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不過很快,松本菊次郎發現對方的目光,卻是越過了自己,朝着自己的身後望了過去。


很明顯,人家並沒有在意自己。

那麼,它到底在看誰?

甘十三麼?

松本菊次郎將腦袋艱難地扭動着,朝着身後望了過去。

他發現在一片灰濛濛的無形空間之中,也就是自己身後的七八丈之外,卻是出現了一個雕刻精美的石頭座椅。

動力之王 座椅之上,則坐着一個圓臉男人。

那個男人年紀不大,長得頗有喜感,讓人感覺很親切,而且一對眼睛非常明亮,就好像……

天上的星辰。

那圓臉男人看上去並不像是非常厲害的修行者,松本菊次郎甚至都感受不到對方給自己的威脅,但不知道爲什麼,但只是瞧見對方那一隊晶瑩剔透的雙眼,他就生出一種很是古怪的感覺。

對方很強。

而且,異化審判它盯着的,正是那個圓臉男人。

果然,這個從煙塵之中走出來的恐怖魔怪、聖靈降臨者,它看着遠處石座之上的圓臉男人,用彷彿鋸子一般刺耳的聲音開口問道:“你是誰?居然敢對一個無所不能的、超凡的偉大生命動手?”

那個男人給予對方足夠的尊敬,卻是從石座上走了下來。

隨後他一臉笑容地盯着遠處那模樣無比恐怖和古怪的傢伙,緩聲說道:“在下屈孟虎,河東屈孟虎,江湖人擡愛,給了一個外號,叫做……哎呀,這個外號太虛了,我都不好意思說出口呢。”

他卻是有一點兒矯情,而松本菊次郎卻一臉震撼,脫口而出:“陣王?你是陣王屈陽?”

圓臉男人朝着他遙遙一拱手,說道:“哎呀,都是江湖朋友擡愛……低調,低調點……” 屈孟虎言語裏滿是謙虛與低調,但臉上那得意洋洋的表情,還是出賣了他此刻盛放的心情。

這是一種說不出來的自得,就好像是水裏面鼓脹的豬尿脬,怎麼壓,都壓不下去。

而不遠處,那異變審判死死地盯着這個圓臉小子,六隻眼睛迸發出了陰冷歹毒的光芒來,對這傢伙已然是恨之入骨了去。

按理說,它如此的身份,對待當世之間的任何人,都不可能產生這麼低級的情緒。

畢竟它的存在,高出這世間的一切生靈。

就如同人從來不會與一隻小螞蟻生氣那般,墨比託索也不可能與區區一個人類產生憤怒。

但當前的局勢在於,它因爲審判一系列的召喚計劃,注意到了此處的動靜,隨後被審判的增幅物給吸引,最終決意降臨,想要將這些有着極大意義的東西收入囊中,從而查探這些物品背後所代表的意義……

所有的一切都是計劃好的,事實上,它也即將獲得自己所需要的一切,付出的代價也僅僅只是給予這個信徒一些自己的力量。

這些力量對於他而言,只不過是一點點星光投影而已,而他收穫的,則是一個十分不錯的玩物……

這一切,怎麼看都划算。

但問題在於,當它的意識降臨到了這信徒的身上,投影於此之時,這個地方便如同陷阱一般,直接將它與自己的本體意識給隔絕了,讓它沒有辦法通過彼此之間的渠道,獲得源源不斷的力量支持。

與此同時,它的意識也受到了此處世界規則的限制,降維到了一個比較低級的境界來。

而在這樣的境地裏,它將會變成可能被傷害的處境。

只要敵人足夠強大。

以及時間拖得越久。

就在剛纔,當空間被封閉,緊接着強橫的力量沖天而降,落到了它的身上來,讓它感受到了一種說不出來的壓抑感。

它立刻知曉自己極有可能被封印在此處,而自己的這一縷意識,也就是所謂的“神格”,很有可能就會被人奪去了……

儘管這一縷意識,對於墨比託索本體而言,並不算太嚴重的損失,但能夠隨意降臨於世的分神意志終究是有限的,它需要歲月的淬鍊與積累。

而且它對於墨比託索本體而言,或許不算特別重要,但對於此刻的它而言,卻是全部。

最重要的, 是它感受到了一種巨大的屈辱。

這種屈辱,是它許久都未曾感受到的。

與屈辱一同出現的,還有巨大危機感——它能夠感受得到,自己所身處的空間規則,被對方所掌握了,儘管這種程度,與封印它那些同伴的龐大法陣遠遠不如,但對於它這麼一縷神識而言,卻是有着巨大威脅的。

