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之前見過葉凡那風輕雲淡的模樣,眾人心頭都充滿了冷意,眼下沒有立即離開,他們就是準備看對方的笑話。


當然,跟隨著先鋒隊前行的葉凡,並不知道後方還有這麼多人在盯著他,此刻的他,已經向前行出了數十步遠的距離,而腳下土地對於身體內生機的吸扯之力,也到達了葉凡可以承受的一個極限狀態。

其他被挑出來的雷盟成員倒還好,相對來說都非常的有實力,行到這個距離雖然有些勉強,但還能承受,可葉凡不同,他的境界本來就要低一些,而且因為千里索命符的緣故,他體內生機非常的匱乏,眼下遭到地表對生機的強烈吸扯力,他隱隱有些承受不住了。

「還好我有那東西,要不然真會殞命在半途中。」臉色微微發白的葉凡,伸手擦了擦額頭的冷汗,黑眸向周圍雷盟成員掃了一眼,發現沒有人關注他,他迅速催動出識海內的魂力,連接到儲物戒指,將其中的仿羅盤的物件拿了出來。

嗡……

仿羅盤物件出現在掌心,葉凡迅速握緊了手掌,然後便從體內調動出一絲生機,向那東西迅速灌注了進去,下一刻,葉凡便清晰的感受到,掌心中傳來一陣強烈的震感。


「成了。」

察覺到自己體內生機不再流逝,葉凡心頭頓時一喜,臉上也流露出一抹笑容,但是還沒高興太久,葉凡便詫異的發現,在他周圍的雷盟成員,臉色頓時白了起來,原本還算穩當的身體,也突然顫抖起來。

「怎麼回事,地表對生機的吸扯力量又加大了!」距離葉凡比較近的一名學院,臉色慘白,語氣驚慌道。

「肯定是那引起異動的情況又出現了!」


……

一群雷盟成員,身體都停了下來,神情凝重的議論起來,而看到這一幕的葉凡,經歷過起初的詫異后,眼底里不由多出了一抹戲謔之色。

之前,他因為落蝶放棄了使用這東西,但眼下這群人,一個個對他都不懷好意,受到這種懲罰,正合他的意。

前方的雷武,實力相對於其他人要強得多,所以看上去並沒有其他人的狼狽,不過他的眉頭同樣緊皺著。

「又是那種異動,大家支撐住,我們繼續前進!」雷武在眾人間探查了一番后,語氣凝重的對開口道。

而值得一提的是旁邊的葉凡,同樣裝出了一副很痛苦的模樣,不過比起其他人,那種程度顯然是要弱上不少。

!! 由雷武挑選出來的雷盟成員,剛剛行進了沒多遠的距離,就突然遭遇了變故,原本還能勉強支撐的眾人,臉色都有些發白,身體隱約有些承受不住了。

而此時此刻,那些就在後方的雷盟成員,見到前方眾人這幅模樣,臉都流露出一抹僥倖之色,似乎是在慶幸自己沒有被挑選出來。

至於那些想看葉凡笑話的人,則都是很乖巧的閉上了嘴,他們本以為以葉凡的實力很快就會支撐不住,但眼下對方的狀態,比起其他人還要好上許多,這無疑就是在無形中,給了他們狠狠地一巴掌。

