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不過有點可惜的是,以後這樣的事情估計是做不了啦!我才從我父親那裏過來,一個多小時呀,他可是把我給罵慘了!要不是我祖父在一旁攔着,恐怕今天我都不能站在這裏了!”他那張蒼白的臉上,依舊一副心有餘悸的後怕模樣。


大江錦川臉上一片祥和,心底卻暗暗冷笑不已。說實在的,他也是受夠了眼前這個貪婪的小子。

若不是看在他是渡邊家族三代唯一的男丁,能輕易從總部藏寶閣拿到些精品古董的份上,早就一腳把他給踹開了。不過不能合作了也好,過了今晚,紫櫻花的名號將響徹整個拍賣界,到時候再也不需要爲精品不夠而操心了。

心頭忽然一動的大江錦川,看着整個癱在沙發上的渡邊信義挑眉問道:“我還不知道,你到底從總部拿了什麼東西?差點連會長大人都給驚動了。”

渡邊信義也是一臉不解的說道:“我怎麼會知道!當時就是隨手在架子上拿的。算了,不提這個了,反正東西都被總部的人給拿走了。”

擡頭看了牆壁上液晶電視裏的畫面一眼,他拉過站在自己身旁的一個女子柔嫩小手,一邊撫摸着一邊不無好奇的說道:“錦川叔叔,我說你是從哪裏找來的這幫黑炭頭啊?5億美刀,他們有那麼多錢嗎?別被騙了啊!”

大江錦川臉上笑眯眯的輕吸了一口雪茄,微閉雙眼片刻後,又張嘴吐出了一個個小菸圈後,才說道:“在黑龍會的地盤上,誰敢騙我?信義啊,你就放心吧,那些非洲朋友們,可是非常有錢的。”

“非常有錢?”渡邊信義眼底幽光一閃,嘴裏咕噥了一聲後,抓着女人的的手腰一挺,就站了起來。一左一右攬住兩個嬌小女子的俏肩,他嘴裏打着哈哈說道:“那啥,錦川叔叔,我樓下還有兩個朋友要招待,就不跟你多聊了。以後有什麼好事,可一定要通知我啊!”

“放心吧,忘不了你的。”臉上帶着笑的目視着渡邊信義離開辦公室後,大江錦川臉色漸漸變得暗沉了下來。紫櫻花要想騰飛,一定得把這些家族紈絝給踢出去才行。 「小胤胤……」夜冰依將臉埋在帝玄胤的懷中,眼睛發紅,即便是她再沒心沒肺,得知兒子有可能落到妖王的手中,她當然也會害怕。

隨即揉了揉眼睛,「不,我現在還不能倒下,在確保我兒子的安全之前,也一定不能倒下。」

夜清陌不解道,「依依,我雖然對那個地方不太了解,但是傳說,不是說那是塊寶地,小孩子去了以後可以有更好的發展么?所以你們不是應該開心嗎?為什麼會如此說?」

「那些都是胡說八道!」夜冰依厲喝出聲,「二哥,那裡真正的面目沒有誰比胤更清楚了,你們知道妖王是什麼人嗎?他殘害天良,如果有邪教的話,那麼他便妥妥的稱當邪教的一派。

當初,妖王想讓胤同他為伍,胤不同意,他便扮成胤的模樣,處處都殺人,讓人以為胤是大魔頭!」

夜冰依憤憤的說道。

「原來如此,那妖王當真可惡,他不僅僅對胤如此過分,搶走了我的小外甥,我這就去回去找父親,我們整理我們夜軍,依依放心,大家人多力量大,你不要太過擔心,小澈兒天資聰穎,一定會沒事的。」

「清陌,我也跟你一起回去。」洛瑤說道,「依依,你別太難過,說不定小澈兒還沒有到那個地方。」

夜冰依看到家人如此為她著想,心中感動的點點頭,然後搖了搖頭,「不,二哥不用麻煩了,那些都是普通人,哪裡是妖王的對手?」

正如帝玄胤所說的,妖王比他還要厲害,揮手間便可殺上千人,所以夜家而來那些人,也只不過是枉送命罷了。

夜清陌卻堅持道,「不,我們這麼多人,就不信還能對付不了一個妖王,何況邪不勝正,我現在就離開,去通知大哥他們。」

夜清陌和洛瑤離開了后,帝玄胤也去召喚了煉獄的弟子,準備出發。

他們還收到了一封信。

是姬流音說,已經召集好了幾大家族,商量聯盟的事情,邀請他們也去。

要是平時,帝玄胤或許沒時間去,但如今,他的眼睛一亮,道:「依依,我們先去找姬流音他們吧,這些家族的力量,可比這些普通人要強的多了,如果說服他們一切攻打妖王,這樣可以救小澈兒的勝算更多了一些。」

