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中國歷史上哪次埋葬王朝的起義不都是由上位者不放在眼裏貪生怕死得過且過的小民掀起來的?


一旦地獄殖民地一點希望也不給那些惡鬼和土著,只有絕望和殘酷,那這些惡鬼和土著又怎麼肯安安穩穩的辛苦勞動,爲殖民者建設奉獻力量?

三人又碰頭商量了大半天,最終拿了出一個相對完滿的處置安案。

這個處置方案主要還是以言青若的提議爲主體。

就好像她說的那樣,真要是一定懲罰也沒有的話,那對於惡鬼和土著們而言,是一種變相的鼓勵——看到沒有,就算是暴動鬧事兒,也不會有任何懲罰,而且還會享受到好處,那爲什麼不去鬧,爲什麼不去折騰?

懲處辦法上,雍博文全盤採納了言青若的意見,

所有來自幽影魔王領地的惡鬼和土著,殺!

所有最先響應波亞克鼓動的惡鬼和土著,殺!

在這次暴動中逃走的惡鬼和土著一率登記在案,凡捉到的,殺!

大揭發大檢舉活動很快就在數千惡鬼和土著當中展開。

一開始的時候,惡鬼和土著們都不肯開口。

來自人間的惡鬼雖然力量上遠不及土著們,但見識卻遠遠高於土著。

尤其是那些最先響應暴動甚至參與前期鼓動的惡鬼,利用最短時間給土著們灌輸了一個來自人間的概念,法不責衆!

只要大家都堅持住,整體接受懲罰,那這個懲罰就不會太過嚴重。

這跟受力面積與受力大小成反比是一個道理的。

大家都是同一戰線上的難兄難弟,既然覺得說的有道理,土著們也就接受了,相對於來自人間的惡鬼而言,地獄的土著們多數都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與傳說中奸滑無比在更深層地獄的正牌惡魔是沒有辦法比的。

不過來淪落地獄的惡鬼們顯然忽略了一件事情,他們現在不是在人間,而是在地獄,一個真正無法無天的世界!而且,他們也已經不再是人類,而是異類,對於法師們而言,殺掉異類絕不是什麼爲難的事情,爛好人如雍博文者,殺人還得問問是非,猶豫一下,可殺鬼降妖卻是眼皮都不帶眨一下的,連問都不帶問的。

對於惡鬼和土著們的沉默對抗,負責具體實施此次大揭發大檢舉運動的楊鄭華使用了最簡單粗暴的辦法來解決。

先拎出十個土著來,讓他們說。

土著們顯然對於法不責衆這個說法還沒有融會貫通,不曉得自己變成了殺給猴看的那隻雞,堅持不說。

於是楊鄭華下令將這十個土著殺掉,而且當着其餘衆惡鬼和土著的面兒,將屍體分割處理,凡是用得着的賣得掉的部分統統收集起來。

這些土著就算是死掉了,也有它們的價值,所謂異類全身都是寶的提法,可不是現代纔有的。古時的法師們最喜歡做的就是捉妖擒怪,然後拿它們做煉丹修行的材料。到了現代科學發達,加工技術越發精煉,這異類的屍體就更是能發揮最大作用,基本上沒有浪費的地方。

整個場面就好像是殺豬一樣,大概持續了兩個小時左右。

最開始的時候,被俘的惡鬼和土著還發出了大聲的鼓譟,尤其是那些自知罪大的惡鬼和土著甚至一度想借着這波騷動再掀起暴動,好藉機逃跑。

但在四周虎視眈眈監視的作戰法師沒給它們任何機會,一波法術扔過去,所有鼓譟騷動便都平息了。

處置完第一批十個土著後,楊鄭華從地獄之門另一側的監控中心調來了監控錄像,當着衆惡鬼和土著的面兒播放後,從中調出了十個剛剛鼓譟得最厲害的惡鬼和土著,連問都不問,直接下令殺掉。

其中一個長着四隻手臂和一條粗尾巴的綠油油土著不服大叫:“我剛纔很老實,我沒有叫,也沒有動,爲什麼要殺我!”

“可你身之那個叫喚得最厲害,也不見你阻止它!”

