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中年人去似乎感受不到劉明身上的殺氣,看着和自己說話的劉明,無所謂的笑道。


“呵呵,你就是劉明吧,單憑這身殺氣果然不是一般人啊。”

中年人的話並沒有回答劉明的問題,反而是誇獎起了全身瀰漫殺氣的劉明,這時候慕容南在劉明的身邊小聲說道。

“他是地狂陳隱。”

慕容南也沒有多餘的介紹,但是話語中有着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眼睛直視着陳隱說道。

“陳隱,我們好歹有三年未見了吧,你做了歐霸天的狗了麼?記得曾經你還是叫我大哥的呢?”

慕容南的話語中有着一絲的追憶,這也讓對面的陳隱有着一絲的緬懷說道。

“呵呵,是啊,那段日子確實很值得懷念啊,不過,竟然曾經的我錯了,就註定我會一直錯下去,就像你曾經地下世界的王者慕容南現在不也是跟了別人混麼,很多時候我們必須看清時勢啊。”

劉明聽着慕容南兩人的對話,大概明白了一些,隨即緩慢的站起身來,腥紅的雙眼再次盯着陳隱,打斷了兩人的談話。

“這些人是你殺的麼?”

“呵呵,你認爲除了我還有別人麼?”

“那你就償命吧。”

劉明話語剛落,突然雙腳發力,猶如一頭獵豹一般,瞬間出現了陳隱的面前,充滿力量的一拳直接想要轟碎陳隱的腦袋。

陳隱卻只是簡單的一個後退偏頭就輕鬆的躲過了劉明這拳,看着滿是殺氣的劉明笑了笑說道。“速度不錯,可是太魯莽了啊,你認爲你能殺我麼?”

“還沒試呢,別說結果。”

話音剛落,劉明再次發力,迅速的逼近到陳隱的身邊,這次沒有出手,而是一個力道十足的膝撞。

陳隱看到劉明轉變了策略,依舊是隨意的笑了笑,然後猶如練過縮骨功一般,直接將肚子深深的縮了回去,當劉明的膝蓋接觸到陳隱的時候,已經完全沒有什麼力道了。

慕容南在一邊看着深深的皺着眉頭,他知道劉明不可能是陳隱的對手。

不是他不想開槍,而是慕容南太明白了,自己的槍法雖然很神,但是陳隱卻是可以輕鬆的躲過,可能還會誤傷劉明。

陳隱這次沒有在嘲笑劉明,而是突然擡起他的左手,直接一個手刀砍上了劉明還來不及收回的手,簡單而力道十足。

咔嚓……

僅僅一招,劉明剛剛脫臼的左手就被打斷了,身體上傳來的疼痛讓劉明本來腥紅色的眼珠似乎更加的鮮豔了,也顧不得左手上傳來的疼痛,直接用還完好無損的右手轟向陳隱的胸膛。

由於距離實在太近,陳隱這次根本來不及躲。

所以他也轟出一拳,轟向劉明的胸膛,劉明如果不想再次受傷,只有收了自己的那拳。

然而陳隱低估了劉明現在的狠勁,劉明根本無視陳隱轟向自己的拳頭,自己蓄滿力道的雙手直接砸在了陳隱的身上,這時候陳隱更加力道十足的拳頭也砸向了劉明的胸膛。

劉明直接如斷線的風箏一般飛了出去,而反觀陳隱只是後退了幾步,然後咳嗽了幾聲。


“劉明,你沒事吧?”慕容南連忙上前

“沒事,咳咳….”

劉明接連咳出了兩大口鮮血,這也讓劉明明白自己和陳隱的差距,陳隱的實力根本就不是自己可以撼動的,劉明也明白今天是凶多吉少了。

但是看到自己身邊倒下的兄弟,劉明依然堅持着站了起來,眼神的血腥之氣散了不少,依然是僅僅的盯着陳隱,咧嘴一笑,然後又吐出了一大口的鮮血。

“陳隱,你真的要殺了我們麼?”慕容南看着陳隱問道。

“呵,本來你們把東西交出來或許不會,但是現在會了,他激怒我了。”陳隱伸手揉了下胸膛,然後用手指着劉明。


這次不等劉明出手,陳隱以劉明現在根本無法企及的速度前進着,當劉明發現陳隱不見的時候,卻也已經發現陳隱出現在自己的面前,直接是一腳踢在了劉明的腹部,這讓劉明再次飛了出去,連續咳出了好幾口鮮血。

再次飛出去的劉明,落地之後還是強撐着着身體站了起來,看着再次出現在自己面前一臉笑意的陳隱,語氣突然平淡的說道。


“你最好殺了我,不然總有一天我會討回來的。”

