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不過,山圍住了,把這些人打下來,只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激戰間,一顆手榴彈又呼嘯着投擲下來——

戰火,又一次激烈燃燒起來。

……………………

而這時,周霜霜已經對那孩子進行了簡單的降溫。

總裁請離婚 索性這個年代,人們對藥物的接受度還很高,這會兒,溫度已經降了一些了。

她把孩子送回指揮車上:“村裏的人搶回來的,據說他父母很了不得,是軍方的人,你們看着他——”

她說完,轉身欲走。

卻在這時,感受到了衣服上拉拽的力度——

“姐姐……”

那孩子迷迷糊糊,已經醒了。

周霜霜笑了笑,將他的手放回去:“睡一覺吧,睡醒了就能看到家人了……”

孩子也的確是迷糊的,只大概看了她一眼,又重新陷入昏睡中。

而周霜霜,此刻已經又重新奔赴戰場了。 那個孩子的沉睡並沒有太久。

——指揮車裏太硬了,而且每個車上都有人來來去去,雖然都已經特意放輕聲音,但是戰情緊急,還是難以避免的發出響動。

隊伍裏也沒有女兵,此刻,擠在一起的幾個大老爺們看他醒了,半天才反應過來:“醒了?”

然後呢?

他們有點苦惱——發燒的小男孩,這會兒他們是該給點吃的?還是喂點水?還是別叫他動,再睡會?

再看看周霜霜準備的小紙包……這藥是什麼時候吃呢?

他們一時手足無措,那小小的男孩雖然臉頰還有些紅,可眼神卻已經亮了起來。

他張張嘴,嗓子還有些痛,但是,還能說話:

“我記得,有個姐姐救了我?她是誰?”

“這個啊!”

有話題了,他們就放鬆了:“你說的那個姐姐,叫丁明敏。你呢,小娃娃,你叫什麼名字? 朕的皇后不好追 家裏人還記得嗎?”

男孩兒抿抿嘴:“我叫陳伯倫,我爺爺是陳懷遠。”

陳懷遠???

幾個人面面相覷。

半響,纔有人試探問道:“是……上將陳懷遠?”

男孩兒點點頭。

幾個人倒抽一口冷氣!

上將??!!

——國家現在還有多少上將!

此刻,他們看着這小小的男孩兒,俱都眼神灼熱。

這時,男孩已經又一次閉上了眼睛。

不過,丁明敏這個名字,還有那模糊的面孔,他始終牢記在心。

……………………………

周霜霜已經躥上了最前線。

“你來做什麼?回去!”

張勝看到她,首先就將她拽進掩護層。

他們有了周霜霜的情報,村外製高點已經早早安排了人,而方圓兩百公里內,各處借調的武警和交警一起聯合進行交通管制,整個磨毛村四周的山林中,除了那些下了獸夾的地帶之外,全部都被包裹的嚴嚴實實!

爲的,就是一個萬無一失!

畢竟,販毒和武器走私,最怕打蛇不死。

但各處火力分散,就代表着,正面對抗的武警官兵們,人數要少了許多。

儘管打了毒販一個措手不及,但如今這個年代,面對那些重武器,他們還是以拖延爲主。

這別墅內部已經被修成了重重堡壘,易守難攻。可同時,毒販們也不敢輕易露頭……如今,靠着不要命的架勢,還有火力壓制,他們看似佔了上風,可同時,也讓局面形成膠着之勢。

這一點,張勝和高文德是不滿意的。

局面膠着,不代表沒有人員傷亡,反而容易挫傷大家的銳氣!

張勝一咬牙:“掩護我,我去把那個瘋女人幹掉!”

東南角那個女人,打起來瘋子一樣,根本半點顧忌都沒有!她彈藥充足,幾架槍來回用,簡直是永無止境!

至於周霜霜……

“你回去!這裏不是逞英雄的地方!”

