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內閣如果閣臣太多,那還能叫內閣嗎?在朕看來不能,那麼為了體現出對太宗皇帝設立內閣的敬重,朕覺得內閣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四位閣老目瞪口呆……

為了表示對太宗的敬重,然後把太宗設立的內閣給敬沒了?

這天底下竟然還有這樣的敬法!

還有皇帝一邊說要大批增補閣員,一邊又說廢除內閣,這話說的難道不是自相矛盾?

「陛下可是打算將內閣換個名目?」楊一清問道,他感覺八九不離十,因為皇帝換執政部門的名字有癮。

「算是吧。」朱厚煒淡笑道:「撤銷內閣,改內閣為議會!」

「議會?」四位閣老面面相覷,也不打算反駁,畢竟要是只是把內閣名字換成議會的話,似乎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一開始不習慣,可時間長了自然也就習慣了。

「這議會呢,朕打算設議長一名,由原內閣首輔也就是楊愛卿擔任,設副議長兩到六名,就由原先的閣臣擔任,另外增設議員一百至五百名!」

四位閣老徹底傻了,這他么是內閣還是菜市場!

「陛下……」楊一清有些鬱悶道:「太宗皇帝設內閣,正如陛下所言,乃是為君王分擔政務,這也是設內閣之初衷,臣以為七位大臣組成的內閣也足以為陛下分憂,可陛下如今要改內閣為議會,還要增設議員多達數百名,恕老臣愚鈍,不知增設議員的目的何在,設立議會的初衷又是什麼……」

7017k 兩天的時間,一閃而過,一眨眼陽開府內的這次考試時間便已結束。

身在最後之地那片區域中的江浩只感覺自己身上陡然一輕,那原本上萬斤重的壓力瞬間消失不見。

「時間到了。」

他知道,這是長老們解除了這片區域的符文陣法了,他不再受到壓制與削弱了。

身體漸漸開始扭曲,江浩眨了眨眼,再次回過神來時,自己已經到了陽開府內的廣場之上,而且,是在古木長老等人平時講經的那一個道台之上。

下面嘈雜的聲音一下子衝進了他的耳朵,他有些發獃的看着下方,幾乎所有弟子的眼光都注視着他,讓他有些不適應。

「此次考試第一名,江浩!」

古木長老的聲音在一旁響起,更是引爆了全場,許多弟子都在吶喊,雖然大部分人都心有不甘,但還是有一部分人是在呼喊著江浩的名字。

「這麼快?」

江浩有些發愣,這是直接就宣佈了嗎?原本他還以為會經歷一些時間才能得到結果呢。

「江浩,此次你在考試中沒有被淘汰,並且獲得的靈值是最多的,恭喜你,你是本次考試的第一名。」古木長老就在一旁,他看着江浩,滿意的點了點頭。

江浩向下面望去,一眼便是看到了站在那最前方的龍華,也看到了金烈,兩人眼中的目光並不一樣。

龍華眼中的是讚賞與濃濃的戰意,而那金烈眼中則是滿滿的震撼了,他實在沒有想到,這次的第一名會被江浩取得。

哪怕見到江浩修為進步迅速,他心中依舊沒有考慮過江浩能取得第一名這個成績。

見到江浩望來,龍華對着他點了點頭,他能感覺到江浩又變強了許多,以後有空定要交手再比試一番。

除此之外,江浩竟然還看見了李倫等人,如今李倫早已不敢與江浩對視,看見江浩的目光掃來,便趕緊低下了頭。

只是有些奇怪的是,江浩沒有瞧見林濤的身影,也沒有看見何青等對他出手的幾人,看來是沒有來到這裏。

這裏的氣氛十分火爆,喧鬧聲此起彼伏,很快,第二名和第三名也是被古木長老提了出來,尤其以第三名最讓他驚訝。

那居然是一名只有着感靈境中期的弟子,據他所述,他只是得到了一些「靈值」便潛藏了起來,一直呆到了考試結束。

「是了,看來是林濤等人淘汰了太多的弟子,讓得最後留在那片區域的弟子數量十分的稀少了。」

不說別的,就是江浩自己都親手淘汰了不少的弟子,也難怪他一個感靈境中期的弟子能夠獲得第三名了。

第三名能夠獲得一件地級靈寶與八百純靈丹,那名弟子臉上滿是笑容,他只需要好好穩固一番,憑藉着這八百純靈丹,就能很快晉入感靈境圓滿境界。

「許多修為高的弟子們都忙着去搶奪別人的靈值去了,結果到了最後只是徒作嫁衣啊……」江浩一嘆,他有些不適應這種氛圍,眾人都等著古木長老繼續宣佈那排在前五十位的弟子,都希望裏面有着自己的名字,在此沒有呆多久,江浩就趁沒人注意,偷偷離開了廣場。