所以異化審判滿心的憤怒,隨後猛然一蹬腳,人卻已經出現在了那石座之前。

它猛然揚起手中的爪子,朝着這個圓臉螻蟻的脖子斬落而去。

只有殺了這傢伙,方纔能夠擺脫困局。

異化審判的決斷是正確的,不過很顯然,它大概是忘記了一件事情——這兒已經是屈孟虎的地盤了,不管它如何的厲害,都擺脫不了此間的規則。

或許屈孟虎對於莫比烏斯星陣的瞭解,並沒有深入至理,但對於此間的掌控,卻是足夠的。

所以當異化審判衝到他跟前來的時候,屈孟虎卻是一晃身,連同着自己身後的石雕座椅,一同離開了。

異化審判奮力向前,卻發現自己出現在了另外一個地方。

它驚駭地發現,那個圓臉小子,已經掌握了這裏的空間,甚至是……

時間。

異化審判奮力向前,最終卻相當於在一個死亡循環之中,不斷地打着圈兒,不管它往前,還是往後,都會回到原點處。

而周遭的廢墟,坍塌的水塔,以及前方的敵人,都消失不見了。

出現在它面前的,是無邊無際的白霧,以及一片茫然……

它,已經被屈孟虎給帶到了莫比烏斯星陣下方的本體之中去,讓它陷入了一種死亡循環之中……

處理完了讓人爲之驚懼和壓抑的異化審判之後,屈孟虎回到了石雕座椅前來,緩緩坐下,然後望着不遠處的松本菊次郎,緩聲說道:“雖說你挺給我面子的,但我終究還是不能把你活着放出去……”

瞧見恐怖到極致的異化審判都被此人給放逐了,松本菊次郎表現得無比溫順,開口說道:“你想怎麼處置我?”

屈孟虎說道:“你覺得呢?”

松本菊次郎自信地說道:“殺了我,是最愚蠢的選擇,因爲你不但得不到任何的好處,而且還會成爲我師父涼宮御的死敵,而成爲半神的敵人,基本上也就代表着死亡了。 我在別人世界當主角的日子 如果你能夠放過我,不但收穫了我的友誼,而且我還能夠給你帶來巨大的好處……”

屈孟虎慢條斯理地說道:“比如?”

松本菊次郎說道:“你如果要權力,我可以給予你操控萬人的權力;如果需要財富,半個上海灘的財富都將歸於你手;如果要女人,我可以讓你三百六十五天,一天都不重樣,而且各國美女,任你採摘;而如果想要在修爲上更進一步,我可以幫你引薦我師父……”

他誇誇其談着,言語裏充滿了極致的誘惑。

這些話語,能夠讓尋常人爲之瘋狂,就算是修行者,也感覺到難以拒絕。

但屈孟虎卻顯得無比的淡定,他笑了笑,說道:“哦,的確很有誘惑力,只不過——你說了算?”

松本菊次郎拍着胸脯說道:“那是當然,我可是師父的四弟子!”

屈孟虎卻不屑一顧地說道:“得了吧,別人不知道,我卻曉得——你雖說是涼宮御的徒弟,但你師父最喜歡的,是老大、老五和老七,至於其餘的幾個徒弟,都不過是湊數的,算不得疼愛;更何況你的行事充滿功利,而且與日本陸軍部的那幫少壯派走得很近,這是你師父最不喜歡的地方……”

聽到屈孟虎如數家珍的話語,原本一臉篤定,信心滿滿的松本菊次郎臉色變得陰沉下來。

而屈孟虎的話語還在繼續:“除此之外,據我所知,你在日本大本營中,還有一個外號,叫做‘人屠’,據說在你手中死掉的中國人,不下於一千人,而且大部分都是婦女和兒童,另外你爲了保持對於血的敏感性,長期服用人腦與活的心臟,並且還有食人肉的惡習……”

屈孟虎對松本菊次郎曾經犯下的惡行一一說來,讓對方的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

他憤恨的,並不是被對方揭了傷疤,事實上,這些事情對於松本菊次郎而言,甚至可以算得上是平生得意事——他之所以生氣,是因爲自己居然被人家查了個底朝天。

這也意味着,自己的內部,應該是有人對外通報信息的。

也就是說,他身邊,有叛徒。

這個纔是松本菊次郎所不能容忍的,所以他沒有等小木匠說完,便發動了半神傳下的終極奧義,人如同鬼魅一般,朝着前方衝去。

只需要兩秒鐘,他就能夠殺到對方跟前,將這個看上去沒有什麼實力的傢伙給幹掉。

兩秒鐘……

唰!

松本菊次郎轉瞬即至,眼看着即將接近屈孟虎,沒想到那傢伙卻是將手往前一劃,自己便撲了一個空。

緊接着,前方的迷霧翻滾,卻是走出了一個頭上雙角,有着三雙眼睛的兇狠魔怪來。

而那個魔怪,此時此刻,卻是正處於一種瘋狂與暴怒的狀態。

吼……

屈孟虎不理會松本菊次郎與異化審判的龍爭虎鬥,而是來到了石座後方處,將地上的小木匠給扶了起來,然後問道:“怎麼樣,好一點兒沒?”