“你是在給我殺你的理由啊,呵呵。”陳隱淡淡的說道。 然而就在陳隱再次出現在劉明身邊,準備結束劉明生命的時候。

劉明以爲自己真的是必死的,實力差距太大,根本無法反抗,然而老鼠突然出現在劉明的前面,爲劉明擋下了陳隱的一拳。

本就受傷的老鼠,陳隱這一拳下去已經是進氣少出氣多了,劉明看着躺在地上的老鼠,露出了一個感激的笑容,然後又是直視起了陳隱。

對於自己的一拳被擋下來,陳隱似乎根本無所謂,再次擊出一拳,只是這次的一拳直接轟向了劉明的腦袋,他已經沒有了再陪劉明玩的耐心了,所以他準備早點結束這場戰鬥了。

就在這拳頭離劉明不足一公分的時候,突然後面工廠中竄出一道白色身影,直接是抱住劉明向旁邊而去,躲過陳隱的這一拳。

本來以爲必死的劉明,然而此時卻感覺到自己的頭部靠在了一個異常柔軟的東西上,隨即傳入鼻子一陣沁人心脾的幽香。

劉明貪婪的嗅了嗅,就連心中的狂躁也平靜了不少,然後緩緩的睜開眼,印入眼睛的是一個猶如仙女一般的女子,潔白的臉頰以及纖細修長的眉毛讓人看上去有一種弱弱的感覺,一身波西米亞風格的潔白長裙更讓她帶上了一股淑女的氣質,這是一個看上去如鄰家女孩一般的柔弱女子。

女子似乎覺察到了劉明的目光,然後衝着劉明笑了下,似乎對於劉明鼻子放在自己胸部上使勁的嗅着並不在意,但還是輕輕的帶着一股嬌羞說道。

“把這丹藥給你那朋友吃,應該可以保住他的命。”

聽到女子的話,劉明頓時也顧不得再嗅女子的體香,拿着丹藥就向着老鼠走去,希望真的可以救了他。

他倒是不相信女子會騙他,因爲如果不想幫他不會在這個時候出現的。

在劉明離開女子的懷抱之時,女子擡起頭看着前面慕容南說道。

“帶着劉明一起離開吧。”

慕容南雖然也不知道她是誰,但是知道她的出現真的改變了自己這麼多人的命運。


也顧不了感謝,直接帶着劉明和剩餘的一些兄弟就向着前方的麪包車走去,只是離開的劉明還是回頭看了眼那個如鄰家女孩一般的女子,也隱隱的聽到陳隱的一句話。

“鳳凰,你確定你要救他們?”陳隱沉聲說道

至於後面的話劉明根本就沒聽到了,直接上了麪包車離開了。

“我不允許任何人傷害他,你也不行。”鳳凰看着離開的劉明,淡淡的說道,似乎再說一件從開始就註定來了的事一樣。

“這個劉明還真有意思,鳳凰竟然也甘願爲他效力,可是你知道你對付我並不輕鬆。”陳隱同樣淡淡的說道,聽不出喜怒哀樂。

“那就收利息,剩下的他會來找你算賬的。”鳳凰依舊聲音很輕。

…………………………………

劉明其實上車就昏了過去,強撐的神經頓時放鬆讓他又吐了一大口鮮血就毫無所覺了,當再次醒來的時候,劉明又呆在了那個熟悉的地方-醫院。

這個地方劉明不知道來了多少次,反正比他回家的次數還要頻繁。

本來慕容南準備直接帶到SH那裏的醫院的,可是仔細一想,又擔心被青幫發現,所以還是把劉明直接帶回了清平市的同濟醫院。

“咳咳…..。”微微睜開眼的劉明劇烈的咳嗽了兩聲,似乎牽動的身體的心脈而讓劉明再次皺眉。

“老大,你醒了。”聽到劉明咳嗽的聲音,慕容南連忙轉過身看着臉色蒼白的劉明。

此時醒過來的劉明眼神之中的血腥已經完全褪去了,取而代之的是更加的精神,猶如一頭銳利的獵鷹一般,但是時不時的眼神之中也會散發出一股滄桑與悲傷,就連旁邊的慕容南都感覺到劉明身上的氣質變了。

劉明自己也可以感覺到身體的變化,這是因爲昨晚劉明因爲憤怒而血氣上涌,而讓一直停滯在青天決第四層巔峯境界的他邁入了第五層。

劉明看着慕容南眼中的擔憂,微微的擠出一個笑容說道。“沒事,就是受了點內傷,休息幾天應該就沒事,對了,老鼠也沒事吧。”

聽到劉明說沒事,慕容南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聽到劉明詢問老鼠,慕容南視線從劉明身上移開說道,

“沒什麼大礙,鳳凰的那顆丹藥救了他的命。”

慕容南離開的時候,同樣聽到他提到鳳凰的名字,自然知道救了他們的女子就是上次救他們的鳳凰。

而劉明聽到慕容南的話,腦海中自然的出現來了那個一襲白裙,帶着淡淡微笑的,如鄰家女孩一般的女子,一個讓人看而生憐的女子,也是連續救了劉明的兩次的女子,一個劉明只看了一眼卻永遠無法抹除她的容貌的女子。

劉明想到鳳凰,眼中的銳利轉變爲溫柔,還帶着淡淡的笑意,他沒有去問鳳凰是誰,因爲他相信自己一定會再見到她,到時候他要自己問她。

“劉明,你有沒有事?”

