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不,求生欲告訴她不能這麼做。


只能雲子瑜背鍋了。

庄珞然也笑道:「對,就是我表哥不好。」

遠在岦州的雲子瑜一連兩個噴嚏,都把自己打懵了……

罵完共同的「仇人」,兩人也不再拘束了。

白若姀興奮的要充當嚮導:「那什麼,三表哥,我的東西讓人送去老宅交給我媽,然哥就交給我吧。」

說完,她往庄珞然身邊靠了靠。

慕晨翊從身上拿出一張卡,遞給庄珞然:「要買什麼,刷它,密碼我發你手機上。」

庄珞然沒有接,而是笑道:「不用了,我可以去銀行取些現金的。」

慕晨翊不容她拒絕:「拿上。」

庄珞然看了看旁邊的人,再拒絕他就沒面子了,於是接了過來,沒有說話。

白若妍目不轉睛的盯著那張黑卡,酸酸說道:「現在都移動支付,誰還用卡。」

慕晨翊看她一眼:「哪條規定不能刷卡了?自己沒有別羨慕別人。」

戳心窩子的話讓白若姀不爽:「吃份十塊錢的小吃,會不會埋汰了你這張頂級黑卡?」

慕晨翊理了理庄珞然的衣服,回應道:「需要付現金的時候,白大小姐不能請客?」

白若姀:……

請朋友,那是沒問題的。

但是三表哥的態度令她不悅。

於是白大小姐光明正大的拉起了庄珞然的手。

不管怎麼樣,終於還是牽上一回手,白若姀臉上的笑容更燦爛了。

慕晨翊剛要打翻醋罈子,蘇晨昀很合時宜的拍了拍他的肩:「幾點了,不想早點開完會陪女朋友?」

慕晨翊看他一眼,頭轉到一邊。

蘇晨昀微微一笑:小樣兒,哥還是哥。

白若姀正要拉著庄珞然離開,安蘇晗問了一句:「雲子瑜是雲晉言的兒子?」

那就是沐微的外侄了?

庄珞然回頭:「是的,阿姨。我舅舅就他一個兒子。」

安蘇晗沒有出聲,只讓她們繼續離開。

庄珞然走遠,慕晨翊對母親說道:「媽,然然的身世我抽空告訴你和爸爸。」

安蘇晗看看老公,慕景沛微不可見的點點頭,她對兒子說道:「那你們先去辦正事,回來后把那邊的事跟我們說說。」

當年紀時遷和沐微去岦州,是攪動了一些事。

如今兒子竟然和莊家的人有了聯繫,會不會是老天的安排?

慕晨翊去了停車場,蘇晨昀一身輕鬆了跟在後頭。

司機已經等候在蘇總的車旁。

慕晨翊親自給他開車門:「我們家的蘇總,請!」

蘇晨昀瞥他一眼,五分鐘的差距,你也是弟弟,呵……

但他上車后,發現情況有些不對了。

慕晨翊給他關上車門后,拿走了司機手中的鑰匙。 蘇晨昀警覺的要下車,但為時已晚。

慕晨翊坐上駕駛室,落了中控鎖,並得逞的笑道:「哥,很久沒和你熱絡我們兄弟之情了,坐穩了。」

蘇晨昀忍了忍,絕望的閉上眼睛。

慕晨翊的車技,想讓誰吐,從不含糊。

……

白若姀帶著庄珞然去了購物中心,但因為時間還有些早,便打算先帶她去一家冰淇淋店品一款人氣的冰激凌。

但庄珞然有些猶豫:「白小姐,現在也是早上,雖然天氣熱,但這個點吃冰淇淋會不會早了點。」

涼的東西傷身,她身板瘦,這方面還是很注意的。

白若姀咬著嘴唇想了想:唉,這就是她每天要睡懶覺的原因。起得早,想干點啥都不行。

不過,她的目光落到了庄珞然的頭髮上。

「然哥,想不想做個飄飄然的女孩子?」

「啊?」庄珞然感到她有什麼點子。

白若姀神秘兮兮的說道:「我認識一個髮型師,隨叫隨到的。這個點反正也沒別的地方去,不如把你的一頭短髮給接一接,弄個波浪造型,那簡直美得不要不要的。」

因她最後一句話,庄珞然果真心動了:「那我們還在這裡幹什麼,趕緊的。」

白若姀就知道,在愛美這件事上,庄珞然會是知音。

在會議中的慕晨翊不時看了看手機。

幾個小時後過去,竟然沒一點反應。

就算什麼也不買,難道連午飯也不吃?

