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不成,我七成,絕對不能少!倒是這小子,太無恥,什麼都不做,居然也想要八成。”天元神劍堅決否定,它還是頭一次見葉銘這麼無恥的人。


聽到天元神劍的話,葉銘掏了掏耳屎,滿不在乎的開口“小爺我是什麼都幹不了,但有一件事還是可以做到,那就是把你留在我身邊,讓你也什麼都幹不了···”

“你——你小子無恥!”天元神劍氣得顫抖,幻化出一隻手指着葉銘,同時咬牙切齒,神情倒是活靈活現。

“好!五五分,不能在少了,再少本尊就不幹了。”天元神劍退步,在無恥這一方面終於還是被葉銘擊敗了。


不過它還是低估了葉銘無恥的程度,葉銘可是很喜歡在別人退步時——得寸進尺!

“一九分,我九你一,要是不同意,馬上打道回府!”葉銘冷笑,你黑?小爺比你還黑!

——————————

無恥對決,某場對決很無恥,而是字面意思,無恥的對決··· “哼!離開就離開,誰怕誰?”天元神劍也是硬氣,一撇嘴,說走就說走,神情還牛逼無比,老子第一。

“孫子,走!”葉銘直接將天元神劍背在身後,隨即轉身就走,邱世輝搞不懂這兩人如今又是在唱哪一齣,不過還是帶着葉銘瞬間遠遁。

而此時的遁一宗···

前代教主在天元神劍被神陣擊退後就一直嚴陣以待,而且這一次不僅是他一人,全宗所有神魄境之上的弟子都被集結起來,共同維持陣法,而且還有幾個一直閉關的老古董也被喚醒。

他們勢必要在天元神劍下次攻擊道峯之前就完全激活陣法,然後舉全宗之力將天元神劍禁錮封進道峯主體內,不然任由天元神劍這麼騷擾下去,他們遁一宗也就別想有安穩日子過了。

邱世輝一個挪移就是萬里,天元神劍見狀不由驚訝開口“小子,你真的就這樣走了?”

葉銘心中冷笑,臉上卻是露出無奈“那還能怎麼樣?你又不同意我的提議!”

邱世輝繼續帶着葉銘挪移,離開十萬裏時,天元神劍焦躁了,氣憤的說道“小子,那羣混蛋可是曾去你家族鬧事,而且還想抓你的族人脅迫你呀!你就怎麼放過他們了?”

“他們不是沒成功嗎?而且還反倒是偷雞不成蝕把米!我這人很善良的,既然他們得到了教訓,那就放過他們這一次好了。”葉銘撓頭,笑得沒心沒肺,裝得也很像,如同他真是一個大善人一般。

未婚夫,我是重生的

五十萬裏時,天元神劍急了“小子,這個世界可是很殘忍的,必須要斬草除根永絕後患,不然遁一宗必然又會找葉家麻煩!”

葉銘打了一個哈欠,毫不在意的開口“世界的確很殘忍,但那隻針對於弱者,強者所做的只有掌控世界——僅此而已。”

“你看我像是弱者嗎?我敢打上遁一宗,逼得遁一宗真聖境修士不敢出山,這樣的事,弱者能辦到?”

天元神劍心中腹誹“你敢鬧得這麼大,還不是因爲有老子在!你這小子怎麼就這麼無恥?什麼功勞都往自己身上撈,結果自己完全就是一個看戲的···”

遠離遁一宗七十萬裏,天元神劍很不甘心的提議到“小子,三七分,你七我三!這下你滿意了吧?”

葉銘不語,這不是他心中想要的答案,而且他已經決定了,若是得不到想要的答案,他就這樣回到葉家,大不了最後再讓邱世輝帶着自己往回跑一趟···

而且以他的手段,想滅掉遁一宗與其它兩股勢力很簡單,甚至不需要他動手就可以辦到,並非一定需要天元神劍,動用天元神劍只不過能讓過程更加簡單與粗暴而已。

一百萬裏!

“小子,你不是要二八分嗎?那就二八分!再也不能少了,再少本尊就真的不幹了。”天元神劍嘶吼,劍體都在顫抖不停,說出這句話如同要用盡它所有力氣一般。

不過葉銘還是不語,二八分?這的確是他最開始的提議,但如今嘛——不是一九分就甭想!

一百一十萬裏、一百二十萬裏、一百三十萬裏···

邱世輝每挪移一次至少都有兩萬裏,而天元神劍每次都會狠狠的顫抖一下,如同它的思想在艱難掙扎一般。

而葉銘自然能夠感受到,對於這種情況,他只是在暗笑,嘴角露出奸詐!

遠離遁一宗一百五十萬裏,天元神劍終於爆發了!

“好了!小子,你贏了,你贏了還不行嗎?一九分就一九分!你九我一。”天元神劍飛出,一劍橫斷葉銘他們的去路。

葉銘能看出來,天元神劍這一次被自己急得不輕,但這都是它自找的!

