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三天!


其實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在杭州城裏已經呆了幾天了。


但他的狀況還是絲毫也沒有好轉。

他的目光還是那樣的呆滯,他的神情還是那麼的恍惚,而他的腦海也還是空的。

他也還是不想回家。

這天中午,他感覺到他的肚子有些餓了,便又恍惚地走進了一家客棧之中。

他素來便生活儉樸,雖然此時他的身上還揣着十萬兩白銀的銀票,但他認爲這十萬兩銀子其實壓根就不屬於他,他也壓根都不想動這筆銀子,所以他只是點了一碗麪。

面很快便被送了上來。

不過,當面被送上來的時候,他的神情依舊是十分的呆滯,他也沒有注意到,送面的人是一個相當漂亮的少女。

他很快便吃起面來。

不料他的面還未吃完,客棧之外便闖進來了幾個凶神惡煞般的大漢,他們一衝進客堂,爲首的大漢便大聲叫了起來:“胡老闆!胡老闆!胡老闆在嗎?”見裏面沒有馬上回應,他又很快對客棧裏的一個夥計道:“去把你們老闆叫出來。”

這夥計只得應諾,便馬上去後面叫老闆去了。

客棧老闆很快便走了出來,是一個比較年輕的男人。

客棧老闆剛剛來到客堂裏,正在吃麪的葉聰便在不經意間看到了這個客棧老闆的臉。

他的心裏也頓時便是猛地一震。

因爲他認識這個老闆。

幾天以前他在擂臺之上殺死的賭士正是這個客棧老闆的賭士。

據錢家少爺說,這個老闆其實只是一個普通的客棧老闆,他的家底並不厚,輸了這一場,他多半便會傾家蕩產。

想到這裏,葉聰的心裏已是愧疚至極。

他不禁將臉龐扭至一旁,好像生怕客棧老闆認出他來一般。

其實,胡招貴又如何能認出他來呢?

胡招貴一出來,便對爲首的大漢賠笑道:“劉老闆……”

劉老闆卻並沒有讓胡招貴把話說完,而是截斷了他的話,用一個平和的聲音道:“胡老闆!實在是抱歉!我又來收債了,我也知道你要湊出一筆這麼大的銀子來,也實在不易,看在你的擔保人的面子上,我也寬限了你三天,但一筆這麼大的銀子,我也不可能就不要了呀。”他的語氣之中漸漸有了幾分爲難之意:“我想今天我無論如何都要收回這筆銀子了。”

胡招貴的臉色已經變得非常的難看了,他用一個相當尷尬艱難的語氣道:“對不起!……我……我還沒有借到銀子……”

劉老闆的臉色頓時便沉了下來,他厲聲道:“還沒有借到?那我的銀子你打算何時還?”

胡招貴顫聲道:“劉老闆……劉老闆……你再寬限我幾天吧!……”

劉老闆皺着眉頭道:“再寬限你幾天?再寬限你幾天你便能將這筆銀子湊出來了嗎?”

胡招貴道:“我盡力吧……”其實他早已知道自己是根本不可能湊齊這筆銀子的,他是想拖過去一日是一日。

劉老闆沉默一會,便道:“好吧!再看在你的擔保人的面子上,我便再最後寬限你兩天吧。不過兩天以後你怕也是難以將這筆銀子湊出來呀……”


胡招貴低下頭,沒有出聲。

劉老闆嘆息了一聲,道:“這又該如何是好呢?”

胡招貴道:“兩日以後,若還不出銀子……要殺我要剮我,或者將我送交官府,都由着你來吧。” 劉老闆嘆息道:“我殺你我剮你於我又有何益?你又不值幾個錢,反倒還會讓我引來一場官司。”

胡招貴無奈地道:“反正兩日以後,我若還不出銀子,你想怎樣,便怎樣。”

劉老闆也是一幅很無辜的樣子,道:“我將銀子借給你,也是倒了八輩子的黴了。”他跺了跺腳,很生氣地道:“算了!算了!不說了!不說了!反正兩日以後我再來,如果你還還不出銀子的話,我便將你的這個客棧賣了,再將你的老婆、妹妹和你女兒統統賣了,雖然也絕對不夠那個數,但是好歹也算挽回了我的一點損失。”

胡招貴心中是十分的憂急惱火,不禁放大聲音叫道:“不要動我的家人,這事與他們無關。”

劉老闆見胡招貴大叫,也是顯得更加的憤怒,他也放大聲音道:“你欠了我的銀子還不起,你還如此咄咄逼人,是不是?你還不出銀子,我怎麼就不可以動你的家人呢?誰叫她們與你是一家人?”

