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不過龐傑跟林小宇衆人的臉色就難看了,從剛剛林瀟表現出來的實力幹掉自己恐怕只是輕而易舉。


林瀟騎着烈焰飛鳥慢慢的飛了下來,不過快要落地的時候直接一個炎彈射向了林小宇。不過林小宇有六重武者的實力在那裏,在炎彈的攻擊下還是被林小宇閃了過去。


林瀟知道一個炎彈並不能傷到林小宇,這一招只不過是他爲了裝下逼而已。炎彈過後林瀟從烈焰飛鳥的身上跳了下來,他向四周環視了一週。

從衆人的眼睛中已經看不到了昔日的輕視看厭惡,林家小輩的眼中只剩下了崇拜。林瀟對於這些人並沒有表現去什麼厭惡,畢竟這裏是天龍大陸。

天龍大陸崇尚的就是實力,不管什麼事都要拿實力說話。所以誰有實力誰就會得到衆人的崇敬,沒有實力的只會是處處得到排擠。

下面的戰場是屬於林瀟跟林小宇兩個人的,林瀟看了看面前的林小宇怒氣瞬間上升,不過還好林瀟控制情緒還是很厲害的。

“林小宇,幾個月不見你可過得好”林瀟面帶笑容向林小宇問候,不過在林小宇的眼裏就是對自己的輕蔑。

“我,我肯定過得好!不比你這個廢物一樣,過街老鼠般讓人人喊打,哈哈哈”換做別人恐怕這個時候就已經二話不說上去打了,不過林瀟可是一個有素養的人。

“想要捱打也不要着急啊,等下肯定會讓你爽到爆。”林瀟平臺起自己的右手對着林小宇慢慢把捏緊拳頭。

“這一次是屬於我們兩個人的戰鬥,以前的侮辱在加上今天你給林家帶來的侮辱,讓你死一百次也是輕的。”林瀟每吐一個字都很慢很慢,不過林瀟吐完所有的字讓在場所有的人都打了一個寒顫。

“兩個人的戰鬥我求之不得,不知道等下回會是誰跪地求饒。”林小宇知道自己身體的那道靈魂體這個時候是不可能出面的,兩個人的戰鬥他求之不得。

“不過打之前是不是也該讓你看看我的實力,三長老把測靈碑推過來。”林瀟此時就是林家的救星,在林家人的眼裏他已經就是林家的下一代家主了。

三長老推着測靈石來到了林瀟的面前,他也想看看這個曾經的廢物又會是怎樣脫胎換骨。

林瀟緩緩的把右上放在了測靈碑上,很快的測靈碑就給出了答案。

“四重武者”短短几個月林瀟就從五重武徒突破到了四重武者,這個速度比妖孽還要妖孽。可是衆人看的只會是林瀟的實力,又有誰看到在這實力背後的努力,不知道多少次林瀟踏進了死亡的門檻。

已經突破到四重武者速度雖然是非常快,可是林小宇已經是六重武者實力了。不知道林小宇手中又掌握了怎樣的武技,林瀟單獨戰他是不是有點自大了。不過就在衆人擔心之餘,在測靈碑四重武者四個大字消散過後又緩緩的出現了四個大字。

“三重術者”這四個大字並不是泛着絲絲的金光,這次的是絲絲的綠光。衆人看着這陌生的綠光跟那陌生的自眼,剛剛還在擔憂的衆人此時在自嘲自己。

術者對於青雲鎮的衆人顯得格外的陌生,不過衆人確很清楚其中的實力所在。本來看到四重武者的時候林小宇輕輕的鬆了口氣,可是當看到三重術者四個泛綠光的大字心情又凝重了很多。

“這個實力還夠你看吧”林瀟看着林小宇越來越凝重的表情,這就是一種享受也是一種攻擊。

“廢話不用多說,要戰便戰”林小宇感覺如果自己既然讓林瀟鬧下去的話,自己的心裏防線可能會讓林瀟攻破。

“好一個要戰便戰,今天我就讓你戰個痛快。”林瀟直接空手拳頭打向了林小宇,看着林瀟攻過來的拳頭林小宇砸揚起了右手的拳頭迎了上去。初步交鋒兩人都退後了數米,看着林瀟四重武者的實力在自己的全力一擊下竟然毫無落下風,林小宇就知道今天這場戰鬥自己已經敗了。

