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不錯不錯。”郭宜摸了摸臥室牀上厚厚的新被子說道。她就爲這個犯愁呢,上次來兒子還蓋着一牀薄薄的破被褥,她打算今天看看,如果他們還沒有買到新被褥,她就得回孃家借了,先把婚禮兌付過去再說。


這些新被褥還是冬天蔡老太太新做好的,讓蔡建軍拿回來的,但是他沒捨得蓋,一直蓋自己原來那牀舊的。

看完被褥,郭宜又直奔花生和瓜子,嘗過都是不錯的,不是捂的黴的,吃了會丟人的,她又放心了。

“這瓜子好,在哪買的?”郭宜問道姚曉靜。

姚曉靜看了封華一眼:“是方小弟帶過來的。”

一聽是封華帶來的,郭宜趕緊謝了又謝。

封華有些感嘆,有些人對外人來說,完全是好人一個,又禮貌又文明又知書達理,但是對自己人的時候,完全變了一個人一樣。

光憑現在的接觸,封華是絕對看不出她是那種帶着別人孫子一躲半輩子,甚至想躲一輩子,對自己曾經的婆婆不聞不問的人。她又不是離婚,而是喪偶,這麼做可是有點缺德了。

所以封華是半個眼睛都看不上她的。

封華沒有掩飾的疏離郭宜自然感覺到了,但是她也沒在意,高幹家的孩子,都這樣。

“你們還差什麼沒準備嗎?”跟封華客氣完,郭宜問道姚曉靜。

“沒有了,都準備齊了。”就算有,跟這婆婆也得說沒有,因爲說了沒有用。幾個月的相處,她已經完全瞭解郭宜的處境了,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呢。

“那行,那我就放心了。”郭宜鬆口氣,她還真怕聽見他們說有….她真是,手裏沒錢沒物,連時間都抽不出來,這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建軍年紀也不小了,結婚以後你倆趕緊要個孩子,趁着年輕,多生幾個!”這樣她就有理由離開趙家了!伺候自己的孫子,總比伺候別人的孫子強!

親兒子,親媳婦,媳婦脾氣還這麼好,她的日子肯定能好過許多,而且兒子看着也是有本事的,看這家置辦的。

郭宜裏外屋看看,非常滿意,特別滿意的就是次臥了,這將來沒準就是她的家了呢。

外面傳來開門聲,蔡建軍推門進來了。

“媽,你怎麼來了?”蔡建軍見到郭宜,第一句話也是這個。

一個人說她不生氣,兩個人都是這反應…郭宜也知道自己什麼情況,沒有理由生氣。雖然心裏有點不得勁,但是也得自己憋着。


封華笑笑,這就是年輕時候太恣意的下場。

“我來看看你們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郭宜說道:“明天的事情你都安排好了吧?”

“安排好了。”

母子兩人說了一會話,蔡建軍都答得一板一眼,嚴肅認真,像做彙報。很禮貌,也很疏離,一點沒有母子親情的感覺。看他這樣,郭宜也板着臉,冷下聲。

光看兩人說話的表情和語氣,一點想象不出他們聊的是婚禮,更像是喪禮。

這就很尷尬了。

屋子裏的氣氛也沉了下來。

郭宜說了兩句,乾脆地起身走人了,再不走她就忍不住要罵人了!

她說到底也不是個脾氣好的,在趙家又壓抑了這麼多年,有氣不敢撒,沒處撒,一出了趙家門,見到蔡建軍,她就有些控制不住。

這也是兩人關係不好的原因之一。

郭宜走了,屋裏人集體鬆了口氣。

特別是姚曉靜和譚書玉,一個是不會掩飾,一個是不想掩飾。


此生折花上青雲 呼~”兩個人同時長出口氣。

封華笑笑,蔡建軍看着兩人也樂了:“至於嗎?”

“怎麼不至於?我看最至於的就是你自己了。”封華不客氣道。她看出來蔡建軍纔是最希望郭宜走的那個人。

別人看到郭宜,頂多是不自在,蔡建軍看到郭宜,心裏更多的是難受吧?

········

這幾天總是有事,只有晚上有時間碼字,今天更是拖到10點多才有空,只有一章了,抱歉抱歉,我明天白天爭取一下!

強行麼麼噠~ 封華這麼直接揭他傷疤,蔡建軍愣了一下。

“多大點事兒,比我強多了。”封華看着他笑着說道。有些事情放在心裏越久越容易發酵,不如拿出來晾一晾,習慣了,就會發現,曾經那麼在意的一些東西,也就那麼回事兒。

蔡建軍又是一愣,想到封華的身世,可不是,雖然有爹有媽,但是還不如沒有,比他慘多了。他也明白過來,封華這是在安慰他…雖然方法比較別緻。

“什麼比你強多了?”譚書玉聽得一頭霧水。按語境理解的話,方華應該是說他的境遇比蔡建軍慘,但是,怎麼可能呢?