「這小子還真有點本事啊,抵抗周圍環境的能力居然這麼強。」笑意濃了幾分。

「誰說不是啊,看來我要重新審視他了。」

「先別談論那個傢伙了,還是關注一下其他人吧,如果他們出了問題,盟主怪罪下來,我們肯定會受到牽連。」

……

後方的雷盟成員,盯著前方不遠處的另一波雷盟成員,紛紛議論道,不過自始至終,這些人都站在原地,根本就沒有向前跨出一步的距離。

在這些人里,最淡定的就要數落蝶了,她美眸盯著前方不遠處的葉凡,眼神不停閃爍,至於周圍人的議論聲,並沒有增加她的擔憂感,反倒是讓其唇角多了一抹笑意。

之前異動產生的時候,她還在疑惑,為什麼葉凡靠近她體內的生機消失的速度會加快,如今見到這一幕,她隱約已經猜到,這種異狀的產生,與葉凡或多或少都有點關係。

「以前倒沒發現,他這麼會演。」見到葉凡裝出一副痛苦的模樣,落蝶心裡升起一陣笑意,喃喃語道。

當後方雷盟成員還在議論紛紛的時候,前方的雷盟成員,已經在雷武的帶領下,向著前方繼續行進,不過從眾人的神情上能夠看出,他們對於接下來的行程,並不看好。

身為始作俑者的葉凡,這一次也選擇了低調行事,故意來到了隊伍尾端,與其他人保持著一些距離,而這般動作的結果便是,那股加持在雷盟眾人身上的吸扯力,逐漸的衰弱下去了。

這種情況,讓眾人臉上的擔憂減輕了許多,當然大部分的人還是在詫異,他們眼睛凝視著前方,訝異道:「那種異動好像減輕了。」

隨著眾人間吸扯力的減輕,籠罩在眾人頭頂的那片愁雲,也逐漸的削弱了幾分,不過還有幾名距離葉凡較近的武者,還皺著眉頭,眼睛疑惑的打量著其他人。

他們的確是感受到地表吸扯力的減少了,不過那種減少的幅度,對於他們來說,並沒有太大的影響,正是因為這個緣故,他們見到周圍人大呼小叫,才會感覺奇怪,但好在這幾人實力相對強一些,還能抵抗住那股生機吸扯力。

「雖然現在異動已經減弱了,但誰也不能確定,下一刻這種異動是不是還要發生,所以我們還是趕緊行動吧。」隊伍前的雷武,目光從場上眾人身上掃了一遍,然後頗有氣勢的說道,率領眾人調頭就走。

待在人群中,葉凡相當地低調,他沒有去關注雷武,反倒是把注意力放到了眼下,因為此刻他發現了一個很奇怪的事情,凡是之前葉凡所走過的地方,土地上的草木格外的枯黃,甚至有一些已經徹底的死掉了。

葉凡低著頭,手握著仿羅盤物件,腳先前緩緩的踏了上去,而在向前行進的時候,葉凡清晰的發現,之前腳下所踩的草木,都已經化成飛灰了。

「難道這物件將地表吸收生機的能力,轉移向周身的青草了?」葉凡神色古怪的盯著腳底,心中喃喃想道。

結合其他人以及周圍環境的變化,葉凡初步得出了這樣一個結論,這仿羅盤物件真正的功能,恐怕就是將地表加在自己身上的作用力給反彈出去了,但這種吸收能力不會隨便消失,從葉凡身上撤退後,便分配給了葉凡身邊的人或者事物。


此刻,葉凡已經跟隨雷盟二隊的隊伍,向荒蕪之地深處行了一段時間,與後方留下來的雷盟成員已經有了不短的距離,葉凡等人已經逐漸模糊在了眾人的視線下,所以他們並沒有看清楚葉凡腳底枯草的異常,不然他們在一定會格外的驚訝。

包括雷武在內,總共十一人向著荒蕪之地內部深入,隨著腳步的前行,眾人都清楚的感受到體內生機力量那種迅速的消耗,心中升起了一陣憂慮。

眾人心裡很明白,如果在這樣下去,他們恐怕不會走太遠了。

場上唯一不擔心這些的恐怕就是葉凡,有了好東西護身,他體內的生機很難會有損耗,但是他依舊凝著眼眸,表現出了一副思考的姿態。

此時的葉凡,已經從先前的慶幸中走了出來,眼下他所考慮的,就是要找機會脫離隊伍,要不然他與雷盟一隊碰面,並且去接近雷英的計劃,就要再度夭折了。

「嗯??」

當葉凡跟隨著隊伍前行的時候,散布在四周的魂力,突然感知到前方傳來了一陣強烈的寒煞氣息,葉凡黑眸眯了起來,心中被強烈的危機感給徹底佔據了。

「大家小心,前面好像有一股非常強大的氣息,恐怕會是什麼強大的魔獸。」處於整體考慮,葉凡還是出言對周圍的雷盟成員提醒起來。

但是這些雷盟成員,對於葉凡的提醒卻很不以為然,尤其是身在隊伍最前方的雷武,投向葉凡的目光中充滿了不屑,他嘴角泛著一抹微冷的笑意,沖葉凡道:「葉凡,要注意點自己的身份,我才是隊伍的領頭人,就算是說話,也該由我來。」