既然註定要敗那何不就此戰個痛快,林小宇放棄了防禦主動像林瀟發動了進攻。林瀟看着像我的攻過來的林小宇也放棄了防禦直接攻了上去,看着兩人完全放棄防禦拼命進攻的打法衆人抹了一把冷汗。

他們兩完全就是以攻擊化防禦,見招拆招。兩個人的肉體力量根本就不分上下,出手的速度方面也是難以分出一個勝負。硬是交鋒了幾十個回合雙方沒有出現一點傷亡,消耗的只是兩個人的靈氣。

不過林瀟畢竟只有四重武者的實力,在靈力方面要稍弱一籌。不過林瀟運動了深處的靈魂力,靈魂力補充了林瀟的靈氣不支。林小宇完全就是不要命的打法,林瀟也是個瘋狂的傢伙。

不過這樣打下去終究不是個辦法,林小宇趁林瀟收回攻擊準備發動第二次攻擊的那一個間斷,他使用了武技。

“排雲掌,月階高級武技”林瀟看着林小宇的武技無奈只有雙手回防,不過武技對上肉體林瀟也只有吃虧的份。林瀟被排雲掌打出了數米,不過林瀟只是淡然的從地上爬了起來舔了一下嘴角的鮮血。

在地球鮮血林瀟又不是吃少了,只是地方變了鮮血的味道還是沒有變。衆人看着舔掉嘴邊鮮血又繼續戰鬥的林瀟,這是一個真正的怪物。

被林小宇偷襲成功林瀟也提高了警惕,林小宇看着自己第一次偷襲成功不過並沒有給林瀟帶來什麼大傷害,他知道要想第二次偷襲成功那恐怕是很難很難。

不過林小宇還是抓住了一個機會用了排雲掌,林瀟看着再次出手的排雲掌嘴角輕輕一揚。“等你很久了”

林小宇也知道這次不妙了,可是排雲掌已經使了出去根本無法收回。在林瀟的左手烈陽指已悄然形成,烈陽指對上排雲掌當然是排雲掌落敗。

這次比林瀟的情況還要糟,林小宇整個人被打趴在了地上。林小宇顧不上嘴角的鮮血看着自己被燒灼的右手,還好林小宇即使運用靈氣護住了整隻右手。

“怎麼你是要跟我來石頭剪刀布那,你是想一局定輸贏還是三局。不過烤肉是不是很香,要不要自己嘗一口。”

報了剛剛偷襲的仇林瀟輕蔑的對林小宇看了過去,再林瀟的刺激下林小宇再也忍不住了。

“林瀟,這是你自己逼我的,怪不得別人。” 林小宇咬破了自已的舌頭,吐了一口鮮血在手中。雙手交叉數次,在林小宇的周圍靈氣變得活躍了很多。

“喂,我說你打不過也不用自殘啊,你麻麻沒有教過你自殘是不好的嗎!”林瀟看着咬破了自己舌頭的林小宇,雖然不知道他在幹什麼。不過傻子也知道林小宇肯定是在用什麼大招,林瀟藉着開玩笑讓自己的心平靜下來,接下來才需要精神高度的集中。

“這是一種能夠短暫提升實力的密法,你自己小心點。”苑青的提醒總是在關鍵的時候響起,不過這次不用苑青提醒林瀟自己也看出來了。

在林小宇四周的靈氣全部鑽進了林小宇的身體,看着林小宇的實力突然暴漲,衆人又爲林瀟捏了一把汗。

靈氣的活躍已經平靜了很多,林小宇從剛剛的享受中退了出來。

“這就結束了嗎,不過好像還是不夠的哦!” 我的民宿叫隨遇

“九重武者,足夠你喝一壺。”此時林小宇嘴角的鮮血還沒有擦掉,看着整個人非常的猙獰。林小宇把嘴裏還殘餘的鮮血一口吐在了地上,可不是每個人都像林瀟一樣愛吃鮮血。

林瀟已經將自己身體的四重武者加上三重術者的實力提到了極致,九重武者確實不是那麼好對付。經過短暫林小宇的增長實力,兩人的戰鬥再次開戰。

這一次在空手搏鬥中林瀟依然沒有佔據下風,不過林瀟的消耗確很大很大。必須速戰速決,不然林瀟必敗。

“烈陽指,月階極品武技”林瀟催動了自己手上唯一空手搏鬥的武技,先前吃虧的林小宇還是用排雲掌對了上去。

不過這一次的結局就不同了,在武技的對碰下兩個人又是被擊對數步。還好林瀟的烈焰指已煉製最高層,不然這一次要吃虧的就是林瀟了。

“這樣打着很不過癮啊,打了這麼久也就纔看到這麼點血。”林瀟邊說着邊舔了舔自已的嘴角,那裏就是剛剛出血的地方。

“既然你這麼急着去送死,那就拿出你的武器速戰速決吧。”在林小宇的眼中林瀟已經是一具屍體了,他對自己的實力很有信心。

林瀟慢慢的拔出了自己的嗜血刀,嗜血刀再次響起了共鳴。“看來我的嗜血刀也已經很迫不及待了,它也需要鮮血的澆灌。”

