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並且將病人兩個血管縫合起來,也非常的困難,手術難度極其大。


一般來說一場手術可能需要一個星期,甚至半個月的時間來進行準備,而且還要等待時機,先將病人的身體調養好,等到合適的時機才能夠出手。

所以對於他們這些看戲的人來說,現在已經無戲可看,他們就等著什麼時候手術開始。

現在兩邊醫生都進入了檢查身體的階段,誰先開始動手術誰就有利,但提前動手術,可能會出現手術失敗病人死亡的風險。

就在他們剛準備要離開醫療協會的大樓,一些人已經關上了電腦或者手機直播,準備做別的事情時。

一位醫生突然大聲喊道:「許曜!許曜醫生帶著病人進入手術室了!」 他就要醒來了,並且他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強大的多的多,這是巨人給我們帶來的信息,然後,他整個人如同山嶽一樣的倒在了水池裏,濺起無數的水花。剩下我們,愣在了當場,而我腳下的青龍,在一聲龍吟之後,盤旋了一圈,直接鑽進了我的左臂之上,這下帶來的後果就是,我從這邊兒,一下子掉到了水裏。

再一次激起了水花,我撲騰了幾下從水裏爬了上來,那個血紅色的身影來的神祕,消失的更加的神祕,已經看不到了,剛纔的極度喧囂與緊張,就隨着這個巨人的幾句話而恢復了平靜,平靜的我都有點不敢相信。

士兵們看到剛纔幾乎同時遇險的我們三個現在都平安,也不管什麼命令不命令的了,直接就開始拉動繩子把我們從這個水池之中往外面拉。我剛纔出了一身的冷汗,現在掉進水裏,也感覺十分的冰冷,被拉上來也沒啥,可是胖子卻對着那幾個拉着他的士兵使勁兒的揮手,讓他們停下來。

“別拉胖爺我,胖爺在這裏還有事兒呢!”胖子大叫道,他大叫的時候,我已經被拉到了半空中,實在是冰冷難耐,我也沒理他,直接就上了岸上穿上了衣服,士兵們非常體貼的已經點上了爐子,遞上了熱水,一口熱水喝下去,才感覺自己的身體,還是自己的。

這時候的胖子和林二蛋,已經再一次的潛進了水裏,這一次,過了很久,很久,我在岸上都嚇壞了,這個巨人現在很明顯的不會有什麼威脅了,但是剛纔拉着胖子在水中跑的頭髮到底是什麼東西我還不知道,難道他們兩個,遭受了什麼不測?

有心去拉繩子把,又不知道他們倆的葫蘆裏賣的什麼藥,在那個水池的角落到底有什麼東西存在,只能死死的盯着水面,過了一會兒,眼尖的士兵們一指水面,對我叫道:“小凡哥,你看水面上!”

我順着戰士的手指看過去,看到了水面上,有一團頭髮緩緩的漂了上來,這頭髮非常的多,在黑色的水裏,像是忽然綻放的一個花朵一樣,漂滿了水面。

“別看了,快拉繩子!”我對士兵叫道,這頭髮,不就是我剛纔看到拉走胖子的那一坨麼?!”叫完,我直接抓住了繩子,還沒用力拉呢,胖子跟林二蛋就率先的浮出了水面,對我大叫道:“他孃的,快拉胖爺我出去!”

剛纔還叫着還有事兒要辦的胖子此時卻在水裏拼命的遊動,像是遇到了什麼致命的東西一樣,一看這情況,士兵們也慌了神,抓起繩子,把胖子幾乎拉的在水面上飄了起來,像是一個快速遊動的炮彈。

那團頭發,還在水裏繼續綻放着,可是似乎是看到了胖子和林二蛋要跑出池子一樣,也開始變的如同是觸手一般的瘋狂的追着他倆的身影,轉眼間,林二蛋已經被拉了上來,而胖子,只差一步,我就要鬆口氣的時候,那一團頭髮忽然一個躍起,直接就再一次的纏住了胖子的腳,那些頭髮如同章魚一樣的攀附到了胖子的腰,一下子就差點把胖子給拉了回去。