胡招貴又放低聲音,哀求道:“我求求你了,不要動我的家人,好嗎?”

劉老闆道:“我賴得跟你說。”他又來回看了看客堂中正在用膳的客人,道:“諸位最好不要在這家客棧中用膳留宿了,因爲這家客棧的老闆欠我十多萬兩銀子,他已經被債逼瘋了,當心他謀財害命哦。”說完此語,他便大步向客棧之外走去。

他爲了跟錢家少爺賭上那一把,居然借出了這麼多銀子!

這個胡老闆還真夠糊塗的。

坐在一旁的葉聰聽到劉老闆的此番話語以後,心裏便是一驚。

因爲他在此以前一直認爲胡招貴頂多也不過是欠劉老闆幾萬兩銀子而已。

同時,他心裏也覺得更加的愧疚。

他已經下定了決心。

他決定將他贏得的十萬兩銀子退還給胡老闆。

因爲他認爲這筆錢本來便是胡老闆的。

雖然這筆錢不足以還清胡老闆所有的債,但終究也能緩解一下胡老闆的燃眉之急,而他自己的心裏也會好受一些。

但自己又如何將這筆銀子給胡老闆呢?

葉聰的心中又爲難了起來。

自己莫名其妙地將一筆這麼大的銀子給胡老闆,胡老闆肯定會大爲驚訝,肯定會問這問那,自己苯嘴拙舌,又如何解釋呢?

自己會不會在這個過程中讓胡老闆知道自己便是那個讓他傾家蕩產的賭士呢?

葉聰的心又變得混亂了起來。

聽到了劉老闆的那番話以後,客堂裏的其他人也都是臉色大變。

他們似乎都相信了劉老闆的話,他們似乎就相信胡招貴真有可能謀財害命,所以他們儘管都還沒有用完膳,但卻都立即站了起來,留下銀兩以後,便紛紛地向客棧之外快步走去。

胡招貴見此情形,也是大聲嚎叫了起來:“走吧!走吧!你們都走吧!反正老子已經欠下了別人十多萬兩銀子了,賺你們幾文碎銀還有何用?”他是用嚎叫來發泄自己心中的憤怒與無奈。

當其他的客人全部走出了客棧以後,葉聰卻還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繼續地吃着他的面。

胡招貴用一種比較詫異的目光看着葉聰,道:“你爲什麼沒有走?你難道便不怕我謀財害命嗎?”

葉聰仍在低頭吃麪,他不敢擡頭去看胡招貴,甚至他在胡招貴的面前有一種無地自容的感覺,他話也不多,只是用一個不大的聲音說出了幾個字:“我還沒有吃完我的面。”

待他吃完他的面以後,他卻掏出了一錠銀子,又道:“給我安排一間客房。”

胡招貴的心裏更加感到意外,同時他的心裏也對葉聰生出了幾分好感。

葉聰讓夥計把他帶入了客房。

整個下午,葉聰都沒有走出自己的客房。

整個下午,葉聰的腦子裏都在想來想去。

他竭力地放下自己的痛苦,而只是去想一個問題。


自己如何才能妥當地將這十萬兩銀子交給胡老闆?

