瑪,這電視上纔會有的暗道吧?沒想到青城山也有啊?尼瑪,太神奇了!

我們跟着進去,走了幾步,我們來到一個非常大的石廳裏,石廳放着好幾口棺材。

同時棺材的旁邊還站着五個道士,其中一個穿着一身黑色大衣的人,看到乾雲子後,就拜道,“師傅!”

“封不寧,你說說,都江堰如今什麼局勢。”乾雲子直接說道。

封不寧就是執掌道主天師劍的吧,我看着他,風度翩翩,着裝時尚,高大魁梧,就是昏暗的油燈光下,他的臉顯得格外蒼老,看上去起碼七十多歲了。

那封不寧,這時,開口道,“各位道友,如今殭屍王封印鬆懈,十八口鎖龍井其中好幾口被人搞成了養屍地,這個時間已經不短了,所有出現了很多跳屍,正危害着村民,甚至有的跳屍已經去往都江堰市裏,警方已經出動特警展開對抗,我們配合警方已經殺了不少的殭屍,可是跳屍我們就夠難對付了,現在還出現了飛屍我更加沒有主意了,甚至貧道的七大弟子已經死了三人了。”

說着封不寧一臉悵然,隨即乾雲子說道,“你執掌天師洞的主持,行青城山之降妖伏魔之能,其下弟子也都是明道者,死得其所。”

“是,師傅。”封不寧點頭,接着來到棺材前,讓其弟子將棺材打開,接着他引領我們上前看,我一看棺材裏躺着一具具屍體,屍體閉着眼睛,青面獠牙,穿着壽衣,看上去有些猙獰嚇人,而且頭上都有符咒壓着。

對此,封不寧說道,“這些是我們抓住的跳屍,龍虎山的鎮屍符效果很好,可是數量有限,不然我們可以封住更多的跳屍。”

“呵,這有什麼難的?”這時我背後毛鑫兒跑了出來,指着棺材裏的殭屍說道,“茅山真火符和茅山鎮屍符,都是飛屍僵屍的剋星,我身上有二十道茅山真火符和茅山鎮屍符,一張我只收五千塊,誰要?”

我一聽愣住了,天師傳人張百年一看很不喜歡道,“你,你這女娃娃,怎麼又溜進來了!”

“嘿,我是我師傅的徒弟,我當然可以進來了。”說着毛鑫兒指着我,白了張百年一眼。

這時所有人看着我,而張百年詫異的看着我,“楊副道主,你是她師傅?”

文天啓見此,輕聲道,“自己找麻煩,愚蠢。”

可我一聽,是我徒弟怎麼了,於是我緩緩道,“對啊,是我的徒弟。”

“那好,那既然如此,龍虎山將所有真火符和鎮屍符買下,發放給諸位。”張百年頓了一下說道。

“不行,現在我得要一萬塊了!”可毛鑫兒扭頭,癟嘴道。

我一聽頓時傻了,這尼瑪毛鑫兒太牛了,這是坐地漲價啊,幾張破符咒收人家幾十萬?

強烈推薦: “你!”

這時張百歲氣的臉都成了豬肝色了,可毛鑫兒卻哼的一聲,扭過頭去,無比的傲嬌。

見此,我看了看張百歲的臉色,覺得有點搞笑,於是開口道,“我也有鎮屍符,要不,我便宜一點?”

張百歲這時臉皮一抖,“好,你有多少?”

“現在沒有,不過我可以現畫,麻門符咒裏鎮屍符有三種,天師鎮屍符、靈官鎮屍符、以及上清靈寶鎮邪符。”我緩緩一笑。

乾雲子一聽,點點頭,不過卻是笑道,“的確,麻門有這幾種鎮屍符,不過上清靈寶鎮邪符小友當真會畫嗎?”

我想說,可是這時毛鑫兒卻驚詫,“什麼?喂,帥哥,不,師傅,你竟然是麻門的人?不過,你的符咒前面怎麼又稀奇古怪的名字啊,天師?靈官?上清靈寶?”