林二蛋一看這情況,都沒來得及解開自己身上的繩子,直接就抓住了這個根兒繩子,往上面拉胖子。

“這些頭髮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我對林二蛋叫道。

“不知道,在那個角落裏,有一個棺材,我師父把它打開了,裏面就忽然冒出了一大團的頭髮出來。”林二蛋咬着牙說道。

“真他孃的自作孽不可活,你說你們倆閒着蛋疼了去動那個棺材幹什麼?!還嫌我們的麻煩破事兒不夠多?”我對二蛋說道,在我的眼裏,這一次惹怒了這個巨人,就是我們自己的問題,宋齋的那羣人很明顯也就在幾天前從這裏過去,他們不可能的沒有發現巨人在水裏的巨大虛影,可是他們爲什麼沒事兒?因爲他們不手賤,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也好好的過去了,而我們明知道這水裏有問題,還故意的下去,差點給我們帶來了滅頂之災,這不是自己找刺激是什麼?

胖子也真的,許大力就算了,那個人現在是敵是友還不知道,你這個紫府山的得道真人沒事兒學什麼黑三見棺材就想打開?

“腰!胖爺我的腰要斷了,你們他孃的輕點!”胖子在水池邊上被兩股巨力拉着,繩子,可是捆在他的腰上呢,估計等下就是拉出來,他腰上都要被繩子給勒的出一個血槽,但是胖子這麼叫了,我們也不敢用大力,畢竟胖子是血肉之軀,真的被我們拔河用一根繩子給腰斬了,那也絕對是罪過了。

可是我們剛一鬆手,要用小點的力氣,那個頭髮就把胖子整個人都給拉到了水裏。

“用力!用力!快救胖爺!” 豪門第一寵:大叔,求放過 胖子馬上就又開始叫道。

“你他孃的到底是要我們用力還是讓我們輕點?”我對着胖子叫道,現在還真的是一個非常難以去選擇的問題,用力吧胖子受不了,不用力吧,那些頭髮說不定能把胖子給拉回去。

“師父,你忍着點,長痛不如短痛!”林二蛋在這時候,忽然對着胖子大叫了一聲,開始用上了猛力,我也一咬牙,成敗就在此一舉,大不了胖子的腰上掛點彩,他皮糙肉厚的估計也沒什麼事兒不是?

我們叫了一聲口號,開始往外面拉胖子,一起用力,下面胖子,因爲疼痛叫喚的跟殺豬的一樣,可是我們必須無視,在疼和死之間,我們必須有所抉擇。

林二蛋一聲巨吼之下,我們用力的拉了一下,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我們集體後仰,然後整個人都跌在了地上,手中一直跟我們較量的力量,也輕鬆了下來,水池下響起撲通的一聲,我瘋狂的拉動繩子,最後,只拉回來一節斷繩。

繩子斷了!

我趕緊爬到池子邊兒,看到胖子被那個頭髮給拉着,瘋狂的倒退,慌的我六神無主,林二蛋一咬牙,剛纔他都沒有穿衣服,此時一躍,再一次進入了水中,朝着胖子那邊兒遊了過去,二蛋在水中游的非常的快,不一會兒,就趕上了胖子,一把抓住了那一團頭髮,此時的林二蛋,好像是站在巨人的身上,整個人沒有沉底,並且有了着力點,抓着頭髮站在那裏,已一己之力拼命的堅持着,此時的胖子也輕鬆解放,因爲林二蛋在他的前面抓着繩子呢。

他們師徒兩個,就站在巨人的身體上,咬着牙,拼命的拉動着那些頭髮。

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林二蛋一直把胖子當成師傅來看,俗話說一日爲師終身爲父的,此時倆人也算是上陣父子兵了,一起用力,竟然還真的賽過了那個頭髮,並且緩緩的佔據了上風。