「嗯!」夜冰依重重地點頭。

而此時,經過了幾天的相處,夜雲澈也逐漸適應這裡的生活作息,不過依舊覺得無聊。

下了課堂之後,夜雲澈再次找林老師,又同樣被李龍給嘲笑。

突然,有人在背後輕輕拍了他一下。

夜雲澈回過頭一看,見是林老師的弟子唐明。

「林老師在哪裡?你可以帶我見見他嗎?」夜雲澈問道。

唐明搖了搖頭,道:「不可以,不過我可以帶你出去玩哦。」

夜雲澈感覺唐明對他的態度比之前好了太多,隨即疑惑道,「為什麼不可以?我想見林老師。」

唐明哥倆好的攀住夜雲澈的肩膀。解釋道,「因為我們的王即將要出關了,是有身份的長老,此刻都在為王把關,所以短時間林老師都不會再出現了。」 「這樣啊。」夜雲澈有些失望的嘆了口氣,也不知道這種無聊的日子什麼時候才能結束。

說好的靈果,他怎麼沒有看到一顆?還有那個長得像桃花爺爺一樣的書生叔叔,也不見蹤影。

他真的好無聊啊。

唐明對夜雲澈笑了說道,「呆在這裡很無聊是嗎?」

夜雲澈點了點頭,「對呀。」

「呵呵,我帶你出去玩怎麼樣?」唐明一邊說著,一邊拉著他就走。

夜雲澈的眼睛亮了亮,沒有拒絕。

旋即疑惑道,「可是,李龍老師不是說,不許我們出去玩嗎?」說著,夜雲澈有些羨慕的看著唐明衣服上特製的標誌。

那是代表高年級的。

唐明已經算畢了業的孩子了,而他才是個剛入門的。

唐明在這裡身份好像很大,幾乎所有人都巴結他,就因為他是林老師的弟子。

這些讓夜雲澈有些小小的羨慕,當然,他只是羨慕唐明能夠出去玩。讓別人巴結他什麼的,還是算了吧。

唐明樂呵呵道,「別擔心,我和那個守門的老哥關係比較好,他會通融我們的。」

夜雲澈突然停下腳步看著他,「我娘親說過,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何況我記得,我們以前的關係並不怎麼好,你為什麼突然要帶我出去玩?」

外門大師兄 「咳咳……」唐明也被他這直白的性子給嚇了一跳,然後打哈哈說道,「嗨!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不是么?以前我們剛認識嘛,正所謂,不打不相識,何況現在你在這裡也沒個朋友,我是學長,自然要多多關照你啦。」

唐明說的很是誠懇,夜雲澈一時間有些不知道他說的是真話是假話,不過是真是假,也沒有多重要,重要的是他可以出去玩兒了!

夜雲澈點點頭,暫且相信了唐明的這套說辭,然後說道,「那你要帶我上哪裡去玩呀?」

「你聽說了么?這兩天,那個巡邏大隊又招收弟子啦,你要是去報名,被選上的話就可以到各處去巡邏,雖然是巡邏,但是我們可以借著這個機會玩,到哪裡都可以玩,多好啊。」唐明花言巧語道。

「巡邏大隊,那是什麼?」夜雲澈一副好奇寶寶模樣,不解的問。

唐明擺了擺手說道,「簡單的來說吧,其實也沒什麼,就是到各處去看看,然後再往上面彙報一下情況就完事了。就和玩的一樣,並且不需要什麼學問的,實力夠強就好了,我看你的實力也不錯,應該能夠選上。」

這點夜雲澈同意,他的實力確實不弱。

又聽到唐明說的可以到各處去玩,夜雲澈的心中也不由一動,然後就跟著他走了。

果不其然,夜雲澈一行人在那裡排著隊,結果夜雲澈很快就被選上了。

他們這一個分隊里有五個人。

年紀都差不多,當然都只是看上去差不多。

而在這五個人當中,還必須要選出一個人,當成小隊長。

由隊長們帶領,然後剩下的四個人都聽他的。

唐明看著夜雲澈道,「小澈兒,此番本就是帶你出來玩兒的,所以我投票選你當隊長。」 當拍賣會場裏的人因爲那些非洲人出價5億美刀而在熱烈討論時,夜色下,連綿羣山當中的一片古建築羣裏,也有一幫人在熱烈討論着。