牧神記 他說完,也沒有心力再關注周霜霜,只踹上兩個手榴彈,準備向前衝去——

“等等!”

周霜霜在他露頭的那一瞬間又重新把他拽回來,張勝氣急敗壞:“幹什麼?!老子不是一直都這麼有勇氣的啊!一鼓作氣懂不懂?!”

周霜霜瞅着他:“懂。”

“但是,你說的那邊那個女人是不?”

她指一指那個灰頭土臉,但卻依然看得清五官的女人——

“我知道怎麼叫她露頭!”

張勝眼睛一亮!

周霜霜得意道:“你告訴她,邱安在你手裏!”

“或者直接說,邱安被殺了!”

張勝已經對她萬分景仰了——“你之前說的邱安,就是她兒子?!丁明敏,你行啊!”

周霜霜笑了笑:“其實,邱安是個好人,他被騙吸毒,也是因爲他爸媽……快,把她引出來!”

張勝有了這樣的殺手鐗,此刻直接一把奪過前方那人的勸降喇叭,大聲道:“邱安已經被我殺了!”

這話一說,不止是東南角的艾紅玉,包括頂上使用火箭筒的邱國元,手底下都是一頓!

艾紅玉已經殺紅了眼,聞言不僅沒有半點放鬆,反而直接拎着槍站了起來,火力更加迅猛了!

“小安——”

聲嘶力竭,如杜鵑啼血,哀慟萬分。

邱安的存在,除了他們幾個,是沒有人知道的,可如今卻被警方叫破——艾紅玉不是傻子,她知道,自己的兒子,一定是真的出事了……

…………………

不得不說,這個方法,雖然不那麼光明正大,可對於張勝和高文德來說,沒什麼比自己手底下人的性命更重要了!

這不,艾紅玉,已經露頭了!

雙方火力越發迅猛,就在這時,前方好不容易找到的掩體卻“砰”的一聲,炸飛了!

那是——火箭炮!

高文德看了看頂樓的邱國元,在周霜霜的提示下,對着喇叭大聲喊道:“邱安是吸毒死的——”

“小安……”

又是一聲槍響,艾紅玉的身子在東南角的圍牆上晃了晃,隨即便順着那個缺口,一頭栽了下去。

再看頂樓,邱國元也愣在那裏。

但是……

“砰!”

面前最後一個可以給大家掩護的建築物被火箭炮炸燬,斷壁殘垣中,隱約露出許多人的身影。

周霜霜豁然擡頭!

——邱國元已經沒了鬥志,可那上頭,還有一個人,在使用火箭炮!

…………………

周霜霜看了看自己的身體,接着一咬牙,直接衝了上去!

“掩護我……”

聲音還回蕩在耳畔,但她已經衝出去老遠了!

張勝和高文德目呲欲裂!

他們想說什麼,可又只能憋回嘴邊的名字,一時間急紅了眼——

怎麼,怎麼能叫一個小姑娘去呢?槍炮無眼啊!

周霜霜卻沒時間考慮這麼多了。

第一個世界,她膽怯又猶豫,最後害的別人擋在自己身前……這件事,她從未忘卻。

如今,既然自己有很大可能活過來,又爲什麼不願意冒一次險呢?

大不了……大不了……

攀上牆頭的那一瞬間,周霜霜突然笑了起來——大不了什麼?真要有大不了,自己也沒有再清醒後悔的時候了。

她的動作也是生死搏殺中練出來的,此刻在衆人的艱難掩護下,飛快的一層層向上攀爬,目標:東角那個男人!

在她從窗戶飛速鑽進的那一剎那,周霜霜發現,原來,這些犯下罪孽無數的人,原來——

也是怕死的! 周霜霜看着眼前驚懼過後,迅速掏出槍來對着自己的人,突然又心酸,又憤怒。

——他明明也是怕死的!