看着林瀟拔出的嗜血刀林小宇也淡然的從自己的腰帶拔出了一把軟劍,戰鬥總是一觸即發。嗜血刀、軟劍一剛一柔,互不讓步。

林瀟的出刀速度已經慢慢的佔據了上風,這點還是要感謝之前苑青對自己的鍛鍊。嗜血刀出刀的每一刀力度都保持得很穩,在軟劍的抵消下仍然有足夠的力氣攻擊林小宇。

這樣下去林小宇知道自己空有九重武者的實力也用不上,林小宇再次發動了武技打算速戰速決。

“萬劍凌雲,日階極品武技”對於萬劍凌雲林小宇也可能只是初步接觸,林小宇手中的軟劍飛上頭上的天空一把劍變成數十把。

數十把軟劍頃刻全部射向了林瀟,林瀟只是嘴角輕輕往上一揚。在萬劍凌雲還沒有到林瀟的面前,林瀟手中的嗜血刀也已經動了。

“亂影斬,日階極品武技”對於亂刀斬的掌握林瀟比林小宇掌握萬劍凌雲要純熟了很多,這也多虧了之前高強度的訓練。

在亂影斬下萬劍凌雲的軟劍顯得非常的無力,誰也沒有看清楚其中的情況,只見林小宇的軟劍被林瀟一擊打到倒插在了林小宇的腳邊。

“你確實很強,不過這次你碰到的是我。”林瀟知道林小宇是想再次發動什麼大招了,不過這次林瀟可不會傻站着讓林小宇成功。一招亂影斬再次逼近了林小宇,不過林小宇在亂影斬的逼近下依然是紋絲不動。

嗜血刀已經到了林小宇的面前,林小宇只是微微一笑。

“龜甲術,日階極品防禦武技”防禦武技?這還是林瀟第一次聽說,不過林瀟可顧不上什麼防禦武技。龜甲術一出在林小宇的面前形成了一個龜殼把林小宇護在了身後,無奈林瀟只有把亂影斬砍在那龜殼上。

亂影斬的一層威力也是不容小覷的,可是一套亂砍下去硬是沒有破開那層龜殼。亂影斬看似亂砍其實每一刀都是有其章法的,每一刀的力量和出刀速度都是有其要求的。

一套亂影斬後林瀟並沒有退回自己的防線,剛剛使用完亂影斬中間會有一個緩衝。林小宇完全可以趁這個緩衝的間斷給林瀟致命一擊,不過林瀟很瞭解林小宇。而林小宇確不瞭解林瀟,準確開說是不瞭解變強後的林瀟。

即使林瀟在他的面前露出間斷林小宇也不敢貿然的進攻,林瀟雖然表面看起來嬉皮笑臉,可是林小宇知道林瀟的內心很恐怖。如果自己在這個間斷進攻的話,鐵不定會中了他的什麼奸計。

自己有了龜甲術的保護並不擔心林瀟短時間內能夠破防,等自己完成自己的底牌又有何可俱。林瀟看着面前佈滿刀痕確沒有破裂的龜殼,其實林瀟早就注意到了在剛剛自己的亂刀斬下林小宇還是受到了一定的傷害。

“沒想到你的龜殼倒是蠻硬的,竟然這樣都不破。”林瀟可以感覺到林小宇周圍的靈氣又在躁動,不過這一次不是往林小宇的身體內補充。

看來這林小宇還有什麼厲害的底牌,不過……就要看他有沒有使出來的機會了……

林瀟看了看躲在龜殼後面林小宇,“龜殼很硬,可是你忘了我是一名術士”當林小宇意識到的時候一切都已經晚了,林瀟的幻影針已經射進了林小宇的本命靈魂。林小宇脆弱的靈魂在幻影針的威力下瞬間崩潰,龜殼慢慢的消散,剩下的只有滿臉驚恐眼睛空洞的林小宇。