聞言,葉凡聳了聳肩,將視線轉移開來,一副不知可否的姿態。

「還不服氣,也不是我打擊你,就你的實力,在這些人里是最弱的,他們都沒有察覺到異常,你又會知道什麼?」雷武停住腳步,轉身盯著葉凡,當眾毫不留情的譏笑起來。

面對雷武的無情譏諷,葉凡並沒有流露出憤怒的神情,他嘴角浮現出一抹冷笑,毫不示弱的定則對方,淡淡說道:「我沒逼你相信,怎麼選擇,反正都是你的事情,出了危險,也由你負責,與我何干?」

場上的雷盟成員,聽到葉凡的話語,神情頓時都緊張起來,這雷武在雷盟,可以說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一般人根本不敢惹,像葉凡這麼當眾抬杠,。更是沒有的事情,但眼下這一幕卻真實上演了,以他們對於雷武的了解,對方肯定不會太好過。

「唉,這個傻小子,就偏偏要往牆上撞,而且還不撞南牆不回頭。」場上一名雷盟成員,望著場上的葉凡,冷冷笑道。

其他人態度也是大同小異,要麼就是對葉凡冷嘲熱諷,要麼就是面露鄙夷,根本就沒有一人去相信也煩的判斷。

想想也是,能夠被雷武挑出來前往荒蕪之地深處的雷盟成員,實力都相對來說都很強,但是他們根本沒有察覺到任何的異常,以他們高傲的個性,要求放棄自己的觀點,去接受葉凡所想,並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此刻,被葉凡嗆了一句的雷武,臉色稍稍有些沉,以前的雷武,在整個雷盟有著毋庸置疑的高地位,但是現在,卻當眾受到了挑釁。

「向前進,我倒要看看,會不會有你說的危險!」與葉凡對視一陣子后,雷武最終怒笑一聲,然後轉身,率領雷盟眾人,向著前方繼續行進!

「小子,副盟主說的沒錯,這裡可不是夢神會,既然選擇了加入,那就要明確好自己的身份,要不然只會給自己找不痛快。」

落在後面的一名雷盟成員,搖了搖頭,沖葉凡無奈的嘆息一句,然後便不再理會葉凡,轉身向前方行了過去。

望著一眾雷盟成員的背影,葉凡嘴角泛起了一抹濃郁的冷笑,他完全沒想到,自己的好心居然會換來這些人的冷嘲熱諷,不過這樣也好,最起碼讓他堅定了自己的心意,他只要完成自己的任務就可以,至於這些人的死活,他不會再去理會。

「這年頭,好人難當啊。」葉凡自嘲的一笑,隨即便起步,跟隨著雷盟的隊伍向前方繼續行進。

眼下,雷武盯他盯得很緊,加上對方還有一群實力強橫的武者幫忙,他根本就沒有任何離隊的機會,但是之前出現在葉凡感知下的危機,卻讓葉凡看到了一些希望。

由雷盟二隊分化出來的隊伍,已經從邊緣地帶行出了很遠的距離,隊伍所在的位置,比起邊緣地帶,無疑是更加荒涼了,而之前還時而碰見的人群,也都無法看見,方圓幾千米的位置,根本就見不到任何的身影。

雷盟隊伍,十分仔細的查探著四周,一邊抵抗著地表對生機強烈的吸引力,一邊向前行進,不過距離上一次停頓還沒過多長時間,那呆在隊伍最前方的雷武,臉色就在一個瞬間驟然發生了變化,而其他的雷盟成員,神情也都是悉數劇烈變化起來。

「前面那是什麼氣息?!!」

雷盟成員,腳步全都停滯下來,神色驚恐的盯著空曠的荒涼地表,驚呼出口。 此刻,在遠離荒涼之地邊緣的一處地方,向前行進的雷盟成員全都停住了腳步,他們面色驚駭望著前方空曠的地表,臉上神情絲毫沒有了當初的淡然。

