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不知道受到什麼刺激,大鯨魚那龐大的身軀在海水中瘋狂的扭動着,但是任由它怎麼扭動,似乎總有一個東西將它的頭牽制住,讓它難以挪動身形。


“什麼東西居然有這麼大的力量。”張林清楚,魚在水裏力量那是成倍提升,像這樣一條大鯨魚,沒有個大艦艇恐怕都制服不了,到底能有什麼東西能讓大鯨魚動彈不得。

從鯨魚後面繞過,張林身形繞到了大鯨魚前面,而在這個角度,正好能夠看到大鯨魚的頭。

視線透過被鮮血染紅的海水,張林看到了這一生難忘的一幕。 “我擦,好傢伙!”望着面前的東西,張林眼睛瞪得老大,口中不由得驚呼了一聲。

好大一隻烏龜!視線當中,是一隻烏龜,一隻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巨龜。

整個烏龜的殼足足有半個足球場大,張林發誓,這輩子從來沒有見到過如此大的烏龜。

烏龜張着那大嘴,一口咬在了鯨魚的鼻子處,讓大鯨魚根本不能反口,而更邪門的是,烏龜彷彿定在那一般,任憑大鯨魚怎麼掙扎都掙脫不開。

“龜爺爺,龜祖宗啊這是!”這麼大烏龜得有多大歲數啊這是!

望着那巨龜,張林不由得感慨了一聲,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

然而,下一幕,卻讓他的眸子陡然亮了起來。

剛剛張林只顧看烏龜的大了,現在仔細一看,在烏龜咬着大鯨魚的地方,似乎有着什麼東西在流動一般,而隨着這東西向烏龜的流去,大鯨魚的氣息也逐漸的變得萎靡起來。

“靈魂?”對,張林看的出來,那是在吸取大鯨魚的靈魂。

“吸取靈魂!莫非這是?玄武?”想到這,張林猛的一驚,能夠有這種本領的,恐怕就只有玄武神獸了,而且如果仔細看的話便能發現,玄武的身形有些隱隱閃閃,很明顯,這就是玄武之魂。

之前便聽大壯說過,這桃花島似乎當年就是玄武之魂馱過來的,現在看來貌似並不假。

“哈,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吞了吞口水,張林的目光將玄武之魂鎖定住,現在需要的,正是這個啊!