然後,我就聽到了一個聲音,咕嚕嚕的,像是人因爲飢餓肚子裏發出來的聲音,有像是忽然漏氣的划艇聲,就那樣撲哧哧的。

位置,就在林二蛋和胖子一直待着的那個位置!也就是林二蛋說水下有個棺材的位置,幾乎就在發出那聲音之後,聲音就連綿不絕,噗嗤噗嗤的,聽了讓人非常的不舒服。

然後,那個位置開始往外面冒出氣泡,非常瘋狂的冒出氣泡,並且隨之,形成了一個漩渦,那裏的水都被攪渾。

“小凡哥,是那裏漏了!水在外下面散,你看水位兒!”一個士兵對我叫道。

我沒說話,而是盯着那裏的水面。

水面下降我知道。

棺材我看到了,棺材裏,我看到了一個人臉,她有很長的頭髮。

她的身上,穿着一身藍色的壽衣。 喬尼格斯帶著病人要準備去拍x光片,以此檢測體內是否還有其他隱藏的疾病。

他已經完全將這個病人當做是剛入院的新病人,所以就要按照正常的檢測手續一步步來尋找。

作為一位合格的醫生,他的第一步首先是要確定病人的身體狀況。

檢查一下有沒有以往的病史,檢查一下他心臟的內部有沒有其他的問題,適不適合在短期的時間內做手術。

其間還牽扯到很多東西,比如心臟搭橋的話需要從哪根血管里截取一部分進行連接。

一般這種手術所針對的患者,都是擁有嚴重冠心病或者嚴重血管堵塞這類疾病的人。

由於手術的難度非常巨大,所以在評分上,被定為s級難度的手術。

這種手術除非特別緊急的情況,否則不會立刻就進行。

但是一般動用這種手術的情況,都是處於十分緊急情況,比如發生了病變或者突然間堵塞加劇。

好在考慮到比賽的公平性,迪昂不敢在這個方面做太多的手腳,畢竟全世界的人都開始關注這場比賽,所以他只是單方面的想要幫助喬尼格斯。

喬尼格斯讓病人進去拍了x光片,正拿著手中所得到的透視圖,觀察著心臟的位置。

突然一陣沉重的腳步聲由遠及近不斷的傳來,迪昂十分狼狽的沖了進來,他一邊喘著粗氣,一手指著外邊如同哈巴狗一般不斷的喘息。

「許……許曜……咳咳咳……快去……」

他的額頭上已經充滿了汗水,他指著外邊,手指不斷的顫抖,半天沒有說出下半句話,反倒是開始劇烈咳嗽起來。

刻骨危情:先生太撩人 「怎麼了?那麼激動?冷靜一下,先喝一口水吧。」喬尼格斯幫他倒了一杯水,剛準備要遞過去。

迪昂突然間開口大聲喊道:「不好了!許曜已經開始進行手術了!」

「什麼?」喬尼格斯手中的水杯掉落在了地上,頓時就破碎了一地。

隨後他猛的衝出去,沖向了手術室所在的方向。迪昂好不容易停了下來,剛喘上兩口氣,看到喬尼格斯一股腦的衝出去,自己也勉強的邁起了步子繼續跟上他的步伐。

此刻不僅是喬尼格斯,其他剛剛準備離開醫療協會的人,聽到許曜居然已經開始了手術,全部都一股腦的爬回去。

有的甚至連滾帶爬的,如同美劇里的發狂喪屍一般,朝著前方狂沖。

整個醫療協會所有的醫生,全部都來到了可以打開電視的地方,所有人都擠滿了整個會議廳。

甚至有的在天台上,準備要往下跳的醫生,一聽到許曜已經開始要手術,又立刻的從天台上爬了下來,拍了拍屁股后立刻趕往醫療協會。

按照他們所想的來說,醫生在接到病人的那一刻,對這個病人的身體健康以及各項方面的都不了解,病人往往需要先做各種各樣的檢測,隨後再住院進行觀察一段時間,才開始決定要進行手術。