「那是什麼氣息?!!」

有名雷盟成員,眼睛緊凝,身體顫抖,盯著前方震驚道。

雖然視線內沒有見到任何的東西,但是行進到此處的他們,卻從前方清晰的感受到一股強烈的寒煞氣息,那突如其來的寒煞氣息,讓他們全身寒毛倒豎,心中生出一陣強烈的驚悚之感。

身在隊伍前方的雷武,也沒有了之前你的洒脫,他眉頭緊皺,雙目緊凝,臉色格外的凝重,他眼睛盯著前方,沖身旁雷盟成員沉聲道:「在這荒蕪之地,能夠散發出這種寒煞氣息的生物並不多了,眼下那未曾出現的東西,很可能是魔蠍虎!」

「魔蠍虎?!!」

雷武的話語一處,場上的雷盟成員身體都是情不自禁的一抖,更有甚者腳下忍不住向後挪動了幾步,神情間有著難以掩飾的忌憚之色。

這次百盟大戰,是由任務閣發布的任務挑起的,而這表面上的任務便是捕捉魔蠍虎,從這方面就能想象魔蠍虎身的特殊。

作為荒蕪之地最具有代表性的一種魔獸,魔蠍虎本身的生存能力非常的強,其本身偏重於陰寒屬性,體內既有蠍毒還有寒冰之氣,一般生物遇上它,根本就沒有太多的反抗能力,就算是同等級別的魔獸,在它的面前也都要弱上不少,在荒蕪之地外圍地域,是當之無愧的霸主級別的存在

當然,這魔蠍虎的活動軌跡很難掌握,很少會有武者能夠準確找尋到他們的位置,這讓一些想要解決魔蠍虎隱患的武者聯盟,十分的苦惱,眼下雷盟眾人能夠碰上,絕對是佔了很小的幾率,當然,如果是在平常,眾人或許會很興奮,但眼下他們隊伍發的人員數量已經有了大幅度減少,再面對魔蠍虎,就顯得有些吃力了。

跟隨在隊伍後方的葉凡,聽到雷武的話語后,心中也搞清楚了那股寒煞氣息的來源,不過已經提前察覺到那股氣息的葉凡,此刻並沒流露出如眾人一樣的忌憚神情,他面帶微笑,等待著事情接下來的發展。

「大家別擔心,這魔蠍虎雖然實力很強,但我們已經掌握了他的弱點,待會兒遇上,以我們的實力,足以將它拿下來!」

見到周圍眾人流露出那般忌憚的神情,雷武嘴角浮起了一抹譏笑,他眼神微微變幻,然後開口環節周圍凝重的幾分。

而雷武的話語,的確是起到了效果,原本還有些忌憚甚至畏首畏尾的雷盟成員,此刻拍了拍胸脯,給自己壯起了膽兒。

與眾人不同的是,後方的葉凡聽到雷武的話語,嘴角卻泛起了一抹冷笑之色,敏銳的感知,讓他察覺到了一些常人無法發現的東西,而在之前的探查中,他清晰的感受到,那股陰寒煞氣息,出人意料的強,眼下雷武的說法,更像是在欺騙眾人。

就在葉凡望著雷武冷笑連連的時候,前方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踏地聲音,心情剛剛放鬆下來的眾人,神情一緊,目光瞬間就向前方望了過去,而在他們看清楚前方的情況后,眾人眼睛猛地一陣收縮,神情驚慌到了極點。

「那……那是什麼東西!!」場上一名膽子稍小一些的成員,被前方湧來的浩蕩氣勢所震,身體直接癱倒在了地上。

至於場上的其他人,雖然沒有前一人那麼的不堪,但是神色間同樣有著難以化解的驚懼之色,其中就包括之前剛剛出言安慰眾人的雷武。

「竟然是一群魔蠍虎!」身在隊伍後方的葉凡,盯著前方,語氣凝重的道。

此刻,在雷盟的正前方位置,有一群虎形魔獸向眾人迅速奔來,黑白交加的毛髮,鋒利而又堅硬的黑色尾巴,讓這群魔獸看上去格外的恐怖,而伴隨著這群魔獸的飛奔,荒蕪之地的表面上,揚起一陣飛舞的塵土,只不過這些飛起的塵土,很快都被被魔蠍虎身上升騰起電費白色霧氣,給徹底的冰凍住了!