張林沒有急於動手,只是注視着玄武之魂吞噬大鯨魚的靈魂,這個時候若是插手上去,很容易讓玄武之魂暴怒起來。

靈魂的吸收並沒有持續多長時間,隨着大鯨魚身體完全靜止,玄武之魂也漸漸的鬆開了口。

大嘴從鯨魚身上挪開,這時候玄武的一雙灰色眼睛陡然甩向了那漂浮在水中的張林。

“呵,完了麼,那就該我了!”望着那盯着他的玄武之魂,張林絲毫沒有懼色,反而顯得有些激動。

轟!就在這時候,玄武之魂突然大嘴一張,一個能量光球陡然從口中噴了出來,直接向張林轟去。

見狀,張林也不敢無視,趕緊一掌推出去。

一波強大的暗流涌動,兩道能量體在水中爆裂而開,沒有任何聲音,有的只有那無數向上攢動的氣泡。


玄武之魂開始攻擊張林了,張林也不敢在水中多待,這裏面他絕對不是玄武之魂的對手。

手一抖,天血閃現而出,而後,那鋒利的刀尖破開周圍涌來的暗流,兇悍的向玄武之魂砍了過去。


玄武之魂自然不弱,見到天血掠來,它身形一側,那碩大的貝殼衝向了天血的刀刃。

鏘!水裏一個震動,天血鋒利的刀口砍在了玄武的龜殼之上,然而,這兇悍的一刀下去卻未對玄武之魂造成任何傷害。

見狀,張林也不猶豫,任由天血跟玄武糾纏,自己身形一動向海面穿梭而去。

譁!一道水浪在海面激起,張林身形宛若炮彈一般,從水中冒了出來,最後頓在了海面之上。

“來吧,上來玩玩吧!”身形頓下,張林輕笑了一聲,隨後意念指揮着天血一步步將玄武之魂向海面引上來。

玄武之魂跟天血交手的激烈,在張林慢慢的控制下,最後天血從水中砰然射出回到了張林的手裏。

“譁!”一波洶涌的浪潮,一個龐然大物彷彿潛艇一般陡然從水中冒了出來,看着笨重的身形在半空轉了一圈,最後玄武之魂的視線落在了張林身上。

砰!又是一個光球毫不猶豫的向張林噴了過來,緊接着,玄武之魂在半空一個翻滾,碩大的龜殼狠狠的向張林壓了過來。

“哼!我看你能掙扎多久!”神色一變,張林拎着天血直衝而去。

海面之上,打鬥的波動一波波席捲而開,在那強大的能量波動之下,海水洶涌的翻滾着,彷彿要漲潮一般。

這邊如此大的動靜自然瞞不過那邊正在集會的葉不凡他們,只是片刻時間,幾道身影便從桃花島飛掠過來,最後頓在了邊緣的上空。

“玄武之魂!它怎麼給引出來了。”見到半空中跟張林打得如火如荼的玄武之魂,葉不凡眸子微眯在了一起,顯然,這個玄武之魂的存在他一直都清楚。

剛要準備上前,這時候旁邊的徐老頭將他拉了下來。“等等!這小子的動機恐怕不簡單,先看看再說。”

“動機?能有什麼動機?”

“這個現在看不出來,玄武之魂一向平靜,那小子也不可能無故的去招惹玄武之魂,這之中必然有什麼。”

聽得這話,葉不凡眸子眯得更細了,既然徐老頭這麼說,他也沒有再動彈,站在半空繼續觀察着前面的動靜。

隨着葉不凡他們的到來,逐漸的,人也越來越多,到最後,基本上剛剛蝴蝶園的人都匯聚在了這裏,見到張林居然跟玄武之魂打鬥,衆人都是有些詫異,沒想到這裏居然還隱藏着玄武之魂,而且,他沒事招惹這東西幹什麼。

激烈的打鬥持續了有半刻鐘時間,漸漸的,張林施展出了大吞噬術,跟以前同樣的手段,在葉不凡和徐老頭那驚駭的眼神下,玄武之魂最後被張林收入了黑洞當中。

當然,張林不可能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去煉化玄武之魂,那樣不僅暴漏了他能夠吞噬神獸之魂的手段,恐怕在有些人的干預下他也不可能成功。

咻!黑洞合閉起來,張林身形一動回到了桃花島之上。

“他要這玄武之魂幹什麼?”見到玄武之魂被張林收服起來,葉不凡臉上浮現着狐疑之色,這東西他都用不了,更別說一個聖靈境中期的張林了。

“這小子究竟打得什麼鬼主意?”徐老頭一時間也看不出來張林想要幹什麼,不過倒也並沒有感到多詫異,畢竟在靈域有的宗派還是喜歡在宗裏鎮守一隻神獸之魂的。

“哈哈,又讓你小子白撿一個便宜了,你怎麼知道這裏有玄武之魂的?”大壯站在下面等着張林,待張林下來之後,他大笑了兩聲,有了這玄武之魂,張林的實力恐怕又要上一個層次了。

“不是你告訴我的嗎?說這島嶼是一個烏龜馱過來的,正好我下去看看就看到了。”

“我擦,不會吧,這也能變成現實?太他孃的玄乎了。”聞言,大壯眼睛一瞪,這也能行,有木有!

“呵呵,好了走吧,回去慢慢跟你說,這裏人太多了。”見到那一道道看猴一樣的目光匯聚過來,張林忽然間感覺有些不太適應,跟大壯說了兩句便向清風庭內掠了進去。 清風庭的集會並沒有持續多長時間,在張林和陸小雙發生關係的第三天,他們就跟着雷鳴坐上大鳥返回了玄冥宗,途中耗費了兩天時間,四人才到達玄冥宗。

玄冥宗並沒有接到過宗主回來的消息,因此,倒也沒有什麼隆重的儀式來歡迎,只是玄冥宗幾個高層感覺到了宗主的氣息,這纔出來迎接,這之中,自然也有雷仁。

“哈哈,小子,你居然沒死,看來混的還不錯嘛!”剛一落下,雷仁便大笑着衝張林行了過來,現在的他已經對張林沒有任何忌憚之心了,一個月時間已到,張林想要奈何他也奈何不了了。

看到雷仁臉上那狡詐的笑容,張林不屑的冷哼了一聲,你丫的也不盼我點好,“還行,託您老的福,大難不死。”