那是一棟古蹟斑斑的矮小木殿,裏面坐着的,或是手握重權、或是身手高絕的甲賀部三大家族嫡系成員。

六角山雄,當代六角家一家之主,同時也是甲賀部當代大首領,那張威嚴的臉上,一對眼睛熠熠發光。環顧了殿內吵成一團的各系長老,他忽地暴聲喝道:“你們吵夠了沒有!”

看到大首領發怒,剛纔還吵得天翻地覆的一干人,迅速閉上嘴,個個眼觀鼻鼻觀心,瞬間化作了一尊尊彷彿沒有生命氣息的雕像。

環顧衆人一圈,六角山雄沉聲問道:“細川佐衛人呢?他怎麼沒有來?”一個屬於細川家的上忍長老應聲回道:“大首領,細川佐衛說他因爲並沒有參與昨晚的事情,所以什麼都不知道。”

“什麼都不知道?”眼底閃過一抹幽光的六角山雄深深的掃視了一番細川家的所有人後,轉頭看向筒新家的家主問道:“筒新川長老呢?他怎麼也沒有出席今晚的會議?”

筒新齋微微低下頭回道:“大首領,川長老他身體有點不適,所以我就沒讓他跟着一起過來了。”

頓了一下後,他擡頭環視周圍朗聲說道:“其實諸位長老完全就沒有爭吵的必要,要想知道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直接去問幼龍會社的社長就行了。”

“怎麼問?”一個頭發亂做一團的六角家長老瞪眼說道,“我們之所以出手,無非就是抱着滅掉幼龍社的想法,可是六角正雄無能,竟然一點消息都沒有傳出來!難道讓我們直接去問幼龍社說我們昨晚去找你們麻煩的人都去哪裏了嗎?”

另外一個六角家的長老語帶幾分殺氣說道:“要我說,乾脆再起一路人馬,直接去滅了幼龍社,抓住他們的社長,還不是想問什麼就問什麼。”

筒新齋在和細川家的管事長老互望了一眼後,由前者搖頭說道:“不妥。昨晚究竟發生了什麼,我們都還沒有搞清楚,再派一路人馬去的話,要是萬一又沒有消息該怎麼辦?”

六角山雄兩眼微瞪制止了自家長老的反駁後,逐一看過諸多長老,緩聲說道:“我甲賀部傳承千年,還從未遇到過這樣的事情,所以昨晚究竟發生了什麼,是一定要弄清楚的。關於這一點,負責情報部門的相關人員自會去調查,但是,最遲明天,如果還沒有什麼消息的話,我部將盡起人馬,全力出手直接摧毀幼龍社!”

“甲賀部的威名,不容有損!”一聲煞氣逼人的低吼,阻住了心中還有異議的一些長老們的說話。而面對渾身氣勢驟然升騰而出的大首領,衆人無不神情一凜,垂首轟然應諾。

距離木殿大概兩公里遠外的一座小山腳下,樹木繁盛,花草環繞,其間立着一棟高兩層的古老石樓。夜色下,石樓周圍暗影重重,其內一點燈火,分外顯眼。

石樓大廳一角,一身黑色勁裝打扮的晴子,盤腿坐在鋪有一層薄薄毛毯的地上。離她身後不遠,美玲三姐妹同樣勁裝在身,利刃在手,臉上滿是森然的煞氣。

細川佐衛和筒新川兩人,同晴子相對而坐,前者閉目斂氣,後者眼睛時不時轉個不停。一旁筒新秀手握一柄刀刃雪白的武士長刀,徐徐劃過身前虛空。

忽地,細川佐衛耳朵微微一動,倏然睜開雙眼後,他沉聲警示道:“來了……”

晴子聞言,依舊一動不動,,只是眼瞳深處,驟然爆起了絲絲紫色光芒。美玲三姐妹呼吸略微一緊,臉上的森然煞氣,頃刻間就全都凝聚到了眼睛裏。筒新秀倒提武士刀,那張中性十足的俊臉上,沒有害怕、擔憂,只有遊戲般的躍躍欲試。