這般駭人的景象,場上眾人顯然都是第一次見,一個個看上去都格外的驚慌,他們盯著前方,身體都劇烈的顫抖起來,對於眾人來講,一兩隻魔蠍虎,算不得什麼,畢竟是集體作戰,捉住對方還是能夠辦到的,但如今面對這麼多的魔蠍虎,他們卻都害怕了。

「大家趕緊逃!」

地表越來越劇烈的晃動,徹底的驚醒了隊伍前方的雷武,他幾乎沒有任何的停頓,轉過身對眾人吼了一聲,身形便率先向著後方逃躥而去。

眼下魔蠍虎的數量有十幾隻,而他們卻只有十一人,平均分配下來,每人要分到一隻多的魔蠍虎,這種情況下,他們很難有勝利的可能,興許是考慮到了這一點,雷武才會命令眾人撤退。

身在雷盟隊伍中的葉凡,並沒有在這個時候做出什麼出風頭的決定,因為他心中很清楚,眼前的局面,他們根本無法對對付魔蠍虎,相對來說,撤退倒是個比較保險的舉措。


一名雷盟成員,此刻全身靈力奔涌,腳掌迅速的點地,身形猶如獵豹,向著來路迅速的躥去,而在他們的後方,有一群長相恐怖,氣勢駭人的魔蠍虎群,如潮水般向著前方湧進,拚命的追趕著前方的雷盟成員,那模樣,顯然是想徹底吞下這些美妙的獵物。

這一刻,荒涼無比的荒蕪之地,塵土夾雜著枯草,漫天飛舞,雙方一跑一追,儼然就是副一騎絕塵的畫面,但是雷盟眾人的速度,比起常年生活在荒蕪之地的魔蠍虎相比,速度顯然是要慢上許多隨著時間的一點點流逝,雙方之間的距離,在迅速的拉近,照那種趨勢下去,不出多長時間,雷盟眾人將會被徹底追上。

「副盟主,這樣下去,我們肯定會被它們追上啊!」極力逃躥的一名成員,望了眼後方的魔蠍虎群,然後焦急的沖前方的雷武說道。

其他的雷盟成員,很多都出現了體力不支的情況,他們還能逃跑,完全是受到了後方危機的逼迫,但是這種情況顯然是不會持續太久,而眾人明白,那個時候便是他們殞命的時刻。

「看來,我們只能賭一把了!」作為隊伍首領的雷武,皺眉盯著後方越來越近的魔蠍虎隊伍,語氣低沉道,他目光掃過場上眾人,最終落在了葉凡的身上,語速極快的吩咐道,「現在我們兵分三路,葉凡你與這兩人繼續直行,其他人分為兩組,各向兩側逃跑!」

雷武的話語一落,總共十一名雷盟成員瞬間就分成了三撥,其中兩撥向兩側逃躥,至於葉凡則是與身旁兩人繼續直行。

「這世道還真是殘酷,實力太弱,註定不會受到公正的待遇!」被分到直行隊伍的一人,向身旁的兩人掃了一眼,唉聲嘆氣道。

「誰說不是呢,副盟主還是把我們三個實力弱的給拋棄了。」聽到後方越來越清晰的虎嘯聲,另一名被分配到直行隊伍中的學員,不再避諱什麼,直接抒發自己心中的不忿。

同樣留在了直行隊伍的葉凡,並沒有像其他兩人那樣發牢騷,因為他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在雷武說要兵分三路的時候,他就已經想到了眼下這種局面,所有人分為三撥,這樣一來的確是打斷了魔蠍虎的追蹤進程,但很明顯的一點就是,速度早已經衝起來的魔蠍虎,肯定不會輕易調轉方向,也就是說,葉凡他們直行的隊伍,擺明就是拿出來做犧牲品的。

葉凡沒有抱怨,並不代表他沒有情緒,雷武之前幾次的為難,已經讓他氣憤難耐,而如今又玩這種手段,他心中可謂是怒火中燒,根本無法平靜。

「到底是誰整誰,不到最後誰又知道。」向前方逃跑的葉凡,將丹田內液化的靈力調運了出來,整個人腳掌靈力噴涌,身形突然加速,猶如鬼魅一般,向著前方迅速奔去。

「卧槽,這小子……」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