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不過,雖然遠征小隊的所有人都被那堅固的紅色結晶球所包裹,但楊磐自己卻沒有進入結晶球躲避的打算。


雖然他製造的這兩顆結晶球防禦力十分不錯,但是也經不住岩石巨人這種恐怖怪物的折騰。

而楊磐製造這硬質化結晶球本就不是用來藏身的,只不過是為了保護和控制自己的這幫隊友,別讓他們亂跑死於莫名AOE,影響他的任務。

幾乎在結晶球逐漸成型的同時,渾身纏繞著暗紅色電光的楊磐已經一躍而起,頂著漫天的碎石朝著天空中那塊巨石跳了過去。

「轟隆!」

就在楊磐與巨石即將撞在一起的瞬間,本來大雨磅礴的昏暗夜空中突然降下來一道恐怖的血色雷霆。

只見那道血色雷霆勢如破竹般的直接轟碎了那顆巨石,簡直就如同用鐵鎚敲碎一顆雞蛋一般簡單。

而在轟碎了那顆巨石之後,血色雷霆仍去勢不減的落在了巨石之後跳躍而起的楊磐身上。

伴隨著血色雷霆臨身,楊磐的身上立刻亮起了濃郁的暗紅色光芒。

那暗紅色的光芒雖然並不耀眼,但卻充滿了深邃的壓迫力,甚至就連那兩頭正在『嬉戲打鬧』的岩石巨人都被這光芒吸引了注意力。

「轟!」

只聽暗紅色的光芒中響起了一道巨大的爆炸聲,一股巨大的衝擊波頓時擴散而出。

空中那顆被血色雷霆擊碎的巨石連帶著漫天的碎石泥土和雨水都被這恐怖的衝擊波一同吹飛,與那被爆炸高溫蒸發升騰而起的水汽一同形成了一個高達數百米的巨大蘑菇雲。

這一瞬間,甚至楊磐周圍那磅礴的大雨都停止了,一直過了好一會才重新降下。

那兩頭岩石巨人看著眼前發生的這一切,也是有些摸不著頭腦。

確實,以它們那簡單到幾乎簡陋的智商想要理解眼前發生事情確實是有些困難。

不過不了解不代表不好奇,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兩頭岩石巨人暫時停止了嬉鬧,朝著那散發著暗紅色光芒的位置走去。

