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不知道祁老今天來是什麼事情呢?冷黎看着這個老者,實在猜不透他今天來到底是爲了什麼目的。


不可能是僅僅爲了跟自己道賀,恭喜自己,升到了練氣十一層這個事情吧。

畢竟兩人雖然相識,但是卻並不相熟,當時的四大家族之中,冷黎也就與王家的王師比較相熟。

其他的兩家一個被滅掉了,另一個祁家則是去了東海市,所以他們的交集並不多,只是知道有這麼一個人罷了。

祁老呵呵一笑,然後看了一眼林飛,對冷黎說道:“是不行嗎?我這次來就是爲了接我們家族的貴賓,準備帶他去東海市參觀一番。

說罷,祁老看了眼林飛,然後向他他走了過去,來到了他的面前。

恭敬的向他鞠了一躬說道:“尊敬的煉丹師,我來這裏就是爲了帶你去我們東海市的祁家參觀的,希望你能賣我這個面子。”

林飛向他點了點頭,然後看了一眼面色鐵青的冷黎,內心冷笑。

對他說道:“既然您老都親自來了,那我哪有不給你面子的道理,我已經收拾好東西了,咱們可以隨時走。”

林飛甚至能夠感受到冷黎那股殺人的目光,那感覺自己就像一個傻子一樣。

林飛不僅偷走了他們冷家的絕學,而且眼看就要背叛他們冷家,成爲祁家的客卿。

冷黎狠狠的瞪着林飛,林飛也毫不示弱的看着她,眼神之中沒有一絲的畏懼之色,畢竟如今有着祁家的長老給自己撐腰。

他也不怕冷黎能把自己怎麼樣,冷黎就算最厲害,也不可能會跟祁家作對,畢竟祁家隨便來幾個人就能把冷家全滅了。

這時候祁家的長老對冷黎說道:“沒有別的事情了,還感謝您親自過來迎接我,我這趟來就是爲了接林飛去我們祁家的,所以你就請留步,不用送我們了。”

說完之後,祁老就對自己身後的幾個人揮了揮手。

這幾個下人立馬走到林飛的面前,幫他把東西都收拾好,然後放到了自己後面的車上。

於是林飛帶着自己身後的隊友,向着祁家的車走過去,期間經過冷黎的身邊,他能夠感覺到冷黎身上散發出的那股殺意。

但是他卻絲毫沒有停步,反而對她笑了一下說道:“冷黎長老你放心,我很快就會回來的,這次去祁家只是爲了遊玩。

шшш ¤Tтka n ¤c o

畢竟人家邀請我了,我不能不去是吧?好歹人家也是東海市的四大家族之一,我想要給他們的面子。

不然的話,他們還以爲是冷家壓着我不讓我過去呢,你說是吧?爲了避免這種情況。

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去東海市遊玩幾天吧,幾天之後我就會回來,到時候在履行我的承諾。”

說罷,林飛笑了一下,然後就直接坐上了祁家開過來的車上,他身後的幾個人也都陸續的上了車。

只有冷若塵有些猶豫,畢竟她還是個冷家人呀。

這時候冷黎神色一變,她平靜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知道自己剛纔有些激動了,做法也有些激烈。

她不明白林飛這麼做到底是爲了什麼?可能無非就是感覺到了自己對他的惡意,於是就攀上了祁家這條大船。

想要用此來警告自己,他也是有後臺的。

冷黎看着猶豫的冷若塵,對她說道:“若塵,你也跟着過去吧,就當是去東海市遊玩幾天,這幾天辛苦你了。

就當我給你放個假吧,不過千萬不要玩的沒了心,記得早點回來。”

黛拉·布什的戀愛故事 ,於是也是笑臉相迎,對她說道:“你就放心吧,冷家大小姐到了我們祁家。

我們一定好好的保護她,絕對不會讓他出任何的問題。”

冷黎也點了點頭,她沒有必要因爲林飛一個人而得罪了祁家,畢竟祁家是個龐然大物。

如果能夠因爲林飛的關係,攀附上祁家,對他來說也是好事一件,畢竟祁家的力量可比林飛要大多了。

南林市的第一家族到底誰厲害,也只是祁家的一句話罷了。

與其他的三大家族相比,祁家對南林市的控制明顯是更加強大的,畢竟他們就是從南林市出去的。

南林市也是他們的根,雖然他們在南林市的產業並不多,但是控制的產業也都是一些比較重要的產業。

比如南林市的電產業,水產業,這些最重要的戰略產業,都是由他們祁家控制的。

所以表面上看上去祁家在南林市只有一個名譽,其實他們對南林市的掌控程度,比南林市的八大家族要強大的多了。


只不過他們管理的政策就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只要不撼動他們的這些產業,南林市就算是在亂,他們鬥得再厲害,祁家也都不管,甚至祁家正樂意看到這樣。