楊鄭華很好心地解答這土著的疑問後,便揮了揮手,執行的作戰法師擡起槍口,對準了該土著的後腦處,準備行刑。

地獄土著的要害都在胸口,陰氣在其中凝結的陰氣核,是地獄土著生命與活動的源泉。

這陰氣核在鍊金煉丹等方面都是能派上大用場,所以執行法師會先把地獄土著的腦袋打碎。此時地獄土著其實沒有死,但已經喪了所有的運動能力,執行法師就會下刀解剖,取出陰氣核,在這過程中地獄土著一直是活着的,能清楚感覺到取陰氣核的痛苦,直到陰氣核全部取出,纔會死亡。

“不要,不要殺我,我揭發,我檢舉!”

小農民大明星 該土著立刻崩潰,哭喊着大叫。

軍婚也浪漫 楊鄭華滿意地笑了笑。

這土著名喚滑利精,別看長得兇惡怪異,但實際上卻最是膽小怯弱的一種地獄土著,除了力氣稍大,一無事處,像這種土著被捉到人間後,通常都是殺掉取陰氣核,而不是像某些土著能當成僕役寵物賣掉。

楊鄭華自然是知道這滑利精一直很老實的,他還知道就算是暴動的時候,這些滑利精充其量也就是搖旗吶喊,而不敢衝鋒陷陣,一旦有事卻是連跑都不敢,所以這次被捉回來的土著中以滑利精的數量最多。

所以楊鄭華在第二批裏特意挑了這麼一個滑利精,準備在它的身上打開缺口,而效果當真不錯。

“說吧,要實事求是,不要胡攀亂咬,要是查出來你胡說的話,一樣沒有活路!”

楊鄭華輕描淡寫地威脅着,語氣很輕柔,那土著滑利精卻嚇到全身發抖。

它哆嗦着站起來,向後方的俘虜羣望了望。

數千道目光投到它的身體有,有憤怒,有迷惑,有畏懼,彷彿都在等待着審判。

它有些畏懼地低下頭,卻看到了腳下粘稠的血液——那是剛剛第一批被殺的十個土著流出來的血,有黑的,有紫的,還有黃的,五顏六色混在一處,他正站在一大灘血液當中,粘在腳上冰冷潮溼。它便好像被針紮了一樣劇烈的哆嗦了一下,猛得擡起頭,指着俘虜羣中的一個惡鬼,以最大的聲音吼道:“它,那個惡鬼,它是最開始跟波亞克在一起的!”