自誕生起,這些岩石巨人便毫無畏懼,恐怖的體型與堅固的岩石身軀賦予了它們恐怖的戰鬥力,除了同族之外其他生物甚至都無法對它們造成傷害。

而即便是有其他生物能夠戰勝岩石巨人,他們也不會去做。

冒著巨大風險去挑戰岩石巨人,失敗了重傷殞命,勝利了也只能獲得一堆沒用的石頭,根本沒有意義。

正因如此,這些沒有任何天敵的岩石巨人,它們的字典中只有『莽』,壓根兒就沒有『小心謹慎』這幾個字。

『臉探草叢』,『用臉接

大』這些對於岩石巨人來說都是基本操作。

只不過,這些一向無法無天的岩石巨人今天確是要倒霉了,只因為它們今天碰到了楊磐這個扎手的硬茬子。

「咚!咚!」

兩頭岩石巨人邁著沉重的腳步來到了暗紅色光芒的周圍。

只見那暗紅色光芒當中,隱約能夠看到一道巨大的身影,那是一尊比岩石巨人還要高大,還要魁梧,還要健碩的結晶巨人。

「吼!」

伴隨著一聲宛如野獸般的恐怖嚎叫,那充滿壓迫感的暗紅色光芒快速收斂。

緊接著,一條足有四十米長,通體覆蓋著厚重的暗紅色結晶鎧甲,關節處噴涌著高溫蒸汽的粗壯手臂裹挾著狂風和雨水朝著一頭岩石巨人的腦袋猛地揮去。

「砰!」

結晶巨人那巨大的結晶巨拳直接砸在了岩石巨人腦袋上,將它那顆頑固的石頭腦袋直接打的布滿裂紋。

頭部受創,岩石巨人發出了一聲哀鳴,整個身體不受控制的向後接連倒退,隨後被一塊凸起的山岩絆倒,轟的一聲倒在了地上,引發了一陣地震般的劇烈震動。

一拳將一頭岩石巨人擊退,楊磐瞟了一眼結晶鎧甲已經完全碎裂的右拳,然後抬起左臂擋下了另一頭結晶巨人揮來的石拳。

「砰!」

又是一聲巨大碰撞聲響起,結晶巨人左臂的結晶鎧甲布滿了裂紋,但卻成功擋住了岩石巨人的攻擊。

不得不說,體型到了岩石巨人和結晶巨人這種程度,那簡直就是移動的天災,即便是正常的行動都會造成難以估量的破壞。

更遑論戰鬥起來,那簡直就是驚天動地,即便是餘波對於普通人來說都是十分恐怖的災難。 「十世……指環上銘刻著我們的光陰。」

耳邊環繞著初代對她所說的話語。

初希不自覺的抬起手看著彭哥列指環。

世界基石分為三個部分,彭哥列指環、瑪雷指環和彩虹奶嘴。

因為一個部分被製作成七個,被稱為『七的三次方』。

縱向的時空軸,橫向的時空軸,不定向的點。

回到未來的基地尚未多久,就被真六吊花襲擊。

史庫瓦羅讓所有人帶著優尼先走,他選擇留下來斷後。

除去雲雀恭彌沒有一起回來,就是十年後的迪諾跟著他以外,剩下的人包含傷員統一往外逃去。

所幸並盛町原先巡邏的密魯菲歐雷都被撤掉了。

只是身後是真六吊花的追捕,沒有地方可去的情況下,三浦春提議到她親戚家借躲一下。

一行人來到川平不動產的門口,門打開的同時,看到白髮戴眼鏡的男人時,初希有些訝異,只是她掩飾得很好,與自稱川平大叔的男人對視一眼后,什麼話也沒說出口。

初希明白這位川平大叔的目的,心中是一片寒意。

即使清楚優尼的決定,但她依然對於世界基石所存在的意義和掌握整個世界的法則感到質疑,只是她也是其中一位,沒有選擇或抵抗的餘地。

川平大叔的幫忙,使得他們順利躲過石榴,只是真六吊花的算計尚未結束,幻術的影響,初希出手對上了狼毒。

某方面來說,初希是不受到幻覺的影響,曾在另一個世界遭受到輪迴眼的襲擊,真正說起來,初希倒是認同六道骸的實力強過瑪蒙,更不用說只是依靠修羅匣而變強的狼毒了。

毀掉面具的同時,狼毒自然而然也死了。

另一方面,γ等人的出現順利的救到了優尼,而桔梗則是接收到撤退的消息,不得不選擇先行離去。

最終的決戰地點,就在並盛的森林裡。

為了明天的最後戰鬥,除了休整以外,還有商量明天的作戰計劃。

真正面臨戰鬥時,多半沒有多少任何的想法。

聽著耳機傳來的戰鬥方面的事情,做為留守在後方的初希有些不安,白蘭沒有出場,顯然另有目的。

正當真六吊花的雷之守護者出現時,初希決定前往戰場。

「小希……」優尼看著已經燃起橙色火炎的初希,不禁出聲輕道:「請小心--」

初希只是微微一笑,點頭后便用大空之炎飛往戰場。

雷之守護者的信息初希並不清楚,在那個未來世界並未見到這樣的人物。

從入江正一的口中可以得知那個雷之守護者是被拘留在復仇者監獄,但以白蘭的個性,不可能將其中一個戰力留在復仇者監獄,那最有可能的原因便是,這個守護者有什麼必須要強制留在復仇者監獄的原因。

復仇者監獄掩藏了秘辛將近幾百年多,也佔據了歐洲這邊的黑手黨之中的守則之一。

初希在看見世界的守護者迦卡菲斯出現后,便知道能解決這件事的唯獨這個未來。

所以她必須做的就是解決這個世界的白蘭。

只是當她正式對上那名雷之守護者時,有些驚訝,因為這已經不是人了……而是一個炎塊。

耳邊傳來的是炎光的提示,這是平行世界的白蘭……

初希微微一愣,差一點就被吸取了火炎,拉了她一把的是距離她最近的十年後六道骸。

「澤田初希,妳在發什麼呆!」六道骸有些無語,沒看到前幾秒那些真六吊花整個消失的情況嗎?