而這個手術也不是隨隨便便就開始,首先要集齊相關的工作人員來作為自己手術中的團隊,隨後要開始進行模擬進行計劃。

這個過程大概需要一個星期或者半個月,有的甚至需要一個月,因為手術之後考慮到病人的身體恢復狀況,可能會選擇避開各種各樣的季節,比如寒冷的冬季或者炎熱的夏季。

雖然這種手術一般情況下,都是由病情的發展而選擇動手時間。

但從來沒有任何一例是如同許曜這樣,剛剛接到病人還沒過一天,或者說才剛過了一兩個小時就已經可以推進手術室。

任何手術都是需要一定的準備,就連一個實習醫生都能夠解決的切除闌尾手術,都需要2~3天的時間來進行準備。

更何況這個高難度的手術,若是一個不小心,很有可能就會讓病人當場斃命。

若是讓全世界的人看到這一幕,許曜估計就會當場身敗名裂,被別人扣上一個好大喜功,不顧及病人身體情況的庸醫帽子。

「他瘋了嗎?居然剛剛接觸到病人就開始動手術,果然還是因為醫學經驗不足嗎?還是說這小子太自大了?」

秦天文原本還著晚上想要請許曜去吃火鍋,畢竟今天在學校的身上賭了一把自己也是撈到了不少錢,或者說他還是第一次嘗到那麼美味的戰果。

本來他還在寫著報告,準備要在華夏醫療協會面前,狠狠的表揚許曜一把。

因為許曜全身麻醉的手法確實是讓他們華夏揚眉吐氣了一把,更重要的是將一個擋在他們面前的強敵給打敗了,這確實是讓許多人覺得大快人心!

原本美眾國的醫療協會確實看不起她們華夏醫療協會,覺得他們華夏醫療協會的科技太過於簡陋,用的都是他們幾年前所用過的舊科技。

而且很多華夏的國人也認為外國的醫生比較靠譜,那是因為他們覺得外國的科技比較發達,所以外國的醫生也有較好的醫學知識。

但是這一次許曜已經證明了,他們華夏醫生並不比別的醫生差,甚至還是以勝利者的姿態,站在了世界頂點的位置,讓所有人望而生畏!

然而秦天文聽到許曜居然已經開始了手術,嚇著整個人都跳了起來,立刻關上了筆記本朝著觀測台的方向跑了過去。

「實在是太衝動了!實在是太衝動了!這種事情怎麼能那麼草率的決定呢!」

秦天文心中十分擔心許曜,畢竟現在許曜的位置站得很高,幾乎站在了世界醫療的頂點,要是從那麼高的位置突然掉下來,很有可能會摔個殘廢。

所以他一直希望許曜能夠謹慎小心的行事,但沒想到許曜居然那麼衝動,那麼急著要表現自己!

然而當他走到觀測台上的時候,看到許曜確實已經站在了手術台上,並且已經做好了一切準備,而他的病人已經安靜的躺在了病床上,已經進入了全身麻醉的狀態。

「現在開始進行心臟搭橋手術,執行醫生,華夏醫療協會副會長,鬼手神醫許曜。」 那個穿着藍色壽衣,慘白慘白的人臉,正被林二蛋和胖子他們緩緩的拉出水面,當然,造成這樣視覺反差的也有可能是因爲水面正在不停的下降,此刻把水池當成一個游泳池的話,那麼現在的情況就是游泳池里正在放水,所有的水都開始往這個棺材那邊兒涌去,不僅出現了氣泡,還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根本就沒有人來得及去反應,那個巨人巨大而具有壓迫性的身體就顯露了出來,林二蛋和胖子兩個人此時的位置,用一句非常文藝而悶騷的話來說,就是他們倆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對,就是肩膀。

當水位低於棺材的時候,自動停止,或許要跟整個棺材持平,看來那個忽然泄露出水的位置,就在這個棺材裏面,正因爲這個穿着藍色壽衣,上面紋着奇怪的花紋的女人她的身體被胖子和二蛋拉動,等於是拉開了閥門兒。

而此時,那個頭髮忽然鬆開了胖子,快速的收了回去,林二蛋一把抱住了胖子,對我們叫道:“都還愣在這裏幹什麼?趁這個機會,趕緊把我們給拉回去啊!”