“唉!你在晚點開口也好呀,如今都快到家了,我還想回家坐着喝口茶水解解渴。”葉銘搖頭,神色露出一些不滿,天元神劍瞬間被他氣得冒煙,劍體通紅,如同在回爐重造一般。

不過要說最苦逼的還是邱世輝:尼瑪的破劍,面對無恥的葉銘,你早晚都要妥協的,你怎麼不早點開口?還真把老子當牛車了!

“孫子,走!我們繼續去道峯破陣。”葉銘一揮手,邱世輝就算在不滿也只能憋在心裏,反正面對無恥的葉銘,他這牛車是當定了!不對···是龍車。

遁一宗!

全宗嚴陣以待,所有人都神情緊張的凝視道峯周圍,不過等待許久外界都是風平浪靜,別說攻擊,連一直蒼蠅都沒有出現過。

這讓許多人蹙眉,不由有人懷疑敵人是否已經退走了?

“我說,那無恥之徒這次是不是真走了?”一位老古董開口,他們先前一直在閉關,雖然受到外界一些影響,但所有人都未曾在意,被人喚醒後才得知外界發生了什麼事。

當知道葉銘無恥的行徑時,這些老傢伙可是被氣得不輕,前來鬧事者的無恥程度深深將他們震撼了。

遁一宗前代教主蹙眉,不過他不相信葉銘他們就這麼退走了,他先前可是沒少吃虧“還是再等等吧,那兩人一劍特別無恥,可以用無恥至極來形容,這樣的無恥之徒不可能如此輕易就退走的。”

於是衆人又繼續等待···

又等了一會,外界還是風平浪靜,這就讓幾個老古董坐不住了。他們修爲高,壽命長,但存世太久, 我竟然是二郎神他爸

每時每刻都在悟道,希望修爲藉此增長,時間對於他們來說,真的太珍貴了。有人甚至正處在悟道的關鍵時期被喚醒,這讓他更加坐不住,機會難得,如此浪費實在讓人心痛!

“我看他們是被護山神陣的神威嚇跑了,等了這麼久,若是還有攻擊,他們早就攻過來了。”一老古董坐不住了,神色溫怒的開口。

而前代教主此時也搖擺不定,心中在打鼓,難道那無恥之徒真的離開了?

“看來人真的走了,大家散了吧!”前代教主無奈,但心中卻是鬆了一口氣。

那兩個瘟神和那柄瘟劍終於走了,要是再繼續鬧下去,他只能去請古祖與祖器顯威了···


得到吩咐,衆弟子開始散去,老古董也是神色難看的繼續回去閉關,但是所有人都感覺被狠狠的擺了一道!

——————————

今天第三更!這是書海答應大家的,書海說過會盡力,但到底何時補上七夕兩更——看情況! 轟!!

天元神劍由虛空刺出,一劍突匹,刺出之前沒有絲毫徵兆。劍尖擊在道峯之上,與其上神陣發生激烈撞擊,神道波動席捲四方,任何物質皆被絞碎撕裂。

道峯巨震,遁一宗修爲弱的弟子直接摔倒,一些在空中飛翔的強者也都被震落下來,狼狽不堪的砸在地上,這還是有神陣守護的結果,若是沒有神道陣法鎮守此地,遁一宗弟子必然會全滅於這一擊之下!


“混蛋!宗門內有內奸嗎?”前代教主怒吼,他纔剛起身準備離開,道峯就被攻擊,神陣發威,真聖境強者都不行,腳跟不穩又一屁股坐了下去,這讓他羞惱,主要因爲他先前沒有絲毫防備。

天元神劍一擊即退,沒有和神陣僵持,深得葉銘無恥的精髓!

“是誰!”早先離開的老古董此時也怒衝了出來,他們纔剛入定又被驚醒,此時臉色難看至極。

щщщ ⊙тtkan ⊙¢ ○

不過沖出來後,外界卻是一片風平浪靜,只餘下破碎的空間,還有再次下沉的大地,一個敵人都沒有!

“集結弟子擺陣,那無恥之徒還未曾離開,必然還會再次來騷擾。”前代教主此時面目陰沉,他惱怒,自己居然還以爲那無恥之人真的退走了!

其餘幾位老古董此時也是臉色難看,不過什麼都沒說,開始擺陣等待下次攻擊。

“小子,痛死本尊了!這麼辛苦的差事,必須要重新進行利益分配,我倆應該二八分!”天元神劍跌跌撞撞歸來,誰都知道它這是裝的。

葉銘蔑視天元神劍,自然不可能答應它的要求“要是不滿意,我們現在就打道回府?”

如今葉銘是絕對不能有絲毫讓步,不然以天元神劍的無恥,對方必然會得寸進尺!這一次二八分,下一次就是三七···

天元神劍無奈,它發現如今自己被葉銘克得死死的,簡直是處處受制,這樣的事讓它不甘心的同時又難以接受,必須想辦法改變這樣的境況才行。

“遁一宗,你爹我又來了!”面對如此無恥的葉銘時天元神劍無奈,於是它只好將心中憤怒全部發泄在道峯之上。

一劍展開,萬丈鋒芒,神威不可擋!