悍不畏死的人,眼神可以透露一切。

可這個人眼底,除了瘋狂和些微的畏懼之外,並沒有一絲對於生命的敬畏。

也對。

周霜霜面無表情。

如果有敬畏,他又爲什麼會去販毒?一次是走錯了路,那被他毒害的千千萬萬人,難不成都是應該的嗎?

吸毒者沒人看得起,但是整個平安縣城,又有多少人,是在誘騙中沾上這東西的呢?!

——她彷彿走神了。

對面的林鴻福很快抓住了這個機會!

近距離火箭炮他不方便移動,但沒關係,手槍就是爲了應付這種突發狀況的……對付一個傻大膽的女孩兒,足夠了。

扣下扳機的那一瞬間,他忘了,能夠在強火力之下孤身一人找到他,可絕對不是簡單的事情。

下一瞬,眼前已經失去了人的蹤影!

生死之間鍛煉出來的爆發力,早在他手臂動作之前,周霜霜就已經躥了出去了!

有了大力氣之後,周霜霜才感受到,所謂“一力降十會”,並不是沒道理的!

比如現在,她速度足夠快,力氣足夠大,可以在林鴻福開槍之前,就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然後,稍微用力一拉——

只聽“卡啦”一聲,他悶哼一聲,右臂就軟綿綿垂了下來,手中的五四手木倉,也應聲落地。

他眼底透着驚駭,然而轉瞬過後,之前的微微失措全部消失,眼睛一瞪,竟迸發出一股狼一般的血腥與兇殘來!

“臭丫頭!”

他冷笑着,竟不顧手臂的劇痛,直接又掏出一把槍來!

他是亡命之徒,這把原本用來救命的槍,保險從來就沒關過!此刻二話不說,直接對準周霜霜的方向射擊——

“砰!”

“砰!”

“砰!”

……

周霜霜的動作快,力氣大,眼神也好——可是,連續幾槍,以她的敏捷度,還是有些左右支絀——

“砰!”

總共四發子彈,最後的這一發,直接擊中了她的左肩。

一股灼熱的感覺後,劇痛從骨頭裏傳來,只稍一動作,額頭上就冷汗涔涔!

兩人僵持在那裏!

林鴻福冷笑着將自己脫臼的手臂握住,然後用力向上一推——“咔噠”一聲,就重新復位了。

他看着肩頭血涌的周霜霜,陰狠的聲音傳來:“臭娘們,想弄死我?老子在南嶽跟人家火拼的時候,你他媽毛還沒長齊呢!”

一邊說着,一邊擡起手槍,直接再一次對準了周霜霜。

周霜霜側頭看看自己衣服上沁出的鮮血,此刻滴滴答答,已經快要落地了。

這個傷勢,在如今這個年代,在這麼偏僻的磨毛村,不知道能不能撐過去呢……

她擡頭,咬牙道:“我知道你們厲害,可我,也不怕死!!!”

說着,面對林鴻福射過來的子彈,她不閃不避,直接一口氣衝上前去——

“手槍就這點不好是吧?”

周霜霜屈膝抵住他的咽喉:“子彈太少了!”

林鴻福瞪大眼睛看着他,口中“嗬嗬”作響。

他無論如何也不明白,明明,有三顆子彈擊中她了,可這個人,爲什麼還能衝上來?

她不怕疼,不怕死嗎?!

周霜霜卻揮動左手,一拳打暈了他!

——這個敗類,現在還死不掉,畢竟,他所犯下的罪行,總要叫警方知道纔好!

想了想,忍着痛從衣兜裏掏出那包搶來的白米分,看看分量,直接灌在他的嘴裏——

“聽說販毒的人,一般都不吸毒是不是?爲了更順利的錄口供,你就嚐嚐這滋味吧!”

他這樣狠的人,就算留着命,也不一定會交代罪行——現在,也讓他體會一下,那些吸毒者的痛苦吧!

她渾身鮮血淋漓,呼吸都帶着疼痛。可週霜霜卻笑了起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