她就那麼不想刷他的卡!

不過幾分鐘后,他心情愉悅不少,收到五位數字的刷卡金額提醒,證明她也是挺能造作的主。

隨後的兩三個小時,又收到好幾條信息。

慕晨翊利用中午時間回了一趟松宸郡,關於庄珞然的事,他是有些想法需要和父母溝通。

安蘇晗在聽了兒子的訴說后,看向了老公。

當年沐微和紀時遷到底是因為他們的事才去了岦州。而紀時遷會與庄峋結怨也是因為他和慕景沛情同手足的情意。

只是沒料到,庄峋會把恩怨牽扯到雲家頭上,甚至惡毒到佔有了雲嫻又故意踢開她,甚至讓她懷上身孕羞辱雲家。

庄珞然帶著雲家的恥辱出生,當時的雲家家主雲薄自然也是把她當成莊家的人看待,用莊家的血脈報復莊家,也算是沉痛一擊。

而庄珞然的血緣關係又讓庄峋把她當成雲家的人一樣排斥。

都為各自的利益爭奪,也沒有誰關心過無辜的人最後會是怎樣的結局。

安蘇晗嘆息道:「我們這一代沒有解決的事,終究還是牽連到了你們。」

慕晨翊:「媽,然然不需要和哪個家族有聯繫,她是我的人,這就夠了。」

慕景沛少有的勾了勾唇角,老三的性格最像自己,一點沒錯。

當年得知安蘇晗的身世時,他也是這樣的想法,甚至都不屑她與總統認親。

「我和你爸爸不是迂腐的人,對庄珞然的身份,我們可一點也沒有看不起她的意思,只是……」

「媽,岦州的事我一直和大哥保持聯絡,然然在岦州的身份問題我也會解決。」 兒子的態度很誠懇。

「那就這樣吧……」在一旁的不愛說話的大神終於發話了,「你心裡有數就行。庄珞然是你沐姨的外侄女,既然她來我們家了,你理應和她的長輩知會一聲。」

慕晨翊點頭:「我會去辦。」

最後,慕景沛拉走了還想細細審問的老婆,給兒子一條「生路」。

被放過的慕晨翊看看時間,答應陪她逛街的,不能便宜了白若姀。

正想著,手機又收到一條還款簡訊,翊少爺眸色暗了幾分。

幾十分鐘后,商場二樓的欄杆處,出現一個丰神俊秀的男人。

他手拿外套,半倚在玻璃走廊旁,儒雅靜謐。

路過的阿姨妹妹都要多望他幾眼,好羨慕那個被他等待的女孩子。

白若姀收到表哥的坐標,把人帶到遠遠的地方,就給了庄珞然一個再見,自己走了。

她這麼識相的人,怎麼能做電燈泡呢?

庄珞然拿著自己的戰利品,愉悅的走了過去。

一字肩小黑裙,外加一雙黑的發亮的高跟鞋,美的有些晃眼。

慕晨翊足足看了一分多鐘,才神色嚴肅的走過去,一把將外套披在她肩上,又拿過了她手裡的幾個購物袋,順便還摸了摸她的長發。

終不是她自己的,有些遺憾。

「你怎麼不說我好看?」庄珞然沒從他眼睛里看到讚美的神情,肩上還多了一件衣服遮住好看的一字肩造型。

慕晨翊帶著她往前走:「嗯,好看。」

庄珞然聽來像是在應付她:「我做這個頭髮用了幾個小時,連冰淇淋也沒去吃。然後又去專賣店,若姀說每個女生的衣櫥里都需要一條小黑裙,於是我就買了。再後來,發現黑框眼鏡影響美美的效果,於是又去換成了隱形眼鏡,做了這麼多,就只配換來三個字?」