正當劉明回憶鳳凰的時候,一個清脆悅耳的聲音打斷了劉明的思緒。

只見沈瑤莉疾步跑了進來,顧不得片刻的休息,直接抱住了剛從牀上坐起的劉明。

劉明可以感覺到沈瑤莉身體因爲悲傷而帶來的顫抖,他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只能微微的緊了緊自己的手臂,讓沈瑤莉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似乎覺得自己的失態,沈瑤莉抱了一會,離開劉明的懷抱之時又恢復了那種恬淡,彷彿事不關己的模樣,只是看向一邊站着的慕容南的時候帶上了淡淡的緋紅。

這時候突然自己的父母也出現在了醫院了,這頓時讓劉明有種無語的感覺,迅速的想着藉口了搪塞自己的父母。

只是正當劉明想着藉口之時,沈瑤莉似乎看到劉明的難處,款款移步,走上前去,衝着蘇霞甜甜的一笑。

“叔叔,阿姨,我是沈瑤莉,劉明沒什麼事了。”

本來打算關心劉明的父母,頓時被沈瑤莉的話語吸引了目光,看着面前猶如大家閨秀一般溫柔的沈瑤莉,眼中有着掩飾不住的滿意,蘇霞更是直接走上前去,笑着說道。

“你就是瑤瑤啊,長的真漂亮,難怪我家明兒爲了你和着了迷一樣。”

蘇霞的話讓劉明無語,讓沈瑤莉的臉上更是羞紅一片,這第一場的婆媳相見似乎異常成功,就連本來準備興師問罪的劉國棟也忘了自己是來幹什麼的了,看着自己的兒媳婦不斷的點頭表示滿意。

沈瑤莉挽着蘇霞的手臂,帶着很好看的笑容,如一彎明月一般。“阿姨,劉明沒事了,你就放心吧,我會好好照顧他的。”

這讓本來擔心劉明的蘇霞頓時喜笑顏開,完全忘記了還坐在牀上的劉明,而慕容南此時已經悄悄的退出了病房。

正當劉明以爲躲過一劫的時候,一個很不好的預感出現在腦海,而當預感剛剛出現之時,一個猶如瓷娃娃一般的小丫頭出現在劉明的病房,身後還跟着一個微微害羞帶着點嬰兒肥的女孩出現了。 小依由於是孩子,根本沒有發現現在的狀況,所以也就似乎沒有看到蘇霞一般,直接跑到劉明牀邊,抱住了劉明的手臂,擔憂的說道。

“大哥哥,你怎麼了,你把小依嚇死了。”

而跟在後面的李馨卻朝着一臉疑惑的蘇霞,害羞的笑了一下,小聲的叫了一聲阿姨,但是那眼中的擔憂,蘇霞卻是看的清清楚楚。

劉明頓時覺得頭大了,看到本來不住點頭的劉國棟轉移視線看着自己,劉明就知道這下玩了,這時候只能裝病了。

“爸媽,我頭疼,我想休息一會。”

這招果然是最有用的辦法,一聽兒子頭疼,蘇霞也顧不得其他的,連忙說道,“好好,那你好好休息,我們先出去。”

只是再出去的時候沈瑤莉和李馨同時翻了一個白眼,而小依則小聲的在劉明耳邊說道,“大哥哥,你真的頭疼麼?”

蘇霞和劉國棟都有工作,知道自己的兒子沒事之後,也就沒有過多的停留,離開了同濟醫院去工作去了,只是看着沈瑤莉和李馨似乎很好的模樣,一臉的疑惑之色。


當沈瑤莉三人再次來到病房的時候,劉明看沒有自己父母的時候,總算是送了一口氣,看着沈瑤莉兩人說道。

“可算是走了,憋死我了。”

沈瑤莉則坐在劉明的牀邊,一臉的擔心,眼中還有種疑問,自然是疑問劉明是爲何受傷的。

劉明自是知道沈瑤莉以穩定額是什麼,也沒有太多的隱瞞,畢竟自己的事情很多沈瑤莉幾人都是知道的。

“昨晚去了一趟SH,碰到高手了,還好撿回來了一條命。”

話語雖然簡單,但是其中的兇險每個人都可以知道,李馨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沒有走過,而是站在一邊眼神有着一絲的羨慕看着此刻的劉明兩人。

沈瑤莉本來是要留下來陪劉明的,但是還是被劉明打發走,說是不想看她太過勞累,知道劉明是真的關心自己的沈瑤莉,而且知道劉明此刻需要休息,所以也就沒有固執的離開了。

由於現在的沈瑤莉和李馨住的並不是一個方向,所以沒有一起走,互相打了個招呼,沈瑤莉就走了。

但是在沈瑤莉離開的時候,李馨還是忍不住讓劉明好好照顧自己,然後一臉害羞的帶着小依離開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