他們鬥得越厲害,內耗的越厲害,祁家也能夠從中獲取更多的利益,發一筆戰爭的錢。

很快幾人就坐着車向着東海市駛了過去,冷黎則是站在後面,靜靜地看着車離開了冷家的大門。


站在那裏一動不動,也不知道心裏在想些什麼。

她身後的那些長老,一個個也都是唉聲嘆氣的,在祁家的祁老來了之後,他們也沒有了之前囂張的神態。

一個個就像是打了霜的茄子一樣,頓時泄了氣,沒有一個人再敢站出來指責林飛,這就是強者的力量。

林飛此時坐在車上,看着窗外急速向後倒退的街景,他在身邊坐着自己的幾個隊友,這些人與他同進退。

不管他到哪裏,都靜靜地跟着他,衝到他背後做堅實的後盾。

林飛這次之所以帶着他們所有的人一起離開,就是害怕刺客把他們其中的一個抓住,用來威脅自己。

到時候自己可就真的沒有辦法了,所以乾脆就連若塵也一起帶走了。 他們幾人所坐的是一輛加長版的林肯,所以其實幾個人都上了車,也能夠坐得下。

幾人坐在車內,坐在靠車頭位置的祁老微笑的看了幾人一眼。

然後對林飛說道:“你的這些朋友一個個都很優秀,這麼年輕就已經有了這種修爲,未來的前途都不可限量。”

林飛也自豪的點了點頭,然後對老者說道,他們的天賦都很不錯,每一個人的天賦都比較好。

我要儘自己最大的能力培養他們,讓他們都成爲強者,這樣我也就放心了。

齊老點了點頭,然後向着林飛豎了一個大拇指說道:“你果然是不一般,這麼小就已經有了這種意識,我在這個年紀的時候。

天降巨富 ,簡直就是消耗時光,所以到了如今的這個年齡,還沒有突破築基期。

可以說此生無望了,如今看到了你,我才知道自己爲什麼如此的失敗,果然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如此年輕,就有了練氣八層的修爲。”

林飛知道人家只是在跟自己說客套話,所以也沒有在意,畢竟雖然自己這個年紀是煉氣八層在南林市來說算是比較優秀的了。

但是在東海市來說也僅僅屬於中上游水平,要知道東海市的一些優秀的後輩,如今就算是練氣十分的也都有了。

雖然他們的年紀比他大了兩歲,但是高出來的這兩層,很多人就算用一輩子也突破不的。

然後祁老話題一轉就轉道:“不知道你師傅最近怎麼樣?他老在東海市真是委屈了,不知道過得還好不好。

如果有什麼需要,盡請給我們祁家說,只要是我們能夠做到的,已經想盡辦法的服務的。”

林飛在內心裏一顫,知道祁家之所以對自己這麼的尊敬,就是因爲忌憚自己身後的師傅。

畢竟能夠教出這麼年輕的煉丹師,一定不會是個籍籍無名之輩,很有可能是大城市來的,所以千萬不敢得罪。

雖然祁家在東海市可以說是一手遮天了,但是如果出了東海市,外面的世界大着呢。

東海市在華夏也只是一個三線的小城市,跟真正的京城,或者是省會城市相比較,差距可不是一星半點。

就好比東海市最厲害的就是築基期的修士了,但是築基期的修士到了省會城市,就不再這麼稀奇了。

甚至可以說,到了那裏並不算什麼,就好比龍源省的黃楓谷,這個門派,他們的內門弟子都是築基期的修士。

就連優秀的外門弟子也都有着練氣十一二層的實力,只要他們能夠突破到築基期,就能夠成爲內門弟子。

而黃楓谷的內門弟子怎麼說也要有五六十個,這些人都是黃楓谷宗派的中堅力量。

與這麼龐大的宗門相比,南林市甚至東海市的這些家族簡直就是不夠看的。

所以也就只有冷黎這種小家族的人,纔會認爲自己在南寧是無敵了,其實高手多的是。

只是不屑一顧他們這些螻蟻之間的爭鬥罷了,就好比林飛當時在黑市看到了那個店家。

他能夠肯定, 催眠大師 ,甚至是級別更高的修士,不然也不可能,揮手就能改變天地之間的法則。

好像是原築基期的修士,也是做不到的,但是祁家就不一樣了,他們的見識更廣。

所以也就知道自己力量的渺小,活得更謹慎,而不像冷黎似的,這麼高調,並且宣稱要滅掉王家?