我笑了笑,對着衆人道,“這就是麻門的不同,我麻門替天宗的符咒,是拜便了各大道觀的信仰神靈,才畫製出來的,所以麻門符咒大小一百零八道。”

“不,不是大小,而是王符咒,麻門有十大王符咒,沒有大地位巔峯或者半天位的道行,小友不可能畫出上清靈寶鎮邪符的,對嗎?”乾雲子似乎有些瞭解麻門符咒,對着我緩緩而笑。

乾雲子說的沒錯,我的確畫不出來,不是因爲筆畫,我以前練筆畫出一張,雖然沒有添加所需材料畫,但是我知道要是真的沒有達到所需要的道行的話,畫出來也是廢紙一張。

不過,乾雲子怎麼知道?不過,我又想回去,師師爺爺當年和他是好友,那麼他了解一些應該也不算什麼稀奇。

既然被他說中,於是我點頭,“是的,但是天師鎮屍符、靈官鎮屍符我卻畫得出來。”

乾雲子嘴脣微微一動,“看的出來,不知道,小友有什麼想法?”

這時衆人都看着我,而我嚥了咽口水,試着道,“麻門畫符最耗材料,我想問青城山和龍虎山要一些材料。”

“好,貧道允了。”

乾雲子笑了,然後對着張百年說道,“道友意下如何?沒問題。”

說着,接着封不寧繼續講了講,形式非常不好,居然還有飛屍的存在!它是由跳屍納幽陰月華而演變,飛屍往往是百年以上甚至幾百年的殭屍,行動敏捷,躍屋上樹,縱跳如飛,吸人魂魄,而不留外傷。(補充下,之前沒寫上。)

這就讓人棘手了。

在場所有人都意識到了事態的嚴重性,只有毛毛雨推銷着她符咒,讓人鄙視。

到了晚上了,衆人形成了一個強大的道士團,其目的就是解除都江堰的殭屍危機。

這不僅讓我想到上次我對付染上白毛的那個倒斗的人。

洞廳裏,放着的殭屍被道士看管着,而封不寧在乾雲子的授意下,帶着我和文天啓去青城山的祖師殿。

乾雲子說,既然我們是副道主那就要送我們一些防身的法器。

好處不要白不要,祖師殿裏供奉的是真武大帝、東嶽大帝、呂洞賓及張三丰,我們拜了拜後,來到祖師殿後面的石洞裏。

這裏一般都是遊客止步的地方,封不寧將我們帶進去後,看着我們,介紹道,“兩位小友,這裏都是青城山的寶庫,你們可以任意挑選一些法器。”

我和文天啓走進石洞,雖然是石洞,裏面卻按着電燈,佈置的很乾淨,就像是進了博物館似的。

文天啓和我走着走着就分開了。

我走了半圈後,已經找到二十多件畫制大符咒的材料,這些東西又不要錢,免費拿,那的太爽了。

這些在外面基本都看不到的,這下賺了!哈哈!

我欣喜這繼續,向前向前走,突然這時來到幾個劍架旁,我看到了十多精美紋路的寶劍。

這時我準備拿上幾柄,我正卻劍呢!

可是這時,封不寧來到身邊徐徐道,“這些都是青城山歷代掌門和各大觀主持的佩劍,這些不可拿。”

“哦?這樣啊。”我摸了摸一柄劍,隨即尷尬的放下。

可封不寧看着我笑了笑,說道,“這山洞裏倒一柄古劍,商周戰國時期的劍,雖然破朽不堪,但是頗具威懾鬼物的劍。”

“哦?在哪裏?”

封不寧說着,離開,不久後,捧着一柄劍過來,遞給我緩緩道,“這件上面刻了古篆摩字。”

我看着這古劍,愣了愣,這劍有一個近乎碳化的木劍鞘,這劍鞘寬大,也很長至少一米二,我緩緩抽開,一道灰塵散開,嗆的我咳嗽了幾聲。

接着我就無語了,只見這把劍上面已經佈滿了鐵鏽,上面毛字都沒有,於是我道,“哪裏有字啊?”

封不寧一看訕訕一笑,“不好意思,小友,很久沒看這劍,鐵鏽已經糊住那個字了。”

我特麼醉了,想要放開劍,可是劍抽出去已經插不回去了。

於是想到,靈官鎮屍符需要鐵鏽畫符,那這把劍就當材料了,於是我收下。

我再找了找,發現了幾塊黑色的焦木,見此我眼睛一動,詫異道,“道長,這是雷擊木?”