「謝、謝謝……」初希回過神來,臉色有些不好,金紅色的瞳眸閃過了一絲怒意,讓六道骸感到有些詫異。

即使在未來的眾人都知道這個過去的他們是另一個過去,但澤田初希的個性似乎沒有多大變化,一樣都是溫和不變,就算是他們未來的澤田初希,也很少能看到她真正生氣的模樣。

初希示意所有人退後,身上的橙色火炎瞬間往外一放,手上的是已經啟動的法杖,伴隨著彭哥列指環的力量正壓制著雷之守護者,將法杖前端對準雷之守護者,強烈的剛之炎擊中了雷之守護者,並且瞬間融化了消失無蹤。

「不愧是小初希,發現了是嗎--」

戲謔的嗓音揚起,出現在空中的人赫然是白蘭.傑索,他身後的白色翅膀與他的發色彷佛融合在一起,但氣息怎麼看怎麼怪異。

初希不語,抬起頭目光冷冽的與白蘭對視。

「這一次,可沒有任何外力可以阻饒了哦--」

橙色火炎環繞起來的結界,硬生生的將兩人困在中央,其他人都被擋在外面,無法進去,而裡頭的初希和白蘭已經打了起來。

處在不遠的優尼等女孩子們,再加上同樣留守在後方的Reborn等人,從前方戰場可以得知現況。

白蘭的炎壓和初希的炎壓越來越強,做為其中一個當事人,初希不禁暗暗一驚,突然意識到什麼的她立即想要收起炎壓,但白蘭則是加大了炎壓,並用上了瑪雷指環,同一時間彭哥列指環也起了共鳴,自然而然還有大空奶嘴。

這是屬於大空的特性,炎壓越強,越能引起共鳴,即使不用白蘭親自出馬,也能透過這個將優尼吸引過來。

初希臉色略顯蒼白,但已經來不及阻止,優尼已經被大空奶嘴帶了過來,外層的大空結界更加堅固,此時所有人都聚到這個地方。

初希擋在優尼面前,身上已經換上了防護服,炎光的力量在白蘭的火炎壓制下,顯得漸漸微弱。

「小初希忘了嗎?炎光這個魔導器,可是我製作出來的啊--」白蘭似笑非笑,僅僅一個拍手,就阻擋了初希的力量,並用火炎□□了初希的胸口,頓時,少女倒地不起,炎光頓時變回了原來的待機模式,火炎消失無蹤。

「小希──」優尼蹲下身,想扶起初希。

外頭的人們憂心裏面的狀況,卻是不得而入。

而白蘭的話也令其他人一驚,尤其是知道不少事的Reborn,他蹙著眉頭業思索起初希到底還有什麼事沒老實說的--當然,最好是能趕快破開結界才行。

就白蘭的說法,炎光這個魔導器是用另一個世界應屬於彭哥列指環的原石做成的智能型魔導器,就如同彭哥列指環一樣,力量大於其餘的指環,而這個魔導器的力量大於所有的魔導器。

只是這個魔導器剛製作出來時,那個世界的彩虹之子紛紛依序死亡,再加上白蘭已經不是原本的白蘭,而魔導器落到了那個世界的優尼的手上,做為唯一倖存的大空之子,考慮到白蘭對於七的三次方的覬覦,優尼賭了一把,將魔導器流落到時空之中。

優尼能預見未來,她看見了另一個世界的可能性,為此將魔導器流落到時空之中,正好名為炎光的魔導器遇到了另一個世界的澤田初希。

被魔導師追殺的澤田初希在與時空管理局有關係的高町奈葉救了她后,因為這起事件而受到時空管理局保護,並且進入時空管理局研修。

就像似巧合一樣,在時空管理局的學校里上課,遇上了同樣來上課的井上幸,成為了搭檔,並且因為井上幸的關係,初希去了那一個未來世界。

優尼比誰都清楚這世界上沒有所謂的巧合,就算她沒有將魔導器投入時空之中,初希也會被命運吸引而來。

如果沒有那個未來世界的打擾,想必初希依然只是一個普通的孩子,如果沒有十三歲那年遇到了Reborn,他們依然只是不相交的道路,不會有那麼多黑手黨的風波。

對厭惡吵架或打架等的初希來說,這些事都是使她走向最為糟糕的未來。

然而,因為這是必然的命運,無法躲避的殘酷的命運。

優尼顫抖著手,白蘭所說的話都沒有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