,! 盛寵之霸愛成婚 相互揭發這種事情,只要開了一個頭,就好像潰壩的洪水般,一發不可收拾。

在滑利精的帶領下,俘虜們開始了轟轟烈烈的揭發檢舉活動。

從最初的不情願到後來的爭先恐後,這一變化僅僅花了幾個小時的時間。

最後所有俘虜都熱情無比地投入到這場運動中來,尤其是那些被揭發出來的,不甘心獨自受了懲罰,而主動攀咬其它惡鬼和土著。

一開始,惡鬼與土著們的指認就有明顯的種族分別。

惡鬼只揭發土著,而土著只揭發惡鬼。

兩者之間的矛盾在地獄之中持續了數千年,現在只不過是一次藉機暴發而已。

只不過大多數情況下,惡鬼都處於劣勢地位,此時雙方成了俘虜,卻是平等起來,所以惡鬼攀咬土著毫不客氣,而且把莫須有和胡亂指認發揮得淋漓盡致。

胡亂的攀咬指認使得幾乎所有的惡鬼和土著都被指認上了。

楊鄭華不得不處決了三個攀咬得最厲害的惡鬼和土著,然後讓惡鬼指認惡鬼,土著指認土著,再讓惡鬼和土著相互確認指認出來的。

整個揭發運動持續了大約二十個小時左右。

最終有六百七十三名惡鬼和土著被確認並揭發出來。

當然這場揭發運動最好的效果並不是這個,而是使得俘虜相互之間的信任蕩然無存,每個惡鬼和土著都對身旁的傢伙充滿了警惕與不信任。

楊鄭華當場審判了被指認出來的六百七十三名惡鬼和土著死刑,並且立即執行。

即使是異類,這種大規模的殺戳也讓行刑的法師感到了不適。

現場的氣氛變得異常凝重肅殺。

揭發時的喧鬧消失得無影無蹤,只剩下死一般的安靜。

寂靜中,是一排,一排,又一排的槍聲。

偶爾還會有不甘就死的惡鬼和土著扯着嗓子的嚎叫。

所有的作戰法師臉色變得鐵青,機械的執行着任務。

一隊隊的惡鬼和土著被押上來,跪下,射殺,再拖到一旁分解提取各種有用部分。

惡鬼的鬼液與土著的血液混合在一處,沿着地面肆意流淌,散發出嗆人的刺鼻味道,最後處刑附近的地面變成了一片青黑色的沼澤。

恐怖的屠殺讓所有仍活着的俘虜都噤若寒蟬,終於認清了眼前的形勢。

以前魔王統治的領地上也不是沒有暴亂,尤其是在新徵服的領地上,這種暴亂相當正常。而魔王們的處置往往也是高高擡起輕輕放下,充其量殺掉幾個始作僅俑者也就罷了。

現在統治它們的不是魔王,不是鬼皇,而是視它們完全爲異類的人!

不會有憐憫,不會有同情。

近千惡鬼和土著就這樣好像牲畜一樣被集體殺掉了。

執行完畢。

空氣沉重得彷彿變成了重水,壓迫得每個人、每個鬼、每個土著都喘不過氣來。

執行的作戰法師們退到一旁,清理身上的血液。他們在惡鬼和土著眼裏無疑已經升級成了極恐怖的存在,哪怕是那些稱霸一方的魔王也遠遠不能相提並論。

妖嬈外交官 而這次的血腥屠殺也被忠實的攝錄下來,在剪輯製作後,於春城法師協會內部發行,名爲地獄殖民地暴動事件全紀錄,除了這場屠殺外,還包括了最初監控攝像攝錄下來的暴動經過和雍博文發動的迅速平叛反擊。

錄像流傳開後,春城本地法師對於雍博文的認識再上一層樓。

相對於外界法師普遍認爲雍博文不過是魚承世樹起來的傀儡這種看法,春城本地法師很早就已經清楚的認識到雍博文絕不僅僅是一個傀儡,而是一個貨真價實的被魚承世看重並且認真對待的合作伙伴,這是從魚承世的態度上可以清楚看出來了。

不過,本地法師一直對魚承世會如此重視雍博文還是感到相當不解。

等雍博文從日本歸來,一戰成名,並且協助盧向北拿到了地獄之門座標,尤其是他還收服了織田信長這個魔王后,春城本地法師這才恍然,哦,原來這個年輕的法師還真是有本事的,怪不得魚主席這麼重視,魚主席當真是慧眼識英雄啊。再加上地獄開發公司的成立,妖精販售中心的營業,雍博文在春城本地的影響力已經是越來越大。

但這種影響力也僅僅限於成名而已,至少大家都已經知道雍博文這人是個角色,見了面得客客氣氣的對待,與魚承世那種打個噴嚏整個春城都會顫三顫的影響力自然是不能相提並論的。

而現在,這個屠殺的錄像紀錄片一流傳開,所有春城本地法師都是深受震動。

殺異類是法師的職責,只要是成熟的法師,動起手來都不會手軟,但這麼大批量的屠殺,那可真真是駭人聽聞。

百年大戰的時候,妖統陣線挺身而出當了帶路黨,戰敗後清算俘虜,同信會也沒有如此大規模殺戳,除了少數罪大惡極的,其它大部分都分給了各門派封禁囚役。

如此大規模殺戳,從理論上來說,是有幹天和的,法師們,無論是東方還是西方,都講究個天人感應,自然是不肯做這種有幹天和進而有可能對自己命運造成傷害的事情。

而雍博文就做了,而且做得是如此乾脆利落。

當真眨不出,這小子斯斯文文的,卻是如此心狠手辣。

這是一種心性和行事決斷力的體現,表明如果需要的時候,即使是對付人類,他也會毫不留情!

如果雍博文在澳大利亞搞出來的事情公之於衆的話,對於衆法師的震撼想必會更大,而且更能從側面坐實法師們對雍博文的這種認知。

不過澳大利亞事件現在還處在保密階段,衆法師還不曉得自己對雍博文的認識已經有過事實佐證了。

除了對雍博文的形象影響外,這件事情還讓滿腔熱血想擠進地獄開發事業的春城法師們稍稍冷靜一些,就好像當頭一盆冷水燒熄了狂熱的火焰。

地獄殖民開發,不僅僅是無量錢途,還有無限風險,這僅僅是個開頭,就已經有暴動了,以後這種事情會不會更多?會不會危險更大?