“對。”

“多少年的。”

“這是最早建天師洞的,至少得有一千多年了,可以辟邪,可青城山,千年古觀這個就太多餘了。”

封不寧無奈一笑。

見此我找了一個小布袋,將所有焦木給收了,數了數一共十二塊,麻門祕術,有一道五雷罡煞,必備的材料就是千年雷擊木,要是是一整塊的話,至少得賣上百萬,只可惜十二塊是零散的,買不得多少了,不過對我來說,就可是夢寐以求的好東西了。

我毫不客氣的收了,於是還給封不寧說道,“我還要很多畫制鎮屍符和雷火符的材料,對了,要是你們還想要什麼護體符止痛符,你也可以幫我收集一些。”

接着我將材料給封不寧說了,然後我無比高興的走出石洞,拿了青城山那麼多好東西,簡直就是爽啊,我拿的東西要是正說個價的話,至少得有三四十萬了。

我出去後,就看到了文天啓,只見他空着手,什麼都沒拿。

我覺得他就是傻比,乾雲子讓我們拿,他還不拿,哎,太清高了。

可是我正這麼想,突然文天啓將手朝天一扔,我看到了一顆綠色的石頭,見此我驚了,問道,“老文,你這是拿的什麼啊?” “青苔石,對付屍鬼的好東西。”

青苔石,就是常年在背陰的地方都長出青苔的石頭,可以吸附陰物,我不知道文天啓選了半天爲何就拿個這個。

接着我回到上清宮,乾雲子和張百年兩人想和我與文天啓商量對策。

張百年看我捧着一柄鐵鏽劍不禁笑了,然後他拿給了我一柄劍,“這柄劍,是龍虎山打造的精品,市場價好幾萬一柄,叫萬和松山劍,也叫太玄劍,貧道就送你了。”

我看着太玄劍,用手指彈了彈,叮叮發響,算是好劍了。

於是對着張百年說了一聲謝謝。

接着封不寧上來了,提了一個布袋,來了遞給了我,然後對着乾雲子說道,“師傅,弟子已經將楊小友提的要求都辦好了。”

“好了,你們現在就執行安排吧,爲師和張道友以及全真武當兩位道友今夜去玉清宮論道,商議開啓四象鎮魔陣對抗殭屍王。”乾雲子說着,扔出了三道紅色符咒,緩緩道,“這時青城山鎮山王府,一氣匿形符,一般俗人和一般厲鬼都看不透,使用方法就是憋足一口氣再將此捏在手心,念動急急如律令即可。”

說着,乾雲子和張百歲兩人腳尖輕輕一點,一下飛身而起,然後朝着山上而去。

我靠,果然是高手,趕路都不帶走的啊?最新章節已上傳

接着封不寧將三張一氣匿形符,交給我和文天啓,隨即對他我們說道,“現在你們可以回到各自的地方,明日下午再到自然畫卷集結,現在已是晚上十一點,不知兩位是在山上睡,還是?”

“我留下。”文天啓道。

可是我想到林佳佳還在山下的酒店裏,於是我就不在山上休息了,我給陳偉打了電話,他們也留在山上,那我就一個人回去吧。

花了一個多小時,我從山上趕到山下,直接跳過門坊。

回到酒店後,我先找林佳佳,林佳佳已經洗好澡,準備睡了,可是聽到我叫開門的時候,她立即就開門了。

“道靈,你不是會道嗎?”林佳佳各位驚喜的看着我,而我微微一笑,進了門關上門就抱着林佳佳,緩緩笑道,“是啊,已經會好了,所以我就趕下來陪你了。”

“是嗎?”林佳佳着手摟着我的脖子,而我嚥了咽口水,看着她,大大眼睛,朝着就抱了過去。

“哼!哼! 豪門甜心:總裁,手放開 哼!”

抱了一會兒,我的腳給一個東西給踢了一下,接着只見小狐狸一臉着急的看着我,“我也要抱!”

“一邊玩去!”

我用腳推開小狐狸,然後微微放開林佳佳。

可是小狐狸氣的直跺小腳,依依呀呀的叫着,頓時我就覺得頭大了。

等了很久,小狐狸也折騰夠了,然後跑到林佳佳的牀上睡下。

而我和林佳佳就去到我的房間裏,兩人聊了起來,今天林佳佳白天上了青城山,不過是後山,和魏晗等等一起的。

聊着聊着,突然,林佳佳摟緊了我一下,“道靈,你還喜歡魏晗嗎?”

我愣了,我對魏晗就是好朋友之前的那種感情啊,於是我問道,“幹嘛呀,我不喜歡她了,那是以前喜歡,可是後來我愛上你了。”

“嗯,我信你。”林佳佳抿抿嘴,羞羞的說道,“那明天就是你生日你知道了嗎?要不要我送你一個禮物呢?”

