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中年女人保養不錯,打扮很貴氣,不解的看著周文兵。


「你是?保安?」

蘇有容還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樣子,「王姐,他是廠里的保安隊長,周文兵。」

周文兵只得點點頭,「王姐好。你們這是?」

王姐看樣子,心裡大抵明白了什麼,但笑道:「哦,楊廠長在北郊工業區投資了一家制衣廠。挑模特代言呢,正好,蘇有容比較符合條件。我今天過來,是和她在廠長辦公室談一談合同的事。」

「啊?」周文兵有點尷尬,「是這樣啊?」

蘇有容聽出他不對勁,不禁紅著臉道:「還能哪樣啊?」

周文兵:「」

不知道說什麼了。

王姐呵呵一笑,轉身對蘇有容道:「這是你男朋友吧,看,給你送飯來了。」

周文兵和蘇有容當場不好意思了。

正待辯解時,王姐又道:「好了,小蘇,合同的事情,你考慮考慮,過幾天給我回復都行啊!我還有事,先走啦!」

說罷,對二人揮揮手,一臉笑意,朝那邊一輛金色寶馬5走去了。

周文兵很尷尬,「這個王姐,她真是」

蘇有容紅著臉,「她是那邊服裝廠的廠長,楊廠長請的。你來這邊幹什麼啊?」

周文兵只好揚了揚飯桶,「我給你送飯啊!」

蘇有容臉色一沉,「周隊長,我都說了,不要給你送飯啊!我自己」

周文兵連忙解釋了一番。

蘇有容聽著驚訝,內心有些舒適了。

看來,人渣是真的改變了。

她不好意思道:「對不起啊周隊長,我不是故意的。」

「呵呵,沒事啦,給,你的飯。去那邊食堂吃吧,我回保安部吃。」

「嗯,謝謝啦!」

兩人提著飯,各自走了不同的方向。

蘇有容的心裡,莫名的,暖暖的。

有一絲絲幸福的感覺。

好想看看甜甜吃飯的情形。媽媽可憐的小寶貝,她一定也很開心吧?

但願,這不是夢。

就算是夢,也不要醒

辦公樓上,楊大禮站在陽台邊,看到下面的情況,心頭有點不舒服。

沒一會兒,打了電話到保安部,讓周文兵接電話。

楊大禮沉道:「周文兵,你把我的話當耳邊風嗎?蘇有容是有夫之婦,又是我選中的代言模特,月薪三萬了。你比得上她嗎?別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了!再有下次給她送飯,你就給我滾蛋!兩條腿的豬不好找,保安隊長多的是!」

一通臭罵,不給周文兵回話的機會,他掛了電話。

臉上陰狠,然後邪笑開了。

蘇有容,你一定會簽合同的。

就你那種敗家子老公,呵呵,能養你嗎?段浪一聽這話,尋思馬玲還是個心善的女人,如果把陳連的那番侮辱,放在孟凝的身上,那肯定是不會這麼容易了事的。

既然如此,那麼段浪也不想再做糾纏,主要是陳連這廢物不配!

思琢一二之間,段浪就是說道:「滾吧!以後別讓我再看見你!」

……

《超能養女神農爸》第一百六十二章求助今天在往回趕了,明天起正常更新,非常抱歉拖了這麼多天。

《七世神盤》請假條 沙發上,尹榮安的心原本已經放下大半,聽到陸細辛這句話,立馬又提上來。

她沒想到陸細辛會說晚上去。

心臟揪了起來,尹榮安不解,小小聲提議:「細辛,咱們跟嘉曜一塊過去吧。」

陸細辛搖了搖頭,表情淡然,但神色卻堅定。

尹榮安一下子就不知道怎麼辦了。

她很不能理解:「為什麼啊?」為什麼不跟沈嘉曜一塊過去?自己過去多緊張啊,一個人都不認識。

是擔心打擾到嘉曜談事情么?

還是怕沒有地方做造型?

尹榮安想了幾個理由后,突然覺得晚點去也很有道理。

陸細辛這時開口:「我答應如意,下午要帶它遛彎。」

如意是一匹周身烏黑,四蹄雪白的小馬。

就因為這個理由?

尹榮安呆了,半晌開口:「如意什麼時候都能遛彎,可是如果你單獨過去,晚宴上一個人都不認識,也沒人把你介紹給他們,他們都不認識你,多尷尬呀。」

「尷尬!為什麼?」陸細辛反問一句。

她坐在沙發上,脊背挺直,目光認真看向尹榮安。

看了兩秒后,突然了悟。

陸細辛笑了笑,聲線溫柔:「如果你想認識他們,就去主動自我介紹,如果他們想認識你,自然也會到你面前,有什麼尷尬的呢。」

說到這,陸細辛突然抬手,指尖碰了下尹榮安額頭,聲音溫雅動聽:「安全感是自己給自己的,別人給不了。你是沈嘉曜的姐姐,更是沈氏英國分公司的總裁。

這個稱謂不丟人的,你已經很厲害,要看得起自己。」

尹榮安心底深處驀地燃起一團火焰。

抬眸怔怔看向陸細辛,眼底濕潤。

她看出了她華麗外表下的心虛,更給了她直面一切的勇氣。

是了,現在尹榮安,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連件過冬棉襖都沒有的山區小女孩了。

她是沈氏英國分公司的總裁,她是女強人。

她該底氣十足才對啊,有什麼好膽怯的呢?