小木匠勉強站立,臉色顯得十分蒼白,但雙眸卻越發明亮起來。

他說道:“還行吧,之前差點兒折騰進去了,不過在你的提示下,我將那五顆結晶體吞下去了,卻意外地疏導了我的經脈,反而將我這即將崩潰的身體給維持住了……”

屈孟虎笑着說道:“那五樣東西,哪一個不是天材地寶?單獨一個拿出去,都能夠在江湖上惹得腥風血雨,現如今全部都便宜了你,看得我都嫉妒了……”

小木匠似笑非笑地說道:“你會嫉妒我?”

屈孟虎感覺被對方看穿了心思,有些心虛地說道:“我這個嘛,自然也是佔了大便宜,不過這肉還沒有吃到嘴裏,總是不踏實的……”

小木匠問:“得多久?”

屈孟虎有些頭疼:“雖然我將那玩意從大概真仙的階位,拉低到了我們這一個檔次來,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就算是有法陣加持,我也拿不下它。唯一的辦法,就是熬。你聽說過熬鷹吧?我把它熬得沒有一點兒脾氣之後,就用星陣煉化,讓它最後成爲一股沒有意識的純能量,到了那個時候,我方纔能夠……”

他與小木匠解釋着,然而話都沒有說完,腳底下突然間傳來一股巨大的震動,整個空間都在顫抖着。

屈孟虎瞧見這個,嚇得一臉愕然,慌張喊道:“臥槽,這麼剛烈的麼?遭了遭了,它要真的拼個魚死網破,給我來一個釜底抽薪,我可能還真的幹不過它啊……” 屈孟虎最大的依仗,就是腳底下這個運行了十幾年的莫比烏斯星陣,它不但有着極爲先進的運行規則,而且還有高手加持,自信能夠憑藉此陣,將那個變異審判給困於此處。

畢竟寄託於審判詹姆斯身上的,只不過是墨比託索的意識投影,也就是分神而已,並非本體。

這分神無論是力量,還是思考能力,都與本體相差太遠。

而最重要的,是它降臨於這世間,必然會受到此間世界規則的排斥,並不能夠發揮出最強的力量出來。

所以只要是不與對方正面對抗,而是通過法陣將其困住,屈孟虎的把握還是挺大的。

但他萬萬沒有想到,對方居然如此剛烈,拼着同歸於盡的架勢,也要奮起反抗,而且居然將那莫比烏斯星陣的根基給動搖了,讓他的佈局最終落空去。

如果莫比烏斯星陣出現了漏洞,那麼他所有的依仗都沒有了。

而若是如此,鬼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屈孟虎臉色大變,不敢任由事態繼續發展,當下也是雙手划動,“調兵遣將”,加強了對於那異化審判的限制。

他將整個空間都給不斷重疊起來,儘可能地讓他陷入死循環中去。

但異化審判顯然確定了前後左右的平面空間被顛倒之後,沒有繼續忙碌衝撞,而是將全部的力量,砸在了腳底下的土地上來。

莫比烏斯環的概念在於,你沿着同一個平面往前走,不管怎麼走,都會處於同一面,無所謂正反。

但這是需要一定的規則的,而異化審判的思路,則在於直接破壞到自己身處的空間。

上下的三維空間,如果不依靠那樓梯的轉動,那麼就會出現問題。

因爲在地底的最深處,是構建這星陣的根基。

如果它被破壞了,那麼運行這一切的所有幻象,都將消失一空,而一切神奇的場景都將變得平平無奇,沒有任何變化的空間……

屈孟虎雙手飛舞着,不斷地給審判顛倒空間,讓他將前後左右與上下,整個空間感都爲之顛倒了去,但那玩意兒雖說只是分神,但是對於這世間規則的理解,卻遠遠超出人類理解的範疇,所以不管屈孟虎做出什麼樣的努力,都沒有辦法長久地矇蔽它。