我這才反應了過來,抓起綁在林二蛋身上的繩子,他也在狂奔,我們也在拉,他們倆飛快的被拉上了水池邊兒,我心裏的一塊石頭終於落地,我們終於算是站在了一起,水是人本身就會恐懼的東西,因爲在水裏無法發力,無法呼吸,只要腳踏着土地,就會有安全感。

胖子腰上的那根兒繩子,已經深深的勒進了他的肥肉裏,甚至在在往外面滲出血絲,我已看這樣,趕緊就要解開繩子,誰知道一碰,就疼的胖子呲牙咧嘴的,叫道:“別動!你想疼死胖爺我!”

我趕緊鬆開,胖子知道剛纔那句話說的重了,看了我一眼,聲音變的平緩,說了一句:“等我緩口氣,剛纔好懸沒把我給勒死。”

他說完這句話,眼睛還在死死的盯着那個棺材的位置,士兵們也是,他們可能也在關心胖子的安危,但是那個長髮的女屍足以震撼到他們,這一隊伍士兵,跟着我們下進來這個煙囪之後,這才短短的一會兒,他們的經歷就足以讓他們回味終生了。

萬界之我開掛了 他們看到了什麼?一個可以跟巨人拔河的力拔山河兮的林二蛋。

一個如同大佛一樣給人與強烈的壓迫感的巨大巨人。

當然,還有我這個可以腳踏青龍而立的風騷男青年?

之後,就是他們見到了神,神之外,還見到了鬼。

他們拿着槍,躲在了我們的身後,看着那個剛纔有一個藍色的身影若隱若現的棺材,他們都盯着,我當然也要盯着看。

可是棺材裏沒有動,沒有動靜,因爲水位的下降,甚至現在裏面到底有什麼東西都看不真切了,可是就在我們死死的盯着的時候,忽然,那裏面那個藍色的身影一下子平空的升了起來!

她一下子就升在了空中,與別人的壽衣,那種異常寬大不同,這個女人的壽衣,更類似是民國的一種旗袍,上面雕刻着非常精密的小花紋,卻給人一種極其詭異的感覺。

她似乎異常的偏愛藍色,腳上,還有一雙藍色的繡花鞋。上面的花紋清晰可見,還在往下面滴着水。

最重要的是她的那張臉,幾乎是無法形容的臉,是慘白,可是跟我之前見到過的慘白的臉完全不同,她是很明顯的被水泡的發白,整個臉都是因爲在水裏的長期浸泡變形的顏色,此刻,她正朝着我們的方向看過來。

一雙同樣是白色的眼睛裏,寫滿了怨毒。

而她的頭髮,長到垂在水裏,這是一幅怎麼樣的場景?我嚥了一口吐沫說道:“胖子,你他孃的到底做了什麼,你這是放了一具千年古屍出來,還是最難纏的女屍?”

“你當胖爺我想?這東西是你那個哥們兒許大力放出來的!胖爺我就不相信人可以在水裏憑空的消失掉,我是要找那個人的下落!”胖子在那邊兒狡辯道。

“你別說什麼有的沒的,現在怎麼辦?紫府山的真人劉天賜先生?”我對他說道。

胖子彎下腰,他這人就是一個道士,不管什麼時候都會是一個道士,而且胖子有一個我非常欣賞的好習慣就是這傢伙不管走到哪裏,都會帶一個百寶的行囊,就是胖子的百寶箱,這裏面像是哆啦a夢的口袋一樣,總能掏出意想不到的東西。

此時的胖子,就從那個百寶袋裏,掏出了一個鈴鐺,一件非常常見的法器,就因爲常見,所以士兵們都認出來了,我甚至聽到了他們長舒一口氣的聲音,在他們的眼裏,此時的胖子應該就跟那個滿臉正氣的林正英差不多了。

胖子就這樣死死的盯着那個懸空的女人,也可以說是一具女屍,然後開始緩緩的搖動他手中的那個黃色的鈴鐺。

“鈴鈴鈴……鈴鈴鈴……”聲音在這個靜謐的空間裏,顯的特別的清脆,而我們,則看着那個女屍,胖子大神都發威了,你這個小屍體還不跪拜下來?