林瀟最後發動幻影針的時候提醒林小宇不僅只是告訴林小宇這場戰鬥自己贏了,還有一個就是爲了擾亂林小宇一時的情緒便於更容易攻破林小宇的本命靈魂。

林小宇的死亡直接逼出了體內的靈魂體,在林瀟幻影針的威力下那道靈魂體也受到了一點影響。林小宇剛一死亡那道靈魂體就衝了出來,他的第一個目標是林瀟。只要能夠解決掉林瀟纔有可能解決當前的問題,可是林瀟體內的苑青又會是吃醋的嗎。

苑青很淡然的一招就帶走了面前的靈魂體,可以看出來這道靈魂體也有術王的級別,可是在苑青的面前只是輕輕的一招。

“不用太吃驚,我本來的等級已經到了術王巔峯,體內的靈魂力更是早已突破術王,所以對於這些普通的術王一招足以。”苑青實力的進漲對林瀟開始那是天地的好事,林瀟知道只要有苑青在自己就不會輕易死。

如果苑青的實力越來越強的話,林瀟的最終底牌豈不是就會越來越牛逼。不過事情好像還沒有解決,之前苑青好像說的是兩隻跳樑小醜。PS:祝所有支持小刀的朋友平安夜快樂,謝謝你們兩個月對小刀的支持,希望你們能永遠快樂! 林瀟隨着苑青的靈魂牽引把目光投向了一個人,這個人是龐傑的寶貝兒子龐豐。看來這另一個靈魂體是在龐豐的身上了,不過這個靈魂體但是也挺能忍的。

看來之前林小宇的叛變也是這兩個靈魂體導的亂,也許他們的目的並不是在這一點表面。

“不要說你還是挺能忍的,不過到了現在你還不打算出來嗎,是不是硬要我把你逼出來。”林瀟揚起了手中的嗜血刀,刀尖指向了龐傑後面的龐豐。

衆人還在奇怪這林瀟又是演的哪一套,不過當聽到從龐豐口中發出奇怪的笑聲也就明白了。當從龐豐發出詭異的笑聲時,就連旁邊的龐傑也一時嚇到了。

不過龐傑很快就反應了過來,“之前我們好像已經說好了的吧,爲什麼你還要上我兒子的身體。之前你們可是答應過我只要我幫你找到一個承載體你就幫我弄垮林家,此後我們就互不相欠的。可是你們爲什麼要不講信用,難道你們就是這般不講信用之人。”

看來龐傑之前也不知道自己的兒子也已經被控制,雖然這一切有龐傑在中間幫忙,但是可以看得出來他只是被利用了而已。

“既然是你們先不講信用我又何必遵守什麼承諾,只要今天你離開我兒的身體此事就從此一筆勾銷。”龐傑雖然知道自己不是靈魂體的的對手,但是龐傑爲了自己兒子也少了很多顧忌。

“跳樑小醜還敢來跟我談條件,到了現在我就不怕告訴你。不僅只有你,整個青雲鎮只要在我們得到我們要得到的東西之後,都將不復存在。你不過只是我一顆棋子而已,你沒有任何特殊。”靈魂體的聲音很陰森,讓人聽起來毛骨悚然。

“整個青雲鎮都將不復存在”這一句話傳進了在座所有人的耳中,就是說如果今天沒有林瀟,那麼明天就將沒有青雲鎮。所有人都沒有質疑靈魂體的話,因爲他們完全有這個實力。

如果之前靈魂體直接動手的話,恐怕整個青雲鎮的人都不是一個靈魂體的對手。靈魂體說了他們只是爲了得到一個東西,也是這個東西讓青雲鎮活了下來。

所有人這個時候對林瀟有的只是感激,對整個林家的感激。沒有今天的林瀟就沒有以後的青雲鎮,當然沒有林家也不會有林瀟。


“林瀟是吧,你的名字已入靈界首殺名單。只要你一天不死就會有無數靈界之人對你不死不休的追殺,哈哈哈……阻擋我靈界的人只有死,還有我靈界要得到的東西就一定會得到。”寂靜片刻又是靈魂體的怒吼,準確來說這是一個警告,一個對林瀟的警告。