眼看着那傢伙一步一步地砸塌,即將接近最核心的基礎時,屈孟虎終於坐不住了。

他對旁邊的小木匠簡單說了一句話,隨後雙手一劃,卻是消失不見了。

他這是擼起袖子,準備親手去搏殺了。

屈孟虎不再穩坐釣魚臺,赤膊上陣,而小木匠卻沒有辦法與他一起前往。

他表面上顯得無比平靜,彷彿什麼也沒有發生一般,但身體裏卻宛如熔爐一般翻滾不休,彷彿有無數的力量在碰撞着。

五種增幅物,代表着不同背景的五種力量,審判爲了收集它們,不知道花費了多少的心力。

別的不說,光說白澤之肉,這背後就有着許多的腥風血雨。

而此刻,全部都落到了小木匠的身體裏來。

倘若不是小木匠體內有麒麟真火將其熔鍊,先前又用龍脈之氣將身體的“容量”給擴展了去,說不定這會兒的他,已經被那混亂的力量衝擊得直接爆開了……

而他這會兒即便是勉強支撐住,也沒有了任何的戰力,更不用說去給屈孟虎幫忙。

他唯一能夠做的,就是祈禱屈孟虎能夠戰勝那異化審判,不然大家都得完蛋。

小木匠乾脆直接盤腿坐在了地上,開始行氣,全力抵抗身體裏的動盪與衝突,而過了沒多一會兒,感覺身下的動靜越發鬧騰。

突然間,一聲恐怖的爆響發出,緊接着前方的地面卻是直接裂開了。

有一個黑影,從地下直接翻身爬了上來。

那傢伙便是異化審判,它渾身冒着騰騰黑氣,內中又有一股血紅之色,帶着近乎於死亡的氣息。

小木匠定睛一看,瞧見那傢伙的三雙眼睛左右打量,最終落到了他這兒來。

兩人目光相對,小木匠瞧見那傢伙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來。

緊接着,異化審判卻是朝着他猛然衝來。

千機殿 沒有等小木匠反應過來,屈孟虎便出現在了他的身邊,將他一抓,卻是往後一躍,小木匠立刻出現在了一處制高點上,居高臨下地站着,而屈孟虎則對他說道:“你小心一點——你身上有一種穿越空間的力量,這玩意兒,正是那傢伙所需要的……”

說罷,他又一轉身,人卻是下沉,消失在了黑暗中。

異化審判猛然衝擊,最終撞到了一處廢墟之前,失去了目標,頓時就陷入了暴怒之中。

它口中怒聲狂吼着,緊接着雙手朝着胸口堅實的肌肉猛然擂去,砰砰數聲之後,它居然將腦袋上的一對九轉彎曲的角給擰斷了下來,隨後將斷口處的血抹在臉上,還把那斷角往天空上拋去……

轟……

一道恐怖之力沖天而起,卻彷彿要將整個空間都給撕裂,讓籠罩在這星陣上方的穹頂破開去。

居於中樞主持法陣的屈孟虎瞧見對方這自殘式的攻擊,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力量陡然轟擊而來,原本就已經搖搖欲墜的星陣,此刻終於裂開了一條裂縫來。

而這裂縫就如同吹脹的氣球一般,讓法陣一瞬間,就陷入了崩潰的邊緣。

屈孟虎感覺自己撐不住了。

他有些灰心,感覺這真仙級別的分身投影,到底還是厲害,並非人間之力,所能夠抵禦得住的……

他之前的想法,到底還是有一些輕浮了……

要輸了麼?

屈孟虎感覺有些難過,然而就在此時,虛空之中卻傳來了一股古怪的力量,從遠處傳遞而來,最終落到了莫比烏斯星陣的上方,居然將那一道裂縫給修補了,讓它沒有崩潰,最終又維持了穩固狀態……

瞧見這一下,屈孟虎頓時就歡欣雀躍起來,深吸了一口氣,隨後猛然一騰身,跳向了半空中去。

又過了幾秒鐘,憤怒嘶吼的異化審判感覺到力量在迅速流逝,它破釜沉舟的一搏,居然最終還是沒有破開這人間法陣。

這樣的結果讓它爲之驚駭,而迅速流逝的力量,也讓它感覺到了一絲不詳。

而就在此時,天空之上的黑暗被驅散了,一輪彷彿明月般散發着極致光芒的圓球憑空懸浮,卻是從上而下,最終砸落了下來。

當然,這僅僅只是異化審判的錯覺而已,事實上,天空之上的光明圓球並沒有落下。

真實的情況,是那莫比烏斯之眼不斷地旋轉,卻有一股巨大的吸力出現,從異化審判的身體裏,源源不斷地吸出了一種近乎於結晶體一般的光芒,最終注入到了其中去……

當最後的一抹光芒消失之時,地上的這人轟然倒塌。

審判還是審判,原本醜陋的腦袋變回了以前那洋人的面孔,只不過因爲大量鮮血的流逝,使得他整個人如同一張白紙一般,蒼白無比。

這傢伙倒在了地上,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勉力睜開了眼皮來,瞧着天空之上的莫比烏斯之眼。

那圓球之中似乎有某種旋渦在轉動着,鼓盪不休。

那是墨比託索的分神意識在掙扎。

然而不管它如何地掙扎,都無法擺脫那圓球的力量束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