筒新川望了細川佐衛一眼後,面對着晴子緩緩低下了頭:“晴子小姐,請允許屬下先行出去打探一下。”臉上神情變得肅穆起來的晴子頷首嬌聲說道:“川爺爺,一切以安全爲重。”

點了點頭後,筒新川起身看着細川佐衛交代了一聲後,轉身幾步穿過大廳拉開厚實的木門,不一會兒就投入到了夜色裏。

手上緊緊攥着一枚玉佩的晴子微閉雙眼嘴裏呢喃有聲,一絲夜風從大門縫隙處灌入,吹得那盞油燈火影亂閃。

紫櫻花拍賣行的1號拍賣大廳裏,拍賣師輕輕敲了敲拍賣槌:“諸位來賓,這些來自非洲的朋友們出價5億美刀競拍巨獸之心,請問還有沒有要加價的?如果沒有的話,那今晚‘精奇之夜’拍賣會就要馬上結束了。”

“5億1000萬。”眼見着拍賣師已經高高舉起了手上的拍賣槌,陳志凡無奈,只得先開口把價喊了出來。

“大凡哥?!”金雀兩眼圓睜瞪着他,“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啦!你要是拿不出那麼多錢,後果可是很嚴重的!”

某青年擺手示意無妨,只是靜靜看着臺下那幫非洲人在又爭吵了片刻後,又接着把競拍價提高了1000萬美刀。

尼瑪什麼時候淳樸的非洲朋友們都這麼有錢了?暗暗在心裏咕噥了一句的陳志凡,按下競價器說道:“5億5000萬。”

02號貴賓室裏,安德烈看着剛剛纔進來的渡邊信義,一臉納悶的問道:“幼龍社的實力有這麼強嗎?簡直是拿美刀不當錢啊!”

一旁的懷特聞言,不再去看那兩個好似木偶般站在渡邊信義身後的女人,眼裏瞬間充斥着兇光的惡狠狠說道:“有錢不正好嗎!拍賣行一結束,我們就綁了他,到時候什麼東西就全都是我們的了!”

“綁了他?”吊兒郎當的渡邊信義摸索着光滑的下巴嘴裏呢喃出聲。

少頃,他打了一個響指滿臉興奮的點頭說道:“對,綁了他!這裏是我黑龍會的地盤,別說是小小的幼龍社了,哪怕是甲賀、伊賀兩部的忍者在這裏,也得乖乖的不敢說什麼!正好剛剛我才損失了一大筆錢,嘿嘿,今兒運氣好,遇上了一個大肥羊,完全可以好好的貼補一下。”

щшш★ttκan★℃ O

“那麼……”眼底一片冷然的安德烈伸出了右手,“我們聯手,好好教訓一下那個09號的傢伙!”懷特伸手一把蓋在了他的手上,滿臉都是猙獰:“先把那該死的傢伙給刮乾淨,然後我要親手把他沉浸大海里!”

兩人齊齊扭頭看向了渡邊信義,後者無所謂的聳了聳肩,伸出右手搭在了兩人的手上:“幹了。” 剩下的三個人也毫不猶豫的說要選夜雲澈當隊長。

夜雲澈微微驚訝道,「你們為什麼都要選我啊?」畢竟他才算是個新人。

幾人立即一致道,「因為唐明老大說,隊長你的武功最高啊。」

「是么?」夜雲澈烏黑的瞳眸微閃,看著他們幾個,總覺得這幾個人不懷好意,不過也沒什麼,反正他自己也感覺,和他們相比,是自己的武功最高。

「那我們現在接下來要去哪裡?」夜雲澈說道。

「老大,老大,接下來我們要去金木水火街巡查一下,然後回來彙報一下情況就好了。」

夜雲澈並不是聽得很明白,隨意的點點頭,又問道,「那裡好玩嗎?」

呃……身後的幾名小弟聞言面面相覷,然後又誠實的點點頭,「這……應該很好玩吧。」

「那我們就快走吧。」夜雲澈已經迫不及待的要出去這個小院子了,旋即一行五名小少年走在大街上,幾個少年長得個個都俊美不凡,惹人注目。

只是沒走多久,夜雲澈就累的不行了,「還有多久才到?」

他們都走了兩個時辰了,卻還是沒有地點。

夜雲澈身後的幾人也跟他一樣累,嘆了口氣道,「可惜我們沒錢買雲箏。」

夜雲澈耳尖的聽到了這個詞語,頓時疑惑的問,「雲箏是幹什麼的?怎麼聽上去和風箏差不多啊。」

身後的一位小弟立即上來和他解釋,「老大,雲箏顧名思義,和風箏差不多,確實是差不多,不過卻比風箏要大上好幾倍,那是由特殊的大師創造的,每一個雲箏,都可以乘好幾個人,然後由機關控制,就可以飛起來了。」