慕晨翊因為信用卡的事心情不好,但聽她說做了這麼多,好像都是為了他,心裡的不悅又好了點。

他又一次看了看她的長發:「還行,不過自己的更好看。」

庄珞然「哦」了一聲不說話了。

自己的?她沒想過自己有留長發的機會。

算了,也不用他肯定什麼,他誇不誇獎,她的美都擺在那裡……

她失落的要拿掉他的外套,慕晨翊卻不同意。

見她有些不高興了,他圈住她的手臂緊了些:「不知道自己這樣多亮眼?我是你男朋友,有些美麗,只能我欣賞,懂?」

所以他是和這條裙子過不去。

庄珞然本來是要掰開他的手的,但聽到他這麼小心眼的話,反而開心了些。

路過化妝品櫃檯,她頓了頓。

慕晨感到她這一細微的動作,停了下來,問道:「想買?」

她再次看了看:「有一點想買的,但是我就在這裡待幾天,回去也用不到,買了浪費。」

慕晨翊看看她身上的小黑裙:「你回去裙子也穿不了,怎麼還要買?」

庄珞然皺了皺眉:「我可以放衣櫥里,半夜無人時拿出來穿一穿不行嗎?」

什麼人吶,她剛開始對女孩子的身份感興趣,他就潑她冷水。 慕晨翊笑了笑,把她帶到化妝品專櫃前:「想買就就買吧。出來一趟就是玩,別掃了興緻。」

很有道理的話,庄珞然也不客氣了。

慕晨翊生得貴氣,無需多看一眼,往那裡一站,就能讓人意識到財神來了。

三個導購小姐笑盈盈的圍了過來。

無敵從奪舍財神開始 庄珞然不知道他們為何這樣熱情,問了價格后,她有些猶豫,今天花的鈔票已經夠多了,再買一套化妝品就嚴重超支了。

導購小姐甲看出她計較價格,忙說道:「其實算起來這套化妝品價格也不貴,主要是對肌膚沒有任何過敏刺激,你想想,買稍微差些的,到時弄得皮膚出現問題,您去醫院花的錢也會不少,人還遭罪不是。」

說完,覺得自己說得很有道理的她又看了一眼旁邊那位冷冷的財神爺。

不過,導購小姐甲沒有得到想象中的認可,看來,有錢人的思想工作也不好做。

其實庄珞然是覺得她說得有道理,但是涉及到超支,她臉上的猶豫更明顯了。

導購小姐乙見領班不行,覺得自己機會來了:「今天購買我們這套化妝品有還有十張面膜贈送的,相當划算哦。」

兩個客戶依然不動。

慕晨翊在購物上比較佛系,女朋友不髮指令,他不掏錢。

大概男朋友都是這個樣子滴。

而庄珞然內心在掙扎,想下手的,但是超支呀超支。

她很渴望的望著那套化妝品,不說買也不說不買。

導購小姐丙見到前面兩位都敗了,覺得自己機會來了,拋出最誘人的條件:「我們今天有挑戰活動,如果你能按時完成我們任務,這套化妝品可以給你五折。」

五折!

啊,就是聽不得這些。

庄珞然眼底放出了光,但隨後又滅了些:「五折的意識是面膜也一樣送嗎?」

三個導購小姐眼皮跳了跳,互視一眼,點頭。

其實任務很艱難,她不一定能完成。

世外桃源之田園山居 慕晨翊看了一眼披著他外套的小女人:高手,一個字也沒說,就把人家自己把價格砍掉一半,還逼著店家送禮品。

導購小姐丙覺得她完成起來有難度,於是盡責的給她介紹遊戲規則:「是這樣的,您可以在我們的公眾號上註冊一個賬戶,然後進入我們特別設置的點贊環節,如果一個小時內,您的點贊數能一萬,是可以五折的,當然如果是能過兩萬,就白送了。」

庄珞然有些不可置信:「白送,你確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