但遺憾的是,他想了一個下午卻也沒有想出一個妥善的法子來。

他甚至想過悄然將這些銀票留在胡招貴臥房的門前,或者突然將這些銀票塞入胡招貴的懷中,然後快速離去。

但仔細一想,又覺得這樣做都不好。

因爲這樣會讓別人摸不清頭腦,別人或許也不敢用這些來路不明的銀兩去還債。

一直到晚飯以後,他也並沒有想出一個好法子來,他甚至還覺得他想出來的法子一個比一個離譜,一個比一個讓人覺得滑稽可笑。

他的心裏也漸漸變得極是憂急。

他一直都覺得自己並不聰明,但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笨成這樣。

“怪不得蓉蓉不喜歡我,怪不得蓉蓉寧願給錢家少爺做妾,也不願做我的妻子,我這人這麼的笨,又這麼的無趣,有哪個女人會喜歡我呢?”

想到了杜蓉,他的心裏又開始痛了起來。

這個時候,他突然聽到了客棧之中有一個並不是很大,卻又是相當淒厲的女子哭泣的聲音傳了過來。

葉聰不禁推開了房門,施展輕功,循聲而去。

行出不遠以後,葉聰便聽到哭聲是從一間房子裏發出來的,便又無聲地向這間房子行了過去。

當他行至這間房子的窗下之時,房裏的人當然是絲毫也沒有察覺,他發現胡老闆正坐在一張椅子上,神情顯得非常的難看,另外房裏還有兩個女人。

房裏的對話也被葉聰聽了一個清清楚楚。

“哥!你便讓我嫁給華繼光算了吧。只要你們一家子能夠平安,我什麼都願意做。”是一個女人婉轉而又悲涼的聲音。

門外的葉聰猜得出這女子便是胡老闆的妹妹。

他不知道華繼光是誰,但他也猜得出,胡姑娘所說的話肯定與胡招貴的這筆賭債有一些關係。

“不!我說過,我做錯了事,便由我一個人擔着,哥絕不會將你嫁給一個你不喜歡的男人。”是胡老闆的聲音,他的聲音顯得悲涼而又堅定。

葉聰聽到這裏,心裏也是猛地一震。

然後他感到他心裏是更加的痛。

因爲他已經從胡老闆的話語之中猜到了更多的東西。

“沒想到天下還有如此趁人之危的畜生!沒想到我做了一次賭士,便不但害了另一個賭士的一條性命,還害了胡老闆,還可能害了這個好女子……葉聰啊葉聰,你怎麼能做出如此傷天害理的事情呢?”

他的心裏在強烈地譴責着自己。

同時,他也更加覺得自己就應該全心全意地來幫助胡老闆一家子,以彌補自己犯下的大錯。

“哥!你到這個時候了,怎麼還說這等話呢?我又怎麼忍心讓你一人來承擔此事呢?再說,你也承擔不起呀。兩日以後,劉老闆便又會來了,他說你那時若還還不出銀子,他便會將我、還有嫂子和侄女都賣了,如果是這樣的話,不但你們一家子不能保全,我的命運也會更加的悽慘,這又是何苦呢?”胡姑娘說到這裏,又哭了起來。

“這好辦,在衙門裏我有幾個好朋友,我會讓他們將你們三人祕密地從杭州城裏弄出去。”

“哥!這個時候了,你想我會離開嗎?你想我忍心離開你嗎?”說至這裏,胡姑娘的聲音因爲哭泣而中斷了一下,然後她又繼續道:“再說,那華繼光和劉老闆對你此招難道便沒有防範?我們能逃出杭州城的機會又有多大?”

“我也絕對不會在這個時候離開你的,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這是另外一個女子堅定的聲音,葉聰估計這是胡老闆的妻子。

聽到這裏,葉聰心中也已是黯然至極,愧疚至極。

他甚至不敢再聽下去了。

於是,他很快便轉身離去了。 第二日,葉聰繼續留在胡招貴的客棧裏沒有出去。

他也繼續在暗中注意着胡氏全家的一舉一動。

這天,客棧沒有再開門做生意。

胡氏全家似乎也意識到,現在開門做生意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葉聰看到胡老闆,還有他的夫人和妹妹,每個人的臉色都是十分黯淡,十分的難看,每個人的神情都幾乎到了崩潰的邊緣。


Leave a reply