做爲長在紅旗下的法師們,可都受過反殖民主義的教育,多少都知道些殖民地大起義的事情,那可不是說笑,而當真是流血飄櫓浮屍百萬的血腥鬥爭。

日後地獄殖民地如果不能穩定下來,而是三天一大鬧,兩天一小鬧,那誰先過去誰不就是送死的傻瓜?就算是命能保住,在殖民地的投資只怕也會打了水漂。

這一章是定時發佈,俺目前人在外地學習,書評等回來後統一加精。 雍博文自是不知他這殺手一下,居然會影響到日後投資。

這錄像傳出去之後的相當一段時間裏,原本熱情似火的法師們都突然間就悄無聲息了,提也不提到地獄殖民地投資的事情,一個個就好像提着頸子的鵝子只是伸頭張望,卻不見動作。

世上的事情往是如此,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但膽子太大的往往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大多數人的心裏都有一個能夠承受的安全線,一旦超線就會選擇縮回頭,哪怕因此而後悔。

當然,也不是所有的法師都是這般膽小慎危沒有勇氣,至少逄增祥、顧西江、祈萌萌和李木子四人的廠子和研發基地建設並沒有受到此影響,而是如期落戶地獄殖民地。更爲重要的是,魚承世也用實際行動支持了殖民地建設,在殖民地開設了工業製造園區——說是工業製造園,實際上生產的還是武器,只不過在這裏生產用的都是地獄土著和惡鬼,成本低廉,地獄烈焰也是熔鑄術法武器彈藥的好能源,比起在人間生產,節約的成本大約在百分之七十以上,不可不謂暴利了。

就站在浸透血污的泥沼中,楊鄭華宣讀了最新制訂的殖民地治安管理條例,嚴格規範限定惡鬼和土著的人身自由,但有違犯條例者,均殺無赦。

殺氣森然的治安管理條例宣傳完畢後,纔是對剩餘俘虜的處理決定。

所有惡鬼和土著的日勞動時間延長至二十小時,每天定額工作量,未完成者不許休息,不許進食,超額完成者有獎例,若是能連續一百天超額完成工作任務,可以減少每日工作強度,表現特別優秀者經殖民地管理委員會批准提拔爲基礎管理層,不必在一線參與勞作。

除此之外還有林林種種的各種規範,基本上連拉屎撒尿都給管得死死的,簡直就與集中營無異。

雖然如此,倖存的土著還是鬆了口氣,雖然要揹負沉重的勞動,但畢竟還是活了下來,求生是每個生物的本能,不分種族,不分智力高低。

當然,這些還僅僅是暴動事件的緊急處置安案,除了這些嚴懲措施外,雍博文還提出了豐富業餘文化生活的方案,在殖民地引進大量豐富的消費品和娛樂項目。

在暴動事件結束的第二天,殖民地第一家賭場就正式成立了。雍博文從公司選拔了四十名惡鬼,主要都還是那批從齊塞島上帶回來的黑社會鬼,吃喝嫖賭抽這些事情,它們比較精通。

這四十名惡鬼主要負責賭場的日常經營,分成兩班倒制,每三天輪班一次,輪休者回人間休息。他們除了經營管理外,還肩負着教導這些地獄土著各種賭博玩法的重任。從簡單的擲色子開始教起,撲克、麻將甚至各種棋類。完成勞作的惡鬼和土著都可以去賭場玩耍。雖然勞動時間加長,勞動強度增高,但卻並沒有影響到惡鬼和土著們的玩耍興致。事實上,從他們的體力上來說,完全能承受得住這種工作強度,惡鬼不用睡覺,而土著們通常情況下十天半個月不睡也沒問題,地獄豐富的陰氣完全能補充它們消耗的能量。只不過從原本的極度閒適變成了現在的極度緊張,在精神上無法適應,所以纔會起而暴動。

暴動被鎮壓了,勞動強度加大,精神依舊會有不適,但適當的娛樂卻可以起到移情作用,舒緩緊張的精神。

僅僅兩天的工夫,賭場就成了整個殖民地最受歡迎的所在。

下工的惡鬼和土著蜂擁而至,玩得不亦樂乎。

賭場僅僅是雍博文準備的諸多娛樂設施中的一項而已。

雍博文很快就把他所知道的所有娛樂項目全都搬到了殖民地裏,什麼歌廳、酒吧、影院、迪廳、租書店、遊戲廳之類的,如同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統一都掛着地獄殖民公司的牌子。這些娛樂設施也不僅僅用於惡鬼和土著,到後來隨着殖民開發的完善,越來越多的法師到地獄來投資撈錢,各家公司的底層都是惡鬼和土著,但從中層開始人類佔據多數,到等到高層,那就完全是人類了。人類自然更是需要娛樂,也是這些娛樂場所的老客,而且是最受歡迎的高消費客戶。