“吃飯吃飯。”封華沒有回答他。

“我去做。”姚曉靜聽到吃飯,立刻去了廚房。家裏存糧不多,但幾頓飯還是管的起的,只不過管的比較簡單,炸醬麪,滷子當然也是素的,只有醬沒有肉。

但是她手藝竟然不錯,很是地道的老北京炸醬麪。

“建軍哥,你以後有福了。”封華笑着說道。

一句話直接讓倆人都紅了臉。封華有些可惜,沒帶照相機出來,不對,是不方便拿照相機出來。不然把這郎情妾意甜蜜蜜的一幕拍下來給蔡奶奶看,她肯定高興。

吃過午飯,封華就和譚書玉離開了,沒什麼需要他們幫忙的了,現在結婚可不像以後,有忙不完的事情。此時結婚就是什麼都不準備,當天去新娘家把人接過來都行,就是不接,讓新娘自己走過來都行。

當然那是實在太窮的,但凡過的去的人家,都稍微講究一下。

第二天一早,封華早早就來到了蔡建軍家,但是別人比她更早,屋裏已經坐滿了人。

幾個不老不少的男人,一看就是蔡建軍的同事,另外譚書玉和郭宜都已經在了。郭宜後面還跟着兩男兩女。

封華看那兩個女孩的長相,跟郭宜有幾分相像,但也並不是很漂亮,勉強算是清秀,想來這就是蔡建軍說的他的兩個異父妹妹,而那個十來歲的小男孩,應該就是蔡建軍的異父弟弟趙國慶。

長得可是夠醜的,一點沒隨了母親的優點,趴趴鼻子小眼睛,厚嘴脣,正一個人端着一盤子瓜子在那嗑,而他的衣服兜和褲子兜裏,已經塞得滿滿的。郭宜瞪了他幾眼,但是他一點不害怕,頭不擡眼不睜地就是吃。

郭宜搶了幾下都沒搶過來,估計再搶他就要鬧起來了,氣得郭宜只能忍了。

屋子不大,母子倆那點小動作早被人發現了,何況一屋子都是專業人士。

蔡建軍面無表情,封華都替他覺得尷尬。早知道這弟弟是這麼個貨色,她就不拿東西出來了,本來是打算給蔡建軍長臉的,現在倒好,反倒因爲這點東西丟臉了。

“走吧,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去接人,再不去路上人就多了。”一個同事突然說道。

今天不是週末,而是姚曉靜輪休的日子,其他人蔘加完婚禮還是要上班的。又因爲沒講究什麼良辰吉時,蔡建軍就決定早上去接,接完了別人好上班。

衆男人都出來了,組了個自行車隊,跟着蔡建軍去接親。蔡建軍也有一輛自行車,八九成新,據譚書玉說,是姥爺送給他的。

封華人在樓下,精神力卻留在蔡建軍家裏,看到趙國慶還在吃的歡,一瞬間把他手裏的一顆瓜子換成了石子。

“嗷~”趙國慶直接就是一嗓子,捂着嘴不說話了。

“怎麼了?”這一嗓子動靜不小,樓下還沒出發的人都聽見了。

“能怎麼,不是咬着嘴就是咬着腮了唄,別管他,我們快走。”封華說道。

衆人想想,也是這麼回事,人好好的在屋裏坐着,也出不了別的事,如果有事的話,蔡建軍的母親早就喊起來了,現在屋裏卻沒其他聲音,衆人騎上車就走了。

“怎麼了怎麼了?”屋裏的郭宜看見趙國慶這個樣子,連問兩聲,不過她也猜到是咬到哪了,沒當回事。

結果趙國慶把手拿開,吐出半顆牙來。

“哎呀你這孩子,怎麼往地上吐呢!髒死了!”郭宜看着地上的一口血說道:“這大喜的日子,你咋還見血了呢,真是不省心。”說完起身找抹布去擦,一點沒關心趙國慶那半顆牙。

要說以前,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趙國慶被慣成現在這個樣,有她一半的功勞,這是她在趙家連生了兩個女兒才盼來的兒子,是她的定海神針,可寶貝死了。

但是現在孩子越來越大,她就發現了,這孩子可能是養廢了,不但跟她不是一條心,還幫着外人欺負她,她是真寒心了。

一個孝順的兒子和一個不孝順的兒子,正常人都知道要對哪個好。

郭宜一邊擦地一邊嘮叨:“你說你頭不擡眼不睜的,就知道吃!那是一盤子,大家一起吃的,都被你端走了,我平時是這麼教你的嗎?一點教養都沒有!”