尹榮安深吸一口氣,認真望著陸細辛:「我跟你一塊去。」

旁邊的沈嘉曜:「……」

他抬手揉了揉額角,語氣帶了兩分戲謔:「完了,我現在已經不是安姐最在乎的人了。」

「多大的人了,居然還吃醋。」尹榮安瞪沈嘉曜一眼,然後往旁邊挪了挪,想要更靠近陸細辛一些。

沈嘉曜吃完早飯就過去了,尹榮安送他出門,一路上都在惋惜:「嘉曜啊,你怎麼就沒早點遇見辛辛,和辛辛在一起呢?」

「……」沈嘉曜滯了下,片刻:「你怎麼當面叫她細辛,背後卻叫她辛辛?」

尹榮安有些不好意思,低聲:「我是想叫她辛辛的,但是怕她不喜歡,總覺得太親昵了,不夠尊重。」

沈嘉曜扶額,完了完了,她媳婦的迷妹隊伍又壯大了一分。

他想起6年前,懸崖下面的那個小村莊。

幾乎整個村子的女孩都喜歡崇拜陸細辛,每天都要來找她。

那時候,沈嘉曜根本不擔心有臭男人搶走陸細辛,他只擔心女人。 別看這麼做表面上已經萬無一失,但其實把仙術飛雷神苦無交給野乃宇,波風水門自己也是承擔著風險的。

首先根據他的記憶,雲隱村距離木葉村那可是相距十萬八千里遠,兩個忍村之間,更是還隔著霜之國和湯之國,這樣超長距離的飛雷神跨國跳轉,是自從他學成空間忍術之後,還從來都沒有進行嘗試過的事情。

如果放在以前,對那個仙術還沒有大成的波風水門來說,這種事情連想都不敢想。

畢竟查克拉量無法支持不說,身在木葉能感知到雲隱村中的飛雷神印記,就絕不可能。

好在,此時的波風水門仙術境界已非常接近仙人極境,這讓他有了進行超遠距離的飛雷神跳轉的查克拉資本。而忍仙之劍的仙術飛雷神印記的發明,則是完美解決了無法感知到超遠距離坐標的難題。

據他的估算,如果是仙人模式下的查克拉量,應該可以支持自己一人跳轉到雲隱村。

野乃宇此時接過波風水門遞過來的刻寫著忍仙之劍字樣的三叉式苦無後,不經有些疑惑地看向後者。

但當她聽說這個苦無竟然能夠以特殊手段,向遠在木葉的波風水門傳遞信號,並且後者會以空間忍術趕來救援時,忍不住大吃了一驚。

四代火影大人竟然要趕到雲隱村救人?

野乃宇顯然無法想象這會是什麼樣的場面,她對於波風水門的關切,心中雖然微暖,但卻立即就否決了這個提議。

「火影大人,還請您千萬不要這麼做!」

「……為什麼這麼說?」

波風水門微微一怔,好奇的看向斷然拒絕接受他忍仙之劍的野乃宇,再次將苦無雙手恭敬的遞還回來,卻不準備收回。

只是目光詫異的靜靜等待著野乃宇的解釋。

然而藥師野乃宇此時卻抬起眼眸,無比認真嚴肅的道:「您可是木葉的四代目火影,是村子的領袖,怎麼可以貿然的前往敵對忍村去涉險呢?」

「更何況,還要我在面臨險境時向您求救……」

「……這,這實在是不合情理。」

她所說的不合情理,當然指的是雙方的身份。

想來只有暗部不惜生命來保護火影,還從沒聽說過有讓火影身處險境,去救暗部的事。

退一步來說,就算是事後雙方都安全的回來了,但這麼做也會令她的心裡難安,並且要是事情傳了出去,還會造成輿論上的影響……

聽了這番話后,波風水門心裡終於釋然。

摩挲著下巴,目光隱隱的露出幾分複雜之色,不得不承認按照常理來說,他這麼做確實有些不妥。

過於想當然了些。

其實貿然去雲隱村救人,有飛雷神之術的存在,危險問題自然是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之內,他此時真正思慮的,只是一個合適的理由,一個即可以說服野乃宇,又能夠避免輿論影響的理由而已……

野乃宇見波風水門一時陷入沉思,心裡卻微微鬆了口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