說實話,這個女屍,只是出場,穿衣服什麼的,顯的特別的恐怖,可是我對胖子,還是有信心的,爲什麼?胖子在林家莊的時候,剛出場,那叫一個風騷,雖然很多事兒都沒辦成,但是也絕對的高人風範盡顯。這具女屍最恐怖的是衣服,也正是衣服,暴漏了她的道行不會很深。

黑皮古書之中有云,妖邪鬼魅之輩,其實最重一個年份兒,這跟酒一樣,越沉越好,他們就是,時間越長的就越厲害,跟影視作品中的修煉長短差不多一個道理,當然,這其中肯定也有例外。

比如說女鬼,怨氣的程度,大家還記得楚人美否?

妖怪的話,在一個小山頭修煉的,也肯定不能跟崑崙山上的妖怪比,這拼的是背景。所以我感覺這個身穿藍色旗袍的女屍不會很厲害,因爲她的年代近。

旗袍,那是什麼年代的東西,這不言而喻,胖子要是連這都對付不了,就不要自稱自己是紫府山高人了。

眼見着胖子搖動着鈴鐺,我們盯着那個女屍,她似乎在那麼一瞬間,晃動了一下腦袋,那張慘白而長滿水泡的臉上,漏出了那麼一絲痛苦的表情。我心裏頓時就是一喜!這就是有戲!

誰知道下一刻,胖子手中的鈴鐺,在搖一下之後,忽然裂成了無數塊,直接掉在了地上!

而胖子,也在此時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我趕緊扶住他,被破掉了法,就對施法者本身的傷害極大,加上現在胖子身上有傷,他整個人搖晃了一下,幾乎都要站立不穩。

我扶住了他,胖子在一次,拿出了一把銅錢劍,一把黃色的符紙,這傢伙好像跟女鬼槓上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局面,他咬破自己的中指,在黃浮上快速的鬼畫符起來,然後把那張用自己的血化成的黃符貼在那把短小的銅錢劍上。

看到銅錢劍,我就想起了父親,那個可以跟那條蛇人單挑的男人。他的武器,就是銅錢劍。

可是這個時候,我根本就沒有時間去想別的,胖子把黃符貼在銅錢劍的時候,大叫了一聲:“敕!”

銅錢劍上的黃符一下子無風自燃了起來,而銅錢劍,如同化成了一道血光,直接衝着那個女鬼飛了過去。

這一劍,如同御劍殺人一樣的,去勢洶洶,可是那個女屍,竟然衝着銅錢劍,可是衝了過來,在同時張大着嘴巴,漏出一滿口黑色的爛牙,直接一口咬住了那個飛馳的銅錢劍,吞進了肚子裏。

胖子再一次的吐口了一口血,對我們大叫了一聲:“被陰了,這女屍他孃的成精了,快跑!”

胖子眼見着頂不住了,我們開始向瘋了一樣的逃竄,但是我們的身後,女鬼的如同在九幽之地飄出來的嬌笑聲卻如影隨形一樣的一直跟着我們。

士兵們都要嚇哭了,不時的回頭就開幾槍,妄想用槍來打死這個女鬼。可是根本就不會有用處。

我們現在肯定不可能往回跑,跳上那個鐵索實在是太過危險了,只能無奈的選擇回頭,此時胖子雖然可憐,但是我還是非常的蛋疼,還是那個原因,你他孃的沒事兒招惹一個這個東西出來幹什麼?!!