趙國慶已經11歲了,懂事了,一開始媽媽沒關心他受傷,反而嫌棄他把地弄髒了,他已經氣的說不出話來,接着就聽見媽媽罵他沒教養,簡直要氣瘋了。

“你還是不是我媽!”趙國慶一下從椅子上蹦起來,回頭一腳把椅子踹翻,不解氣,隨手把桌子上的花生瓜子盤子都端起來,砸在地上。

“啊!!”趙國慶狂喊了一聲,還不解氣,衝到新房裏就把鋪好的被褥都拽到地上,瘋狂的一頓踩。

“就知道你喜歡他!就知道你喜歡他!有了大兒子就不稀罕我這小兒子,偷偷攢錢給他娶媳婦,給他買這買那!我管你要1毛錢你都不給我!”

蔡建軍結婚都準備了啥,郭宜是不會回家說的,她也不敢說,在現老公家裏說前夫的兒子,這是給人家上眼藥哪?她不但不敢說,她都怕別人提起來問她。

但是她不說,姚曉靜家裏卻是要說的,女婿條件好,結婚置辦的齊全,可是要拿出來炫耀的。

結果兩方家長都是同事,住的也近,趙家自然就知道了,但是他們沒有當着郭宜的面提,因爲他們知道那些東西不是他們置辦的,也不是郭宜置辦的,郭宜那點退休金都在趙愛黨手裏掐着呢,她根本就沒有錢。 東方皇後傳

但是這不妨礙他們挑撥離間,幾個閒得無聊又嘴欠心歪的哥哥嫂子在趙國慶面前這樣那樣一說,11歲的趙國慶就信以爲真了。

“我讓你結婚我讓你結婚!這些都是我的錢我的錢!”趙國慶還在瘋狂的踩着,血沫子噴了一被褥。

郭宜和趙國華趙國興都傻眼地看着,沒反應過來。

封華從譚書玉的自行車後座上跳了下來。 “怎麼了?”譚書玉停下車問道。

“不行了不行了,早上的早餐可能不衛生,肚子疼,我回去上廁所,你跟他們去吧。”封華捂着肚子道。

“要緊嗎?我帶你去診所吧?”譚書玉立刻道。

“沒事沒事,拉個肚子,算什麼病?你快追上他們,別讓表哥擔心。”封華說完跟他揮揮手跑了。

譚書玉看看騎在前頭沒發現情況的蔡建軍,又看看跑地沒影的封華,嘆口氣追上了隊伍。不跟蔡建軍說一聲,一會發現他倆都沒有了,別鬧什麼誤會。

再說他沒去過女方家,不跟緊了真得跟丟。

而屋裏的郭宜也終於反應了過來,也瘋了一樣撲過來,第一次動手捶打趙國慶。


“你個熊孩子!你個小畜生!你哥結婚有你這麼鬧的嗎?!”多年的積鬱下來,她的手就有點狠了,砸得趙國慶生疼,也把他心裏的火砸出來了,伸手就跟郭宜打了起來。連蹬帶踹、又撕又咬。

封華看他們打的熱鬧,倒停下了腳步,在樓下看着。這樣挺好,省得她出手了。

趙國華和趙國興愣了半天,纔上來拉架,拉的自然是趙國慶,兩個人一人一條胳膊拽着他,郭宜也氣狠了,上來“啪啪”就是兩個大嘴巴,一下子把四個人都打懵了。

他們第一次看見郭宜這麼生氣,這也是郭宜第一次打趙國慶,還打得這麼狠。

“嗷!我恨你!我恨你們!”趙國慶吼了一嗓子,掙開兩個發愣的姐姐,撞開郭宜,衝了出去。

封華看在他掉了的半顆牙和腫了的豬頭臉的份上,沒再追上去補一腳。

“我這是造了什麼孽啊~~”郭宜反應過來,開始哭。

“媽,你小聲點,別哭了!”趙國華立刻道:“別讓鄰居看了笑話!”這房子可不隔音。

確實如此,封華掃了一眼發現,整個單元的人都趴在門口聽動靜呢,就是隔壁單元,都聽見了。

郭宜非常要面子,立刻不哭了。現在也不是哭的時候。


“趕緊把屋子收拾乾淨了。”郭宜對兩個女兒道。

趙國華趙國興趕緊出去了,先把碎盤子撿出來,再打掃一地的花生瓜子。

郭宜自己看着又是泥又是血的新被褥犯愁了,這可怎麼洗,新娘子馬上就進門了,洗了也幹不了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