“我就納悶了,憑你小子的性格這次沒打架?”跟張林相處了一段時間,張林的性子雷仁自然瞭解一些,那酸性脾氣一上來,他管你誰是誰,此次去清風庭全是心高氣傲的傢伙些,張林居然沒有跟他們發生摩擦,這不由得讓雷仁詫異。

當然,雷仁的猜測是對的,張林不僅跟別人打了架,而且還是另外兩大勢力的宗主和族長。


“你就這麼希望我被人打麼!”瞪了雷仁一眼,張林也不理他,擡腳向前行了出去。

“呵,不被打你怎麼會成長起來,溫室裏是培養不出花朵的。”

“那好,明天我也培養一下你。”張林頭也不回,只是隨意應了一句,此刻他心裏想的是,離唐玉說的取丹還有多長時間。

在清風庭過了三天時間,回來的路途又耽擱兩天,唐玉說的七天時間現在還剩下兩天,玄冥宗到靈霄宮的距離不近,現在看來,等待張林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呼!就在這時候,張林的腳步剛邁出沒多遠,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變色,一片黑雲從天際蔓延過來,將璀璨的陽光都是遮擋而去。

黑雲越來越多,越來越近,隱隱間彷彿有着什麼東西在裏面蠕動一般。

“嗚…………..”還未等張林看清怎麼回事,這時候一道刺耳的聲音便在玄冥宗響了起來,張林知道,這是玄冥宗的警報。

雷仁他們還在廣場之上,張林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轉身向雷仁幾人靠了過去。


“這是怎麼了?”見到雷仁他們面色突然變得難看,張林心中已經有種不好的預兆。

“魔族來了!”雷仁目光死死的盯着天空中那團黑雲,口中淡淡的吐出了一聲。

“魔族?”聽到這話,張林面色微變了變,以前只是聽說魔族的名號,而現在卻要見真正的魔族人員了,張林自然是不會怕這什麼魔族,只是擔心這玄冥宗能不能抗得過這一劫。

“快,結護宗大陣!”雷鳴身爲一宗之主,這時候第一個反應過來,趕緊衝廣場的人喊了一聲。

玄冥宗人倒也沒有大亂,各自散開,按照大陣需要的地點各自排開。

“幾位長老,隨我一起誅魔降妖!”有了護宗大陣,下面雷鳴能夠放心一些,他必須乘援軍到來之際,將魔族的高層拖住,雷鳴沒想到這剛回到玄冥宗就遇到這種事,更沒想到魔族居然第一個就選他玄冥宗開刀。

咻咻!在雷鳴的帶領下,玄冥宗一衆人等也沒有示弱,一道道身影沖天而起,而後直朝黑雲掠去,張林和大壯對視一眼,隨後也跟了上去。

“哈哈哈!玄冥宗吧,你鍾大爺來了,還不歡迎!”天際之上,伴隨着黑雲的涌來,一道略顯陰寒的詭異笑聲這時候從天空中飄蕩開來。


“來啊!我玄冥宗何懼魔族,今天我雷鳴若是有半個怕字,天誅地滅!”雷鳴臉色鐵青,他深深的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因此,他必須要將所有玄冥宗人的士氣調動起來,做宗主的自然是要往前衝。

“哈哈哈哈,有勇氣,好,那我就成全你。”黑雲中傳來一聲怪笑,突然間,話音落下,一道黑線陡然從黑雲中射了出來。

“小心!”望着那飛速射出的黑線,張林隨口喊了一聲,黑線雖小,但從中張林能夠感受到一股異常強大而又邪惡的氣息。

雷鳴自然也不是泛泛之輩,見到黑線朝他射來,他單手一抖,一把長槍閃現在了手中。

長槍一震,緊跟着驟然在空中挽了起來。

“哈哈哈哈,你們現在就這點力量麼,如果真是這樣,那魔族入世你們跟我阻擋不了,識相的還是乖乖就範吧,哈哈哈哈!”雷鳴的長槍將黑線盡數化去,不過引來的卻是黑雲中的一道嘲笑之聲。

