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不足一場虛驚,亦是暗思前路之莫測,凡間時得陰司碑。知悉一驚天秘密,彼時以為此事不過如此,誓言以此為此生之至高目標,然雪發大漠中復得了大光明碑,知悉其中詳情,方知此事十死無生也!雖有玉嫣然放行,然此事驚天,哪裡能瞞得神靈、上仙也!


不足獨坐中間一座天舟內,然其大神已然將神念外放,遠達百萬里之遙。知道除卻方才一波殺手,實有更強殺手暗暗綴行已然半年許。

「或者彼等所欲者,某家一人,何不獨自脫身而去,兀得平白傷了此一眾數十修性命,則其良心何安!」

那不足這般思緒萬千,又恐後手大仙家所圖不在自家,這把脫身反而露餡!

「若是謝婉兒在便好也!神算師一卦即可趨利避害!」

想到謝婉兒,便復想起神廟中那一縷神思,道是有主神使者之守候者相助,兩大守候者,其一便在火煉地,正是那火神煉器門之謝婉兒,其已然轉萬世,世世謝婉兒,另一修卻是那莫問其女,亦是萬世之莫問!然自家總是與莫問心存芥蒂,不願相尋。目下,境況不明,或者可以以仙遠鏢局為槍,暫為強援!然為目的不擇手段,豈是君子所為!

「哼,某家尚不屑為之!」

那不足思謀良久,定下計較,轉身飛出天舟,徑直往前方總鏢頭之天舟而去。

「步仙長,怎得不在舟上,來此何干?」

「總鏢頭,在下怕是亦惹了災禍,距此百萬裡外有修追殺而來,不得不避之,怕是暫無能為鏢局出力,萬望海涵!」

「啊,汝,汝亦如此!嗨!」

那總鏢頭確乎怒氣沖沖,然冷靜一思,復開言道:

「布鏢師有何打算呢?」

「唯遁逃一途,還能怎樣呢!告辭!」

那不足一聲道別,駕雲疾馳而去。不過片時便已然再無有蹤跡!

「其修好精湛之遁術,居然可以快過天舟若此!」

「唉,本覺著此番有強手拜入,哪曉得各個皆災禍也!」

「總鏢頭,以吾觀之,步先生此修不錯呢。」

「嗯,確然如此。」

不幾日,果然一夥十數修乘一葉飛梭追到,彼等喝止天舟,一大羅金仙壓陣,其手下一仙上前道:

「可見過此修?」

其展開一張畫像詢問道。

「此修?倒似是與前番本鏢局走脫之一修模樣大同,只是其人已然脫離數日不歸,不知往何處去了。」

「大致方向可否告知?」

「便是前方正南。」

「多謝!」

那十數修復乘一葉飛梭疾馳而去。天舟上總鏢頭揮去一頭汗水,望了彼等飛梭遠去,嘆一聲道:

「不足步鏢師其修招惹了何方高人,居然有大羅金仙追殺!」


此時那飛梭上大羅金仙開言冷冷道:

「傳訊回去,其修或者便是那大漠上逃脫者!可以發符令,於前方通關殿靜候,以堵截核查之!」

且說那不足逃得快,三大神輪轉施法,幾無歇息。三月後已然至啟明大陸邊城大廟城。大廟城半為仙軍重地,半為商家港埠。蓋其有五龍江穿城而過,上古時有五龍大廟在此,而終成就一座商埠大城而名之。道,四通八達。人,五湖四海。紛紛擾擾、熙熙攘攘,亦不知每日里有幾多客子出入,亦無可知其留守之眾幾多也。

不足入得仙城中,於四層天上,得遇一破衣老道,其修喋喋不休、嘮嘮叨叨,只是欲吃碗酒,便這般糾纏了不足不走。不足笑吟吟道:

「老仙家,非是吾不敬,乃是吾家亦是半文也無,且又有禍事……」

「晦氣,居然是一介窮鬼!」

那破衣老道哼哼唧唧遠去了。

不足另尋了一處仙客居地,將出十數石頭,換購幾串兒仙果,便在一處仙家酒肆大堂歇腳。一邊食了仙果,一邊仔細聞聽四下里仙家嘮叨海侃。

「聽說文武上天大帝君之治下,有修雄起,已然與上天大帝斗得不分勝負。」



「嗯,此事何時發生?吾等怎得連一絲兒消息都不知?」

「遠在數百年前便發生也,只是相距遙遠,便是仙君之能一路疾飛過去,亦得千年之時候,哪裡能波及如此久遠呢!」

「哼,野仙!爾等哪裡曉得?前些時,中央上天大帝君令,已然有十大仙君將兵百萬往文武上天大帝君處馳援也。」

一仙官模樣之仙家冷笑道。

「何方大修如斯英雄,居然敢將上帝拉下馬!」

「誰說不是!只是官家可知此逆賊到底何人?」

「逆賊之名,便是吾等官家行文,亦是不敢用全名,只是以逆賊稱謂!」

「哼,區區河道總兵,哪裡知道許多?」

忽然一聲冷哼傳來,那河道總兵大怒,剛欲拍了桌子,卻是眼角掃到那冷言之修,一觀大驚,起身,恭恭敬敬道:

「不知前將軍在此,下官失禮!」

那前將軍傲然一撇道:

「罷了!」

眾聞得前將軍在此,便皆敬畏有加,低聲下氣。一修道:

「前將軍可否將軍中秘辛透露一二,也好長長吾等見識。」

「此等機密怎敢亂說,不過那逆賊吾倒是略知一二!聞得其修乃是一介風姓女仙,法力無邊,便是吾家中央上天大帝君亦是多番備戰,小心在意呢!」

「啊也,此女仙真正……咳咳,真正膽大包天!」

「可不是么?妖女一般人物,怎當得上帝一擊!」

「一擊?便是十擊已然無奈其何!」

那不足聞聽此語驚得渾體一陣惡寒。

「啊也!娘也!絕然乃是風兒!」(未完待續。。) 不足聞得那前將軍之語,大驚,一路匆匆往通關殿而去,快及那大殿,忽然聞得前方爭吵。

「怎得通關亦需驗身?嗯!何人頒下此令?我等出入此地已然千餘年,哪裡有過這等無禮之舉?」

一修錦衣,直了腰指著仙官大聲喝問。

「哼,漫說公子真仙之修為,便是大羅金仙在此,吾等照樣驗身!」

一仙家戍卒冷笑道。

「公子通關便驗身,否則請自家飛去太陰大陸吧!」

「大膽狗奴才!小小一介通關殿執事仙官,狗屁樣小吏,亦敢侮辱本仙!」

「本官職責所在!仙長官大,亦得按規矩不是!否則豈非處處若文武大帝君之轄屬地封地城下關也!」

「啊也,狗賊,豈敢辱我?類比若下關之逆賊!呃?」

「下關之修現下是逆賊,誰知往後是何?」

冷不防又一修悄然言道。

「嗯?呃!」

通關殿數修一時皆驚,那執事仙官盯了那修道:

「汝行出便走,怎得在此流連胡言?」

「某家乃是往太陰大陸去,方才聞得幾位爭論,不合胡亂一句!」

「哼,快快去吧!休得在此地胡言亂語,惹得吾等官家惱怒!」

那修入得大陣倏忽一閃,其形跡杳杳也。

「咦!方才那廝驗身了么?」

「回大人,好似……好似驗過也!」

一旁一修吞吞吐吐道。殿內執事數修聞言面面相覷不敢再語。只是盯視了往來仙家修眾驗身。

太陰大陸,春明城通關殿,一道大陣亮光狂閃,一修閃身而出,卻是那不足其修。其復轉身入了一旁另一座蟻穴轉移大陣,交了石塊數十,一通光亮閃過便又不見。便是這般一日傳得十次,已然身在太陰大陸與魁星大陸共治之一做名喚星月之大城中也。

其抬步而出,幾步便出了通關殿行在星月城之寬敞大道上。走不過數里地面。其忽然一口鮮血噴出,暈眩倒地。

「啊也。某家太過匆匆。傳送過甚,大陣所加之神能,致使氣血反噬,怕是得將息數日呢!」

「喂。小修。汝怎得倒在吾家店門首?勿得不招惹得他修以為吾家醫藥假冒也!」


不足緩緩兒瞧一眼。見一雙雲靴在眼目前,順次上視,一小哥兒氣咻咻盯視。

「某家暈的不是地方。哥兒休得氣惱,某這便起來。」

不足緩緩爬將起來,坐在地上,觀視那小哥兒身後店鋪。只見其上門楣一道匾額,上書仙醫堂三字。那不足便慢騰騰入了那藥鋪。

「仙家可是醫病么?」

「某家法力反噬,乞老仙長賜吾仙丹?」

「啊也?汝居然討要道門上也?」

那少年人大怒道。

「汝先是不合倒在吾家店門首,令得往來仙家修眾以為吾仙藥堂乃是浪得虛名!此時居然乞討到吾家裡來!快快走便罷,稍稍慢一些,便將汝腿兒打斷。」

「煙兒,醫者,豈能若是?還不退下!」

一老者一聲怒喝道。

「啊也!爹爹?汝不是去了城主府么,怎得便來也?」

「哼!」

那老者一甩袍袖,坐於不足身側,號脈問診。那少年郎許是大感尷尬,又似畏懼,乖乖兒立在一旁,觀視得其父診罷,小心道:

「父親大人,城主府有何消息?」

「此事亦是汝問得?還不快去抓藥來。」

言罷就手一揮一張藥方飄蕩盪落在櫃檯上。那少年郎緊緊兒盯了藥方抓藥,一份一份一絲不苟,全然不似方才之驕縱蠻橫。

不去觀那老者眉頭不展,低聲道:

「醫官大人,是否藥材昂貴,某可以……」

「非是此事,乃是吾需隨軍往下關去也!然孩童不成器,放心不下也!」

「下關?」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