惡鬼和土著身上是沒有錢的,只可以用工分抵賬。每天的勞作會有專人記錄工作量與工時,換算成工分,這工分在殖民地裏就可以當成通用貨幣使用,反正大部分都是雍博文公司的產業,這邊發那邊扣再方便不過了。等到其它公司進駐地獄殖民地的時候,便也花錢兌換了雍博文公司的工分來給僱傭的惡鬼和土著發薪水,這個兌換的工分直接與地獄殖民地收取的各項稅費掛鉤,都可以用工分通兌,回到人間的時候,還可以再兌換回人間貨幣。

經過一週的處理,地獄殖民地再次迴歸了原本的平靜,建設工地上充滿了熱火朝天的景象,惡鬼和土著們拿出了前所未有的幹勁和熱情——這當然不是因爲它們突然間有了當家作主的覺悟,也不是因爲發薪,更不是因爲娛樂豐富了業餘生活,而是因爲勞動管理條例有明確規定,完不成當天工作任務量的,會受到嚴厲處罰。不完成前,不準休息,而且當天沒有任何工分收入,更要命的是,還要根據未完成的工作量來折算成懲罰值,每一個懲罰值,就是一鞭子,幹完了活之後要當衆抽打。這鞭子可不是普通的鞭子,而是紋有符籙法陣的鞭子,脫胎於打神拳。這本是九洞十三島妖王的招數,雍博文領會之後,變化爲符籙,祭在武器上,可以直接傷害敵人的魂魄。這鞭子便號稱打魂鞭,每一鞭下去都直接打在魂魄上,其中苦楚一言難盡,就算是惡鬼,捱了這鞭子三下,幾天之內都無法再重新聚攏身形,體弱的甚至會直接魂飛魄散。

一手大棒,一手胡蘿蔔,這種政策已經被多次證實,爲最好不過的殖民地統治手段,雍博文如今不過是照抄照搬,稍加變化罷了。

如果各位看官看到了這個分割線,就證俺還在外地學習未歸。

,! 眼看着殖民地的暴亂事件就算是徹底平息下來。

雍博文琢磨着是不是再多招些人來管理殖民地。

現在就已經能初步看出人手不足的問題了。

無論是安全保衛,還是經營管理,現在多半都是靠着他公司裏的鬼員工來做的。

這隻能做爲一種短時的權益之計來解決人員短缺,但不可能長時間讓鬼魂來做主要管理人員。一來,這些鬼魂將來還要輪迴轉世,不能在地獄呆時間長了;二來,還是那句老話,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這些鬼魂總歸是不怎麼可靠的。

雍博文現在的問題是缺少可以信得過的班底。

他發展的過快,大部分業務都是靠着魚承世的勢力給強支撐起來的,唯一能算得上他自己產業的,只有租鬼和售妖這兩塊而已。

但他不可能永遠依靠魚承世。

雍博文一直相信,靠人不如靠己,再親近的人也不能當成永遠的靠山,更何況他和魚承世之間的關係也算不上太親近。他一直對魚承世如此大力支持自己有些奇怪,還有些懷疑。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也不會有無緣無故的愛,魚承世肯如此大力支持他總歸是要得到什麼的,而且從魚承世一貫的處世態度和經營手段來看,他要得到的,肯定會比他所付出的要多,這也是每個資本家的通病。而魚承世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都是一個很合格的資本家。

就算雍大天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拋開這些懷疑不說,魚承世什麼打算都沒有,只是真心誠意想扶持後輩年輕人,那他也總得有獨立的那一天吧,要不然總靠着魚承世解決問題,也違背魚承世想扶持他的本意不是。

雍博文思來想去,眼下唯一能派得上用場的,還是隻有那些賣妖精的陰陽兵女孩兒。

這些陰陽兵女孩兒從煉成陰陽兵那天起,就清晰地打上了他雍博文的標籤烙印,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不太可能和他撇清關係,與其全扔在那邊做售貨員,不如多加培訓磨練,做爲支撐起公司日後架構的骨幹和主力。