“縮頭縮腦,有種的都給我出來。”雷鳴氣的臉色發青,長槍槍尖指着前面黑雲喝罵了一聲。

“出來?好啊!那就出來陪你玩玩。”黑雲中陰笑了一聲,突然間裏面一陣蠕動,緊跟着在張林那一動不動的注視下,一道道身影彷彿幽靈一般從中分裂了出來。

一個又一個,到最後,足足有數十道身影出現在衆人面前。

“這就是魔族人麼!”望着面前一衆人等,張林喃喃的道了一聲,視線當中所謂的魔族人,完全跟人類沒有任何區別,唯有額頭多一道黑色的蓮花印記,還有那微微泛黑的嘴脣和眼睛。

魔族人氣勢凌人,渾身散發着一股邪惡的氣息,從那神情能夠看出,這些都是殘忍的存在。

“怎麼就這幾個人?”望着面前站立的數十道身影,雷鳴眉頭微皺了皺,這不是要攻打玄冥宗嗎,難道就憑這幾個人麼!

“哈哈哈,老小子,你不是要玩嗎,說吧,怎麼玩?”隨着一道熟悉的陰笑聲,這時候一個身穿紅袍的中年人從魔族人羣中踏前了一步,他面帶笑容,額頭的蓮花印記在臉龐的扭動下有些褶在一起。

望着面前這中年人,雷鳴的眉頭又是緊了幾分,雖然對方並沒有氣勢外放,但他仍然能夠清晰的感受到,這是一名貨真價實的神靈境初期強者。

“要動手便動手,哪來那麼多廢話!”雷鳴也是鼓足了勁,全宗弟子都在,就算死他也不能掉價的。

“好啊,我就是喜歡爽快的人!”聽得雷鳴這話,中年人再度笑了一聲,話音落下,他單手一揮,一道完全由黑氣所組成的大圓球陡然向雷鳴滾動了過去。

見到對方說動手就動手,雷仁也不敢怠慢,手中長槍一劃,在半空中舞出了道道槍花,而後鋒利的槍尖直朝黑球刺去。也不知道這黑球是什麼東西做的,這一槍刺上去居然沒有刺爆,反而讓雷仁的長槍都彎了一下。

見狀,雷仁也不敢硬碰硬,趕緊將長槍抽出,換做能量攻擊。

“哈哈哈!你們玄冥宗就這點能耐麼,也敢稱靈域四大宗派之一,看來這麼多年來你們是沒落了啊!”見到跟那黑球奮力抨擊的雷鳴,中年人不屑的笑了一聲,在場玄冥宗一衆人等,居然沒有一個神靈境的強者。

“看你發揮的不錯,再讓你多嘗幾個。”目光盯着那雙臂舞動的雷鳴,這時候中年人陰笑一聲,他雙臂一揮,突然間四周的黑氣開始凝聚起來,只是片刻時間,在雷仁周圍便凝聚了有五六個黑色的圓球,而後一堆向雷鳴滾滾而去。

雷鳴聖靈境後期實力,抵擋一個圓球還勉強,那還能抵擋得住這麼多,一時間被逼的焦頭爛額。

玄冥宗的幾個長老幾次想要前去幫忙,但是都插不上手,只能在那眼睜睜的看着雷鳴被困在中間。

“哈哈,你不是要玩嗎,現在怎麼樣?好玩嗎?”望着那在中間手忙腳亂的雷鳴,中年人彷彿看猴嬉戲一般,絲毫沒有將雷鳴這聖靈境後期放在眼裏。

黑球滾動得越來越離開,雷鳴被夾在中間根本出不來,剛剛的兩球夾擊,雷鳴一個不慎,身上受了傷,現在手臂上鮮血長流。

再這麼下去,用不了多長時間雷鳴必被夾死在裏面。 張林雖然跟雷鳴交情並不是很深,但在玄冥宗待了這麼久,又介於和雷仁的關係,他也不能這樣眼睜睜的看着雷鳴被魔族人玩死,在雷鳴快堅持不住之時,張林身形突然一動,手中操着天血陡然向場中紮了進去。

強行承受着黑球的撞擊,張林最後從那縫隙中掠到了雷鳴身旁,手中天血擡起,身形一轉,猛的便向周圍的黑球劃了下去。

天血雖然只是個臨摹品,但卻不是一般武器能夠比的,在這一刀之下,周圍那向雷鳴滾來的黑球竟然被生生逼開。

“天玄九變,第四變!”

“大荒金指!”兩道閃爍着的能量手指合在一起,在一陣音爆聲當中,張林凌空向前面一個黑球點了出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