“禮物?你要送我什麼啊?”我一聽挑眉道,來了興趣。

可是我正說着,林佳佳猛地一下吻到了我嘴,她嘴裏有溢出一絲清香的薄荷味。

就吻了一下,隨即她遠離開我,坐在沙發的另一邊,含笑看着我。

我抿抿嘴脣,嚥了咽口水,心裏一陣激動,然後看着她,她這是在暗示什麼嗎?

我朝着她移動過去,可是這時她伸出大白腿,輕輕撐着我的肚子,抿嘴道,“你要幹嘛?”

我看她白皙的腳丫,看着大腿根,感覺我想喝水了,可是我撓了撓頭,我搞不太懂,她這一會兒親我,一會兒又拒絕我。

“你真的喜歡我?愛我嗎?”林佳佳笑着,然後兩隻腳撐着我的肚子。

“嗯嗯,我愛的就是林佳佳。”我點點頭,一臉真摯的看着她,我感覺我的眼裏最美最美的女人就是她了,我要一輩子保護這個女人。

林佳佳聽了,抿了抿嘴,放下腳兩腿縮跪,背靠在沙發上,隨即她笑了,嘟着嘴,“那現在我就是你的了,親我。”

“啊?”

我愣了一下。

“幹嘛?你不愛我?”林佳佳細眉一蹙。

“愛呀。”

我點頭道,可是這主動的有些奇怪啊,林佳佳這樣我有些不習慣啊,我正要撓撓頭。

這時,一道熱吻就對着我的嘴來,接着我感覺舌頭都熱熱的,我激動了,聽到了自己的心跳還有林佳佳的心跳。

幾分鐘後,林佳佳推開了我,嬌嗔道,“既然愛我,那你怕什麼?”

我一愣,對啊,我愛,我怕什麼?怕個毛啊!

我抿抿嘴皮,然後一把摟住林佳佳,感受着她完美的曲線。

接着,我將林佳佳抱到牀上,兩人都捨不得離開對方的擁抱,可是突然我起身了,我的東西呢!

那晚準備的安全措施呢!

我摸了摸褲兜,腦子轉了轉,換褲子的時候早就搞不見了,於是我愣道,“不好了,佳佳,我,我沒帶那個東西。”

“啊?”林佳佳害羞着,抿嘴,“那怎麼辦呀,我,我有點怕,還沒有當媽媽的準備呢~”

我無語,隨即說道,“等我~”

林佳佳的意思很明顯,就要有個安全措施,那就什麼都答應。

我連忙穿上鞋子,然後衝出了酒店,在大街小巷找商店,還有那個自動售貨機。

可是這大晚上基本沒有商店開門,只有沿着街道找自動售貨機。

找了四十分鐘,我終於看到一個自動售貨機,我摸了摸褲兜,正好兩個硬幣。

我內心竊喜:哈哈,十八歲的禮物太特別了,我現在那麼有錢,而且還找到老婆了,哎呀呀,人生大贏家呀!哈哈!

我朝着自動售貨機走去,然後往着裏面投了兩個硬幣,可是特麼裏面居然不出東西啊!

我靠,我着急了,拍了拍售貨機箱子。

啪。最(醉)新樟節白度一下~籃、色書吧。.。 這時,裏面終於掉出了我想要的東西。

我興奮的抓在手裏就準備走。

可是啪。

又是一陣響動,我很敏感,朝着四周一看,這時候就在自動售貨機不遠的巷子裏,我看到了一雙發紅的眼睛,就在那黑暗處。

我一看,內心一緊,雖然沒帶袋子,但是我褲兜裏此刻我扔出了一道急急風火符,巷子頓時就是一亮。

只見一個巷子裏此刻多了躺在地上的人,而那個紅眼的東西,已經不見了!

我邁着緩慢的腳步朝着巷子走了過去,然後看着用腳蹭了一下地上的人,“喂!”

可是那人不動,於是我蹲在地上,再次扔了一道符咒,照亮了一下,原來這人瞪大着眼睛已經斷氣了,而且他的皮膚幹皺泛白,毫無血色。於是我將他攤開,結果在他的脖子動脈處發現兩個血孔!

殭屍!

我一看,腦子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殭屍了!

接着我聞到一股尿騷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