要知道王家在南林市創辦了這麼長的時間,不可能沒有一點底蘊的,所以要滅掉他們,又沒有這麼容易。

這也是爲什麼,林飛一拖再拖,就是不準備直接出手的原因。

冷黎是因爲報仇心切,所以才這麼想把王家給滅掉,但是林飛與王家的仇恨卻沒有這麼深刻,只不過是一些利益衝突罷了。

只有永遠的利益,沒有永遠的朋友,如今王家倒臺了,冷黎都成了自己最大的危險,而王家那邊,卻由自己控制的。

幾個傀儡,這些人都能夠對他提供幫助,所以他並不想這麼快就把王家給滅了,而是想要幫助自己爭奪王家的權力。

這樣就變相的相當於,他直接獲得了王家的所有的資源。

而冷黎的想法,與林飛的想法卻是有些衝突的,冷黎想要獨佔王家的資源,還想讓林飛給他當苦力,打頭陣。

哪有這麼簡單的事情,他是把別人都當傻子了,把別人都當成傻子的人,那纔是真正傻的人。

尤其是她把林飛當成傻子,就是她做的最大的錯誤。

幾人很快就到了東海市的祁家,畢竟東海市以南林市相隔並不遠,兩個城市是挨着的。

甚至現在的趨勢就是,東海市在漸漸的吞併南林市,可能在不久的將來,就不存在南林市這個城。

而是直接併入了東海市之中也說不定,不過這些林飛就不得而知了,他只知道,看到祁家大門的第一刻起。

他就感覺,自己以前覺得十分的氣派的冷家,在祁家的大門面前,就像是農村與城市的差距一樣,簡直沒有辦法比。

祁家的這個大門太氣派了,大門的周圍有着幾十個看門的人,看他們每一個人的身手。

竟然都是十分的矯健,不是練家子,就是特種部隊畢業回來的,可見祁家的財力之大。

僱了這麼多高手,就是爲了給他看門,甚至在大門口的值班室之內,還端坐着兩個煉氣十層的高手。

這就有點恐怖了,練氣十層的高手只是用來看門的,當然,只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爲林飛今天要來。

所以祁家的族長提前安排的,但是能夠拿出兩個煉氣十層的高手在這裏看大門,就已經足夠說明很多問題了。


祁家族長的心思林飛也明白,無非就是想給林飛看到他們祁家的實力,告訴他,加入他們祁家絕對沒有錯。

林飛的車剛到,就看到祁家那邊也走出了一大羣的人,帶頭的是一個穿的雍容華貴的中年人,正是祁家如今的族長祁白石。 祁白石年齡已經到了四十歲,但是也是祁家最年輕的築基修士了,另外的一個築基修士則是他爹,也就是上一任的祁家族長,如今退了下去,在長老會裏面擔任大正老的職位。

祁家之所以強盛,一是因爲一門出了他們兩個築基期的修士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出差,他們兩個是一心的,把祁家打造的像是一個鐵桶一樣,上下一心,他們這一系在家族裏是所以不二,別的系沒有敢違背的,所以十分的團結,沒有了家族內的內鬥消耗,自然就變得越來越強大了起來。

所以已進入到祁家。林飛就能夠感覺到那種氣氛,此時來迎接的不僅僅有一些老一輩的長老們,祁家的一些優秀的後輩也都來了,一個個伸直了自己的頭向林飛這邊的車內看去。

他們都聽說,家族裏今天要來一位煉丹師,甚至族長都親自前來相接,於是也都跟了過來,想要看個究竟,這傳說中的煉丹師到底是什麼樣樣子,他們都想看個清楚。

此時再人羣中間的一個高位上,只見幾個穿的十分的華貴的年輕人正聚集在一起,有兩男一女,他們都是祁家如今最有天賦的後輩。

其中的已給青年長得眉星劍目的,手中拿着一把純白色的扇子,扇子上沒有任何的字畫,一塵不染,就連他身上的衣服,也是純白色的,頭上還綁着一條純白的髮帶,像極了古代的書生打扮。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