“起陣,封印此兇器!”

不過這一次遁一宗早有準備,天元神劍還未擊中道峯,神道陣紋就已經激活,而且光芒刺目無比,如同太陽一般,許多勢力與強者都被這一股波動驚動了!

這一次道峯的神陣完全復甦,神光蒸騰,居然在熔鍊虛空。

天元神劍同樣釋放神力,直接與道峯發生最爲激烈的對抗,神級的對抗,造成的破壞絕對是毀天滅地的,而且這次神陣完全覺醒,如同一位真正的神祗降世。

“走!”邱世輝驚駭,帶着葉銘瞬間遁走。

兩人剛離開,一道神光就擊落,這只是餘波,卻將百里內範圍完全夷平,什麼都沒有剩下!

巔峯一擊,神力亂流,道峯萬里內全部遭劫,邱世輝看着都心驚,有股後怕,若是被捲入進去,兩人多半隻有隕落。

“禁錮!”遁一宗全宗齊喝,操控神道陣法,演化九天,全部壓向天元神劍,要將其鎮壓封印。

“你奶奶個熊!就憑爾等小輩也想禁錮本尊?”天元神劍大罵,但還是被鎮壓了,化作正常大小,同時被一股吸力扯向道峯。

“爺爺!它不會真的就此被鎮壓了吧?”看到這一幕,邱世輝擔憂,若是天元神劍真被遁一宗封印,那損失簡直無法估量,這可是一把神劍呀···

葉銘搖頭,沒有絲毫擔心“放心,無恥之人,生存本領最強,因爲他們手段不僅多,而且還最直接有效!”

···

邱世輝無語,他聽不出來這話是在誇天元神劍還是損天元神劍,亦或者是在誇讚葉銘自己?

隨着封印之力不斷加強,天元神劍震動,內部神祗開始復甦,神光噴薄伴隨着神道法則,撐起成千上萬劍芒與上方壓下來的九天對抗。

“給本尊破!”

天元神劍神祗覺醒,雖然神祗沒有完全復甦,但此劍真正威能開始展露出部分。劍尖猶如熾陽,一道神光化作利劍,捅破九天,天外隕石都被擊毀,而天元神劍藉此衝了出來!

噗···

“怎麼可能?”所有主持陣法的修士全部咳血,臉上露出駭然。

遁一宗舉全宗之力,結果還是大敗,竟然無法禁錮一柄劍!這個結果讓他們難以接受,傳出去所有人都會譁然。

“爺爺,這···”邱世輝都愕然,想開口說點什麼,卻發現自己無法開口。

神器威能強大,他知道,龍族也有傳承下來的神器。但若是論威能,根本遠遠不及如此犀利的一劍!


葉銘搖頭“你沒必要驚訝,破劍雖然無恥,但它大有來頭,絕對不屬於這一界,至於它到底是什麼等階的兵器,它不說那就沒人知道!”

葉銘早先就有猜測,當天元神劍的持劍人已經有幾天了,他發現天元神劍的劍體內居然摻雜了仙金,一縷仙道氣息在內部沉睡。

所以葉銘懷疑,天元神劍不是普通神器,仙金這樣的東西太稀有了,能得到並且將之熔鍊入兵器的人,必然是真正的大能之輩,那樣存在所煉製的兵器,怎麼可能普通?就是稍微有點無恥···

“小子!你看到了,道峯神陣那麼猛,老子都差點被鎮壓了,利益分配必須在商討一下,不然本尊不值。”

天元神劍歸來,這次沒有裝,而是直接了當開口,語氣有了那麼一點認真。

葉銘深深看了天元神劍一眼,道峯神陣的威能的確有點出乎他的預料,不是一般封神者刻下的,居然逼得天元神劍需要覺醒內部神祗!

不過,對於天元神劍的提議,葉銘還是果斷搖頭“不行!我只能保證,若是遁一宗收藏有神金,我可以讓你先挑選。”

“好,成交!”天元神劍答應下來,他原本就沒抱太大希望,能得到這一個約定已經很滿意了。

而且太低級的天材地寶對他來說又沒有什麼用處,靈丹妙藥給他就是烏龜吃大便,不僅難吃,還胃疼!

等道峯的守護神陣再次平靜,葉銘看見道峯主體已經開始從內部瓦解,他的無恥計劃終是開始嶄露頭角了。

天元神劍也注意到了,這讓它不由激動的再次衝了過去··· “那把劍又來了,快起陣!”有人用天眼通看到天元神劍飛來,大搖大擺,不再像原先那樣玩突襲。

道峯神陣立即復甦,這一次釋放的神力比上次還要狂暴,而且瞬間沸騰到頂點,演化出一把天刀向前斬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