沒跑幾步,因爲我在攙扶着胖子低着腦袋,他們什麼時候停了下來,我根本就不知道,直到我感覺我身邊沒了腳步聲,回頭看了他們一眼,罵道:“你們都嚇傻了??跑啊!保命要緊!”

“小凡哥,停下,前面!”我身後的士兵對我叫道。

我一擡頭,看到那個穿着藍色壽衣的屍體,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在我的前面,懸空着,一臉冷笑的看着我。

我攔住胖子就開始往回跑,士兵們也瘋狂的逃竄,真的沒想到,剛纔還非常威武的一羣人,在面對巨人的時候都想要有一戰之力的幾個人,竟然轉眼間就被一個女屍給追的瘋狂的逃竄。

對於這個,我只能理解爲,巨人只是力量,單純的力量。

而這個女鬼,則是鬼,我們缺少的,是對付鬼的法門兒。

我們回頭沒跑幾步呢,那個女鬼就再一次如影隨形的跑到了我們的前面,她似乎在步步緊逼,在緩緩的靠近,似乎在做貓捉老鼠的遊戲。

“他孃的怎麼會這樣兒?我之前也沒見過這樣的鬼啊胖爺?”我對胖子說道,就算是紅棺材裏,那個我的二奶奶宋知音,也沒有現在這個女鬼這麼恐怖啊!

胖子這時候喘着粗氣拉住了我,道:“沒用了,我明白了,因爲胖爺我流血了,這傢伙是跟着我的血氣走的,剛纔又吞了含有胖爺我血氣的黃符,這下栽了!”

“跟着你的血氣?那怎麼辦?”我對胖子說道。

“只能跟她拼了!”胖子一股腦的,把他的百寶箱裏的東西倒出來個大半,裏面羅盤,黃符硃砂,一把斷了的桃木劍,這些都不是事兒,問題是,我他孃的竟然還在胖子的倒出來的東西里,看到了一個十字架。

胖子一把抓起十字架,也不知道是不好意思,還是因爲緊張,道:“多拜幾個老大,總他孃的錯不了。你們快跑,不用管胖爺我。”

說完,胖子左手抓黃符,右手抓着十字架,嘴巴里還咬着那把斷掉的桃木劍,開始衝着那個女屍衝了過去。

“胖子!”這傢伙衝的很快,我甚至都還沒來得及攔住他,但是這時候,我怎麼可能去放任胖子拼命?我只是不確認,我體內的力量有沒有用,而且在剛纔對抗巨人的時候,我幾乎透支了我的力量,眼見着胖子去拼命。

我一咬牙,瞬間感知了體內的太極八陣圖和青龍,開始跟着胖子的方向俯衝。等我跑到的時候,胖子已經跳起來,幾乎是用盡他最後的力量,抱住了那個女屍,從懸空狀態下把她給拉到了地上,並且在地上打起滾兒來。

“血!!小凡,你打不死這東西,用你的龍血,灌到她的嘴巴里!”胖子對我大叫道。

我硬生生的止住了身形,抽出匕首,也不管疼不疼,直接在我的手上劃了一道,血幾乎在劃的那一下之後就竄出,我跑了過去,可是他們倆在地上打滾,我也不能直接就灑進她的嘴巴里。

甚至甩了一下,甩了胖子一臉的的血,血不可避免的灑在了女屍的身上,那一刻,女屍身上,像是潑上了硫酸一樣的冒起了白煙,並且伴隨着的,是女屍的慘叫聲。

“他孃的,灑!灑她身上!你的血可比童子尿好用多了!”這個時候了,胖子還有工夫在那邊瞎貧着叫道。

我也沒空去罵他拿我的血跟童子尿比,一看有用,直接就往女屍的身上灑,女屍被胖子抱着,掙脫不得,只能淒厲的慘叫,狀若瘋狂。

“燒死她!我操他大爺的!”胖子像是一個得勢的小人一樣大叫着。

就在這個時候,胖子張嘴叫着的時候,那個女屍,忽然的,吻住了他的嘴。 可以說醫學論壇上已經炸了鍋,幾乎全部都是在罵許曜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