「真的嗎?」夜雲澈光是聽著就熱血澎湃,「那哪裡有賣的呀?我也想買一個!」

小弟頓時驚訝的睜大眼睛,「什麼?老大,你也想買一個,你有錢嗎?」

他們這些人,初來到這裡的時候,身上是有不少錢。

不過為了以後過上好日子,早就巴結李龍老師花完了。

看夜雲澈的打扮,也不像窮人家的孩子,不過就算他的身上還有錢,沒有被李老師坑完,但一架雲箏就要一萬金幣,他哪裡來的這麼多錢?

而小弟回過神來之後,就看到他眼前的紅衣少年,已經朝著一個地方奔了過去。

而那個地方,正是賣雲箏所在的位置。

夜雲澈來到賣雲箏的位置,看著上面擺放著的雲箏,心道雲箏好像娘親給他做的大風箏。

他只看了一眼,手就有些癢,想要忍不住試試。

老闆看著夜雲澈身上的服飾,也不敢多有得罪,畢竟從九幽之地出來的,他們這裡的人都是很忌憚的,尤其是像他們這些做生意的,更是不能得罪。

老闆說道,「小公子,大,大人,你來這裡是幹什麼的呀。」

夜雲澈伸手指了指雲箏,「我來看看你這個雲箏多少錢一個。」

老闆道,「我這個要5萬金幣。」

「好貴呀……」夜雲澈皺了皺眉,然後說道,「那可以給我看看,告訴我怎麼使用嗎?」 老闆因為忌憚他的身份,所以儘管有些不願意,但還是如了他的意願,笑呵呵道,「當然可以啦。」

然後老闆便開始給夜雲澈介紹了起來。

「小公子你看,先拽住這根繩子,然後往上拉,然後這個是減速,這個這個……」

「我懂了!」

「哎呀,小公子,你要上哪去啊?我的風箏啊!」

「是往這裡,往上拉么?我拉一下試試。」

「小羽,趕緊抓緊嘍!」

「哇!哈哈!」雲箏嗖的一下衝上了天,少年的笑聲在空中響起。

「大人,小公子,我的雲箏啊,你趕緊下來啊!」

店老闆在下面痛心疾首的大喊。

他這一個雲箏可是價值不菲,這熊孩子要是給他弄壞了可怎麼辦呀?

後面的唐明幾人剛追上來就看到了這一幕,皆是目瞪口呆的大叫,「老大,老大,你趕緊下來啊。」

「哇!好爽好舒服!」

「嗷嗷嗷!」好高好高啊!

雪羽開始不敢看,嗖的鑽進了夜雲澈的懷裡。

「小羽,你出來看看,很好玩的,真的,一點都不可怕。」

雪羽這才扒拉著爪子,從夜雲澈的懷裡探出頭來,雪白的毛髮瑟瑟發抖,不過很快,它便享受這遨遊天際的快感,和夜雲澈一起歡呼著。

「老大,你趕緊下來呀,我們還有正事沒辦呢!」幾名小弟在下面大喊著。

「好了,我們下去啦!」夜雲澈玩得盡興之後,將繩索往下用力一拉,朝著下面大叫道,「快閃開,閃開,大家讓一讓。」

「啊啊啊啊!快啊快跑!」

眾人看到頭頂上猛然下來的雲箏,不由大罵,「這是誰啊!不會開就別開!」

嘩啦啦——

眾人慌亂逃跑之際,撞上了水果攤,水果嘩啦啦的掉落在了一地。

不由埋怨。

然而當眾人看到夜雲澈身上穿的衣服之後,眾人立即默默的閉上嘴巴,暗認倒霉。

老闆痛心疾首的在夜雲澈屁股後面,剛追上夜雲澈,就發現了這一幕,差點兒嚇得直接昏厥過去。

接著,不等他回過神來,夜雲澈就已經飛到他的身邊了。

巨大的雲箏頭直接朝著他沖了過來,嚇得老闆雙腿發抖,「啊!快停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