重新回到自己的居所,江浩看了看這間陽開府分給他的房間,一時間滋味難名。

嚴格說來,他並沒有在這間房內住太久的時間,大部分時間都在外面,只是如今他修為已到了入靈境,就是沒有拿到那第一名,他也該離去了。

咚咚咚。

門外有人敲門,竟是金烈,他也來到了這裏,看着江浩,抿了抿嘴,笑道:「恭喜了,此次的第一名。」

「謝謝,也只是僥倖。」江浩淡笑一聲,問道:「外面都結束了嗎?」

「沒有。」

金烈搖頭,不過卻說了一些古木長老宣佈的事情。

何青被鎮壓了,古木長老說他犯了陽開府內的規矩,膽敢對其他弟子下殺手,要將他鎮壓十年,日日抄寫經文,洗滌他的心靈,不出意外十年之後才會出現在修行界了。

「十年……」

江浩眼睛閃了閃,對這個懲罰沒有多說什麼,何青在黑夜中曾想暗殺他,若是落到他手裏,下場不會有多好。

但畢竟古木長老出手干涉了,在那最後一關里,何青自散印記想要離去時,若不是古木長老開口,何青或許就離不開那裏了。

雨夢仙子也要離開陽開府了,金烈說出了這道消息。

就在這時,外面又有人敲門,打開一看,竟是一名少女,一身淺綠色衣裙,巧笑嫣然,極為漂亮。

「你是?」

開門的金烈一愣,這名少女怎麼從未見過,而且看身上這身衣裙,也不是陽開府內的弟子服飾。

「你是江浩嗎?我找江浩。」那名少女輕笑着開口。

「我便是江浩。」

江浩走了出來,看着眼前這名少女,與他差不多高,但這是哪位?怎麼從未見過?

「呀,就是你,第一名的幸運兒。」這名少女約莫十五六歲,與他年齡差不多。

「你是誰?」江浩開口問道,這名少女很明顯不是這陽開府內的弟子。

「我是小姐的侍女,小姐叫我把這個拿給你。」少女手中出現了一個錦囊,她將其遞給了江浩。

「請問你家小姐是?」江浩好奇,他平時也沒與什麼女子有過交集啊?

「我家小姐便是你們的師姐,你們稱她為雨夢仙子。」這名少女淺笑道。

「趙師姐?」江浩有些驚訝,剛剛說到她或許要離開陽開府了,沒想到她的侍女就來了。

「任務完成,我走啦!」這名少女擺了擺手,轉過身就離開了這裏。

「你與雨夢仙子還有着這般交集?」金烈站在一旁,一臉的怪異。

「想什麼呢,我也不知道什麼情況。」江浩無語,沒有多說什麼。

「難怪當時龍華要與你交手,看來你這私下裏與雨夢仙子關係很密切啊?這要走了還給你留信物。」金烈笑道。。

「沒有的事。」江浩搖頭,他與趙雨夢哪有什麼密切關係,最多就是在那原始遺跡中兩人合力,得到了那天雷九式的前三式經文。

後來他還被趙雨夢告誡過,哪怕習會,不到生死關頭都不能施展,若是被雷宗知道,會受到整個宗門的追殺。 []

「你要是想攪黃這樁婚事,大可以拿着它去找霍家,或者放在網絡上,等她名聲一壞,她想要再嫁到你們沈家,就不可能了!」

這個婦女主任,拿着國家的工資,竟然和人勾結做出這樣的事來。

霍司星在外面整個人都騰上了一層可怕的殺氣!

「砰——」

她一腳就把這扇門給踹開了。

婦女主任正說得歡呢,忽然聽到這恐怖的踹門聲,她被嚇了一個激靈。

「你——」

「啪!」

什麼話都沒有,踹開門的女人,進來后,看到了這辦公室里門口剛好有一條椅子,她直接操起它就狠狠地砸在了這個婦女主任的頭上。

「啊——」霎時,整個辦公室只聽到一個女人的慘叫后,這婦女主任抱着自己血流如注的腦袋就倒下去了。

「發什麼事了?出什麼事了?」

隔壁辦公區的人聽到了,立馬都沖了出來,朝這邊跑來了。

然而,當他們到了這裏后,看到的,是更恐怖而又血腥暴力的一幕。

「我再問你一次,監控錄像你發了沒有?」

霍司星用力踩住了這婦女主任的手腕,另一隻手,則是提着那張剛剛砸了她的椅子,直接卡在了這個女人的脖子上!

這姿勢,就彷彿在她腳下的根本就不是一個人。

而是一條狗!

婦女主任痛嚎:「霍……霍司星,你還有沒有王法?這裏是……是民政局,警察……不會放過你的。」

「呵呵——」

又是一聲冷笑。

還在挺著一個大肚子的女人,一絲血紅從她琉璃色的眼眸里劃過后,她一腳就朝她的腦袋踹過去了。

「咔擦——!」

頓時,在外面看着的人又是聽到一恐怖到了極點的骨頭碎裂聲響后。

這婦女主任,當場差點沒直接昏死過去!

「我告訴你,這個監控你可以不給我,但要是今天這裏發生的一切都傳了出去,我給你保證,你、還有你的家人,我以霍氏集團的名義起誓,我一個都不會放過!」

霍司星蹲在地上,在最後被趕過來的警方帶走時,她只留給了這個婦女主任一句話。

沈憶之還一直在辦公廳等結婚證呢,突然聽到樓上出事了,他匆匆忙忙趕過來,卻看到被警方帶走的霍司星。

「你們等一下,你們這是要帶她去哪裏?給我放開她!」

他沖了過來,就要攔下警方,把自己心愛的女人救回來。

可是,他才一動,馬上,有人就從背後攔住了他:「少爺,你別過去,她殺人了!」

「你說什麼?」沈憶之如遭雷擊,「殺……殺人?!!」

沈憶之整個眼前都黑暗下來了。

一直到霍司星被人帶走了,他都沒有再做出任何反應。

倒是這是剛好另外一對從辦公大廳里也辦結婚證的人出來了,一個穿着軍裝模樣的男人看到被警方帶走的霍司星后。

他愣了愣:「那不是小霍的姐姐嗎?」

新娘子:「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