說完這些話靈魂體就引爆了龐豐的身體,一切都在“嘭”的一聲後寂靜了下來,有的只是龐傑的哭泣。一個男子漢的哭泣,一個父親失去兒子的哭泣。

看來後面的歷練要好玩多了,從這個靈魂體的身上就可以看出來靈界沒有一個不是亡命之徒,而且貌似實力該不會很弱。“靈界的首殺名單,我倒要看看這個首殺名單有多可怕。”

寂靜片刻過後就是歡呼,歡呼這次青雲鎮能夠倖存下來。所有人一起喊着“林家,林瀟”,誰也沒想到的是今天記錄的一個強者的崛起,一個強者踏出的第一步。

解決了這一切林瀟也放鬆了下來,要說剛剛的戰鬥林瀟完全是僥倖勝利。林小最後的底牌單憑現在的林瀟肯定是扛不住,還好這一次是有驚無險。

不過林瀟沒有注意到的是苑青有點扭曲的臉,他好像在擔心着什麼。看着這一切解決後林軒一屁股坐在了座位上,似瞬間老了十年的林軒長長的呼了口氣。

這個時候所有的林家小輩跑上了平臺把林瀟擡起好好扔起來,林瀟全身多有點脫力了。剛剛那高強度的戰鬥,以後在多來幾次自己絕對吃不消。可是從靈魂體自爆的那一刻林瀟就註定不會安寧,高強度的戰鬥又怎麼會少。

林瀟讓進家小輩把自的放了下來,他走到了大長老的面前治好了大長老的靈魂之傷。還好大長老的傷不是很嚴重,稍作休息便可恢復。

站在旁邊的林芳看着林瀟不計前嫌的救治自己的爺爺,她知道現在的林瀟已經變了。變得沉穩,變得厲害,變得更有男人味了。

處理好大長老靈魂的創傷,在林瀟把大長老交給林芳的時候:“這是以前我欠你的,現在是他欠你的”林芳知道這些都是自己爺爺對待林瀟的後果,如果不是以前自己幫助林瀟,恐怕現在林瀟也不會幫助自已的爺爺。想到這裏林芳不禁留下了眼淚,原來自己跟林瀟只有這點利益關係而已,不過這些都只是林芳的想法而已。

林瀟把大長老教給林芳準備離開的時候:“不過以後你們都是我的人,都是我林家的人。”從剛剛的打擊到現在的驚喜林芳哭泣的臉又跑上了笑容,前面一句話讓林芳臉紅了紅,不過後面那句話纔算正常。

救治好大長老林瀟又向遠處一道單薄的身影看了看,在這林家除開林瀟的父母恐怕也只有這個少女寄託了林瀟的牽掛。

“我回來了”林瀟遠遠的對着少女肯定的說了一句,看着自己日思夜想的少年,少女已經留下了激動的眼淚。顧不上週圍的人羣林寐投入了林瀟的懷抱,林瀟看着面前一直在幫自己的少女。看着少女的眼淚,林瀟的內心深處一酸。

可是自己也沒有辦法,他也想一直陪在林寐的身邊就這樣過一生一世。可是這是天龍大陸,在林瀟的身上還有很多責任等着他去承擔。也只有擁有實力才能過上安穩的日子。

林瀟又緊了緊抱着林寐的雙臂,看着面前自己掛念的少女林瀟騰出右手摸了摸林寐的頭髮。兩個人就這樣一直抱着抱了很久很久,當兩人反應過來的時候周圍已經看不到其它人了。

在林家的主院林軒等林家重要的人物在等着林瀟,林瀟帶着林寐來到了林家主院。林瀟右腳剛踏入主院的門檻時,“恭迎少主”所有在場的林家成員齊聲喊道。這一個稱號本來就是屬於自己的,只不過是來得遲了點而已。

林寐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悄然退了下去,林瀟知道這裏不適合林寐出現也就沒有多說什麼。徑直走進主院,在林瀟的座位旁已經多出了一個位置。林瀟知道那是屬於自己的,林軒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瀟兒,你過得還好嗎?”林瀟對自己的這個父親有種說不出來的感情,那是一種林瀟久違的父愛。

“父親,瀟兒回來了”父子此時雖然有千言萬語,但是這個時候可不是長談的時候。林瀟坐上了林軒旁邊的座位,林軒作爲一家之主當然是他先開口。

“這一次大家也看到了,我想對於林家下一代家主之位大家也沒有意見吧。”林瀟的實力放在那裏,況且這下一代林家家主位置本來就是屬於林瀟的。

“我有意見”林瀟這個時候卻發表了意見,衆人把目光投向林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