至於賣小妖精這攤業務,只要把好進貨關口,就不涉及公司核心機密,完全可以從法師協會僱些法師學徒或是低級法師來做。

雍博文反覆思考之後,又與艾莉芸商量了一下自己的這個想法,便即準備離開地獄,回到人間,着手實施。

不過艾莉芸沒有跟他一起回去,而是留下來,暫時在地獄之邊拿總,具體事務可以交給言青若去做,而她所要做的就是監督,以免言青若在某些方面做得過火,影響地獄整體穩定。這位水音宮的大小姐殺伐果斷的有些過了,失之於剛,需要在關鍵的時候,有人幫她剋制一下。

剛柔並濟纔是王者之道。

即離開地獄。

回到人間,正趕上韓雅召開網聯快遞各分公司老總大會,安排佈置公司轉項事宜。

第一批地獄特產已經按量和地區分派完畢,各地老總會們返回本地會,會在原網聯快遞的基礎上,成立異界特產銷售中心——原本是要起爲地獄特產銷售中心的,但雍博文考慮以後還有妖界特產和低級妖精的項目上馬,所以把地獄兩字改成了異界,算是符合實際,將來也省得再改了。

既然趕上了,那做爲老總,怎麼也得露個臉才行。

雍博文在韓雅的強烈要求下,出席大會,簡單講了幾句話,算是給各地老總們再吃一顆定心丸,他們現在擔心的不外就是成立銷售中心以後的貨源問題,異界特產可不是那麼好搞到的,雖然人人都知道春城法師協會現在搞了個地獄之門,未來錢途不可限量,但大多數人卻都不清楚雍博文在其中的分量,那些想發財的外地法師,基本上都盯着魚承世呢,這纔是春城法師界的話事兒人,想必在地獄開發這件事情也是拿總的。

而雍博文在講話中稍稍透露了一下公司與地獄開發之間的有關係,也讓這些消息不靈通的外地法師們心裏有底。

衆老總們都是極振奮的。他們大多都只是野法師轉正,沒什麼背景身家,要不然當初也不會幹快遞加盟這種公認的賺辛苦錢的活。誰都想發大財,掙巧錢,只是苦於沒有機會罷了,如今聽雍大老闆這麼一說,登時覺得前途金光閃閃。

總之這還是一次勝利的大會,團結的大會。

會議結束,諸老總們便在當天紛紛離去。他們已經在春城呆了多半個月了,家裏都是一大攤子事兒等着處理,當然走得這麼急,也在快點回去把這個銷售中心搞起來的心思。

雍博文這才向韓雅講了他那個調整人員分配,準備將陰陽兵女孩兒都調到地獄去參加殖民地管理工作的想法。

韓雅倒沒有反對,只是提出煉成陰陽兵的女孩兒們年紀較小,聯結的惡鬼對她們的影響極大,而這些惡鬼都是齊塞島上的黑社會,可不是什麼良善之輩,現在這麼消停,是因爲沒有給它們興風作浪的機會,如果放到地獄,不加以約束的話,很可能會出大問題。

陰陽兵的煉化是一柄雙刃劍,每個煉成陰陽兵的人類都會不可避免的受到聯接惡鬼的影響,這裏面就有一個意志堅定程度的問題。而那些女孩兒們年紀都還太小,又經歷了人蛇幫那種非人的待遇,思想上最容易走極端。地獄的環境太過不穩定,平日工作中接觸的又多是地獄惡鬼和土著,很難保證陰陽兵惡鬼不會與地獄惡鬼產生勾連,間接影響陰陽兵女孩兒,萬一真的發生這種狀況,那可就會出大問題了。

韓雅的意見是,要是定期對派駐地獄的陰陽兵女孩兒進行輪崗,並定期培訓,或者也可以教她們一些符籙法術,算是雍博文的記名弟子也好。培訓中的重點就是思想教育,以確保她們思想的正確性與堅定性,不受惡鬼的誘惑。

除此之外,韓雅還有一個建議,那就是改造機器人傀儡,由陰陽兵來操縱,建立一起屬於雍博文自己的,不由惡鬼絕對掌控的快速反應部隊,平時只部署這一支機器人傀儡部隊,以避免地獄惡鬼利用機器人傀儡發動暴動。

感謝帥氣的豬哥哥看官的捧場

俺學習歸來啦

從本章起,本捲開始進入轉折階段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